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爆款网剧《双世宠妃》背后的余洲影视:作品先于资本,更愿意做单纯的“剧组民工”

“人一有钱就容易变,我们不着急融资不是不缺钱,而是想更好的保有底线,忠于作品。和兜里揣着十几亿的资本老板相比,做‘剧组民工’也许更单纯。”余洲影视的创始人杨朔和合伙人李阳告诉骨朵。而这也是余洲影视两位合伙人首次一起接受采访。

《双世宠妃》是由企鹅影视出品,余洲影视承制的古装爱情网络剧,元德导演执导, 杨十夜担任编剧,赵洁、杨朔担任总制片人,张志炜、李阳担任制片人。据骨朵数据显示,《双世宠妃》上映23天,累积播放量24亿,8月1日单日播放量2.1亿,《双世宠妃》凭借高甜的剧情和丰满的人设赢得了一众网友的喜爱。

1

而《双世宠妃》的爆红将该剧承制方——刚刚起步的余洲影视推到了风口浪尖,“自从《双世宠妃》播出,就有很多人通过各种关系找到我们,想要给我们投资,但是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还在作品上,其他的只能放缓再慢慢考虑。”李阳说。

余洲影视的创始人杨朔从事编剧工作十余年,曾参与过《夜•上海》《双食记》《吉祥天宝》《1931年的爱情》《男人帮•朋友》等影视作品的创作,合伙人李阳则曾在《炊事班的故事》《张小五的春天》《夫妻那些事》等多部热播剧中担任美术指导和造型指导。两人合伙创办了余洲影视,《双世宠妃》就是这个公司的第一个“亲生儿子”。

格式工厂5余洲影视合伙人李阳、创始人杨朔

寻求艺术与资本的平衡点

“我之前是有自己的编剧工作室的。”杨朔介绍说,“但是在工作过程中,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可能去把控一部作品的艺术质量。在制作和宣发层面也能贯彻最初的创作理念。所以我们会想做承制公司,而这家公司是有着剧本创作、项目开发、评估和制作能力的。”余洲影视就是在这样的想法下诞生的。

最初做编剧会遇到很多局限,在操作过程中,能实现剧本多少内容是很难掌握的。创作部门和制作部门之间总是有需要平衡的部分。创作更多的是在“花钱”,而制作则考虑的是如何“省钱”。杨朔和李阳的合作让创作和制作找到了“共存”的平衡点。

李阳和杨朔都是从内容创作者的身份中走出来的制片人,相比由制片主任晋升而来的同行,他们的优势是更有实操经验。相比常规的制片人更在意资金链和成本这方面的问题,李阳和杨朔更会同时兼顾作品的内容和品质。

从操作层面来讲,兼顾编剧和制片人双重身份的杨朔可以掌控剧本也可以更好的与导演沟通,而李阳负责美术、造型部分,二人的合作可以更好的把控制作周期和创作品质。这也是余洲影视区别于其他团队的地方。“精准和高效是余洲影视力求的目标,但在操作过程中这个目标还是比较难的。需要团队的操盘能力和把控能力。”李阳说。

在制片人和编剧的双重身份中,杨朔在有限的资金条件下,最大程度的发挥了创作的自由。“在创作剧本时,我们会最先确定这部剧的定位,甚至还会预判这部剧的成功点和失败点,而可能成功的点一定要是在成本范围之内可实现的。作为制片人,我知道总预算是多少,就会在预算中将编剧想表达的艺术效果最大化。”

在杨朔十多年的工作经验中,除了编剧身份之外,他还做过电影策划、制作统筹、电影宣发、甚至还会去跑电影院送拷贝、盯上座率,这样丰富的触及行业多层面的工作经验也会让杨朔考虑的问题比别人多。从08年开始做职业编剧到现在转行做制片人,杨朔显然更明白艺术品质的重要。二人N重身份的转换和配合是《双世宠妃》能在预算和完成拍摄的重要契机。

保有底线的理想主义者

从制作体量上来看,《双世宠妃》做到了用最少的钱做最丰富的故事。而在内容的取舍上,两重身份之间的相互妥协和紧逼是难免的,在相互妥协之间,杨朔和李阳的底线是“保戏”。“因为资金有限,所以在制作过程中,我们会一直把控剧中的亮点,剧中吸引人的核心在不在,想达到的艺术效果有没有,这些是两人在创作过程中经常会扪心自问的问题。如果这些都做到了,该省的钱是一定要省的,反之,该花的钱,也是一定要花的。”

知道观众要什么是非常重要的,《双世宠妃》中,有一场戏是墨连城要去大王爷府中探听消息,有一场非常宏大的动作戏,但是在实际拍摄中,杨朔判断出观众看到这里时,并不想看墨连城经历了多少艰难,打斗有多激烈,而是更想要看曲小檀为墨连城包扎伤口的甜宠阶段,迅速调整拍摄方案,抓住观众这一心理,就能将钱花在刀刃上。

