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银河酷娱CEO李炜:谁能抓住网综这个机遇,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华谊或光线

连续火了两季的《火星情报局》在优酷春集上宣布了第三季定档6月30日的消息,还一连公布了几个新项目,包括制作新节目《火星实验室》、成立火星学院,以及年内推出网剧、电影等火星衍生IP的制作。

此时,银河酷娱才不过刚刚成立一年有余。

短短一年即可以展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两季《火星情报局》赢得24亿的总播放量,以及超过4亿元的营收。须知整个2016,业内巨鳄华谊才拿下了35亿营收, 而以一档节目拿下4个多亿,已足以让银河酷娱表现亮眼。

一个小目标:在优酷建立“火星节目带”

相比他所做的大事,湖南人李炜还很年轻,是个80后。但他已经是优酷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无疑,《火星情报局》正是去年优酷杀出重围的节目之一。据李炜透露,《火星情报局》的第3、4季都已经在启动中,与很多网综招不到商的情况大相径庭,第3季的招商已经达到2.8亿,第4季的招商也已基本完成。

1

“薛之谦和汪涵今年会很忙”,李炜说,火星不仅要做成网剧,还要推出大电影,两件事都需要在年内启动,而这一切是由于火星这个IP的架构非常巧妙。

相比起其他网络综艺IP,火星很“亲民”,广泛的话题度和喜剧式的操作模式,让他的受众群体较广。本身综艺节目的可延续性就强,而“火星”这个设想又带有科幻元素,因此带来了较大的衍生空间。做剧、做电影,都很方便剧本编写。也因此让这个IP具有大架构的气象,衍生可以无限延伸下去。

所以李炜很自信。在公布了公司一连串的大动作甚至很多项目还要同时进行的情况下,李炜嚼着槟榔,脸上捕捉不到一丝焦虑的气息,“从一开始,我们就是要把火星打造成一个生态。可能不同的节目在别人看来差不多,但是我们很有信心,因为‘火星’的衍生能做很多,它是包罗万象的。”

在这个构想里的还有《火星实验室》。“火星里既然有情报局,也会有其他的部门,所以我们做这个《火星实验室》。”李炜说起这个项目非常兴奋,“我们找来了湖南卫视《新闻大求真》的制作团队,这个节目已经做了5年多了,他们非常有经验。”

2

《火星实验室》中的实验有三个标准:无厘头,实用外加有话题性,“现在也有一些实验类节目,但都是正儿八经的科学实验,我们就还想做无厘头,比如我们总说看到美女会流鼻血,为什么会流鼻血?我们就会找背后的科学逻辑;还有一类是有用的,比如家里的小朋友,怎么在他哭了后哄他笑;还有就是找有话题性的。《火星情报局》是说,这个节目是行动,会是棚内+棚外。”

李炜很看好科学实验这个类型,“在国外,这种实验节目都是一做就很多年。我做产品有个特点,就是要系列化,能够一直做下去,别做1、2季就没了。”

在《火星情报局》基础上,银河酷娱计划要在优酷建立一个“火星节目带”。即《火星情报局》的专属页面,它会形成一个小社区,把火星的相关粉丝圈在一起,建立粉丝粘度,也方便即时互动甚至后面的衍生品销售。

从网综入手,也未必不能像漫威一样建立一个IP无限衍生的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说,银河酷娱不仅是综艺类、也会成为其他影视公司的强力竞争对手。

从来没做过综艺的掌局者

作为制作并出品了该节目的银河酷娱的掌舵人,李炜此前却从未做过任何一档综艺节目。

“做出《火星情报局》是歪打误撞。”李炜说。早期李炜曾在湖南广电担任公益节目《小李飞到》的制作人,那时他就表现出了不一般的掌控能力及毅力。虽然片子每天播放出来只有短短的5分钟,但背后的工作十分繁杂,而找素材、写词、编辑等等和这档节目相关的事项,全由他一个人负责,而这一做,就是5年的漫长时光,期间的春节,甚至都没有回过家。

李炜 银河酷娱创始人、CEO-3

此后,李炜逐步走向管理岗位,他成为了湖南广电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任职行政总监,参与完成芒果传媒架构的梳理和人员体系的建立。湖南广电十年的时光,他顺利地从内容制作者向管理者转型,这样的经历也为他之后创立银河酷娱成为掌舵人奠定了基础。在这个职位做到2015年,李炜认为,是时候离开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当时觉得市场起来了。”

