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网络大电影防“坑”宝典:少走点弯路,就少一些网大人的“血泪故事”

“去年年底我说过,现在很多人都很光鲜的站在台上讲贼吃肉的故事,其实我们更想和大家讲贼挨打的故事。”7月6日,在奇树有鱼首届“网大创作人交流全国巡回论坛”广州站的活动现场,奇树有鱼联合创始人刘朝晖开门见山地说道。

毋庸置疑,网络大电影行业经历两年爆发式生长,无论少量的头部公司还是其他公司都在经验、教训、弯路和不得法中变得“意志消减”。随着网大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熟知,有越来越多的创作人加入到行业中来,奇树有鱼作为早期入局者,希望通过自身实战经验和教训,帮助更多的网络大电影新生团队少走弯路。

1

“我保证这个市场上所有的公司一定是伤痕累累,血流不止,就是很痛。这就是真实的状况,我们会有更多的试错机会,也希望用痛来告诉大家,怎么样可以不痛。”

作为奇树有鱼今年系列活动的第一场,刘朝晖透露,“之所以选在广州做第一场,因为我们在过去一年多发现这是一块网生内容制作的热土,有很多有实力和创意的团队,他们为这个市场提供了非常多优质的内容,同时这个地方的资本也非常活跃。”

进入2017年,网络大电影市场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网大已经从“前六分钟的游戏”真正变成拼质量的电影内容角逐场,同时也从一个概念,成长为有成熟模式、有影响力的大市场。但不少新入行的网大制作人因为经验不足等各种原因走过不少弯路,踩过很多“坑”,交过很多“学费”。

“我刚入行的时候,展示给同行的形象是目光坚毅、信心慢慢、很光鲜,包括奇树有鱼这一年多来在行业里面也有非常好的影响,但是背后有很多苦涩是不为人知的。”

2

题材之坑

刘朝晖认为,网大行业目前最需要考虑的两个问题是,我们处于什么样的阶段以及我们的警戒线是什么。“很早以前我们觉得网络很宽松,网络上的钱很好赚,但是我们现阶段感知到的是网络大电影的管理、管制甚至比院线更严苛,一线制作团队的感受可能更深切。

“网络大电影现阶段仍处于题材红利阶段”,刘朝晖表示,在红利题材范围之内,哪怕制作稍微差一点点,得到的回报都可能远远高于其它,而且这个状态还会持续一两年时间。“未来更多的题材,更精良的制作一定程度上会打破这样的局面,但题材永远是文化市场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谈到题材红利和警戒线,刘朝晖特别强调,悬疑、惊悚、犯罪、科幻题材,建议所有制作团队保持高度克制。“除非你有非常强大和独特的资源,否则不建议你们在起步阶段操作这样的题材。”

“很多投资人、出品人在早期也会想当然地觉得悬疑一定是网大最重要的题材,它一定是赚钱的。但是我告诉你们去年几乎所有的悬疑片都扑街了。”

刘朝晖认为,悬疑片既然是悬疑,肯定会把节奏做得比较慢,把重要的看点后置,否则怎么悬疑?“如果一个悬疑片在前六分钟就已经把看点全部暴露了,这个导演就显得很不高级。一旦要高级,在网生的观影环境里,它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对于纯惊悚片,刘朝晖认为这一题材在网大里面基本上以亏损为主。“一般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警戒线和平台的政策压力,他不会给你很好的推荐位置,也是死路一条;还有早期偏情色、偏妖魔鬼怪的片子,虽然在题材线上以上,但现在政策把它封得比较死,所以也要要谨慎。”

提到科幻,刘朝晖称做网大到现在很少有人提科幻。“2016年,有几家公司大规模的投入了科幻制作,最后除了奇树有鱼的《黑客风云》之外,有一些片子到现在都没有跟大家见面,算是已经到坑里面去了。”

