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包贝尔:“制造”快乐背后,我与喜剧之外的自己和解

去年,包贝尔首次执导的古装喜剧题材网络剧《欢喜密探》在优酷上线,前不久,他又在陈正道导演的网络大电影《床3之他和她的关系》中担纲主演,如今,他再次以监制的身份投入古装喜剧《欢喜猎人》。在那些“搞笑”“逗比”“插科打诨”的形象之外,包贝尔的身份早已悄然改变,他一次又一次和网络影视“亲密接触”,用喜剧给自己寻觅机会,又以全新的角色回归喜剧。

“累了……你呢?”

几天前,包贝尔发了这样一条微博,配了张女儿包饺子(小名)的照片,上面她是标志性的“看破红尘”表情。

“你看这个像不像饺子?”刚刚回到工作室的包贝尔立马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妹头鸭仔的玩偶,兴致盎然的拼起来,“这是买给饺子玩的”,他半开玩笑的对骨朵说道。

包贝尔穿一身简单的黑白短袖短裤坐在沙发上,眼前的光头和憨态形象与荧幕上并无二致,只是轻松的话语间透露一些疲态。现在的他,除了游走在各种角色之间,还要抽出时间以“饺子爸爸”的身份和包文婧以及女儿共同出现在公众面前。

在第二季《妈妈是超人》过后,包贝尔的妻子包文婧和女儿包饺子正式进入大众视野,而包贝尔也在各种身份之外辗转成了网红萌娃的“奶爸”。“意料之外,没想到会火成这样”,包贝尔低头使劲儿把鸭仔玩偶的发套往里塞了塞,一边说一边向骨朵展示。

1

“焦躁,饿”,他如此形容自己目前的状态,回答地毫不犹豫,“最近在做《欢喜猎人》的后期,还有下一部电影和电视剧的前期筹备”。《欢喜猎人》是包贝尔主演并监制的一部喜剧题材电视剧,这也是继去年导演网剧《欢喜密探》之后,他再一次以演员之外的身份参与影视剧作品。

从《宫锁珠帘》里的太监苏培盛,《画壁》里的书童后夏,到《致青春》里的老张,《港囧》里的蔡拉拉,《陆垚知马俐》里的陆垚,包贝尔在尝试过各种角色之后,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路子。无论是他参演的多数影视作品,还是参加的一些综艺节目,幽默、搞笑、插科打诨成了包贝尔留给观众的普遍印象。

从演戏、上综艺,到自己导演作品、和妻子女儿共同面对公众,包贝尔卖力到几乎把自己“和盘托出”,但部分观众仍然不留情面,除了对他作品的评价差评不断,对他塑造的各种形象和角色也颇多不满。面对外界的谩骂和指责,他在独自“消化”之后,仍然选择“把最好的情绪留给观众”,以契合自己长期塑造的“喜剧形象”。

在骨朵对包贝尔的采访中,这个“在各种角色里搞笑”的人显得有些严肃,他会在摆弄玩偶的时候显露出孩子气,会在谈到工作室制作的新剧时表现出兴趣,也会在一些触及自身的问题中一时答不上来,思忖良久。

谁都无法否认,在这一路对角色的寻觅和自我定位中,喜剧“救”了包贝尔。但如今,他开始寻求喜剧演员之外的身份,开始尝试与剧本之外的现实角色周旋,而他,也不再只是“演员包贝尔”了。

演员之外的身份,始于“没人找我当男一号”

白墙,宜家式吊灯,一堆彩色的大气球,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包贝尔工作室装潢得简单又不失童趣,沙发边放着一个大行李箱,旁边是明星坐飞机必备的颈枕等常用品,屋内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低声讨论,很安静。包贝尔步伐轻快地从外面走进来,他“恶作剧”似的从背后和旁边的人挨个儿打招呼,似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举手投足间全然没有“老板模样”。

“三年前没人找我演电视剧男一号,一咬牙,想自编自导自演一个。后来,有了很多机会,这件事被搁置。后来想过放弃,不想背负太多东西。但后来,想起曾陪我走过低谷,一起写过剧本,做过梦的人。然后,我把这件事拾起来了。现在,嗯!我要当导演了。”

2015年11月28日晚,包贝尔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段话,郑重而感性的宣布自己要当导演了,从那以后,包贝尔工作室便承载了他演员之外的多数身份。《欢喜密探》是由包贝尔工作室首次联手几家传媒公司共同出品的古装偶像喜剧,也是包贝尔首次担任导演的作品。而他在一开始提到的《欢喜猎人》,正是集结了《欢喜密探》原班人马的续集。这一次,包贝尔担任的是监制。

无论外界质疑还是肯定,包贝尔都正式“上路”了,并且,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没那么容易“回头”了。

