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乐视影业张昭:风暴中破局

接连卷入风暴中心的乐视,近日云雾渐趋明朗。乐视影业CEO张昭近日接受了骨朵的独家专访。在会议室中落座的他,点燃了一支烟,整个人在飘散的烟雾中逐渐放松下来。

风平浪静。

1

“乐视影业是最大的受益者”。张昭说,“在所有业务当中最大的受益者”。针对外界把贾跃亭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以挽救股价,以及借款补缺一系列事件,把乐视影业列为“受害者”的说法,张昭如此回应。

“如果没有老贾这样的前瞻性,做中国第一个视频网站,中国第一个互联网电影公司,中国第一个智能电视,怎么会有乐视影业的今天?他们说乐视影业本来可以独立上市,为什么要注入乐视网?以后会不会独立上市现在也不知道,但就算注入乐视网,通过这个事把乐视网做起来,我怎么受害了呢?我没听懂受害这个词,完全没有。”

“乐视所有的内容都归张昭管了”

在乐视影业最新的上海电影节发布会上,孙宏斌亲自出马站台,期间他说:“乐视所有的内容都给张昭管了。”

这句话背后,是张昭个人角色的转变,也是整个乐视内容体系的重建。

“我会负责三个公司的内容”,张昭口中的三个公司分别是乐视影业、乐视网和乐视致新。在张昭的计划中,乐视影业主要以IP运营为主,专门为会员做定制内容,乐视网也将改革,不走视频网站烧钱的模式,而是依托乐视影业的内容入口。

发布会上,乐视网CEO梁军证实了乐视接下来的思路,“电视大屏将成为支撑乐视影业众多IP的重要平台”。

孙宏斌显然也对此表示肯定:“我们就是自制,有自己的IP,有自己的团队,有自己的能力,这个就是值钱的,到最后还是内容在挣钱。”

“内容大部分自制”, 张昭再一次在骨朵面前肯定了这一说法,“我们偶尔也有补充,但是主要是自制,做一个闭环。”

这一思路似乎部分延续了贾跃亭当初的生态设想:从IP到网络播出渠道,到大屏,自制、自发行、自播出,自成生态。但重新梳理和驾驭乐视内容的张昭,将在孙宏赋的力挺下,大刀阔斧砍去杂芜的细枝末节,开启一个对准精准用户的“全会员制”乐视。

同时,这也标志着,乐视网将专注于播出乐视自制的内容,从多年来视频网站一轮又一轮的版权烧钱大战中,最早抽身退出。

“我跟孙忠怀说,我跟你竞争啥?我们用户都不一样,我跟龚宇也说,我跟你也不竞争,对吧?你做轻奢,我做什么我也起个名,大家都不一样嘛!”张昭笑着说。

2

分众,张昭多次强调这个词,“做电影的时候我们会考虑很多的分众,我们对中国影视产业最大的贡献就是开启了分众时代,就是你运营哪群人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乐视影业转型为IP运营公司,来得突然又果决,但在张昭看来,“一直以来都是这个过程,只不过没敢说”,在这之前,他的担心来源于“说了得罪行业的人”。

“人家说你不是做电影的人?而且我们还跟这么多做电影的人合作呢,就不说了。但是到这个时候,涉及到我们这么大的产业模式调整的时候,对资本是一定要说清楚的。” 即便这样,张昭仍然觉得,这种对电影和互联网未来的思考,大部分人还不一定能够明白。

孙宏斌任命张昭的理由不难理解:在乐视起家和迅速扩张,频频爆出正负面新闻的过程中,乐视影业始终在风暴中心稳稳屹立。贾跃亭当初花大力气从光线挖来的张昭,能一手把乐视影业做得风声水起。

这或许得益于他横跨电影和互联网的双重经历:复旦大学信息系学士、哲学系硕士,以及纽约大学电影制作的第二个硕士学位,使得张昭成为最适合于互联网公司的电影人。他一手缔造的乐视影业不但能挖来国师张艺谋,也创造出了《小时代》这样的现象级大片。业界有电影人苦笑着戏称:在《小时代》诞生之前,从未有人想像过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存在一个巨大的电影市场。

“别人说你张昭都号称大师了,做什么《小时代》,丢不丢人?我说我一点不丢人,《小时代》我怎么丢人了?做每一件事我都是有目的的。”

张昭反复强调的这个目的仍然落在“用户运营”上。“大家看不懂,说张昭你在干啥?怎么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其实我们一直是做用户的深度运营,我们公司的思维一直都是用户垂直运营,所以我们的内容,内容行业的人看不懂。”

“我觉得不是冲着对用户提供最好服务来思考的公司,就不能叫互联网公司”,张昭说。

在张昭看来,这可以绕开视频平台的军备竞赛模式,“他们都还没死,但我说你也别指望我死,我自己先转身”。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以避免一切烧钱的事儿,从而解救乐视的资金困局。

“停止军备竞赛,各自做各自的用户,整个内容产业回归到为特定用户做内容,这样行业就健康了,新三板就没有那么多粗制滥造的内容公司了。靠着平台的军备竞赛就上市了,那你能活多久?” 张昭反问道。