资金之坑

网络大电影到底花多少钱来拍,或许是所有的制作人、创作人最关心的问题。关于资金的坑,刘朝晖给出的关键词是:以小博大、以大博大,120的基准线。

“早期的网络大电影是一个以小博大的市场,我们不是院线,不可能砸一两个亿搏二十多个亿的票房。网大的成本相对较低,但是随着网络大电影的票房天花板被撑到更高的高度,我们有机会拿更多的钱把品质和制作拉到更高的位置,让它冲击更高的天花板,这个是可以的,但是它跟院线比依然悬殊很大。”

谈到”以小搏大“的坑,刘朝晖认为,如果2015年、2016年一些团队花20-30万拍一部片子能搏到100万以上的票房是成功的话,那接下来这种成功可能会是一个坑。“现阶段20-30万的制作在平台就很难过关,加上其他透支进来的资源,30-50万的制作通常没有办法跟现阶段平均制作100万出头体量出来片子品质相符,所以平台给的评分就不会很高。那么它匹配给你的价格和资源一定也到不了,甚至按照那样思路拍摄的片子连独家都拿不到,不要说20-30万,现在200-300万拍出来的片子回来几千、一两万情况都比比皆是,这种片子扑街的情况是非常大的。”

刘朝晖还特别分享了自己的判断:120万的基准线。“我觉得所有的网络大电影平均线就是120万。我们比对了所有的票房回本,在这个体量上投的片子亏本的机会很少,而且有机会拍得更大。”

制作之坑

谈到制作上的坑,刘朝晖给出的关键词是拖延、连拍以及坑蒙拐骗。

“网大是一个短平快的市场,而且现阶段起步比较低,依然处在快速上爬阶段,所以迭代速度非常快。一个片子在我们预期内,早期的时候是一个半月、两个月、三个月,现在到四个月,也有一年半的。我们2015年年底投过一部片子,到现在还没有上线,大家都知道它已经扑街了,因为拖的时间太久了,那个时候对标的质量,一年半以后肯定就已经弱到爆了。”

刘朝晖称很多团队都有“拖延症”。“拖延有多种,有些拖延你不太好怪罪他,我们去追合同也追不下去,因为他也在认真做作品,他也在交学费,也在磨合,都需要时间,最后一个片子在半年以前要出来,对标的是那个阶段的优秀作品,它往后延半年,原来是可以拿A的,现在连B+都拿不到,亏损的是投资人,对于制作团队本身也是也是一个巨大的影响。”对此,刘朝晖认为,如果问题解决不了可以想更多办法,比如换团队,后期不行就换后期等方式,用更加完善的一套工业化的流程来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网大行业里很多人喜欢的三集连拍,刘朝晖果断表示非常不建议大家去做大体量的连拍。“三集连拍,拍完之后制作之间的周期和上线的周期基本上隔三个月,第一部片子和最后一个片子中间可能差半年,他们在同一时期做的,而市场已经往前走了九个月了,能取得同样的票房吗?肯定是越来越糟糕的。”

在早期的网大行业里,不乏坑蒙拐骗者。“有一些团队光鲜地进来,给他们100万最后他们花了30万,对于创作人来讲,我特别想说早期你们最珍贵的是时间,如果你在最开始市场发热阶段里面以最好的态度把所有的钱都花在制作上,这个时候穷一点没有关系,只要不亏本,作出好作品,一旦得到市场认可后面加速是非常快的。“

刘朝晖举例说,“我们有一个片子给了他100万,最后出来20万的效果,现在正在走法律,这个就是坑蒙拐骗的经典案例。当我去问这个导演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一点,他说我个人是对得起这个片子和我拿到的钱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很良心了。”刘朝晖表示,每一个团队都需要赚一些制作费,100万的片子里面有十几万生活费是合理的,因为大家都在辛苦创业,“但是有的人100万的片子他真的只花30多万,剩下的全部吃掉,想象一下30万的片子和100万的预期,之间相差多少,就知道这一定是个烂片。”

