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华人文化入股CAA了,视频平台的艺人经纪生意将怎么做下去?

近日,华人文化入股CAA的消息成为各大媒体的热点,黎瑞刚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CAA对国内艺人经纪的行业工业化、体系化、规模化起到推动作用。而此前,几大视频网站厉兵秣马、备战艺人经纪的行动,一直也是业内的焦点。对于国内零碎、松散、细胞化的艺人经纪业务,对具有渠道把控力和一定制作能力的视频网站而言,尚有很大的改造空间。这张大饼将由谁来分?怎么分?

 

作为行业内最令人艳羡的环节,明星经纪在影视剧成本里占据大头,这让近年来大手笔出手自制的视频网站们跃跃欲试。不同平台纷纷传出过进军艺人经纪的消息,其中尤以优酷和腾讯为甚。

“互联网平台的艺人缺口是很大的,我们已经签下了20个艺人,有很多时候都是不够用的。还在不断地纳新。”阿里巴巴文娱集团经纪中心高级总监赵珈偌告诉骨朵。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很多内容在不断的涌入。据统计去年上映的网络电影至少有2500部,网剧、网综也同样数量和种类都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艺人的需求量在不断上升,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优酷和阿里影业创建酷漾娱乐来专门从事艺人经纪工作,为从平台输出的艺人找到“归宿”并更好的开发艺人资源。

在前段时间的采访中,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曾公开表示过要做互联网下的艺人经纪,“我们不是跟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和传统的做艺人的制作公司去争夺市场,平台还是要扮演好平台的角色。可以看到,陆陆续续我们的艺人参与到我们的一些作品,甚至其他公司的作品。我们目前正按照我们的整个战略方向在摸索,但是艺人经纪肯定是我们坚定投入的一个内容方向。”

视频网站艺人经纪:自成体系,不争不抢不够用

据阿里巴巴文娱集团经纪中心高级总监赵珈偌回忆,优酷签下的第一个艺人应该是在差不多4年前。第一个艺人是汪聪——平台的主持人。“早期的艺人都是签在各个部门的。比如优酷综艺、娱乐、音乐频道等。真正开始考虑将艺人经纪板块规范化是在2016年6月,但是真正捋清思路确定发展方向是去年年底。”在近一两年,优酷已经签下了20个艺人,基本男女比例平衡,这相比于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在艺人的数量上已经很大了。”

1

无论是传统经纪公司还是视频网站下的艺人经纪公司,艺人的来源都十分重要。作为视频平台,艺人的来源就更加丰富了。一是阿里系各端口的人才输送,“因为阿里集团各个端口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我们的艺人的来源可以是淘宝网红,可以是来疯平台上的网络主播,但这些我们都只会选最优质的,且有长远发展可能性的。”二是优酷平台自身内容产出的艺人,“如综艺端从之前的《男神女神》到今年的《美少年学社》,剧集端《谢文东5》女一招募等,都是我们抓取艺人的途径。再有就是网剧网大方面,都会有一些艺人的来源。”三是合作节目合作平台共同挖掘艺人,例如这次《快乐男声》和芒果TV合作,最后也会有一些优酷平台的艺人产出。

2

除了视频平台本能输出艺人之外,优酷也会从校园选拔优秀的学生来做自己的艺人储备,“我们和上海戏剧学院联合做了优酷优选班和未来的阿里电影学院。”所以优酷的艺人的来源不只拘泥于阿里系或优酷自制、合作内容,传统经纪选拔渠道,还有更专业人才的优选计划。

在传统开放的影视平台上,一个新的演员红了,如果还没有签约,那么同时就会有四五家经纪公司抛来橄榄枝抢人。而视频平台下的艺人经纪有一定的封闭性,艺人的选择也比较单一,所以在新人签约方面不会出现几家艺人经纪公司同时抢人的情况。

另一个视频平台的艺人经纪负责人告诉骨朵:“打造视频网站艺人经纪可以更好的将演员深入到创作过程中。”一般的流程是确定剧本后选角导演再选贴近角色的演员,但是在视频网站做艺人经纪的情况下就可以确定演员,让编剧在创作过程中把演员特性考虑进去,更好的完成艺人的表演部分。

速度造星

互联网时期更新换代的速度极快,这点在艺人经纪方面也有所体现。传统的艺人培养起来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孵化过程,但在视频网站艺人经纪体系中,互联网能提供给新人的机会很多,孵化的时间可能会相对缩短。

