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小戏骨”的品牌化之路:弘扬传统文化之外,如何实现品牌营收?

“家长们回化妆间休息吧,小演员们要开始接受采访了。”《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现场导演将小演员们的家长带回了化妆间。“他们演戏的时候,我们是不能在身边的。有的时候,小朋友看见了我们家长反而会不好意思、演不好。我们最多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还不能被孩子发现。”一位小演员的家长告诉骨朵。

《小戏骨》栏目自从去年的《小戏骨之白蛇传》大火之后,在市场中打着“小戏骨”的旗号办的辅导班、海选等骗局层出不穷,显然,“小戏骨”三个字已经成为一个品牌,相比原来“单纯”的电视栏目剧,现在的《小戏骨》除了做好剧集之外,其品牌的规划和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小戏骨”品牌化的桎梏和突破

去年年底,《小戏骨》栏目已经成立湖南芒果小戏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相比之前在湖南电视剧频道的情况,现在的小戏骨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成立公司后,小戏骨可以集中精力,去面对更大的全国市场。”小戏骨总导演潘礼平告诉骨朵。

格式工厂微信图片_20170721204151

“现在的小戏骨可以将原创、奇葩发挥到极致了。”前不久刚杀青的《小戏骨之放开那三国》就是又一次“奇葩的原创”。《放开那三国》主要讲的是吕布和貂蝉的故事,但观众都知道貂蝉是使用美人计的,而这点就有些“少儿不宜”。所以,在创作《放开那三国》的剧本时就反复修改了十几次。内容方面也和原来的故事有些区别。

在这一年中,《小戏骨之花木兰》《小戏骨之红孩儿》等作品相继问世,但其传播度并没有《白蛇传》那么高。潘礼平团队也在不断的寻找问题。“《红孩儿》的作品拍摄的很艰难,但是从作品来看,有些太教条了,说教意义太重了,反而让大家觉得不那么好看。”

另一方面,小戏骨的合作方越来越多,“《小戏骨之白蛇传》红了之后,有很多平台方和有历史文化宣传需要的单位找过来,想和小戏骨合作,而我们在选择的时候依旧是‘以儿童为本’,拒绝少儿不宜。”

“过去的小戏骨是靠创意和经典内容的取胜,现在则是要把现在的拍摄技术水平体现出来,不光是要重现经典,更要超越经典。我们要补齐过去技术上的短板,将经典内容更好的体现出来。”这次《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投入是之前其它小戏骨作品的几倍。“具体全部成本我还没有算,全算下来估计是要赔了。”潘礼平打趣说到。

“《小戏骨》现在主要的收入来源除了播出之外,就是一些定制剧的拍摄。我们也在筹备线下的一些项目的开发,但是目前还没有精力。”潘礼平告诉骨朵。确实,小戏骨拍摄的时间非常紧张。由于小演员们的时间问题,大部分的拍摄时间是集中在寒暑期的,而其他的时间则需要不停的去选择合适的角色和剧本创作。这让导演们的时间安排非常紧张。

“成立公司之后,小戏骨文化的营收也不一定都是单靠《小戏骨》一个视频作品来完成的,《小戏骨》最大的意义永远都是他的社会价值。所以在线上的视频内容中,不可能有过多的商业痕迹。但是线上的内容带来的线下品牌影响就可以带来更多的回报。小戏骨品牌可以做儿童演绎的培训,或者一些其他的儿童消费的产业。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作为小戏骨的总导演,潘礼平再次强调了未来小戏骨的更多可能性。

镜头之外,小演员就是孩子

“之前的小戏骨是电视剧频道的一个栏目,大概是从2015年10月开始做的,到了《白蛇传》的时候已经有半年多了。而在《白蛇传》大火之后,又近大半年的时间,我们整个组都有很大的变化。”小戏骨的执行导演刘玉洁说。“之前的《小戏骨》体量比较小,都是自己人在做,现在则会整合很多专业的力量。演员也从湖南地区为主变成了全国挑选。”

