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爱奇艺窦黎黎:专业者入局,新人涌现,网大最好的时代到来

6月28日下午,身着一袭典雅黑裙的窦黎黎出席了网络大电影《哀乐女子天团》北京首映礼,这部由慈文传媒与爱奇艺联合出品的网大堪称院线级水准,而拿到龙标显然是对其精品化内容的一种肯定。但离开了网大的原有套路,靠故事和品质是否就能赢得网络用户的追捧?

作为这部电影的总制片人,爱奇艺网络电影开发中心总经理窦黎黎坦言,比起对影片商业价值的期待,她更希望能树立一种品质标杆,“观众不可能永远只看那些猎奇的、刺激人的片子,市场需要更多能沉淀下来的、可以吸引大家一遍一遍去关注的片子。”

爱奇艺作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发起者,在过去三年内不断推动行业前行,2016年全网上线的2500多部网大中,爱奇艺以1780部的成绩独占鳌头,而2017年爱奇艺预计上线网大数量或将超过1900部。

然而,不以数量论英雄。于是爱奇艺在去年年中提出了“网大2.0”概念,升级品质,提高门槛。果不其然,2017年上半年的网大已有起色,除了个别流量爆款,大部分作品的表现已趋于平稳,“我相信网大在成长过程中是需要一个沉淀期的”,窦黎黎说得慢条斯理,她认为网大最好的时代已经到来。

1爱奇艺网络电影开发中心总经理窦黎黎

门槛提高不该抱怨,是时候提升自我了

对比过往,2017年网大行业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从回报率的角度来说,今年出现了《斗战胜佛》《超级大山炮》这样分账很高的作品;从质量上看,制作粗糙的影片也越来越少了。“一方面可能由于制作粗糙的片子在平台无法得到很好的推荐位,导致收不回成本,所以被自然淘汰;另一方面,平台方面在收片时的门槛就提高了不少”,窦黎黎分析了两大原因。

八卦娱乐封号风波还没过去多久,爱奇艺上周又内部下架了40多部网大影片,包括今年上线后反响不错的《二龙湖浩哥》系列,以及《簋街的鬼》《我的室友是狐仙》等。当网络影视界的“反三俗”行动来得愈发猛烈,有业者言说网大越来越难拍。

好的作品从来不会因为场外因素而被拒,良币驱逐劣币才是正途,哪个行业都是这个道理。在过往的网大中,很大一部分是依靠“片名、海报、前六分钟”三大元素吸引用户,但实际内容浅显、故事说不清楚、镜头语言混乱、剪辑不连贯等毛病也长期存在,“很多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在拍摄时,根本意识不到这些问题的存在,他认为拍出来的样子已经是自己能做出的最好效果了。”窦黎黎一语道破,“今年网大质量的提升,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更多专业人士进入这个行业。我们接触的所谓非专业团队,与专业团队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对自己拍摄出来的作品有没有要求。好的制作团队对自己是有要求和底线的,他们会思考这个东西如何能呈现出最好的水准,这点非常重要。”

对于现在想要入局的人,窦黎黎也有话要说:“如果只想赚钱的话,说实话,现在的网大行业如果制作质量不达标,还是很难赚钱的。就好像我们在上学的时候,老师总是说‘你们不要为了拍一个片子而去拍一个片子。’一定要有冲动想去表达一些想法,想去做这个事儿的时候你再去做。所以我认为,想把网大当成赚钱工具的人,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

图 02-2

今年虽然网大的流量、数据都趋于平稳,但让人印象深刻的好作品也越来越多。《斗战胜佛》拥有“西游记IP”与陈浩民林子聪这样的影视咖,项氏兄弟作为美术生凭借审美优势打造出一部两天半就超过2000万点击的《降龙大师》,从网大中诞生的新门类东北喜剧也让宋小宝加盟的《超级大山炮》成为上半年的佼佼者……如今的网大行业已是有规则的守秩世界。

