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骨朵网综论坛│大尺度、玩噱头被网综大咖集体否定,2017最需要什么样的综艺节目?

2016年,有超过93档网综节目上线,这其中既有《奇葩说》这样的原生网综持续繁荣,也有《见字如面》这种文化底蕴深厚、表达情感强烈、文艺气息浓重的节目试水网台连播,还有《火星情报局》这样集多层次表达于一身的现象级纯网综艺。这些节目为什么有的选择纯网生内容反哺电视平台?而有些节目直接放弃电视平台只选择网络?

如何理解网络平台和电视平台的关系?什么样的节目适合联动?网综还能靠大尺度出位吗?在今天举行的骨朵传媒首届网络综艺行业峰会第一场圆桌论坛上,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担任主持人,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鲁洁,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关正文,银河酷娱创始人、CEO李炜,皙悦传媒副总经理刘可,唯众传媒新媒体部总监沈燕就网综的“网台竞争还是融合”议题展开了一场激情对话。

叶烽、关正文、鲁洁、李炜、沈燕、刘可从左至右
叶烽(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
关正文(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
鲁洁(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
李炜(银河酷娱创始人、CEO)
沈燕(唯众传媒新媒体部总监)
刘可(皙悦传媒副总经理)


网络提供了更大的宽度,把节目做好是关键

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关正文:互联网的先进性不仅仅在于它给我们的创作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和更大的宽度,其实互联网对于传统电视来说是一个次技术革命,跟内容完全无关。

技术革命带来的视频产品自主性是互联网最大的优势。电视的传播方式是你必须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去观看,这点是没有办法在技术上跟互联网竞争的。在中国国情下,具有商业价值的电视频道和国家频道应该是有恒定需求的。所以电视不会因为技术替代而真正消亡,反过来会因为市场还有一定的需要它会长期存在。

关正文(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关正文

皙悦传媒副总经理刘可 :从体制内出来之后会觉得有发挥空间。电视台不可能给你“试错”的机会,但是互联网可以,在做电视台节目成功以后对于公司做节目来说是有压力的。从内容层面来讲,台播也好,网播也好,对内容的要求还是一样的。目前网络的媒介属性越来越强,举个例子,我妈妈70岁,以前她会讲你看现在电视里播了一个什么东西,电视里讲了你要怎么样。但是现在她会讲,网上讲了一个什么东西,你要怎么样。台播也好,网播也罢,电视台、网络都是甲方,我们是乙方。保证节目品质都是最重要的。

刘可(皙悦传媒副总经理)皙悦传媒副总经理刘可

唯众传媒新媒体部总监沈燕:现在的环境确实给我们民营公司很多机会,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等视频平台的市场化的程度都非常高,也非常开放。我觉得这是前所未有的好的机会。把节目做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基石和安身立命之本。但是整个节目的内容的运营,项目的推广,公司的商业化程度,以及多种衍生产品的联动,对于项目的成败也非常关键。

综艺观众的主流在互联网端

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鲁洁:这个问题我觉得可能分几个角度来看。网台联动和台网联动是两个概念,台网联动是以台为主,更多是版权节目合作,网台联动是以网为主,节目反哺电视台,从2015年开始陆续有网络综艺反输电视台或与电视台合作。

从优酷的角度来说,节目只有在优酷播出效果好的情况下,才会去考虑反输给电视台的发行方式。当然也有个别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台网一起策划的,但是这个也很难界定是台网还是网台,一个项目中,网络主攻的是95后人群,对于想把年轻人吸引回来的电视台而言,在这个点上达到了一致,所以就会出现一起策划,联合出品的情况。

鲁洁(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鲁洁

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关正文:为什么会出现网台联动或者台网联动?现在综艺观众的主流肯定是在互联网端,但是因为电视端依旧有它的传播价值,一个节目如果在互联网端完成它的主传播以后,在电视端完成一些补充传播,可能还会有很多的补充收益。这个是网台联动或者台网联动最核心的动力。

如果我们从广告的经营角度去看,在一定程度上广告经营应该是单方为主体的,网台联合起来,会让广告运营变得非常麻烦和困难。所以这个问题表面上看就是两大播出渠道之间的关系问题,但在节目的操作中,播出平台不是最大的问题,两者之间是否有融合性才是最重要的。

大尺度不是网综标签,做节目应该真诚

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鲁洁:我们一直都是在说大尺度从来不是网综的一个标志。看网综的可能是中国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群人,所谓的黄或者低俗,不是这群人所需要的东西,所以我们一直坚持做的是一些高品质的网综。

