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TVB不死!一部律政剧投名状能让它借内地网剧市场扭转败局吗?

2004年《金枝欲孽》收视口碑全国大胜之后,TVB还企图用《宫心计》《溏心风暴》《使徒行者》等大戏上演“乍死还生”的戏码,孰料重心错放、路线有误、市场缩水、颓势不改。眼见运营成本上升7%,经营利润却暴跌30%,甚至整个企业都差点儿拱手让人,大领导们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各种剧集项目展览当街叫卖:公司不可卖,但项目可以卖。内地网络平台如救世主般降临,内地庞大市场圣光加持,TVB顿感枯木逢春,合作一蹴而就。

2017年之前,看正版TVB剧只能上优酷土豆,而今不设版权买断、机会多多,爱奇艺用简单粗暴的“首页推荐位”让《盲侠大律师》这个首部打着“超级网剧”旗号的TVB剧,成功引起观众好奇。曾经高高在上的翡翠台三色标也与绿色无公害的爱奇艺Logo平起平坐,内地观众比香港市民提早4天看剧,但凡走过路过都想体验一把爆棚的优越感,不惜付费。于是点击开来,浓浓港味扑面袭来,先不论后续如何,已被带起久违的悸动……第一步,眼见成功。

《盲侠大律师》豆瓣评分至今8.1,其中几分内容赞美、几分情结怀旧,看剧自然能懂。随之而来,是TVB下饺子一般把项目放逐到内地各大平台。爱奇艺先前已与TVB达成战略合作,之后还将推出《再创世纪》;企鹅影视则以版权采购形式与TVB合作《使徒行者2》《深宫计》《溏心风暴3》。这盘棋看起来“双赢”已定,可“超级网剧”真的能让TVB摆脱大环境下时代巨轮的困局吗?

1

“老司机”TVB终于服老,急求返老还童之方?

从浑浑噩噩到切肉之痛

大多数时候,还都是旁观者清的。若是不记得何时开始不再像以前一样关注港剧,可以数数TVB两年一部的豪门商战片能数到哪一年。从1992年的《大时代》,而后《笑看风云》《天地男儿》《天地豪情》《创世纪》《流金岁月》……就已经模糊不清了。除了香港本地那些别无他选的观众,其他地区的看剧狂潮已经被台湾偶像剧、韩剧等后起之秀冲击。

TVB尚不自知,一定要斗垮ATV亚洲电视这个半世纪的对手,香港电视网络有限公司HKTV申请不到免费电视牌照,没得开播。不是发现盈利危机,也许TVB至今仍沉浸在一家独大的爽感之中。

刀不切肉不知痛,去年TVB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其2016年上半年收入同比下滑3%,为19.64亿港元;净利润下跌超过70%;到下半年更发布盈利预警,股东全年净利润同比下跌55%到65%。还差点被内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传奇影业”以42亿价格收购,实在惊险万分。

开门合作势在必行,《大唐双龙传》《岁月风云》时期也为进入内地电视台市场,做出一定配比的演员合作。可惜内地电视台版权大剧之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大仙侠剧、大女主剧、大IP剧应接不暇。发现线性操作平台已经无暇顾及外来者的TVB,再回望新一代演员,已无法像欧阳震华、关咏荷时代的咖位与口碑,罩得住全国观众。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节目及制作副总经理杜之克在接受骨朵采访时直言: “电视台一星期只有160小时,每一个时段拥有特定的类型定位,收视反馈直接到位,构成了许多既定观点与排播方式,而这些观点与方式是很难改动的。所以在合作期间,双方需要互相迁就的事情会多很多,虽然能在合作过程中发挥彼此特长,但难度也十分高,要花费的时间及精力更是非同小可。”

惯于“ON档剧”这种边拍边播模式的TVB,台前幕后长期轮轴转已是非常辛苦,再抽出人手合作台播电视剧怕是有心无力。2014年内地网络剧发展到达第一波高潮时,才为香港影视从业者燃起了一股新的希望。也是从2014、2015年开始,这盘棋局正式被撺弄起来。

从IP剧的试水到原创剧横空出世

“2015年TVB开始主力推动戏剧制作,一来想要更灵活合理地进行人手安排,二来想要将前后期制作往电影质感与操作方向改革,改革的动机就是要把港剧的制作水准与内地、日韩等较先进的部分看齐。内地视频平台的合作让我们这个改革方案推展得更快,更有目标。”这是港人欣然想见的天时地利人和,杜之克笑言,“时机上能够如此配合,我觉得TVB好像也挺走运的。”