综艺行业与一直相对市场的化的电视剧、电影行业略有不同。在2013年以前,几乎每家卫视都拥有自己的综艺团队,一向在综艺方面表现强势的湖南广电,彼时甚至已经积累了30多个团队,但是制作出的综艺节目全部自产自销,没有别的出口。直到2013年左右,视频平台开始兴起,到了2015年,不少有资金、有人脉的人看到了市场的提供的机会,开始成批地走出体制,或者进入视频平台担任高管,或者自己创业,正是在这个风口,李炜是最早一批走出湖南广电的创业者之一。

“2015年底我和杨伟东想着要做合制,带他去看我们长沙的团队,告诉他平台还是要和有经验的团队、公司合制。合制就是利用最好的团队把节目做起来,然后平台来买,实现资本的对接。”

抢先一步的李炜充分享受了机遇红利。在网综竞争者还不太多的情况下,火星情报局一下子打出了品牌,占据头部。而落后者需要跨过一个越来越高的门槛。

4

“经常听网综30%盈利,哪里有那么多,就10%到25%。我有一个观点:做网综要比电视综艺难很多倍。以前做电视综艺,就那么二十多个台,只要上电视了,一定会有人看,只要那一下受众觉得好看,他就成为你的观众了。但是在互联网上,一般都是手机端观看,任何一个app都是你的竞争对手,一个平台有那么多的竞争对手,进入到一个平台后,里面又有那么多的内容,都是一档节目的竞争对手,所以我觉得一个平台里面,就那么两三个节目能出来。现在火星已经成为其中之一。”

对从来没亲自操盘过综艺节目的李炜来说,创业就是找到最好的团队,发挥他们的经验和特长。也许制作人从管理者反而需要转型。做内容做的好的人,却不一定能把公司做好。

“恰恰因为我不是导演,如果我是导演,这个公司可能做不大,因为做公司,真的要八面玲珑;而导演如果天天要去搞关系,他自己的节目也做不好。”

各领风骚几十年,谁能成为下一个华谊光线?

除了在优酷做“火星节目带”,今年银河酷娱也正在马不停蹄地打造火星IP相关的衍生品,网剧、电影、艺人甚至线下学院,全在同步进行。

网剧方面,李炜看中了情景喜剧这一类型,“网剧的本子已经在准备,薛之谦做导演,汪涵等参演。剧会在今年年内开拍,是投入比较大的超级网剧,世界观和《火星情报局》一样,软科幻剧,有超能力等元素的喜剧,剧本现在正在操作,可能会往情景剧的方向走。在国外这类的一直很火,但是国内就前几年的《武林外传》《爱情公寓》,我希望还是能至少做5季以上,生命力要够长,要不就干脆不做。”

5

线下的火星学院也在如火如荼地打造中,据李炜介绍,火星学院主要用于导演、编剧的培训计划,“想建立个基金,帮助这些想做综艺导演、编剧的年轻人快速成长。我们有资金、有平台、有发行,希望帮助这些做内容的人。”

以一部网综为开端,围绕这一IP,慢慢开始涉足网剧、电影、艺人经纪甚至线下的火星学院,开拓全产业链,虽然是不同领域,但华谊、光纤等公司也曾走过相同的路径。

“现在这个变革期,我们还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华谊或光线。”李炜说,显然,他专门研究过华谊的发家史,采访中顺口就能数得出来:早期王中军用国外赚到钱创办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后来偶然地机会涉足影视圈,首次投资电视剧《心理诊所》,净赚400万。在马云等人的建议下,逐步建立起了全行业的生产链,签下导演、演员,公司逐步做大,在影视业占据一席之地。

6

“现在是信息轰炸时代,一个内容还想像以前选秀节目那样,万众瞩目、万人空巷已经不可能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前,互联网行业是网易、搜狐、新浪风光无限,后来又是BAT;我相信娱乐文化也是这样,华谊、光线也引领风骚十多年了,接下来10年是谁的天下还不知道呢!我也不敢说银河酷娱之后会多牛,但是过个5年10年再看嘛。如果《火星情报局》第3季能稳住,可能之后步子会再大一点,现在毕竟才一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银河酷娱CEO李炜:谁能抓住网综这个机遇,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华谊或光线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