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刺客列传》强势回归,领誉传媒成功智造“熊梓淇现象”

自2016年起,网剧已然进入了拼咖、拼IP的时代,中小体量的原创剧想要出头越发艰难,《刺客列传》却凭借其独特的题材创意成功突围,并且一举捧红八位新人主演,刷新了网剧造星记录。2017年6月《刺客列传2》回归,热度再续,智造“熊梓淇”现象。

如今,第二季如约而至,制作全面升级,再度引发微博、B站等青年文化社区的“刺客”热潮,音乐、周边、落地活动、剧产男团等新型衍生尝试,也在将原创IP影响力不断拓展。不久之后的7月22日,主演们还将在工体举办《刺客列传》主题演唱会,开行业之先河。

《刺客列传》出品方领誉传媒成立于2016年,创始人周昊同时担可米经纪CEO的职务,在他手中,影视与经纪业务互为驱动,是谓“以剧养星”。周昊告诉骨朵,作为一个创业者,他希望凭借对窄众文化的深刻理解以及独特的资源整合,实现新人的规模孵化,颠覆传统艺人经纪模式。

1 周昊领誉传媒创始人、可米经纪CEO周昊

剧集定制:深耕窄众文化,发力粉丝经济

领誉传媒的基因决定了其所有作品都具有较强的“定制感”(“定制给平台、定制给粉丝、定制给艺人”),面向95后人群,深耕窄众文化。

“我们公司的策略就是针对定向人群,做适合他们的产品。头部剧一概不做,成本超过八千万的不做,驾驭不了,我们只做自己最擅长的。而且最重要的,我们每一个戏一定要有一个区隔于其他网剧的标签,一定要找到一个点是市面上还没有的,不然这个戏也不会开。”

《刺客列传》虽然第一季投资仅四千万,但“全男班”的阵容和“乱世君臣”的人设让该剧在市场上独树一帜,吸引了大批女性粉丝,豆瓣评分高达7.5。其中几对高颜值CP更是在腐女圈子中引发热议,大量的同人作品让这个新生的原创IP具有强大续航力,也让相关的经纪及衍生业务进展顺利。

2

《刺客列传2》开机现场粉丝应援

这一类作品想要获得成功,周昊认为,一是要精准定位用户群体,二是要深度挖掘其需求,“我们一开始的基石就是粉丝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产品,如果基础的部分搞不明白,最后的方向一定也定错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保持着跟粉丝们的沟通,像刚刚有粉丝给我发私信,说什么活动、她们打算怎么应援,这些都得了解,这样才知道她们要什么,在这个基础上去做内容。”

相对于其他影视公司创业者,周昊在微博上异乎寻常的活跃,在他看来,互联网为他提供了一个与粉丝交流的平台,尽管有时候那一头传来的并不是正面的反馈。“每天成千上万条粉丝的私信,给我提建议的、想报名做艺人的、分析剧情的、想帮我做图的,什么都有,我都会看,特别是那些骂我的,我会看她骂的是哪些点。我们做的就是粉丝向的东西,我不能把自己耳朵堵起来。”

极速造星:以剧捧人,多维度曝光

网剧直接面向互联网年轻人群,因此在造星上具有强大优势。不过,捧人的网剧很多,能够将剧集粉丝沉淀下来、有效转化成新人粉丝的却并不多,《刺客列传》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朱戬、查杰、熊梓淇等第一季开播前名不见经传、甚至演艺经验为零的主演,短短一年内人气攀升,微博粉丝量及粉丝互动热度甚至不输当红明星。

3 熊梓淇熊梓淇参演《刺客列传》,一经出道,迅速被媒体和大众认可,演技获得《老九门》制作人林国华和《旋风少女》制作人周丹的赏识,在湖南卫视暑期热播剧《浪花一朵朵》中担纲主演,继而被各大平台相中,接拍腾讯网台联动大剧《国民老公》,实力与人气不可小觑

之所以一部小体量网剧能够具有如此效力,作品内容优质、定位精准是一方面,而在现实中,其主演大部分是可米经纪和领誉传媒的新人,前期能够做到角色量身定制,而后期在线上线下的活动上,主演也能高度配合,这是许多网剧无法比拟的地方。