其实从2012年开始优酷第一次推出《晓说》的时候就在走这条路,15年已经陆续有《侣行》,《歌手是谁》登陆,再到2016年爆发年,我们都是坚持高品质路线的。在优酷看来网综和台综的区别之处在于台综面向的是全民家庭娱乐,会去覆盖更多的人群,网综则是在此基础之上去建立专门为互联网用户定制的综艺。

唯众传媒新媒体部总监沈燕:网综不等于大尺度,今天我们看到《见字如面》《朗读者》这样的高品质作品就是很好的证明。我是特别喜欢《见字如面》这个节目,因为在这个节目里看到人情的往来,综艺最重要的是打通人心和对人性的解读,这是很重要的。

沈燕(唯众传媒新媒体部总监)唯众传媒新媒体部总监沈燕

皙悦传媒副总经理刘可:现在很多人觉得网络的东西就是尺度很大,把不能在电视上看的,都搬到网络上来,无非把裤子脱低一点,衣服穿的少一点,但是其实经过这么几年发展,我们都应该在回归,而且有自己在思考。我觉得我们做节目应该是真诚。我们做的节目肯定是自己感兴趣的,如果做节目的人自己都不感兴趣,那做出来的节目肯定没人看。网综有尺度,不会突破底线。所有的笑点都会让人觉得舒服。

别担心娱乐至死,网综爆发是因为节目稀缺

银河酷娱创始人、CEO 李炜:《火星情报局》为什么选择网播?第一,传统的电视台可能是当甲方当惯了比较强势。但是互联网给了我们这样的刚刚出来创业的新人和新公司一个很好的机会。像我们这样的公司跟卫视去谈,其实根本不可能给到时间段来播出你的节目。但是,我们跟优酷谈的时候,优酷给了制作方他们能给到的所有资源来一起推《火星情报局》,所以我们一开始就会选择网络播出。

第二是被动。我总觉得出来创业,市场真的是一支无形的手在指引我们往正确的方向走。我们最开始也想做一档卫视节目,但是卫视不要。还有就是汪涵自身有限制,他不能在除湖南卫视之外的其他卫视频道来做节目。所以我们当时就放弃了台播选择了网播。

第三是我们看到了网络未来的大趋势,看到了互联网对内容的饥渴,这里有机会让你能够做你想做的节目。互联网在制播分离方面也给节目制作方提供了很多机会。在传统平台,基本都是行政切割,前五家一线卫视虽然在开放办台,但是能够给到市场的机会可能就10个左右。那么市场上数千家的制作公司都在争这10个机会的时候,这个战役本身就决定了,哪怕你做进去了,从收益、利润方面都没有太大的机会。但是互联网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广泛的空间,从节目的数量,到投入的宣发资源,推广资源,都是非常完善的。哪里能给到的资源和价值多,我们就会选择什么。

李炜(银河酷娱创始人、CEO)银河酷娱创始人、CEO 李炜

实力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关正文:我特别强调对文化产品、网络综艺产品的多样性以及多种样式生态、多种内容生态的尊重。我觉得任何人为的去判断某一种内容的高低,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整个网络节目生态的多元化,多样性是所有类型节目正常生长,健康生长的最基本的环境条件。任何有观众需求的节目,都应该有它生存的道理。

大家会担心娱乐至死,我觉得所有这些担心其实是多余的。一是,前几年的喷发是因为再前几十年的稀缺,不是因为中国人自身娱乐至死。第二是在人类整个文明发展过程中,感官层级的娱乐一直是有自己的相应的比例和相应的位置。相信在浅综艺,泛娱乐被充分释放了之后,人类文化还会回到它的正常的品种配比上,精神追求也会回来。所以根本就不应该担心,或者不必去人为干预。

在情感共鸣上,《见字如面》肯定不是小众的,因为情感需求是大众需求。之所以会用小众定义,因为这是一个全新品类的节目,面对一个全新的题材,在节目前期沟通上会有问题,大家没有办法依据已有的经验去判断你到底在未来传播中会处于一种什么样的位置。正是因为类型的稀缺和情感上的共鸣效果才促使了《见字如面》的成功。

阿里文娱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鲁洁:在版权节目网络运营中,我们新的尝试就是做版权节目的“优酷版本”。《欢乐喜剧人》,作为一季度很重要独播的节目,除了电视版本以外,我们还拿到了节目拍摄的所有素材,然后做出适合网络播出的版本。比如我们有加长版本,也有我们完全按照网民喜好,按照话题的类型,编出不同版本的《欢乐喜剧人》,正如现在网络上推出的是《欢乐喜剧人》plus版,或者岳云鹏版本等,这都是我们基于我们的用户做出的版权节目深耕的尝试。

叶烽(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圆桌论坛一主持人:笑果文化创始人、董事长叶烽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