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饭局的诱惑2》把“饭”彻底架空了,放大狼人杀环节能诱惑观众吗?

蔡康永:“现在请服务人员以及苏格拉宁进场,来帮我们把桌上的酒菜撤掉吧。”

众人:“要撤了吗?”“还没有吃呢。”“我尝一口。”

节目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狼人杀游戏即将开始,众嘉宾忽然发现,面前的饭还一口没动。

《饭局的诱惑2》在本月12日晚已经上线,节目第一季中的嘉宾访谈环节,他们面前的饭尚能起到一点惩罚作用,而第二季,“饭”已经被彻底架空,狼人杀和访谈的重点意味更加明确了。

1

从先访后“刀”到访“刀”一体化

相比第一季,《饭局的诱惑2》在内容形式上最大的变化就是将明星访谈和狼人杀游戏融为一体。此前,马东一再强调,《饭局2》将进一步打破“饭”和“局”之间那堵墙,真正做到的“局中吃饭,饭中藏局”,让节目节奏更明快,观众情绪代入感更强。

第一期节目看下来,“饭”一口没吃,“局”只多不少。

在《饭局1》中,主持人马东、侯佩岑会先对明星嘉宾以“真心话大冒险”的形式进行访谈,其目的是诱惑明星大胆说出在别处不敢分享的真心话。不过,第二季对这种形式的取消,某种程度上说明了它的不受待见。作为在娱乐圈浸淫多年的“老司机”,明星岂会真的被马东和侯佩岑的三言两语哄骗而大爆猛料?作为阅片无数的年轻观众,又岂会不知道节目组“点到为止”和“隔靴搔痒”的一贯套路?这样的真真假假的访谈实在没有存在的必要。

因此,第二季,他们开始玩真的了。蔡康永的加盟足以让《饭局的诱惑》在访谈上的智商提高一个段位。作为曾火遍两岸三地的明星访谈综艺《康熙来了》的主持人,访谈是他的拿手好戏。第一期节目中,包文婧有问必答,将她与包贝尔的种种互动和盘托出,为节目制造了不少看点,连一向追求完美的伊能静也爆料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感情生活。可见蔡康永功力之深厚。

2

不过,相比访谈,狼人杀才是重中之重。

因为狼人杀极强的社交属性,在第一季《饭局的诱惑》中,狼人杀游戏迅速走红,豆瓣评论中,关于该节目“狼人杀”部分的讨论占据了几乎全部内容。作为一个考验明星演技、信心和逻辑推理能力的游戏,狼人杀远比访谈更能看清明星的真实面目。正如豆瓣网友所说:“明星狼人杀,一眼看出来谁智商不在线。”

在7月10日《饭局的诱惑》第二季观影会的采访环节中,马东也表示,现在“狼人杀”已经成为年轻人拉近情感、团队建设、锻炼脑力的国民游戏,甚至衍生出丰富的“刀”周边,这都是《饭局的诱惑》这档节目的意外惊喜。

因此,“刀”才是这档节目的重点,而把“刀”和访谈放到饭桌上,也让访谈有趣不少。

至于“饭”的零存在感,马东表示,饭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一个节目不是所有的元素都像拼积木一样拼起来。关键是我们要营造的是一个可以真诚交流,自然聊天,同时又有戏剧关系的一个起伏环境,所以这个环境里需要什么,比如说很多人的社交场合发生在吃饭的饭桌上,所以我们觉得饭是保留的,但是第一季饭是分开的,我们吃完饭进去杀人,我们觉得如果能在一个场内发生肯定要更好,通过这一季的实践看一看还有什么可改进的地方,甚至可能这一季没有完,我们在下一季录像又改进了。”

《饭局2》其实是一档全新的节目

在《饭局2》的观影会上,马东就坦言:“其实季与季之间根本不是一个节目,用户和观众喜欢看,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一成不变,对制作团队而言,我们会把第二季当成一个新节目去做。可能观众所谓的‘好像没什么不一样,但节目依然好看’背后的原因就在于节目的变化。”

而第一期节目的上线,也印证了马东的说法。除了内容上“饭局一体”的变化外,舞美、游戏环节设置等方面与第一季比也几乎是焕然一新。

《饭局2》将录制现场设计为神秘的中世纪古堡,蔡康永则为深宅300年的古堡主人,同时还担任了“狼人杀”法官一职。对于这样的改变,作为出品方之一的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表示,更紧凑、更场景化的古堡危险饭局更适应年轻人游戏场景化、综艺游戏化的观看习惯。

3

而且,与第一季嘉宾被刀之后由黑衣人带出游戏场所不同,第二季导演组直接设置了带有“自动滚粗”安全带的座椅。为了防止个别嘉宾不遵守游戏规则,在明确“没有遗言”之后还发表看法,曝光同伴的行为再次出现,节目组可谓煞费苦心。

另外,新增的PK台也与第一季大相径庭。在第二季的狼人杀环节,平票PK环节由逻辑开讲升级为才艺对对碰。第一期节目中,主持人蔡康永在游戏里顺水推舟把玩家小猫和金婧推上了PK台,并用歌曲为自己拉票。金婧本就是综艺咖,小猫又是节目组导演,两位嘉宾在PK台上的出色表现为节目奉献了不少笑料。

4

对于这些改变,邱越说:“第二季的变化很多都来自用户关于节目的意见,包括弹幕、评论、我们甚至组织了用户做深入的谈话,收集了很多用户的反馈,包括饭和局的关系问题。”

作为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嘉宾玩游戏的表现是他们重点关注的,有些观众甚至“入戏太深”仅因为某嘉宾“玩的不好”或是自己支持的一方输了,一气之下就给出很低的评分,即使这些和节目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马东对此并不以为然:“狼人杀游戏玩得好不好不是这个节目的核心,关键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发言顺序,一个社交环境,大家在里面通过把自己放到一个特殊角色里产生的一个比较被动的反应,来为节目提供看点,这才是核心。”

根据骨朵数据显示,《饭局2》首期节目播出后,累计播放量1029万,这和第一季第一期播出第二天的2900万播放量相去甚远。腾讯视频的弹幕中不少网友认为“没有第一季好看了”,“无聊”“尴尬”的弹幕几乎每屏都会出现。但当金婧和小猫在PK台上比拼的时候,弹幕里又是一片“哈哈哈哈哈”,对于金婧的表现,甚至有弹幕表示“一个完全可以取代我rap之王的身份”,也有网友调侃“你有freestyle么?”

如此看来,作为一档综艺节目,它的“笑果”并不差。但作为“综二代”,难免被拿来与第一季比较,现在只是播出了一期节目,而最终结果如何,还要看众嘉宾和节目组的“刀”功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饭局的诱惑2》把“饭”彻底架空了,放大狼人杀环节能诱惑观众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