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在大女主大潮中突围的杰克苏《轩辕剑之汉之云》成绩平平,周播剧出了什么问题?

众所周知,影视剧的一年之计,无非是能包揽更多学生观看的寒暑期档。整个暑期档从六月开始到九月结束,先是《楚乔传》流量收视双双爆火,而后7月的《醉玲珑》跟上节奏,直至8月《秦时丽人明月心》补刀收尾……似乎整个夏天都在经历着被“大女主戏”所支配的恐惧。

尽管因为流量咖男女主角粉丝之间撕番不遂等种种情况,片方宣传方在努力回避“大女主戏”概念,用尽“男女平等”式的海报和演员表方式,但依旧难掩以女子为中心的成长故事。

格式工厂图 01

此间,东方卫视一部《轩辕剑之汉之云》(下略《汉之云》)破空而出,该剧由经典国产游戏改编,男主是血气方刚的张云龙,无非是想要明白地告诉观众,这里是男频仙侠剧,兄弟情深、国仇族恨,和那些自带光环的女主养成戏不一样。

不料最终收视不仅没有突破,反而有所下降。东方卫视每周一、二的周播剧场,从首周开播的0.64勉强上升到第三周的0.743,随即飞流直下到本周的0.419,岌岌可危。豆瓣评分5.1以及网络累计播放量16天4.5亿,也不算及格。那么到底错在了哪里?

男频本该有优势,覆盖人群更加广

周播剧自然轮不到女频当道,骨朵在不久之前的文章《“大女主戏”泛滥背后,换了无数个马甲的“玛丽苏”是中国电视剧市场最大的刚需?》中也有谈及,盲目跟风下去还会造成严重的审美疲劳,加速此类影视剧的热度衰减。以破局之思维将《轩辕剑之汉之云》放在大女主戏泛滥的2017,似乎没什么毛病?

女频戏有什么好?撕破脸能看到的,无非就是一个人的玛丽苏,犹如《步步惊心》的作者在原著小说里以“我”的第一人称视角和每个对自己一见钟情的人恋爱,让每个在现实中平凡的女孩子过足了一把公主瘾。

在电视剧的收视群体中,谁都知道得婆婆妈妈心者得收视,婆婆妈妈爱看家长里短?婆婆妈妈也是女性,于是乎“女性向题材”成兵家必争之地,出品制片到编剧导演其实都懂,但都片面了。

女性爱看的终究是男人,玛丽苏里的爱情太容易得到,终会腻味,女孩子喜欢的到底是若即若离的男神与望而生津的男神的肉体。《汉之云》从预告片就在大Show张云龙的血肉,红白分明的肌血里散发出男性荷尔蒙。

图 02

这部戏在开篇就用明晃晃的男色反了“玛丽苏”的套路,它玩的是“杰克苏”。与所有男性角色都对女主一见钟情不同,“杰克苏”是指所有女性都男主一见钟情。你瞧见张云龙的朝云以“羽之部”领导者、“飞羽十杰”之首这些自带英雄主义光环的头衔出场之后,丝毫不用猜想便知几乎肉眼可见的重要女性角色都爱他,苍梧郡主耶亚希爱他,堕入凡间的仙女横艾爱他,朝夕相对的“飞之部”女首领端蒙也爱他,一切顺理成章。经历过一夫多妻制演变的人类,自古就对杰克苏的接受度高于玛丽苏,否则差点就四女共侍一夫的剧版《寻秦记》不可能变成经典之作。

只可惜《汉之云》作为一部大体量卫视剧,显然不可能单凭杰克苏撑起所有感情线,于是多线感情穿插起来,每一对都充斥了狗血,上至暮云兰茵独立于众人之外的虐恋回忆,下至串场角色雨女和胡秋的画中仙故事;徒维爱横艾、横艾爱朝云,昭阳爱端蒙、端蒙爱朝云……女性角色背后的备胎也不能少。

在多感情线的繁复关系下,杰克苏与玛丽苏齐飞,多CP与洒狗血一色,也是一种普遍撒网的做法,抛出各式各样的人物角色,怀揣的是一颗“总有一款适合你”的心,也怕是一种狡猾的投机手法。

周播剧瓶颈期,问题出在哪儿?

虽然打着“男频”旗号,其实只为与“大女主”区别,《轩辕剑之汉之云》是以大宇公司同名RPG游戏改编而成。在《花千骨》引领女频当道之前,台湾大宇游戏改编剧一直在仙侠剧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从最早唐人影视改编《仙剑奇侠传》到后来的《轩辕剑之天之痕》和《仙剑云之凡》,以及上海烛龙的《古剑奇谭》,国产单机RPG游戏因为融入了独特的中国风元素且有着完整的故事剧情,在改编成剧的过程中难度大大降低。

从播放成绩来看,湖南卫视的周播剧场早期试水就以《轩辕剑之天之痕》最高1.612%的收视获得成功,低迷两年后再次被《古剑奇谭》CSM50平均1.3左右的成绩拯救,这些无不说明国产RPG游戏改编剧的优势。《汉之云》在其中的成绩实属不佳。

图 03

号召力不足与审美疲劳

如果说早期的《仙剑奇侠传》与《轩辕剑之天之痕》因为唐人敏锐的风口嗅觉占了题材类型的先机,那《汉之云》是否该对照《古剑奇谭》的成绩来反省呢?