“其实大家都已经意识到了,但是他们转身很难,比较费劲,但我相信他们会逐渐的转。如果他们想转,他们可以走的很快,大公司嘛,不要着急”,末了他笑笑补充道,“我永远是领跑者,所以他们可能也在等着看张昭做得怎么样吧”。

刺局 破局

作为乐视影业重点发布的项目,影版《盗墓笔记》导演李仁港的新作《刺局》承担了乐视影业内容转型的重任,也开启了乐视影业网影联动的新模式。

“跟李仁港签约以后,我就希望他做这个事,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打造一个美剧模式的网影联动,然后做一个大IP,我们把IP做起来以后有各种各样的衍生品”,说到这个话题,张昭异常兴奋。

“《刺局》这个IP,我说这个最重要你给谁看?他们说给新中产。《刺局》讲的是什么故事?刺客文化,江湖上的刺客方式,我说你看看办公室的这些30岁左右的人,他们都是刺客,天天在面对这个局。”

“虽然是古装,号称中国古代刺局文化,但是你可以写他们的生活,写他们面临的江湖,对吗?局嘛,我们都是局,一个部门、部门之间领导啊,股东啊,一些七七八八的合作伙伴,每天都在破局。其实当你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在社会上生活的时候,你做的事就是破局,对吗?”

3

“《刺局》可能是这样,先弄网剧,半年以后电影出来了,再过三个月我网剧下一季又出来了,它是持久在运营。一旦IP化、系列化,就很厉害,甚至比迪士尼厉害多了”,张昭继续解释,“因为我有大屏就有数据,根据数据回馈,《刺局》各种各样的衍生品就出来了。《刺局》的游戏也已经让乐视互娱在做,未来电视上可以卖衍生品、可以玩游戏,手机上也可以玩游戏”,张昭告诉骨朵,这种持续的IP运营将成为乐视项目开发的主要线索。

“融入以后,最重要是把内容的研、投、制、宣、发、放六个环节全部互联网化,就是用户化。从研发的时候就有精准的目标,就要弄清楚给谁看?给哪一群人看?”

“我们每改一个IP都是这样的”,说完张昭拿《仙逆》举例,“《仙逆》你做成什么?我说一定要做成给25-30岁的男孩看的,你到底是逆还是顺?怎么去跟命运搏击?这个大家都有同感。再比如说我们在做的一个很好玩的《手机里的男朋友》,做两版,同样的故事,做一个毒妇版,做一个傻白甜版。你看,其实一个IP可以很丰富的,我们跟行业都可以合作,我还跟孙忠怀说,卖给你。”

“他们流量都太大了,乐视没什么流量”,张昭直言,“我靠内容的品牌,而不是靠内容,观众知道你永远有这样的品牌,会员是社会文化消费的身份。”

对于这个“品牌内容”未来的样子,张昭明确提出了五大标准:

“第一是只做十几集的东西,不做40集、50集的长剧。长剧资金周转太慢,做10集周转比较快。电影也是一样,当然我也做几个大的,但是要做一堆小的,周转很快。
第二,一定要充满社会话题性,不管写哪个年代的事,都要跟今天的事结合,大家才有感。
第三,话题一定要尖锐,回到办公室可以聊,有传播效应。
第四,给我们会员的时候一定要一次性给,因为你不能一天一集占他十几天的时间。
第五,一定要电影制作水平,讲故事不靠明星驱动,靠好的剧情,好的人物。乐视有自己的平台,我不需要码一堆明星去卖,我没有销售环节,我自己做了就可以为我的用户服务。中国有大量的好演员,但是中国没有那么多明星,躲开明星这个事,成本就控制下来了。”

张昭试图用这种相对精准化和批量化的方式,打破影视行业当中另外一个层面的烧钱怪圈。

“一个亿请一个演员,我没有,我就几百万一个演员到头了,但我用的都是表演好的。你看美剧,质量都很高,《纸牌屋》也是因为演员好,但不都是好莱坞最热的明星。我把钱花在编剧、制作上,我请李仁港来监制,最后李仁港自己写剧本。虽然不是什么明星,但是有电影的品质,所以这就是怎么用好影视作为IP的品牌文化。”

“我们有一堆可以讲好故事的人,现在没有用武之地”,张昭说,“我从来不跟大家抢内容, 我抢什么内容?完全不用,把导演签下来,我们自己做内容,纯自制。关键是我有这些人,我非常有规划,我对于用户能够看到内容我是可以有承诺的。”

提到商业模式,张昭表示,“我们不是搞50集做两年、三年,我这个6到8个月就做完了,上线钱收回来后我再做下一季,这是公司的经营模式,这样现金流周转就健康很多了。”

钱的问题,孙宏斌说了,“趋势对,不嫌贵”

张昭坚信,如果乐视影业没有现在这种模式,像孙宏斌这样真正的价值投资人不会进来。他的感动不来源于“有了孙宏斌乐视影业就永远不会缺钱”,而是孙宏斌对他长远发展模式的认可和肯定。