2

当被问及如今的多重身份最喜欢哪个时,他果断的回答了“演员”,“因为演员最轻松”,这个理由也让骨朵略显意外。

“当演员我只管演戏就好了,我不用负责其他的事,但是做制作是最难的,做制作我要从前期谈演员,做剧本,见组,见各种各样的工作人员,开机到拍戏,乱七八糟的,还要盯后期,后期全盯完要谈卖片,做宣传,还要为每一个资方、每一个演员、每一位工作人员负责任,这是一件挺麻烦的事。”

事实上,这种身份转变的前例,在娱乐圈里并不算少数,包贝尔认为这并非一个演员到一定阶段之后的必然选择,他觉得是“自己的主观意愿大于其他”。

“演员是一个特别被动的职业”,包贝尔点了一只烟,缓缓说道,“你要不断的等待别人来选择你,去演各种各样的戏,但是做制作,你可以拍到你想要演的角色,和想要拍的戏”。如今的转变虽然没那么容易,但在包贝尔看来,”也是有趣的事。”

2.5

“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没有那么多你想演的角色,好的角色有的时候要分配给在观众心中比你更有价值的演员。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也想演到好的角色,那怎么办呢?除了自己制作没有别的方法”,包贝尔直言不讳,他在采访中提及最多的话就是“认真做”“努力学习”,在他看来,不管自己哪一部作品出现了哪些问题,他总觉得下一部一定会比上一部好。他还在期待着哪一天能拍出或者演出一个让观众百分之百满意的作品,“虽然我知道那不可能”,他略显失落的补充到。

从出道至今,在从演员走到明星再回到演员这条路上,包贝尔积攒了不少影视剧作品,也很多次因作品之外的事件成为话题焦点,现在的他,逐渐能接受快乐形象背后没那么快乐的自己,也能和“无法让所有观众满意的包贝尔”和解。

对作品的差评是最让我沮丧的

入行十多年,包贝尔从小人物角色起步,做配角很多年,现如今,相当高的曝光度和清晰的演戏路数已经能让他在圈内立足。但不可否认,无论是他担纲主角的《港囧》《陆垚知马俐》,还是他执导的网络剧《欢喜密探》,这些包贝尔“出品”的影视剧,至今都毁誉参半。

2015年7月,电影《港囧》发布会上,包贝尔在未被告知流程的情况下,先被片方安排观看关于“包贝尔和王宝强哪个好”的街采直播,在观众表现出“更喜欢王宝强”或“没王宝强太遗憾”等观点后,又逼迫他逐条念出网友对“包贝尔取代王宝强”的微博差评评论,其中不乏人身攻击的语言。刚开始念时包贝尔情绪还较为正常,甚至不时“自嘲”一下,但将所有差评一字不落念完之后,这个在电影里竭尽全力逗观众笑的人,在这部电影的发布会现场痛哭不已。

“对作品的差评是最让我沮丧的”,坐在面前的包贝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情绪也随之低落,“我都尽力去做了,在我身体能吃得消的情况下去做了。”

3

“我其实是有点恐高的,但拍《港冏》的时候,从桥上跳下去,从楼上跳下去都是真实拍摄的”,电影《港囧》中有一个镜头,包贝尔从楼上跳下去,四层楼一直拍到晾衣架上的镜头,徐峥跟他说,“武术替身能做你也能做”,包贝尔说,“那我就能做”,第一个镜头下去的时候,嘴里面全是血,原来是包贝尔的牙磕到桌子上了。

“那个角色我尽力了,我问心无愧,不管从身体上还是能力上我尽了全力了,演的不好可能还是我的理解不够,但当时的状态我已经是那样了”,包贝尔回忆起这个他首次担纲重任而备受质疑的角色,仍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前一阵拍《武林怪兽》的时候,整个人从一楼一下趴到对面三楼的墙上,两个楼之间,到现在你看这个疤都在”,包贝尔指了指腿上的一个疤痕,然后又指着另外一处,“这个疤是拍《陆垚知马俐》的时候骑摩托被烫的”,在他腿上,不止一处结痂,“但这些都是皮外伤,不足以造成心理上的难过,心理上的难过还是你竭尽全力去演一个作品的时候,发现有些观众没有认可,那时心里是最难受的。”

对于包贝尔来说,这样的时候,只能告诉自己该怎么做,然后找到不足,但他也很清楚,这很难。极力逗观众笑和因不好笑而被骂,一直围绕着包贝尔,像是一个宿命式的轮回。

相比平台,我更在意角色

去年,包贝尔首次执导的古装喜剧题材网络剧《欢喜密探》在优酷上线,观众反馈的声音里,批评的人很多,赞扬者也不在少数,现如今,从豆瓣6.1的评分来看,这部他自导自演的作品,其实成绩尚可。