相比《小戏骨》早年的作品,只要3、4个小演员就能完成一部戏,现在的小戏骨对于小演员的需求量还是很多的,一部《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光主演就30多位。算上群演就要上百位,单从这点来讲,小戏骨的势头迅猛是显而易见的。

2

“自从出名之后,来报名小戏骨试镜的小朋友就越来越多了,基数非常大。”刘玉洁说,“这么多报名的小朋友,我们还是会一个一个的看照片、看视频、最终选择最合适的小演员。”

选角的流程很普通,看照片—看视频—现场试戏—匹配角色—联排—最终决定“而且我们选的最多的还是素人小朋友,有很多演出经历的,我们用的也比较少。”刘玉洁说。

小演员们和导演之间的配合是非常默契的,刘玉洁告诉骨朵:“现在她们演戏完全知道我们要什么,配合的非常好。”另一方面,执行导演和选角导演两个工作在小戏骨剧组是合二为一的。“小朋友是非常特殊的,很难定性,选角导演和执行导演这两个角色必须合二为一,这样才能更好的了解小演员,也会让角色更加丰富。”

格式工厂微信图片_20170721203455

“小演员在镜头之外的时候,真的非常单纯,无论是玩儿的游戏也好,说得话也好,都和一般的小朋友一样,学校里的同学也没有很羡慕他们。反而是一些网友,给小演员下了一些很奇怪的‘定义’。”刘玉洁感叹说,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也会在感叹,“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啊。”

不造星,只签“保护、限制约”

一部戏从选角到拍摄要有大半年的时间,而从联排到正式开拍也要2~3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对于小演员的培训是一直在进行的,此次《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在开拍之前就找了很专业的老师来教授她们礼仪。

在大量的培养和选用优质小演员的同时,管理也是另一个重要的话题,“我们和小演员的签约是非常松散的,我们叫它‘成长保护约’,这个合约的内容更多的是限制,避免过多的商业活动,保护小朋友的个人形象。关于商业价值方面,我们也只是在限制。”潘礼平告诉骨朵。

在小戏骨中,最红的小演员应该就是陶奕希了,在白娘子大火之后,她还签下了某品牌的代言合约,这似乎和小戏骨对于小演员的约束有所出入,“小樱桃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小有名气了,拍摄白娘子之后,由于爆款效应,将她的商业价值放大,在我们想和她签约限制她的商业价值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其他的合约。所以我们也有很长的时间在考虑还要不要继续用这名小演员。但最终还是保留了下来。毕竟小戏骨是很有包容能力的。”潘礼平说。

3

“小演员是非常难管理的,他们也不明白什么契约。只有让小朋友从心里喜欢你才能管得住他们。”刘玉洁介绍自己和小演员们的相处经验说。小戏骨的演员一般都是在6~13岁,再大的话可能就不能继续拍戏了,今年已经13岁的肖扬博涵就是小戏骨的第一批演员,也是年纪比较大的小演员之一。

“如果要离开了,还是会舍不得。”肖扬博涵低下头小声说。他指了指身上的衣服,“这是小玉姐姐(导演)送我的,她非常照顾我,平时也会让我去家里玩儿。我们很像朋友。假期拍戏,我父母不能来,都是她照顾我的。”这种单纯的关系似乎是小戏骨成功的另一个原因。

“如果我们有事情不能来陪孩子拍戏,剧组就会安排导演陪同,照顾很周到,甚至上厕所都会陪着。即使小朋友一个人,我们也不是很担心。”一位已经在小戏骨剧组拍摄多部作品的小演员的家长说。“小朋友在进来小戏骨之前也学过很多,舞蹈、模特等都学过。未来也没有可以规划孩子的发展道路,只是想然她的童年经历跟丰富一些吧。”家长说。

《小戏骨》在内容方面一直势头强劲,其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在《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拍摄的同时,《水浒传》又开始选角。然而从公司层面来讲,小戏骨文化的品牌化、规模化和盈利能力都还有待发展。如何为传统文化和正能量的传播打好经济基础是小戏骨文化值得考虑的问题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小戏骨”的品牌化之路:弘扬传统文化之外,如何实现品牌营收?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