3

名气之坑

现阶段,网大的入局者中不乏院线电影团队来网生内容圈试水。刘朝晖表示,“院线团队在现阶段成功的案例很少,因为当他们降低身段,低成本来操作电影的时候,讲故事方面并不如大部分网生的团队。还有低成本运作方面,他动不动要几百万的制作才下得了手,当他要用几十万来做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省这些钱。”

”在网大行业里,很多导演未来要解决的问题是现在300、500万的片子,未来做3000-5000万的片子怎么花钱。相反,过去花3000-5000万的人现在只有300-500万能花,难度也是非常大的。”刘朝晖称,现阶段,院线团队给我们带来的基本上是以痛为主。“我们有一个片子,当初是抱了极大的信心是按照难度爆款去投资和期待的,回来之后是一个新生级别的作品。”

在当前的网大投资环境里,不少很多投资人愿意把钱投到纽约电影大学等学校毕业的学生身上,刘朝晖说,“到目前为止我见到的这种团队的作品全部扑街了。”

除此之外,网大行业还存在着团队膨胀的怪象。“我们有一个‘深夜’系列作品,这个片子的第一部不是我们的,但是它略赚了一点钱,第二部我们投35万,回来将近400万,至少在投入产出比上是一个爆款,但是它的第三第四部都死得比较难看,就是因为导演心态膨胀了。”

刘朝晖认为,不管是因为猖狂还是对市场的不尊重、不敬畏造成这样的糟糕局面,其实都可以在交流过程中感知到。“这个市场上只有不多的团队能连续出爆款。”

个性之坑

关于个性方面,刘朝晖给出的关键词是克制、敬畏、盲目。

“我们有一个作品在2016年年初的时候以30-40万的制作在腾讯拿到120多万的票房,这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我也觉得这个导演非常值得尊重,我说的尊重是人品极佳,不以赚钱为目,一定要做良心作品。但这个导演对我来说也有一个坑,就是他不克制,他一定要表达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电影情怀以及要做行业里面最有个性的作品,所以第二部他把成本提到了120万,我们非常矛盾投不投,结果我们基于人品的判断和基本能力的判断决定投了,但当时确实没有考虑到克制这个词在网大甚至在所有商业市场里面都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为了一个镜头去青海湖花20万,其实这个镜头在周边就能完成了。在起步阶段,还没有达到可以对抗市场的时候,更应向市场妥协,要克制,我特别想要的东西,但是是市场不需要的时候,我就要把这个投入降低,不要在这些方面浪费我们的成本和时间。”

提到克制,刘朝晖表示还有一种克制是对题材的克制。“我们有一个片子拍得非常好,但是你们没有机会看到,因为这个片子几乎没有机会上线,它的题材非常敏感。”他建议,如果在一开始就很迟疑这个片子未来是否能够过审,还是就此停住,因为前面可能有一个天大的坑。“网大三五年就结束了,不要盲目,不要对市场不敬畏,不要对政策不敬畏,不要去赌,我们都赌不起的。”

平庸之坑

找到天赋,打法极致是避免平庸之坑的最佳办法。

“不要别人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找到你的核心卖点,你这个团队的终极亮点是什么,如何靠这个亮点让你在市场上独树一帜?我能够找到吸睛的演员,我有钱,我的导演专攻二次元等等……现在可能也没有那么强,但是我们可以在这个市场上先布局,这个也是一个特点。”

刘朝晖表示,细致地梳理团队的天赋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没有任何独特的打法,只是人云亦云,人家做什么我也做什么,未来是一定会掉到坑里面的。“每一个市场能够容纳的成功团队非常有限,因此才有了‘二八原则’,之后我们就分那20%,哪怕5%能够养活团队就行。”

每一个网大人都或多或少不慎踩入过这些“坑”,有人爬出来继续往前走,也有人就此倒下,身处网络大电影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里,不可否认,“危”与“机”并存,痛和乐共担。“痛,大家都不愿意说,没关系,我们把这些东西给你们,希望你们尽量的少走弯路,少交学费”,刘朝晖最后说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网络大电影防“坑”宝典:少走点弯路,就少一些网大人的“血泪故事”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