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骨朵网综论坛丨网综别盲目加直播,一切不能推动内容提升的互动都是耍流氓

网综市场热的同时,不可避免会衍生出一些问题:一档节目一个类型反响好了,立刻有大批跟风者;听说直播火,就在网综中盲目的加入直播……

做节目该如何避免同质化?融入直播,真的能增强一档节目的互动性吗?网综的下一个内容风口将出现在哪?在4月26日骨朵传媒举办的首届网络综艺行业峰会第三场圆桌论坛上,就“杀奔红海,网综如何kill time?”这一议题,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许立,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展开了探讨。

格式工厂许立、邱越、牟頔、叶烽从左至右
许立(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
邱越(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
牟頔(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
叶烽(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

突破同质化,要敢于站出来试错

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许立:说到创新,涉及到很多细节层面的问题,比如从内容出发,怎么抓住互联网主流受众;形式上怎么融入90后00后喜欢的动漫包装、剧情化剪辑、有带入感的花字等等。

创新最主要的还是保持初心。节目同质化是商业追捧的一个结果,一档节目起来太不容易了,做的过程伴随着各种压力,比如《见字如面》、《向往的生活》等等。一档节目做起来之后无数的广告主和资本涌入,就会导致同质化的内容出现。但同时,我对关老师(《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和其他敢于站在整个网综潮流之先的制作人表示敬意,是他们在培养平台用户的收视习惯,是他们在坚定客户的信心。所以我觉得,制作者应该保持初心敢于试错,敢于向受众以及平台提出来“给我们试错的时间,给我们包容,让我们做内容的真正能够静下心来做出突破这些同质化的内容”。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创新分横向的品类创新和纵向的内容创新,品类创新就是不断挖掘不同圈层人的不同需求。庆幸的是网综市场对新的品类接受度、包容度比较高,不管是客户还是用户,他们其实都是追逐创新的东西的,这给了创作者很大的空间。通过挖掘不同圈层用户需求,我们现在也在不断拓宽不同品类的内容覆盖。

内容创新则是互联网节目的迭代更新的精神。其实现在大家看到的很多优秀的互联网节目从第一季到第二季,甚至从第一季的第一集到最后一集差别都非常大。节目是每一期、每个桥段不断优化的,这就是用互联网的迭代思维做内容创新。

格式工厂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

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其实做节目,每季的开头我们都要忘掉之前做的所有事儿,重新来。比如《奇葩说》的海选到底做不做,实际上第一季做了,第二季觉得不太好不做了,第三季干脆把它做成一个新的IP,反正一直在折腾。

在创新上我经常跟自己说的就是先打动自己,再打动别人。首先,做内容不是迎合谁,或者让别人告诉你该创新,你得问自己现在这么做到底能不能放心,觉不觉得是对的。《奇葩说》没有刻意开“创新会”,基本上我们公司的95年的小朋友是给我们带来最多惊喜的,他们会提出各种各样新奇的想法。创新,其实是每时每刻发生的。

第二,你要理解原来理解不了的事儿。比如在做《饭局的诱惑》前期策划的时候,我是不玩狼人杀的,我觉得给一个桌游做一档节目似乎不太靠谱儿。后来做出来了,腾讯视频告诉我们一个数字——我们每一季伴随的用户中,会有6%是看完整集之后又把狼人杀的卡段看完的。这6%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除了认可你这个节目本身,他还是狼人杀的深度用户。我们大概测算了一下有100到120万用户是跟着你追狼人杀这件事儿的。或许是蝴蝶效应,2017年就迸发了一个狼人杀的小风口,市面上已经有快10个APP在做。这件事儿给我很大的启发是,你要去理解那些原来不相信的事情。

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只要是做内容行业,或者跟内容行业有关的,其实每天都在创新,它并不会划分为创新的内容团队和不创新的内容团队。所以创新就跟吃饭喝水睡觉一样,对做内容的同行们来讲,就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很多的创新,可能会来自于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就像《吐槽大会》之前,我们其实在北京、上海、深圳做了将近100场的线下脱口秀的测试演出,当你坐在那些观众群当中,感觉到10秒钟一个笑点频率的时候,你自然而然知道你该做什么了。再比如接下来暑期档,我们跟腾讯视频继续合作的《未来吐槽王》,也是《吐槽大会》播出的时候,我们在冬天做了一个“青训营”,当看到那些97、98年的小孩展现他们的天赋时,你就会知道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格式工厂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