乐视影业的估值一直饱受业界争议。从前提起这个问题,张昭会激动的反问,“估值少一百亿多一百亿是天大的事儿吗?” 如今,他只是平静的承认,外界对于乐视影业的估值远远低于他个人的预期。“所以我说为什么孙宏斌厉害呢?他真的是价值投资者,不是现金流投资者,大家投资是为了挣钱,他投的是未来的模式。”

“乐视在行业当中真正能做大贡献的是它的大屏”,张昭说,“这个很重要,这是未来的家庭影院,很快中国的影视市场就会以家庭为主。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流量最重要,大家用手机看剧。但逐渐的,人们要不满足了,下一个屏幕在哪?因为只有高质量的电视才能让我们满足对内容的一个体验,家庭屏让我们不用去电影院,这是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

“网络剧在大屏上我才有场景数据,我才能了解消费者的习惯。这个数据才是乐视最核心的东西,我们用好这个数据,可以支撑起做成美式的、高品质的、高含金量的网络剧。它会改变这个行业。”

“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最终是场景,你的东西一定要有场景数据”,最后张昭还补充道,“我们搞不好还会垂直到孙宏斌的房地产上去。”

“孙宏斌讲了,什么贵、便宜的,趋势对,永远不贵,趋势错了,什么都是贵的,这个道理很对,我觉得挺牛的,老贾(贾跃亭)也很牛,那么早打造互联网影视,把乐视网做出来,又打造大屏,虽然不大,但是都很有价值,一连起来,想象力就不可估量。” 张昭还告诉骨朵,“我跟孙宏斌说,很快你就会变成战略投资,你的住宅进来了你就变成战略投资了。” 当被问及和孙宏斌是否有内容布局上的沟通时,张昭连忙摆手,“他不看电影,不看电视,不懂内容,他就是看准这个模式了”。

4

他不止一次提到乐视是“穷人家的孩子”。“我们没有那么多钱,穷则思变,所以我们一直在追求变化,不变这个市场会有大问题,钱总要烧完的,而且我们这个变化是按照老贾(贾跃亭)建起来的生态经济的未来走的”,张昭告诉骨朵,在他看来,现在的模式还没有走到头,等到真正做到一个可持续发展模式的时候再扩大规模,等垂直模式真的做出来了,可能一夜之间就会变得很大。

“其实社区娱乐是很重要的,乐视出的120寸的大屏,你放在社区的会所里面,想象一下,老人们下午可以聚在一块看《地道战》,看《归来》。各种各样的小区的人,各种各样的用户来看,这是垂直生态当中非常有生命力的,最终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是场景,场景数据就会成为一切的核心”,张昭又一次强调场景。

从这个角度讲,张昭相信乐视会成为一家比迪士尼更伟大的公司。“迪士尼没有互联网运营,它没有运营,所以才传说它要收购奈飞嘛,就是这个原因。我们是全球独一份,我们走在了好莱坞前面了,他要收购奈飞,苹果把它再收购了,我们已经有了,我们搞不好还垂直到孙宏斌的房地产上。”

但凡求变总有风险,而张昭也多次被问及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团队跟不上我的变化,这是最大的风险,其他都不是风险”,他也笑着说自己“因此变成了一个很唠叨的人”,“焦虑,内心真的很焦虑,我真的担心晚了。”

张昭将这一次的“变”称为再次创业。“乐视这么多企业为什么只有影业活的最好?是因为我们不烧钱,永远是良性循环。我们是一个自己造血的公司,这样的变化,感觉永远在创业。”张昭看来,这个模式差不多已经是全球最领先的了,接下来五年的时间要把它落地。

张昭用“惊弓之鸟”形容自己,“着急,真的着急,要赶紧动,要不断的变,我的员工都习惯了,前三年都说,老板你怎么一年变一次?我说以后要半年变一次,小步快跑,加速度”,但他也坦言,其实只不过对大家来讲是变了,在自己心里面一直没变,“要快,哪怕没有积累好,也要跑,不跑会很惨。”

他一度强调,如果不在产业上思考,天天就想怎么挣明天的钱,资本一定会远离影视行业。“你没有可持续的方式、价值投资,变成全是炒股票的人了,像孙宏斌这样真正的价值投资人不会进来,如果我们没有这个模式我相信孙宏斌也不会进来,他看到的是长远的模式”,他还调侃说,“他这么精明的人”。

在几天前的乐视影业发布会上,郭敬明分享自己的经历:“最近好多人问我,乐视怎么怎么样,小四你还好吗?我觉得很好,为什么?我觉得老张本人有魅力,我选择老张一定是因为,我依然可以做不一样的、鲜活的东西。” 郭敬明眼中这个“有魅力的电影人”又选择了一种新的路子,而他本人,给自己设定的成果期限是五年。

“乐视影业要做互联网化的迪士尼,或者未来会变成物联网化的迪士尼,这些都是物啊”,张昭指着会议室里的乐视电视对骨朵说,“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你说是不是比迪士尼的模式更新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乐视影业张昭:风暴中破局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