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中国新歌声》是如何从音乐选秀沦为大型情感谈话节目的?

5亿,1亿,5.9,1.6。

这四个数字分别代表着《中国新歌声2》的冠名费,上线两小时播放量,豆瓣评分和CSM全国网收视率。

从冠名费和网播量来看,这成绩的确喜人,但从口碑和收视率来看则不尽如人意,口碑刚到及格线,全国网收视率相比去年下降28%。

这是《中国新歌声》走过的第二个年头,但如果评价这个节目,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前身——《中国好声音》。算起来,浙江卫视已经把这个系列办了6年,在经历了素人盛世、版权之争、口碑收视双下滑之后,这档节目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从最初的素人音乐选秀到现在被调侃为“大型情感谈话节目”,《中国新歌声2》首期用7首导师合唱开场曲、6首学员演唱歌曲让屏幕前的观众大吃一惊的同时也终于明白:这早已不是那个熟悉的音乐选秀,大牌导师和“好声音”IP红利是它仅剩的筹码了。

在即将迎来“七年之痒”之际,“好声音”系列的表现不禁让人怀疑: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好声音》:一场划时代的盛世狂欢

那是2012年的夏天,作为唯一的超级卫视,湖南台一反常态没有推出《超女》或《快男》,而其他的一线卫视也没有推出音乐选秀节目,放眼整个市场,唯一具备竞争实力的只有东方卫视的《声动亚洲》,无奈,那时候东方卫视还没有《极限挑战》,只能在二线电视台里挣扎,影响力远不及浙江卫视。

天赐良机。

几乎是同时,灿星和浙江卫视都看中了源自荷兰Talpa公司制作的音乐选秀节目《The Voice》。《The Voice》自2010年在荷兰播出后便大受欢迎,并迅速被其他多个国家买下版权,该节目在其他国家播出后同样大获成功,目前已有将近65个本土化版本,并在180个国家播出,同时,好声音儿童版也有将近30个地区的版本。时至今日,节目已吸引了超过5亿观众,遍布全球每个大洲。

2012年,当灿星积极联系荷兰授权的中国总代理时,浙江卫视也联系到荷兰的版权方。于是,双方一拍即合,花费200多万共同拿到了《The Voice》在中国的三年版权,每年续约一次。灿星还和浙江卫视签订了对赌协议,承诺节目收视率会达到一个点,低于这个点将采用对灿星不利的分成模式,高于这个点,灿星将获得巨大回报。

2012年5月,在《中国梦想秀》的广州广告推介会上,浙江卫视向全国各地的客户重点推介了《中国好声音》,那时候,这个节目还没有产品雏形,卖点是《The Voice》的原版录像和四位导师。刚刚由“王老吉”改名的“加多宝”,官司还没打完就用6000万拍下了节目的总冠名。

2012年7月13日,《中国好声音》横空出世,一炮而红。

图1

首期收视破1,第二期破2,第三期破3,收官时最高收视破6。到2013年《中国好声音2》的时候,开局收视破3,不管哪一天哪一个时段播放,都是全国收视冠军。开播20天广告费从每15秒15万,飙升到每15秒36万,冠名费已达2亿,网络独播权也卖出了1亿的高价。

之后的第三季、第四季,节目收视更是屡屡破5,冠名费飙涨至3亿,网络独播权卖到2.5亿。

这一系列的数字,此前绝无仅有。

而且,《中国好声音》还首次实现了中国电视节目真正意义上的“制播分离”,开启了中国综艺的“大片时代”。就选秀节目来讲,它用全新的模式为歌唱类选秀节目注入了新的生命力,众多草根出身的学员用歌声和励志故事让全中国都为之转身。那个夏天之后,吴莫愁、吉克隽逸、袁娅维、平安、金志文等人成了华语乐坛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

图2

《中国好声音》对中国电视综艺开天辟地的划时代意义,不言而喻。母凭子贵的浙江卫视从此也有了与湖南卫视抗衡的王牌筹码。

但是,好景不长。《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大获成功之后,即将面临“综N代”的挑战和让浙江卫视、灿星意料之外的版权方的刁难。

综N代困局与版权易主

国内的综N代,影响力最大的往往是第一或者第二季,越往后,收视率和口碑就频频下滑,《奔跑吧兄弟》《奇葩说》《火星情报局》均是如此。对于办了四季的《中国好声音》来讲,不同的是,节目收视上依然步步高升,但口碑和影响力却日渐下滑。

在第一季创造了7.8的豆瓣评分后,《中国好声音2》断崖式下跌到6.4,而之后的第三和第四季评分均未及格。与此同时,2013年,以《快乐男声》为代表的音乐选秀节目异军突起,各大卫视纷纷加入选秀战局,开始瓜分市场红利。

作为选秀核心的“人才”,一线城市具备实力的素人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被一抢而空,甚至出现了一位选手参加多档选秀节目的尴尬局面。豆瓣有网友评论:“优秀学员何以成为市场上的凤毛麟角,究其原因,多年来,各大选秀节目对于民间优秀草根唱将进行过度性捕捞和掠夺式开发,从而导致市场“货源”十分紧缺。”因此,《中国好声音》的“音源”质量每况愈下。

