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脱口秀大会》:李诞池子式的“造人”方法论,和一场美式喜剧的冒险游戏

继《吐槽大会》之后,腾讯视频和笑果文化再度联合出品的《脱口秀大会》8月11日在腾讯视频上线播出,截至目前,节目收获1.4亿播放量,但在豆瓣上,有超过一半的人打了一星或两星,5.2的评分更是透着观众对节目的失望。

在弹幕和豆瓣评论中,“尬”和“垮”是网友使用最多的吐槽词语,骨朵感觉把网友对《脱口秀大会》的各种吐槽集中到一起可以做一季《吐槽大会》了。

图1

对于部分观众的“差评”,笑果文化CEO贺晓曦接受骨朵采访时解释说:“《吐槽大会》像灌篮比赛,《脱口秀大会》则更像一场篮球赛,因此节奏和强度都会有所放缓。”

尽管制作方一再强调,这是完全不同于《吐槽大会》的一档节目,但因为国内这种形态的脱口秀节目太少,二者又出自同一团队之手,观众难免拿两档节目做比较。比起单纯做节目,笑果文化自成立以来一直希望打造完整的美式喜剧生态体系,但目前国内的从业者却凤毛麟角,关注者同样匮乏。

在贺晓曦的畅想中,“推广”是现阶段的重点,因此,比起制造密集的笑点,《脱口秀大会》更重要的是对不同喜剧脱口秀形态和脱口秀表演者的“展示”。

更重要的是做了脱口秀这件事情

《脱口秀大会》播出第二天,贺晓曦发了一条朋友圈:“《脱口秀大会》播出24小时,播放量达到4200万,基本完成我们对这个节目的预期。我们还不成熟,有很多纰漏,也有不少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尽管一再被diss,但贺晓曦看得很开,“我觉得目前的反馈,在现在这个阶段是我可以接受的,这件事情有点像打篮球,你想象中完美的是NBA,但不能因为CBA不够顶级就不做,也不能因为难或者不完美就不做”,贺晓曦说,“对于脱口秀节目,现阶段更重要的是我们做了这件事情”。至于内容层面的瑕疵,“这是我们对导演团队的要求,可以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脱口秀大会》的人才选拔在《吐槽大会》时期就开始了。今年2月,笑果文化举办了一期脱口秀训练营《噗哧冬令营》,面向全国高校学生和年轻白领,经过层层筛选后共有42名学员加入。此外,表现优异者还可以在笑果自己的线下俱乐部表演,不断积累经验。

打算把这些人集中到线上表演则是《吐槽大会》之后的事了,“我们在线下看到很多的表演者和各种表演形态,觉得可以拿到线上来呈现给大家,让大家知道脱口秀不是只有《吐槽大会》这一种形态,所以在《吐槽大会》之后我们想到的第一个方向就是这个。”贺晓曦说。

虽然是一档新节目,但和《吐槽大会》最开始的招商窘境不同,《脱口秀大会》不仅有《吐槽大会》冠名商“京都念慈庵”的冠名,还有六家广告主联合赞助播出。不得不承认,《脱口秀大会》能有今天的战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吐槽大会》的浩瀚声量。

图2

但《脱口秀大会》遭遇大规模吐槽也是始料未及的,无论是质量下降的包袱还是火候欠佳的素人,甚至连着线的麦克风和剃头的李诞都成了观众的吐槽点。贺晓曦说,现在的评论是公司必须要面对的一个过程,因为中国做脱口秀的节目太少了,大家心目中只有一个对标的节目就是《吐槽大会》,不知道《脱口秀大会》是什么形态,“但我们心理上没有想做另一档《吐槽大会》”,贺晓曦补充道。

“造人”方法论:李诞池子都是这么出来的

在8月9日的《脱口秀大会》发布会上,李诞在说起两档节目的不同时表示,《吐槽大会》是“人带内容”,而《脱口秀大会》则是“内容带人”。不过从播出后的评价来看,《脱口秀大会》成了“李诞和池子带人”。类似“节目靠着李诞和池子撑场面,请到的素人鲜有建树”“选脱口秀演员都不考试的吗?这种水平是怎么进来的”“除了俩队长,其他人都要么用力过猛,要么就是尬聊”的评论比比皆是。

这档以素人为主的节目中,池子和李诞两位队长成为了“台柱子”,和最初的设想相比,这样的画风似乎有些跑偏,但贺晓曦并不以为然:“李诞、池子一定会成为流量入口,但进来之后,大家能看到像韦若琛这样的人,对我们来讲就可以了。”