别盲目给网综加直播,一切不能推动内容提升的互动都是耍流氓

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去年《饭局的诱惑》做了点播+直播的尝试,做完以后我们发现,直播互动的内容本身对于点播没有太大帮助,点播策划的那些梗到直播里也没有什么用。所以今年我们的《饭局的诱惑》IP会只会开一个纯直播的节目,叫《饭局狼人杀》。它都是在《饭局》系列里,但是是不同的玩法。所以我觉得用迭代的思维做项目是非常有必要的。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直播这件事很有意思,最近有制作公司来提案,一看这个方案就特别生硬的加了一个直播。我说你为什么加直播呢?他说现在是不是互联网平台不加直播就过不了?就已经到了对于直播和互动的认知登峰造极的程度了,这其实是很大的误解。

现在所谓的互动更多是物理互动,直播献花,加一个按钮边看边买,其实是没有考虑清楚这对内容到底有什么帮助。实际一切不能推动内容提升的互动都是耍流氓,更多要思考的是如何真正地跟用户实现心理上的互动。其实《吐槽大会》没有任何物理互动,包括《拜托了冰箱》,很多观众会在弹幕或评论给后期小哥点赞,好像跟用户的交互特别多,这其实是节目的制作人员跟用户产生互动,说白了就是我能懂你。所谓的网感,就是能不能get到网友看这个内容那一刻的感受。要互动,就要做心理上的互动。

格式工厂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许立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许立

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许立:其实互动也是内容和形式的一个关系,在我看来,90后或者00后在选择一个内容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这个节目互动性强去选择看它,不会因为这个节目可以点赞去选择看它。其实更能留住受众的还是好内容,一切还是要从内容来出发。而且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在选择用手机或者互联网看视频的时候,他们的功能划分很清楚,要看直播就去直播平台,要看网综还是会去视频平台。所以,内容为王。

至于直播方面,我觉得直播有直播的魅力,比如它的参与感、上帝视角、可以改变节目走向。刚才提到物理性互动,我觉得可能还没有来临。因为它需要随着节目的发展来实现高段位的发展。我特别喜欢英剧《黑镜》,第一季中讲到在一个人眼睛里植入一个摄像头,在耳朵里植入一个可以和后台导播沟通的工具,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走的每一步,后台都有一群的看客在指导。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直播逻辑的融入,但是他需要科技进一步发展,才能实现这种高段位的节目。

做节目,爆款是结果,不是目的

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关于网综的内容风口,我还真不知道。我不是一个制作公司的思维和角度,我们只会做我们感兴趣、并且擅长的事情。

我们正在建立的是一个喜剧脱口秀的行业,这个行业不是一个短期行为,也不取决于一两档节目,或者一两个剧场。

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我不知道下一个风口在哪儿,但是我知道下一个一定不行的事儿在哪——“大尺度”。我觉得大家如果要做这个行业,要充分的想清楚这件事情。另外就是,内容这件事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办法给出预测,如果能给出预测的话,我觉得《奇葩说》这个节目是肯定不会上线的,因为它当时不符合那个时代下任何一个成为标杆的可能性因素。

格式工厂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

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副总经理邱越:其实从做内容的人角度来讲,是不希望出现风口的,因为出现风口就有跟风,就出现所谓的同质化。爆款是个结果,它一定不是个目标。就像中国记者很喜欢问李安,你这个片子能拿奥斯卡奖吗?他觉得很奇怪,没有一个优秀的电影导演会把拿奥斯卡奖当做目标。你说得奥斯卡奖的影片有什么共性,也许你能分析出一些共同的要素,但是一旦有了这些要素就能得奥斯卡奖吗?我觉得肯定不是。这其实是先有因再有果的问题。

爱奇艺DNA工作室总监、总制片人许立:下一个网综的爆款在哪?我也不知道。但是年轻用户选择浏览视频网站的时长是有限的,《人民的名义》全网的流量超过了200亿,我觉得下一个网综的风口是能与这些优秀的电视剧、优秀的电影争夺用户时间的节目。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