在第一季的基础上,《刺客列传2》除了制作升级,在营销及衍生方面也进行了拓展,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实体衍生品,更推出男团“刺客先生”及多支原创单曲,策划衍生微综艺《刺客学院》,剧集上线前后,主演奔赴全国四十个城市进行路演,与粉丝近距离交流,不久之后还将在工体举办主题演唱会,进一步验证“文化+族群互动”的力量。

4

这些新玩法,一方面提供了更多营收渠道,更重要的是,各种音乐产品与落地活动也为新人提供了多角度、多维度的曝光及历练机会,让他们能够在粉丝或大众面前保持活跃度,不至于昙花一现。周昊透露,相比第一季,第二季的宣传费用也大幅提高,超过六百万,“我们所有的业务——粉丝经济、音乐、艺人都赚钱了,但我把这些其他地方赚的钱都贴进去做宣传”。

周昊将这一套资源整合的捧新方式称为“极速造星矩阵”,2017年,公司将提升制作规模,已制作与准制作的影视综艺项目包括《国民老公》《贾庄来了》《萌面先生》《民国少年侦探社》《制作人攻略》《再见吧,地球人》《超燃锦衣卫》《莱特宁女郎》等,将更多新人推向市场。

未来:勇做减法,专注新人孵化

目前,周昊依然在不断选拔新人,一年要见两三百人左右,其标准除了颜值之外,文化水平、家庭背景也都是考虑因素,是否是专业院校出身并不重要。“我们现在这些艺人里,第一,男生占70%,比较符合我们公司的调性;第二,20%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再来一个,家庭条件很好。很多孩子家里有上市公司,他来就是想做一个演员,站在这个舞台上,对于片酬不那么计较。这个非常重要,因为在新人阶段你最应该追求的不是钱,而是角色能不能帮助你成功和被大家喜欢,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这一点”。

在艺人的培养上,周昊讲究因材施教,并且注重保护艺人本身的个性,同时,在新人进入公司之后,有一套固定流程,“新人基本上每天都要上课,现在的培训包括表演、普通话、舞蹈、音乐、乐器、礼仪、怎么回答媒体问题等等。我们有戏开机了,会让他们去做跟组演员,了解拍戏这件事,之后再进组。有些人有天赋,跟了两三个月的组就能找到感觉,再加上我们的戏都很年轻化,所以他们都有机会立刻演到主角。为什么第二季的虞祎杰争议那么大,因为大家觉得他上升太快了,他如果不在我们公司,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的”。

5新人虞祎杰在《刺客列传2》中饰演毓骁,《国民老公》中饰演男二号许嘉木

在选秀造星逐渐衰落的当下,一家依然能够批量培养新人的公司无疑极具价值,不过周昊现阶段还没有融资的打算,他不希望资本的介入改变公司的初衷。创业之前,周昊已经有过经纪人的工作经历,有感于艺人跳槽、公司之间互挖墙脚等问题,他梦想有一天能通过个人努力做一些“有机会颠覆行业的事”,他找到的方式是“分享经纪”。

“我们公司最新的口号叫‘放弃’,放弃做头部剧,放弃做头部艺人,放弃我们不擅长的所有事情。艺人发展有不同的阶段,有人是0到1,有人已经到10了,还有人到50,大牌艺人可能是100以上。我们公司的核心能力就在0到1这个阶段,所以我们只做0到1。等艺人超过这个阶段,超过我们的服务能力了,要有一个转变,我会主动把他分享给更适合他的经纪人,在不牺牲彼此利益的基础上给他找到更好的去处,经营权完全转出去,今后我只拿分成。”

“当他最能赚钱的时候,我放他走了,肯定少赚了些钱,但换回来的是所有人的希望,让剩下可能几十个还在0到1阶段的人看到未来的可能。所以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找到我,希望我带他,如果他签给传统的经纪公司,他能很快演男一吗?不可能,那就又回到传统的经纪模式,大艺人带小艺人,但我觉得这个方式对于现在来讲其实是不适用的,而我们这些艺人只要听我的就有机会演男一号,等他到大公司面前时已经经历过市场检验,是一个成熟产品。”

“我觉得有人来挖,或者艺人要跳槽,说明我们做得好,但挖来挖去的,我觉得真的没意思,大家如果想让行业更加良性地发展,就要用一些良性的方式来处理。未来这个产业就是要有专业划分,我做0到1,你做1到10,他做10到100,越来越专业,这样行业才会越来越好,艺人也会越来越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刺客列传》强势回归,领誉传媒成功智造“熊梓淇现象”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