赵珈偌告诉骨朵:“签约在优酷平台下的每一个新人都会有一份个人的阶段性规划书,这个规划书会跟艺人深度沟通,并且会根据艺人展现的特质和阶段变化进行调整。我们对艺人有一定的人设,会尽量为他达成目标进行培训和相应的作品。”这样系统的规划对于新人来说是非常不错的成长经历。对于每个阶段性艺人来说,阶段性的培训是非常必要的,优酷和上海戏剧学院的合作使优酷的签约艺人都可以随时回到学校中再次学习。除了上戏,我们也和其他的一些学校有合作,为艺人的升级做保障。”

格式工厂3

几大平台纷纷表示,在培养新人时也会注重艺人的自身培养。各平台自出奇招,有的选择将大学的表演系老师们请出来,更专心的为新人授课。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新人自我提高的需求。在培训的过程中,慢慢发现新人的性格提点,将特点放大,形成自己独特的标签。

而关于艺人的成长,优酷有着自己艺人划分的阶段的体系,用0~9来排列。9可能就是鹿晗、吴亦凡这类的头部艺人,是市场稀缺的。0就是完全的新人。“我们会致力于打造0~5阶段的艺人。”赵珈偌告诉骨朵,“我们的平台的带宽够,有大量的艺人出口,可以满足他们在0~5阶段的发展。”把一个新人做到3线偏2线的过程就是一个造星的过程。“当然我们不是说6~9阶段的艺人就不做了,而是有新的合作形式。”6~9阶段的艺人已经有了一些人气积累,是需要“精耕”的。但是互联网平台速度太快,而且将艺人困在互联网也十分狭隘,于是这个阶段艺人就会和传统有实力的公司合作,去“精耕”他的事业,弱化掉互联网的标签,从而满足艺人的进一步发展。

“严进宽出”是优酷签艺人的原则。“在签约的时候,一定要让艺人觉得和优酷签约是对他自身发展有优势的。”赵珈偌肯定的说。“我们选择艺人是非常严格,同时我们的态度又是非常包容的。我们签约的方式比较灵活。如果艺人和经纪公司合作愉快,可以双向满足,即便没有合约也可以共事。如果双向都不能有很好的满足,那一纸合约也拴不住他。”

平台自造星的尴尬与机遇

视频网站通过自己的节目产出自己的艺人,在不与其他公司平台争抢艺人的同时也限制了艺人的出口。赵珈偌告诉骨朵:“目前我们艺人接站内和站外戏的比例基本上是6:4。60%是平台自己播出的一些剧和节目,40%是一些外部的作品。”虽然会有一些限制,但是就目前优酷签约艺人的情况来说,其实内部消化已经是供不应求了。

但这项业务始终面临着一个极大的尴尬:一个新人如果签约了某个视频平台,那么和其他视频平台的合作就会有些障碍。这也同样是业内大多经纪公司的尴尬,有制片能力的公司若自己签约艺人,艺人则较难进入其他公司的大制作剧,谁也不愿为他人抬轿子。很浅显的道理:同样量级的演员,为什么不用自家人呢?但是在头部艺人的选择上,公司的标签会被最大程度上的弱化。因为市场需求量足够高、艺人的个人影响力也很大。而作为视频网站来说,最核心的KPI依旧是用户、流量、人气等。所以在视频平台下做艺人经纪,所有事情都是在不妨碍核心诉求下来完成的。视频平台下做艺人经纪不是艺人核心制的。而是内容优先,谁更合适这个角色,或者用谁演出效果更好我们就会选择谁。

因而在艺人经纪业务的推进中,平台有时候会采取较为暧昧的态度:明明是自家的艺人经纪公司,却不愿公开承认,更不用提大幅度宣传了。骨朵在采访的过程中,有采访对象表示,不愿透露自己是某平台的经纪公司,“我们尽量在宣传上拆分开来。”

而除了平台壁垒,还有一个劣势就是视频平台对于头部艺人的局限性。对于头部艺人来说,他需要的市场更大。应该有更多的选择,如果用播出平台来限制头部艺人对于作品的选择。是不明智的。所以,弱化头部艺人身上的平台标签是必要的。

和传统艺人经纪公司的合作空间依然存在。赵珈偌告诉骨朵:“由于我们的艺人的数量很大,对艺人细耕会有不足,但是,我们做经纪不是为了和传统经纪公司争夺市场和利益,更希望能够产生生态的协同和配合,形成强势互补。”

而在视频网站下做艺人经纪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内容创作的灵活性: “一部网剧可以带火一批艺人,就像是《余罪》,但是在准备第二部的时候,很多演员的片酬已经从100万涨到了1000万。这对于想要拍摄第二部的剧组来说是一种困难。但如果艺人都是自己的,就不会存在这种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华人文化入股CAA了,视频平台的艺人经纪生意将怎么做下去?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