以老带新,教学相长

现在的入局者,除了赚钱之外,也有很多人是将网大作为进入影视圈的跳板。

“我也很羡慕现在的一些年轻导演,他们有很多机会去实现电影梦想,我们以前上学的时候拍个片子,顶多在学校班级里放一放,没有更好的载体让更多人看见。”中国传媒大学制片管理专业毕业的窦黎黎回忆起曾经的自己也不免如此感慨,人才在每个时代都会有,但这个时代因为互联网的发达,诞生了网络影视这样的新渠道,各种视频平台的完善给了很多年轻人实现电影梦的机会。

以专业经验扶植年轻创作人

爱奇艺网络电影开发中心有一个公共邮箱,常年欢迎项目自荐投稿,窦黎黎和她的团队就在其中挖掘了不少优秀的项目,《哀乐女子天团》就是她的团队在公邮里发现的很棒的提案,最终邀请了桑木天和刘博文两位导演来拍摄,一位89年出生,另一位是90后。

窦黎黎表示,不少做了挺久电影的人会把项目当成一个行活儿,拍完就算了,那肯定是拍不好的。“反而我现在觉得新人导演对于情感方面的故事更加在行,有很多愿意真正沉下心去做片子的人才。”拍摄过优秀网络微电影《老兵》的导演何一铮、用六万元拍了部科幻片《孤岛终结》的导演王人超,都是窦黎黎很欣赏的年轻电影人。

“他们可以通过剧本来表达自己最想通过电影表达的东西。或许他们在剧本的技巧、故事的结构方面,还需要我们找一些好的编剧和监制帮他打磨,但每一个故事和剧本都应该有一个核心的大招,这个大招就是你的东西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窦黎黎用近期震撼自己的电影《摔跤吧!爸爸》举例,“我在电影院看到故事里的女儿赢了摔跤比赛的那一场戏,现场是有人替她鼓掌的,从摔跤最终落于父女情的故事是能回归人内心的作品。只要你的作品有能直击人内心的情感核心在,很多其它技巧方面的问题,我们都可以通过找有经验的人帮着完成。”

至于“有经验的人”,就是之前提及过的“开始进入网大行业的专业人士”。传统港台影视团队早已纷纷入局,去年王晶就以监制身份带领郑伊健周秀娜打造了一部体量超过两千万的作品《我的极品女神》,詹仁雄团队更是以自制综艺IP《姐姐好饿》制作出了衍生的剧场版网大《御厨大作战》。除此之外,与爱奇艺合作出品《哀乐女子天团》的慈文影视就是传统影视行业的头部公司,此番首次制作原创网大就展现了相当深厚的制作功力。

3

“现在很多网大在故事方面不过关,我们需要更多好的编剧来把关,把基本故事讲顺了,需要专业的拍摄团队对拍摄水准定下基础要求。传统院线电影人和专业团队,能提高行业的制作能力及作品质量,带来正面效应。”爱奇艺借此机会成为牵头者,为年轻电影创作者提供的好作品找寻适合的经验者,从资金与制作上帮助他们。

“我们很欣喜地看到很多曾经拍摄网络影视的年轻导演,像网剧《最好的我们》的刘畅导演、《余罪》的张睿导演,包括《哀乐女子天团》的两位导演,他们虽然都比较年轻,但作品拍出来之后已经开始有很多小成本院线和电视剧向他们招手,我相信这是一个很好的过度”。窦黎黎不在意行业培养出来的人才将来是否还会服务于这个行业,她认为如果将来网络平台发展到和院线电影、电视台同样量级了之后,自然不存在“跳板”之说,这也展现了她作为网大龙头平台从业者应有的气度。