2016年出现,嘉映影业、邵氏兄弟等联合出品了由王晶、乐易玲共同监制的《使徒行者》电影版在内地上映,爱奇艺与电影团队寰亚传媒合作了超级网剧《无间道》,首批港剧IP在内地试水。

2

“起初双方对大家的状况了解不够深入,是一个慢慢摸索的过程,所以第一批的合作项目一定是以大家比较熟悉的题材及IP作为基础,令大家承受的风险会较小。” 杜之克所言,如任何一家成熟企业该有的思维模式,拥有一定用户基础的IP自当更加稳妥。这也就有了2017年TVB与内地各个平台正在合作中的已知项目,几乎统统卷入“IP热”的局面。

可是,真正首部在内地网络平台面市的合作出品剧集《盲侠大律师》(下略《盲侠》),居然特立独行。一部原创剧,没有前作保驾护航,它凭什么能被爱奇艺相中,凭什么口碑平稳,凭什么背负着“良心好剧”“港剧崛起”等头衔与责任?只因它本身就是一部教科书式的类型模板。

爱奇艺的如意算盘,是要为整个行业谋福利?

论类型剧的优势

接下来,TVB与内地网络平台BAT分别都有不少合作,只是爱奇艺第一名跑出,做了头马。原创还能这么自信,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自有理由:“一直想和TVB合作类型化的东西,因为我们知道TVB最优秀的就是制作类型化作品,早期的《壹号皇庭》《妙手仁心》《刑事侦缉档案》等系列剧集都太过经典。”

“最终整部剧的拍摄质量,让我们认为TVB的制作有在回暖,我们都觉得TVB已经太久没有一部像以前一样节奏的剧了,这部剧的内容节奏非常规整,把它和我们做的类型剧对比,只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戴莹在向骨朵描述《盲侠》的优势时,骨朵从话语之间感受到的铿锵激动,与初看这部剧时被画面语言激起的悸动如出一辙,“TVB在做《盲侠》时,展现出来的节奏和情节设置是非常非常有技巧的,基本上就是很多个案件组成,一个案件结束以后立马就推进人物关系,人物关系推进完再接下一个案件。”

这就是人们熟悉的“香港节奏”,快而有序,逐层推进。现在大家口中“剧二代易扑街”的定律在当初的TVB身上是不太能看到的,《壹号皇庭》系列有五部,《刑事侦缉档案》系列有四部,《妙手仁心》《法证先锋》系列有三部,还有许多《鉴证实录》《怒火街头》这样两部曲的作品,收视口碑虽有浮动,但保持内容节奏在线还是可以的。某程度上,多部曲系列类型剧大概是TVB最接近美剧模式的时刻了。

3

论节奏感的任性

《盲侠》在项目规划时是一部完整的剧集,但爱奇艺大胆将它分割两季播放,变成了视频平台推崇的“季播剧”模式。第一季14集,6月20日上线,付费会员可以提前看全季,第二季则需再等上一段时日播出,也为了等待剧集在香港本地播放时每周两集的进度。如此一来,两季之间看起来就拖沓太久。

眼见过《大唐荣耀》因为两季播放时间太久,最后将观众热情消磨殆尽的前例,戴莹对此有办法,“因为现在每集播出之前都有一些综合剧情回顾,所以我们在想第二季上线之前可以在中间阶段做预热,做一些第一季的综合大剪辑,让大家有空回顾。”

听起来像是将14集剧情剪辑成一部电影,网络平台胜在灵活,排播模式的思考也是乐趣之一,“《盲侠》的最后四集是两个特别完整的大案件,我们也曾考虑过是否能以网络电影的形式来播放,制作成像剧场版一样的形式。”虽然爱奇艺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剧集的模式来播出,但能思考出这样的排播模式,也正因为它的节奏适度,断点恰当,胜似日剧中的类型剧,两部之间穿插SP番外,或以SP番外作为终结,也显得毫无违和。

行业之福

当骨朵问起戴莹对《盲侠》的期待时,她倒显得很理性:“一开始也没期待说有特别大的流量,毕竟TVB在内地市场需要一段时间复苏。加上现在互联网还是年轻人居多,90后、00后对TVB已经没有很强的情结了,要靠这样一部不算大体量的剧就打开所有年轻市场也不现实,但是可以有个过程。年轻人有自己正确的判断,对品质好的项目是会认可的,《盲侠》的口碑就是来自于这种认可。”