再加上引进模式已经相对成熟,本土化改编空间不大,后面几季,《中国好声音》的重点更多放在了导师和“故事”上。作为一档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导师“抢人”、“互怼”和选手的“音乐梦想”本属于节目的亚看点,如今却成为必不可少的套路,因此,也难免被调侃是“中国好故事”。只是,经过选秀和真人秀狂轰乱炸之后,观众对综艺节目已经愈发挑剔,“故事”讲到第四季,励志早已不新鲜,即使是周杰伦的加盟也没能让观众走出审美疲劳。

图3

而且,作为一档选秀节目,其“捧人”能力的下降也侧面反映了影响力的大不如前。《中国好声音》第二、三、四季走出的学员中,目前仍有广泛知名度的只有张碧晨一个。相比之下,第二季冠军李琦微博粉丝只有100多万,不及同年《快乐男声》冠军华晨宇的十分之一,而第四季冠军张磊微博粉丝只有16万。

让人猝不及防的是,综N代困局未解,半路又杀出了版权横祸。在《中国好声音1》大爆之后,荷兰版权方Talpa欲将版权费涨到每年一亿的高价,经过艰难谈判,灿星最终以1000万美元的高价得以续约,并获得了2018年之前《The Voice》的独家续约权。但2016年初,Talpa却将《The Voice》未来四年的版权以6000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唐德影视,双方还计划成立合资公司。

但灿星并未放弃,依然用《中国好声音》的名称进行宣传推广,只是对节目模式进行了创新,如将转椅改为战车、赛制规则等变化。直到2016年6月,在距离《中国好声音》第五季开播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定,禁止灿星和浙江卫视制作和播出《中国好声音》。

雪上加霜。

无奈之下,灿星和浙江卫视匆匆将其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快,第一季《中国新歌声》的宣传几乎为零。

《中国新歌声》泯然众人矣?

不过,版权易主并未影响《中国新歌声》的吸金能力。更名后的《中国新歌声》第一季,法兰琳卡以超过4亿的天价冠名费取代加多宝成为新的金主,第二季,OPPO的冠名费更是达到了5亿,实属罕见。

但令人失望的是,它的收视率和口碑并没有因为加上原创标签而有所提升。对于整季爆点的“决战之夜”,《中国新歌声1》的CSM52城收视率为3.956%,相较于《中国好声音4》的决赛下滑了73%。而《中国新歌声2》首播收视只有1.6,作为对照,隔壁湖南卫视的《七十二层奇楼》收视率为1.5,这同样是一档一言难尽的节目。

图4

自此,《中国新歌声》在收视上再也无法傲视群雄。而第一季的冠军蒋敦豪直至夺冠也还没被大众熟知,至今微博粉丝只有28万,“好声音”IP的造星能力已日渐堪忧。

在口碑上,《中国新歌声1》的豆瓣评分只有5.1,低于历届《中国好声音》的分数,第二季当前评分5.8,仅高于《中国好声音3》的评分。

虽然《中国新歌声1》换了舞美,转椅也改成了战车,甚至连主持人都换成了李咏,但其实谁都看得出来,这档标榜原创的节目本质上和《中国好声音》并无二致,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或许是差评太多,《中国新歌声2》的改革更加大刀阔斧,不但请来了陈奕迅,请回了华少和刘欢,还为各位导师制定了战旗,并一改往日赛制,由盲选、导师魔鬼六次方循环大逃杀、组内冠军赛、总决赛四部分组成新赛制。但从第一期导师7首歌,学员6首歌的比重来看,这个节目已经将重心完全偏向了导师一方,弹幕里不少网友调侃“就看周杰伦和陈奕迅小两口拌嘴了。”这样的展现与它“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的定位相去甚远。

显然,《中国新歌声2》的综艺性要强于音乐性,只是,2017年的夏天,选秀节目格外多,更有偶像养成类的新型选秀崛起,《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2017快乐男声》……个个都是难缠的主。

图5

前有猛虎,后有追兵。不久的将来,买下“好声音”版权的唐德影视将在电视平台推出新一季《中国好声音》,这档节目已有金主斥资8000万拿下总冠名。

五年过去,物是人非。

这期间,数十档音乐类和选秀类节目不间断播出,《中国好声音》操盘手夏陈安摇身一变成为北京文化的总裁,学员袁娅维、梁博、张碧晨相继登上了《歌手2017》的舞台来证明自己是一名歌手。

当《中国新歌声2》开播后,一位豆瓣网友说:“主要在看导师说相声,什么样的选手唱什么歌曲,已无足轻重。一想到这是个连知名歌手仅靠唱歌都难以裹腹的时代,这个号称发掘好声音而大谈梦想的节目真是尴尬。”

或许,当那英用《中国有嘻哈》捧红的“freestyle”梗向刘欢提问的时候,属于“好声音”的时代已经落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中国新歌声》是如何从音乐选秀沦为大型情感谈话节目的?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