作为该剧的承制方,和投资方、出品方的配合也是十分重要的,投资方、出品方企鹅影视对IP准确的定位是打造“爆款”的先决条件。李阳告诉骨朵:“企鹅影视对项目深度把控,作为出品方和播出平台给了我们非常大的自主权。平台领导孙忠怀、韩志杰、赵洁亲自挂帅,平台制片人张志炜亲临一线,《宠妃》的制作全程被平台宠爱有加,尤其是平台发挥了市场推广和平台的运营效能。从制作和宣发的高度配合不难看出,《双世宠妃》能有今天的成绩,除了作为承制方潜心创作,还与平台精准定位和品质把控密不可分的。”

2

而余洲影视最核心的创作力是能最终达成合作的基础。“对于《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这部小说,怎么改,怎么拍,如何才能成为现在的《双世宠妃》?能创作、有操盘把控能力,并且有实现能力是关键。”

杨朔做剧本改编的时间很长,能否从IP小说中提炼出一个最核心的元素和最合适的创作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双世宠妃》中很多创作和人物设定都是原著中没有的,例如“一个身体两个灵魂”,这一点设置也是剧中主要的笑点和冲突点的发动机。

《双世宠妃》的原著非常长且还在更新,涉及到的元素也非常丰富,而如何在有限的资金内将这些复杂的元素重新删减整合是非常考验制作团队能力的,最终杨朔选择将甜宠的成分提炼出来,再结合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进行剧本的创作,最终呈现的作品效果得到了观众的肯定。

余洲还有更多可能

除了承制,余洲影视也有计划去做一些自主研发、联合出品的项目。而《双世宠妃》作为余洲影视的第一个承制项目是非常“保险”的,“企鹅影视负责投资、出品,腾讯视频负责播出,我们只需要用心制作就可以,这样的合作方式给了我们很大的安全感。”杨朔说。

新兴的网络影视制作公司都会多多少少面临一些问题,在专注于作品的时候忘了公司层面的宣传,好的作品被外界熟知,但是其公司的经营能力、资本状况等都是模糊的状态,这个问题也发生在了余洲影视身上。

在《双世宠妃》的拍摄过程中,二位制片人对于演员的要求是很高的,“能让演员上就让演员上,能不用替身就不用替身。我们就是想要干实事,作为从业者,你的真诚是可以被观众发现的。作为观众不能接受粗制滥造、抠图,那么作为从业者就不能去做这样的作品。”

3

另一方面,这部剧中启用的都是新人演员,而且在最初选角的时候,骨朵传媒的“小花与鲜肉”公众号更是成了“线上选角导演”,为《双世宠妃》剧组提供了大量新人演员备选,为该剧的选角工作贡献了非常大的力量。最终启用的演员虽然是新人,但也是有经纪公司的,他们也会提出要求,但是我们作为制作方,要求会更多,且态度是强硬的。剧中所有的演员都要试戏,而且不止试一遍,还要试角色之间的对手戏。这是对演员负责更是对作品负责。

杨朔认为:评判一部影视作品的好与坏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作品的真实程度。虽然《双世宠妃》中涉及的背景和某些元素的假的,但是我们要努力将它做到真实。至少让观众感觉到,人物之间的情感是真的、道具服装是真的,再多一些就是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用心。

“《双世宠妃》是一定会做第二部的,第二部也会有更多的玄幻情节出现,玄灵大陆的展现也会是第二部作品的亮点。也因为第二部的玄幻风格,所以在第一部中就会渗透一些玄幻的元素。”杨朔透露。

而除了《双世宠妃》1&2的承制之外,李阳也透露日后接新项目的标准,“我们会更喜欢精致的项目,精致不仅仅指大的投资制作,也指更精致的内容核心。下一部作品一定要有质的飞跃,而不仅仅是量的积累。”

另一方面,剧中那么些已经伴随着剧的播出攻占各大音乐榜单的剧中插曲也都是一些知名优秀歌手友情授权的,用李阳的话来说,“《双世宠妃》用尽了我们之前十几年攒下的所有人脉。”

4

关于余洲影视的未来,杨朔和李阳说:“余洲影视会以创作为核心,参与影视多环节、多层面的工作,不拘泥于网络作品,也会参与制作体量更大的电视剧甚至院线电影。”在资本疯狂涌入的网络影视市场中,如何沉静下来实现好作品的产出与资本盈利之间也是需要平衡点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爆款网剧《双世宠妃》背后的余洲影视:作品先于资本,更愿意做单纯的“剧组民工”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