戴莹在与骨朵的采访中也曾提到过:“现在年轻人的视野是非常开阔的,90后、00后是看美剧、日韩剧长大的一代,他们的视觉审美是被高度提高的,所以我相信,审美取向与判断的提高、辅以制作工业的提升,是未来我们要去追求的一个目标。”

相比起赚钱,《盲侠》的合作更像是一次案例示范,网剧的竞争回归本源还是要拼制作,“我就是愿意让更多人看到《盲侠》这样好的项目。”只有剧的品质好了,平台才更能硬起腰板为剧宣传。

4

“我们现在内地的很多戏都是不及格的,觉得观众是傻子,戏做的假大空,演员配合度也低,就是方方面面都有缺失。好在内地观众很有包容心,愿意看到内地市场自我发展,给到制作出品方的支持也是比较大的。”戴莹显得有些怒其不争,于是更直接地给出了明确提示,“《盲侠》这种就是我们要求拍推理探案剧的节奏,TVB做起来非常驾轻就熟,我也告诉过很多内地拍摄类似题材的团队,拍推理探案剧的时候去借鉴TVB早期刑侦律政剧就OK了,那些都是很成熟的既定套路了。”

这样的节奏套路在内地的制作团队中也有成功案例,虽然因为投资原因说不上精良,但雏形已成,情势大好。那便是2014年在网剧潮初期崛起的单元式经典网剧《灵魂摆渡》,三季结束又开始以网络电影形式拍摄番外。更直观一些的还有近期的《寻人大师》,似乎也在按图索骥,欲做成熟化类型剧。

《盲侠大律师》的成功与尴尬,是否能让消费回忆的TVB真正清醒?

能够与内地网络平台进行历史性合作,TVB是真真切切抱着改变的心态要来学习了,毕竟再不改变就要赔光了。杜之克所描述的这一次合作模式是“共同出资,题材、大纲、演员等环节由双方共同拟定,剧本、拍摄和成片等制作主要由TVB操作”。

很明显,就是原本只有一集几十万、连内地普通网剧成本都不如的TVB首先获得了最重要的资助,在制作成本上不似以往受限;而后得到了爱奇艺一些让项目更能引起内地网络群体共鸣的意见。本就是爱奇艺为了引入经典律政剧模式而合作的项目,也的确无需在制作流程上大动干戈,只是框定了题材框架不要跑题便好。

这个“题材类型框定”是救了TVB的一步棋。在2006年TVB再难出经典的伪繁华期,因为《天幕下的恋人》成功,它们曾几度想要复刻这类日式浪漫小言剧,随之悄无声息;靠大家族时刻互怼掐架走红了《溏心风暴》之后,也想从《家好月圆》撕X到《宫心计》,可惜依靠吵架来戳观众G点也走不长远。

好在《盲侠》证明了在拿手的类型题材框架下,诞生良品的可能性更大;杜之克也自信,组织港剧口味的故事,TVB算是专家。那么接下来,TVB是否该在保持优良传统的前提下进行细节的创新和改编才更重要?或者是寻回更多港味特色的类型故事,比如骨朵非常怀念《大闹广昌隆》《全院满座》《七姊妹》这一溜特定年代感之下极富人情味的鬼片;海外发行成绩口碑俱佳之后,再放回翡翠台播出的《兰花劫》与《千谎百计》也是民国悬疑片中的上品。

5

另外,作为影视工业化流水线发达的香港TVB生产出来的典型套路式类型剧,《盲侠》无疑在混乱的节奏中将内地网络观众唤醒。而随着《盲侠》口碑上升,慕名观剧者也越来越多,豆瓣评分缓慢下降,是否会跌破8分不得而知。至少分数的下降并非因为观众的吹毛求疵,否则刚上线就被大量刷低分者,最近也屡见不鲜。那真正的原因就该是在口碑驱使下认真观剧的人发现了剧集中暴露的缺失,例如为了正义、无原则化道德绑架男主角的女主角,本该以法律公正示人的法庭却充满了人情味办案的嫌疑……细节更需抓牢,切勿丢失原有优势。

当然,TVB在《盲侠》中埋下了迎合纯爱cp控市场的设定,是真的让大家看到了他们的改变,导演编剧的年轻化是一大原因。更何况,TVB在2016年推出的官方网络平台“MyTV SUPER”与内地网络平台一样,面向更多年轻化人群,此番在合作中向内地网络平台取经,无论是题材选择、细节设定、用户画像等方面的摸索,都会成为TVB将来发展自身网络平台的重要经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TVB不死!一部律政剧投名状能让它借内地网剧市场扭转败局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