不久前,陈正道导演的网络大电影《床3之他和她的关系》在腾讯视频上线,这也是在《欢喜密探》过后,包贝尔再一次和网络影视“亲密接触”。

在这部网络电影里,一直以喜剧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包贝尔首次挑战悲情“变态”,他饰演一个痛失爱妻的丈夫,为了挽救爱人的生命,不惜以绑架来限制她的行动,而在整个绑架过程中,包贝尔从台词、动作到情绪、状态,俨然一个思维错乱的“神经病”。在影片首映礼上,导演陈正道评价包贝尔“演变态的功力不亚于喜剧”。

在拥有高知名度的演员里,包贝尔可以算得上深度参与网络影视作品的,“角色是最重要的”,他丝毫不犹疑的答道,“如果以后有网络电影或者是网剧来邀请,和电影、电视剧拍摄考虑是一样的”。

4

对于这种新的尝试,包贝尔表现得很坦然,他认为,平台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角色,剧本、故事。“网络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大家的观影习惯也都在改变,以前多数时候都是等在电视机前看剧,现在我拿一个视频网站点播就可以直接放了。以前我想看到这个电影,只能去电影院,现在要想看我在电视上就看了”,包贝尔告诉骨朵,观众的观影习惯发生改变时,从业人员也要发生改变,“让网剧更精良,让网大更有电影的效果,让你坐在家里也能看到一些你在电影院里看到的东西。不管是从制作,表演,还是剧本等方面,我们也要提升自己,去迎合观众的口味。”

与荧幕上插科打诨的“逗比”形象截然不同,生活中的包贝尔对于问题的思考严肃而透彻,他用喜剧形象给自己寻找机会,用严肃的情绪驾驭喜剧,然后,再回归喜剧。

生活中太多不快乐了,所以想制造快乐

从幽默逗比的荧幕角色,到聪明机智的综艺形象,包贝尔的喜剧“脸谱”已深入人心。

但很显然,“我逗大家开心,不代表我本人也在开心”。面对外界感知到的他银幕上和私下里“形象”的巨大落差,包贝尔似乎表现的很平淡,“生活中的人啊事啊压力太多了,就是因为生活中太多不快乐了,我想给自己制造快乐,想给其他人制造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包贝尔第一次深刻感知到这种力量,是从他在开心麻花演出的时候开始的,“我那个时候在开心麻花演话剧,有一个观众,我一个星期演了六场,他来看了六场。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我不快乐,看了你的戏我快乐。”

从开心麻花出来后,包贝尔演的第一部戏就是电影《决战杀马镇》,他在影片中饰演小角色“绿毛裤”,身着“雷人”造型,演绎出了小人物的悲欢,“我突然发现原来喜剧可以缓解那么多人的压力。”

5

如今,摇身一变成为网红萌娃奶爸的包贝尔时常和包文婧包饺子一起参加节目,他拿女儿的表情包“恶搞”,和包文婧一起“黑女儿”,包贝尔依然是在竭尽全力“搞笑”,只不过,现在这份快乐里少了一些刻意表演,多了一些自然流露。

谈及包文婧和包饺子的受欢迎,包贝尔依然很意外,“这个不是最初想象的”,在他的设想里,他一开始只是希望包文婧能够被人认识和喜欢,或许能拿到一些优秀角色,演到很好的戏,“没想到会火成这样”,包贝尔第二次表示这件事在意料之外。对于曾经的单打独斗到举家上阵,“我觉得倒还挺好的,反正对包文婧来说是一件好事,对饺子来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但是起码不一定是坏事。”

对自我的角色定位,在偶像、明星、演员三者之间,包贝尔果断选择了演员,“我不是偶像,做偶像很累,做偶像你要通过你自己发光发热去影响很多人的人生。”他甚至说自己“没有自信”。“我演戏就那么回事,长的也不好看,但是我凭我自己的努力能让大家认识,也有自己的作品,我觉得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且我家庭很幸福,挺好,奔着更好的方向去努力吧。”

无论如何,如今的包贝尔都比从前更忙碌了,这也是知名度交换的代价,他深知,随着年龄的增长,所需要负担的责任就越多,当然,他也很享受这种“负担”。“原来是我一个人,后来成了两个人,三个人,有了家人,努力着也幸福着,他们和我的员工都希望我好,我好了大家也都好,所以其实我不是一个人,他们在和我并肩前行”,谈起这些忙碌,面前的包贝尔表情很享受,他知道,甜蜜和负担并行。

如今,包贝尔的日常是到处飞,见各种各样的人,参加一个又一个活动,在忙碌之外,他也希望能“偷闲”半刻,聊到这里,包贝尔一副调皮的表情,“神秘”地说,“我有一次自己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一个海岛上呆了三天,就一个人,去潜水”,他想了想又说,“我现在也想找一个海滩放空,潜水,晒晒太阳,游游泳也挺好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包贝尔:“制造”快乐背后,我与喜剧之外的自己和解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