贺晓曦口中的IT男韦若琛就是在首期《脱口秀大会》上最受关注的那个素人,值得一提的是,韦若琛也是年初《噗哧冬令营》42名学员之一。某大V在微博发了一条韦若琛在节目中讲的段子,目前转发量已超4万,关于该段子的相关秒拍视频观看次数超过1000万。不管是内容带人还是李诞和池子带人,最起码,“人”是带出来了,贺晓曦很是欣慰:“一期节目里面能出一个韦若琛这样的已经算很高产了,因为毕竟都是素人。”

图3

图4

显然,对于《脱口秀大会》来说,素人的表现是节目成败的关键,至少,节目要有一个“韦若琛”才行。贺晓曦告诉骨朵,对于挖掘脱口秀新人,笑果文化有一套自己的流程:“我们一直在做线下的培训、校园社团、冬令营、夏令营等等,还有噗哧的活动,先通过线下小剧场等形式去发掘,你看到的李诞、池子都是通过这套逻辑出来的。”

而要想从“韦若琛”成长为“李诞”,贺晓曦认为,在这套体系下一般需要两到三年时间, “这个行业你要上台的门槛是比较高的,因为要持续在那么长的时间里讲段子嘛。大家之前没有认识到这个行业可以来玩,所以就没有进入到这个行业,做《脱口秀大会》和线下的节目,就是要给更多人机会。”在问到现在中国有多少像李诞和池子这样相对成熟的脱口秀表演者时,贺晓曦认为,目前有8到10分钟段子的人不超过50个,“有30个已经在我们公司了”。

美式喜剧生态体系的“冒险游戏”

作为一档对战类型的节目,《脱口秀大会》分为两大环节:第一轮为“不吐不快”,主题是脱口秀,由池子和李诞带领队员轮流上台battle;第二轮为“不快不吐鲜声夺人”,围绕一个既定情境议题大开脑洞进行PK。两轮下来,综合表现最好的将获得“小王”称号并拿到戒指作为认证。

正是因为有了“素人”和“对决”两大元素,很多观众误以为《脱口秀大会》是为《吐槽大会》输送人才的选拔节目,对此,贺晓曦解释说,《脱口秀大会》的素人的确有可能出现在《吐槽大会》的舞台上,但《脱口秀大会》的目的是展现而不是选拔。

而为了“展现”不同的喜剧脱口秀生态,《脱口秀大会》甚至还用上了连着线的麦克风这一古老的形式,不过,这种美式喜剧生态里常见的元素并不被国内观众理解,这一点也出乎了贺晓曦团队的预料,或许正是因为国内市场几近空白,对于笑果文化来讲,“推广”变得更为重要。“本身做这个节目就是冒险,在国外也没有脱口秀选拔类的模式,因为脱口秀新人的展现是很难的,但我们想让大家看到更多的脱口秀表演者,所以要做。”贺晓曦说。

图5

笑果文化曾表示,希望打造完整的美式喜剧生态体系,进行上下游的投资和布局。但贺晓曦对此进行了修正:“其实我们只是想做产业,没有说过要投资上下游,因为没有上下游,都是我们在做。”在贺晓曦看来,理论上美式喜剧脱口秀的上下游包括脱口秀剧场、脱口秀演员培训等,但目前市场上只有笑果文化在做这些,“要做行业的上下游必须要有产出,比如你做脱口秀培训,得有足够大的基数和足够厉害的人来做,而这些人都在我们手里。”

而要想将喜剧脱口秀在中国发展成产业,贺晓曦觉得,唯一的逻辑就是做一个爆款,或者一个idol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之所以选择做《吐槽大会》就是想推动这个行业,让大家来关注和讨论这件事情。

在产业的构建上,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从2015年开始就培养了全职脱口秀编剧和全职脱口秀演员,而以前,这些职业都以兼职的形式存在。公司成立的三年时间里,笑果文化成立了笑友文化、笑亿广告和笑画文化三家子公司布局产业链,而现在,正好到了笑果文化培养的第一批脱口秀人才的收割期。

在贺晓曦看来,这好像根、花朵和果实的关系,“像李诞、池子还有很多编剧他们其实是底层的根,这些根能支撑开两到三朵花,花朵就是节目。但更重要的是两到三年之后,公司新的增长、行业的增长来自哪里,就来自于线下的培训、社团、俱乐部,让更多人进入这个行业。我们认为这两件事情是同样重要的,如果你只开花一定会成为消耗型的公司,我们一定要解决上升平台和脱口秀人口的问题。”

或许两到三年后,从《脱口秀大会》中走出的韦若琛会成为下一个“李诞”或“池子”,但推出新人只是笑果文化的一个小目标,谈及愿景,贺晓曦说:“我们希望做这个行业的推动者和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脱口秀大会》:李诞池子式的“造人”方法论,和一场美式喜剧的冒险游戏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