以新鲜想象刺激前辈电影人

当然,网大除了内容制作方面的专业度亟待提高,也需要参考网络用户的观影习惯,照顾到他们对故事呈现方式的接受度。“现在的90后00后是从小被数字媒体、被网络泡大的一代,用传统电影的叙述方式、呈现方式可能满足不了他们。比如,我们曾经接触的电影都是胶片电影,对这些电影会更看重颗粒质感,因为我们是在电影院里面看电影。但现在的年轻观众反而会更喜欢一些明亮的、影调鲜艳的、光感比较好的影片,这些影片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电影质感,可是年轻人反而更愿意接受。不过我觉得这不矛盾,我们可以研究如何将这两方面都顾及到。”

正所谓教学相长,窦黎黎表示自己接触过很多前辈电影人,他们很乐于听取年轻创作人对老一辈电影人的意见,因为这些意见对前辈们来说,可能是两个世界、两个次元的想法,他们会觉得很新鲜,也是一种新的刺激。前辈电影人在技巧上帮助年轻创作人完成想象,年轻创作人给予前辈电影人新鲜的思考方式。这种互相刺激的化学反应非常美妙,最后也会产生更好的作品。

网大缺乏现象级作品,需储备项目长远开发

有人说,网大行业缺少一部像当初院线电影中《疯狂的石头》这样小成本高口碑的作品,而《哀乐女子天团》在未上映之前就有不错的网络口碑,甚至拿到了广电总局下发的公映许可证“龙标”,很多人都在猜测这部电影会不会成为网大界的《疯狂的石头》。对此,窦黎黎表示:“期待肯定有,但还是属于理性期待。”

所谓“理性期待”,源于这部电影虽然最终呈现出来的感觉是院线电影的质量,但没有流量咖、熟脸咖,也不是常规的大喜剧。这种偏走心的剧情片在树立一种行业示范,让很多业者明白“原来网大还有这种操作”。毕竟这个行业走过三年,大部分类型都有人试过,所有能卖座、有流量的题材都被拍过了,眼下似乎有些枯竭,需要一些新的启发。

“我们也在探索如何做出一部现象级的作品。首先我们知道这种作品一定不仅仅是用来博眼球的,一定要在情感上有落脚点。毕竟电影和电视剧不一样,电视剧可以通过人物线性时间的流淌有一个很大的剧情展开,而电影是生活的一个横切面,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对它产生共鸣,产生情感互动。”窦黎黎还是希望看到更多“青春、阳光、正能量”的作品,通过一些励志的、富有爱心的故事表达自己的想法,平台也会倾向于给这类故事更好的推荐位置。

图 04

动作片、科幻片都可以拍得青春阳光,这在电影的类型上是没有太大局限的。窦黎黎笑说:“毕竟当初我们也没想过一部《摔跤吧!爸爸》这样的体育题材也能成为现象级作品,所以还是看每一部片子能给人带来一种怎样的情感共鸣吧。”

现象级的片子没有那么容易诞生,只是很多公司从以前的做一部是一部,到如今已经有了项目储备。“像我们都知道的‘好莱坞B级片之父’罗杰科尔曼,他就有自己制作影片的特别方式。他拍了四百多部影片,可是筹备周期通常是很长很长的,但是只要进入一个开始研发的轨道,就能在开发一个项目的同时再拍摄其他项目,并不受周期限制,因为很多项目是可以同时开发的。”

曾经有电影七天就完成,也有电影可能要筹备两三年才开拍。当电影公司一旦有了储备,很多在开发的项目就不用着急立刻开拍了。在开发过程中,可以是明年,也可以是后年,什么时候觉得这个项目拍出来能超越自己的预期、达到一定水准了,那什么时候就可以开始开发了。

“走心的好故事,在任何时代都是被需要的,不会因为热点的过去而过时。”现在,我们看到了好故事,看到了新老电影人的互相刺激,看到了平台资源渠道的拓展,看到了很多人开始静下心拍片,看到了行业逐渐冷静进入沉淀期,一个美好的时代大抵如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爱奇艺窦黎黎:专业者入局,新人涌现,网大最好的时代到来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