同样是不足五毛被诟病的后期特效,冗长狗血却逻辑不顺的剧情,《古剑奇谭》在演员方面却能集齐郑爽、杨幂、钟欣潼、张檬、李易峰、陈伟霆、乔振宇、张智尧、马天宇……《汉之云》从“飞羽十杰”到反派暮云商睿,演员是不少,但段位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其中,鞠婧祎等网络影视起家的小花鲜肉在电视台的粉丝号召力尚且不足;张云龙从《古剑奇谭》的配角一跃成为主角,观众接受度尚需培养;女主之一的张佳宁此前出现在都市爱情剧与婆婆妈妈剧中,也与古代偶像剧(下略“古偶”)受众有所差异;而高伟光、代斯等嘉行艺人的标签明显,再加上于朦胧等人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集体“穿越”而来,高伟光角色的重复性太大,多少会带来一些审美疲劳。

出品方新文化在古偶方面的初次尝试虽然对IP有了深刻的认知,从内容和风格上进行了努力还原,但选角人气上仍稍显逊色。

气质差异与网络分流的尴尬境地

演员的号召力与表现对《汉之云》的影响并不算大,与平台画风有所差异也是一大问题。东方卫视周播剧场虽然在今年积极排播古装神话、仙侠类新剧,但效果一直不佳。

6月12日东方卫视就企图以黄晓明和宋茜出演的《上古情歌》强行占领暑期档高低,孰料撞正风头正盛的《楚乔传》,最后因为三毛特效和奇怪的剧情,在没有激起什么水花的情况下落寞下档。即便是刘诗诗和陈伟霆两大流量咖携手的《醉玲珑》,至今平均收视也在0.7 ~0.8的尴尬阶段徘徊。

q

从过往东方卫视周播剧的整体情况中我们可以看出,其偏都市感的气质更适合悬疑与爱情,《他来了请闭眼》与《老九门》收视亮眼,而古装剧只有2017版《射雕英雄传》这部金庸大IP以新人担纲之势得到了及格的成绩和不错的口碑。

如今的周播剧在拍摄时依旧按照日播剧模式来拍,周播剧在购剧时便没有太多选择,自然更倾向于古装剧。当东方卫视暑期连续三弹古装剧《上古情歌》《醉玲珑》《汉之云》播出之后,似乎观众不太买账,那怎样的周播剧观众才会买账便成了谜,需要不断有新的尝试。

东方卫视的周播剧场从开设迄今,一直与网络平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网台联动模式下是否会分流用户,也成了一大需要思考的问题。

以《汉之云》为例,在电视台和网络平台同步播出没多久之后,网络平台逐渐以会员提前看的优势领先电视台播出,无形中形成了“先网后台”之势,对于《汉之云》这样针对部分80后游戏核心玩家与大部分90后95后年轻群体的电视剧来说,“先网后台”势必分流了许多有良好付费习惯的年轻网络用户。

ss
事实上,迄今为止的周播剧中,能在古偶方面有较好成绩的,还是只有受众群向来与网络气质相仿、偏年轻化的湖南卫视。即便如此,湖南卫视也在不停用差异化排播方式去尝试新受众。

行业者切勿自嗨,调整正确内容节奏

周播剧的诞生可以承载更多的古装剧,故而湖南卫视模仿国外周播模式,强行开辟了中国的“伪周播”模式。而后电视台发现,除了可以稀释每周古装剧的播出数量,周播模式还利于电视台的广告招商与电视剧本身的话题发酵。

不久后又有了“一剧四星”到“一剧两星”的规定,各家卫视对于头部大剧争抢更加激烈,《汉之云》在电视台方面则属于东方卫视的独播剧,每周一、二各播出两集,按照现在显示的58集长度,至少需要三个多月播完。以电视台和广告商的逻辑看来,拉长播放周期之后,观众的观剧时间也会拉长,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收视就会相对稳定,也便于电视台获得更多的广告资源。甚至本剧执行制片人曾表示,因为喜欢这个IP,在内容和剧情上进行了很多合理的丰富与细化,将原本20万字的游戏脚本扩充到了60万字……

以上都是行业者由资本利益出发的最佳想法,却有可能正是如今电视台购剧时恶性循环的源头。看似广告资源丰富,但内容注水则更加严重。

要说大热的《楚乔传》尚且每周有四天播出时间,那么《汉之云》每周只有两天播出时间,这样更加凸显了周播剧如今最大的劣势:每周播出较少,间隔时间过长,下一周就会遗忘上一周的剧情。如何通过合理剪辑与内容安排,让观众在每周观看后都有所发想,一直可以延续到下一周,也是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

图 06

在古偶剧同质化严重的当下,每一部电视剧的出品方制作人都会对自己的作品有与众不同的看法,《汉之云》的执行制片人也对于这部剧的情感方面有着自我见解,比如他所理解的这部剧没有简单粗暴的黑白分明和纯粹的正派或反派,所有角色都在亲情、友情、爱情的围绕下成为铁骨铮铮的英雄,用真实情感替换掉飘渺世界观的虚无,让人更加信服。然而,细腻的套话只能成为宣发的一种方法,真正从观众角度看来,每一部剧都在表达这些情感。

古偶到达瓶颈期是事实,与男频、女频无关,但与排播模式、内容节奏有关。从《汉之云》的尴尬看来,创作团队和行业者如何摆脱“资本为大”,把真正的心思放在内容和节奏的调整上,努力将行业扭向良性发展,才是突破瓶颈的正确做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在大女主大潮中突围的杰克苏《轩辕剑之汉之云》成绩平平,周播剧出了什么问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