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鉴片|《时弦》:难道这部号称中国首部CG网大的片子就这么“败”了?

近日,定位“国内首部CG网络大电影”的《时弦》上线了,从数据上来看,《时弦》成绩中规中矩,一开始很亮眼,上线当日便获得骨朵日播榜的第二名,未料到后续乏力,截至发稿,《时弦》的累计播放量为593万。

这样的成绩,放在一个低成本的普通网络大电影上来看,并不值得说太多,但《时弦》的初衷曾是“填补国内网络影视行业内科幻末日题材的缺失”,它的制作团队耗费一年半的时间,并在两年前网大普遍成本还只是一百多万时,就拿出了五百多万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如今获得这样的点击量,它的确是“败”了。

无论从世界观的搭建还是剧情节奏和分镜衔接等方面来看,《时弦》都显得有些混乱,剧情难懂,以至于让观众“不知所云”,在以快取胜的网络大电影现状下,它带着“CG动画”和“硬科幻”的新鲜标签,却没有吸引住怀着高期待而来的观众。

但《时弦》就这么败了么?在以数据定输赢的行业现状下,或许如此,但它作为第一个“牺牲者”和“探路者”,无论如何都值得一说。

“作品本身有遗憾,点击量也没达到预期”

“一百多年前,人类所在的世界被一种来自宇宙的时弦力量所摧毁,变异、杀戮、战争接踵而至,为了躲避怪物的追杀,人类聚集到地球最后的净土,锡麦城,在这座坚不可摧的城市里困兽般的生活着…..”

这是影片《时弦》的开场画外音,在全片暗黑系的背景下,慢慢展开它要讲述的故事。

“时弦”是一种能够操控时间的力量,在100年前,曾经有一个叫做血河的完美世界,不管什么季节,都飘着漫天的雪花,后来,人类通过时弦力量,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无数的怪物倾巢而出,同人类展开了激烈的厮杀,最终,人类发动了白夜计划,再度启动时弦力量,消灭了所有的怪物。从那过后,时弦也被雪藏,不为人知,人类虽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却同样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时弦力量的余波蔓延开来,摧毁了整个人类世界,不得已,人类只能聚集到锡麦城,这块最后的净土,苟延残喘……

1

这些大面积的故事背景,均是通过女主人公口述交代,而影片的男主人公夜雨泽则被定义为“自降生之日起就拥有逆转时空力量的英雄”,影片并没有在夜雨泽身上过多着墨,而是将镜头对准锡麦城中表面看起来的正反派“柯北岛”和“渡立勋”的暗自较量上,短短的60分钟并没有讲完一个完整的故事,渡立勋的阴谋是什么并没有完整呈现,夜雨泽怎样成为救世主也不得而知。

作为定位中国首部科幻末日题材的CG网大,《时弦》一开始备受期待,总制片人杨钦如告诉骨朵,目前的点击量并没有达到其预想的效果,而他也承认作品本身存在遗憾。“一般像这种全CG的电影,没有个三五年是做不出来的,我们可能从时间上,包括故事打磨上,都有一定缺陷,所以现在的结果我们能接受”。

在杨钦如现在看来,自己2015年底开始筹备这个项目,在两年前网大行业均投入100多万的情况下,投500多万做一个从未有人尝试过的全特效科幻项目,是比较疯狂的。“因为我们非常看好网络电影未来的市场,希望做一个里程碑式的项目”,杨钦如这样回忆自己当初的想法。

“耗时长,波折多”

据《时弦》总制片人杨钦如称,《时弦》一开始计划是365天完成,原想赶到2017年的过年档上线,但直到2017年过年时候整个制作才完成,包括后期工作和部分调整,直到今年5月份才做完,“等于我们做了一年半的时间”,他说道。

在中国科幻电影前景和现状均不明朗的情况下,任何行为都只能算是一种试探。

“末日题材科幻题材是大家在行业里叫得最凶的,但基本上没有人做,愿意做的很少,大家还都是生意人嘛,还是要考虑性价比”,杨钦如称,他从一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就知道它一定亏,“但我们还坚持把它做起来,就是希望在行业里,它起到试验性作用,也希望它能够成为一个里程碑”。

毋庸置疑,身为“探路者”,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2

据杨钦如透露,《时弦》从融资阶段就面临很大困难,“当时跟网大领域里一线的几家公司都沟通过这个项目,大家第一印象都觉得特别好,都要投,但后来经过分析和成本预测,都觉得不能只有梦想没有牛奶面包,最后都又放弃,所以我承担更多的是资金上的压力”。

除了资金,制作上也遇到很多困难。“虽然我们团队非常专业,但是2015年底才组建,需要磨合,在磨合的基础上,我们走了很多弯路,从技术的革新、软件的更换上都做了很多尝试”,面前的杨钦如进一步解释,“曾经有一个月,公司40多人全员进行培训,当时认为我们要调整制作软件,后来就把原来传统的三维制作软件变成游戏的制作软件,这样我们才能完成这个进度,要不然我们连现在这部作品都没出来,又得加大投资”,末了他又强调,“那一个月是有价值的,在那一个月以后,如果我做《时弦2》,也许真的可以一年完成,到《时弦3》或许8个月就能完成”。

在采访中,杨钦如告诉骨朵,之所以做这个项目,其实也是想看看平台的底限在哪儿。“大家对外都在彰显自己平台的价值观,但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有多扶持这些原创的团队、有新意的团队、敢于挑战的团队,扶持力度又有多大”。

“亏了百分之七八十,但它有三个第一”

据杨钦如称,《时弦》当时预测的成本是500万,“实际做下来不止,因为我们又超了半年的时间”。在这样的高投入情况下,他坦承“目前的点击量一般”,更是直言“应该亏损70-80%,最少应该有60-70%吧”。

“昨天有一个(视频)平台网络电影的负责人给我发了微信,他跟我说,当时他就建议我不要去做这样的事,他说每家平台的承受力都是有限的,他问我你现在是不是亏得很惨?”杨钦如说着笑了,他依然强调“这个亏损是可以预见的”。

“这是我一开始就预见到的事情,那个年代他们花100万都觉得是一个头部网大的时候,我就愿意花500万去做一个网大,当时对这个事情的结果就已经很清楚了”,杨钦如抬高了音调,然后又思考了一下,说道,“当然了,我也做过梦,希望它会像阴超的前几部作品一样,收入都能过千万,这样的话我们成本持平,也做过梦,但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3

在采访中,杨钦如坦然承认“这个项目没有做成功”,但他肯定了《时弦》的三个第一。“制作时间最长的一部网络电影,而且是24小时都在做,天天加班,这肯定是第一;特效量最大,因为全片都是特效;还有就是首部CG网大”。

当被问及“经过这次试水,之后是否还会做类似的影片”,杨钦如的答案是肯定的,“我们一定会再做类似的,包括这样的剧的开发我们都会做。这一次只能算是试水,也想看看平台的态度,看看平台对这种创新型的网大支持力度到底怎么样”,他补充说,“如果这部片子亏了那么多,那么后面会不会有人再做同类型的东西,网大需不需要科幻、需不需要CG,这不单是片方考虑的问题,也是平台该考虑的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鉴片|《时弦》:难道这部号称中国首部CG网大的片子就这么“败”了?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