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因唯传媒CEO朱冬伟:《举杯呵呵喝》存在刻意设计,但我们没有消费任何艺人的话题

事实上,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从朱冬伟这位30岁的年轻创业者身上,你感受不到大多数同行的焦虑与迫切。

朱冬伟是内容制作公司因唯传媒的CEO,这家公司创办三年多,既没有声名大噪的时刻也没有跌入谷底要绝处逢生的危机,它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制作了网综《举杯呵呵喝》。

1

这个节目的神奇之处在于,凡是来过该节目的嘉宾或多或少会表达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心想法,紧接着就会登上微博热搜榜,甚至被提及的明星也成了热搜之一。朱冬伟说这是因唯传媒制作的最成功的一档节目,因为这是整个团队意志的表达,之前的节目则更多是作为乙方服务于甲方的意识形态。

采访中,朱冬伟多次提及“真诚”一词,他说现在很多真人秀都重在“秀”,而自己想做更“真”更“人”的节目,他特别坦诚的告诉骨朵,自己没有什么行业使命,当初创办因唯传媒不过是想做自己真正要表达的内容,“我们就想做更真诚、更贴近用户的内容。”朱冬伟说,“你要明白,人民、老百姓或者用户需要什么,这很关键。”

让所有人尽可能的卸下防备

在中国的文化里,“聚会”与“酒”往往密不可分,不管是成功、失意,还是明媚、心酸,只要与三五好友相聚在一起,推杯换盏间都能敞开心胸、快意人生。《举杯呵呵喝》就摆下了这样的饭局,胡海泉、赵英俊、沈南、杨迪四人组成“胡喝帮”担任主持,每期邀请不同嘉宾,先喝酒,再聊天。为了让明星“酒后吐真言”,朱冬伟说,“胡喝帮是四个人,我们至少能保证来的每个嘉宾,都和胡喝帮成员中的一两个人是相熟的,这个氛围就OK了。”

3

在这里,你会看到海泉力挺兄弟羽凡洒酒祭狗仔,何洁泪崩谈婚姻说“我不会再结婚了”,宁静说自己曾多次遭遇性骚扰等故事。朱冬伟说,“酒局”这个创意最初也是在酒桌上碰出来的,“我们团队包括我个人本身都比较爱喝酒,有时候跟一些同行和艺人朋友一块喝酒,喝到兴起都会觉得,哎,这个东西好像可以做。”

但理想总是比现实丰满,上线之后节目却是另一番景象。20多人的研发团队做出来的“呵呵牌”在观众眼中是“硬CUE流程”的尴尬存在,嘉宾和主持人的“真性情”被网友吐槽为“给明星洗白”。类似“所谓酒后吐真言,在场的人觉得真,场外的人只感觉喝了碗心灵鸡汤,但又毫无营养”“并不觉得明星会因为在镜头前多喝两杯就说多少心理话”的言论比比皆是。

朱冬伟说在现场五六个小时的录制中会有二十多张呵呵牌,衔接过程非常顺畅,而后期会做抓取,最终的播出的内容里就只有五六张呵呵牌了。“它承担了半个主持人的功能,是把握整个饭局整个酒局的走向,如果观众确实感觉到是CUE流程,可能在后期表达上做的还不够自然,这确实是我们的一个问题。”不过,朱冬伟却认为这是一个必要的存在,“它其实是一个仪式感的段落点,如果我完整的呈现一个酒局的过程,观众看着会非常累的。这有点像很多节目的转场,告诉观众,上一Part已经结束了,但可能出现的频次有点多,会让观众觉得不舒服,但如果没有这个东西,观众是不懂的。”

而关于网友对节目嘉宾的吐槽,朱冬伟认为:“《举杯呵呵喝》的确存在刻意的设计,但存在的点是说我们真的在营造一种轻松、自然的氛围,让所有人尽可能的卸下防备。”

“我看了很多评论,有些说这个节目就是给艺人洗白的、给艺人撕标签的等等,但真的是很多观众对娱乐圈接触不多,来的明星真的是很真诚的。”

而对于明星在节目中所谓的“内心独白”,有人说喜欢这种真性情,有人说是节目利用艺人炒作,“我们没有消费任何艺人的话题。”朱冬伟则一再解释, “我们在价值观的表达上还需要做的更深刻一点,更贴近真正的用户,包括不同类型的尝试,比如可以做闺蜜专场、兄弟们专场、老男孩专场等等。”

爆款=99%质量+1%运气

《举杯呵呵喝》能做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但朱冬伟也清晰认识到,它绝不是一档一流综艺,“客观来讲,在整个市面上纵向比较来看,如果分现象级、一流网综、二流网综,现在《举杯呵呵喝》我自己的理解是1.5流。”在朱冬伟看来,爆款可遇而不可求,“现象级真的是靠质量也要靠运气。它匹配的因素很多,本身的题材、模式、内容、团队,必须扎实,另外,节目的类型和平台对这个类型的态度,包括匹配的所有资源能不能好,都会有所影响。”

2014年9月19日,因唯传媒注册成立。“我们最早在现代城商住两用的楼里,108平米吧,一点一点通过项目增多,人员不断扩大。”现在,因唯传媒已经有将近120人,基本同期可以进行两到三个项目。与众不同的是,这家公司成立三年才主制了《举杯呵呵喝》一档网综,“我们赶上了这个行业高速发展的时期,但也造就了一个问题,就是很多时候我们是被催胖的,是虚胖,所以需要沉淀。”

从2012年《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开始,“版权节目”成为综艺市场的新趋势,在版权红利用尽后,“山寨”成为新的选择,同质化节目越来越多,观众也出现审美疲劳,但理想中的“本土原创”并未规划化出现,朱冬伟分析说:“前两年热钱进来的非常多,大家都在找很多国外的团队,包括日韩的、欧美的模式来做,我们一直在模仿,但从未超越。我觉得我们更要呼唤本身的内供,就是更真诚一点的节目,这个真实再具象一点就是中国观众,互联网思维会说用户,他们需要什么。”

二推 图 04

随着越来越多综艺内容制作公司的出现,市场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资本热开始退烧,在朱冬伟看来,这两年内容市场已经逐渐趋于稳健,“很多从业人员的冒进导致热钱越来越远离这个行业,小团队越来越少了。现在接很多项目,对方第一要求就是不要攒团队,一定要是自己人,甚至会查你的五险一金,其实大家都在趋于理性,我觉得这种是好的,一是对内容负责,还有对投资商、广告商、平台负责。”

精神内核是内容的本质

在网综刚刚兴起的时候,内容制作极不成熟,“污”成为显著标签。但好景不长,2016年底,包括《hello女神》《黑白星球》《姐姐好饿》在内的一批“污力滔滔”网综突遭下架。至此,政策对互联网内容的监管日益趋严已是不争的事实。与此同时,垂直化、精品化成为网综发展的新趋势,不少网综甚至已经超过电视综艺,正如朱冬伟所言:“平台差别并不妨碍内容本身。”

对于好的内容,朱冬伟说:“我们团队有一个特别深刻的概念,所有现象级节目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真善美,所有客户也好,广告商也好,短时间内你可以用‘大尺度’胜利一小节,但要想要达到社会层面的共鸣,让观众认可,其实是要宣扬真善美的。”细数因唯传媒参与制作的节目,无论是电视综艺《挑战不可能》,还是网综《黄小厨的春夏秋冬》《举杯呵呵喝》,都不是热闹、活泼、广为人知的综艺,与公司和朱冬伟本人的气质极为相像。

二推 图 05

事实上,因唯传媒连公关人员都没有,关于朱冬伟本人的采访更是凤毛麟角,在其他同类型创业公司完成一轮又一轮融资、估值不断创下行业新高时,因唯传媒还保持着零融资的记录,这样的低调着实令骨朵诧异。朱冬伟的解释是:“我觉得公司现在确实不够好,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我本身的性格是,如果我没有捯饬的特别漂亮,就不敢给你们看。”

朱冬伟深知“内容为王”,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我想做的,在内容层面,或许可以用‘好内容,好生意’来形容,就是让内容To C的效应能被足够放大。”只是,公司现在仍处于创业阶段,内容制作仍是未来几年的发展重点。“我不觉得在节目领域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说最顶级的是100分的话,我们现在顶多才50分,甚至都不到。”

“我们三年做到这样的地步,未来三年甚至六年,我们需要做一间怎样的公司,《举杯呵呵喝》之后的产品是什么样的,其实考验的并不是说规模有多大,而是你对国情、对整个经济大环境思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因唯传媒CEO朱冬伟:《举杯呵呵喝》存在刻意设计,但我们没有消费任何艺人的话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