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把五名少年往死里虐,《高能少年团》在“虐度”上玩大了吗?

《高能少年团》已播出两期,口碑就像过山车的跑道忽上忽下,确实十分高能:先是最初爆出王俊凯、刘昊然、董子健、张一山、王大陆5位全少年阵容时,引来无数关注与期待;之后官方放出的超燃预告片,更是把万千少女的期待值生生拔到了一个新高度。

1

不过,官方很有责任心,本着谁撩谁负责的态度,在首期中就用老套的环节设置、奇怪的剪辑生生掐灭了观众心中燃起的热情之火,在上周首播后,无数满心期待的人直接愤怒地表示就此弃追。但是转折又来了,昨天第二期播放后,节目又因互动、笑点有所增强,开始收获一些好评,部分观众重燃起希望。不算播出前一再延播的闹剧,已然是一波三折。

有意思的是,虽然前两期收获了不同的反馈,但其实玩的都是“虐星”套路。首期张一山“衰神”附体,扛米、扛面粉、扛酒坛往返于最远的码头,被虐得生无可恋;第二期中,节目组不再虐个人,而是直接“团灭”,把几位少年发派到了一座小孤岛,吃饭、生活全要自食其力,把董子健虐得吃带沙子方便面都一遍一遍的真诚感叹:好吃!

2

问题是为何真人秀盛行“虐星”,同样都是虐,又为何效果大不同呢?

讨饭、与家禽同住、被逼吃蚯蚓,真人秀虐星哪家强?

都说明星上节目要价高,不过这钱还真不是那么好赚,尤其是在真人秀中,“虐星”的手段可谓是五花八门。

难度低些的,就在节目的环节设置、游戏安排上来个“小虐怡情”。《奔跑吧兄弟》中最常出现的神道具就是指压板,每次各位明星被迫走上指压板的那一刹那,就会开始一轮接一轮难以抑制、发自肺腑地呐喊;还有经典的泥潭大战,一个个平时光鲜亮丽的明星,在泥潭中一通摸爬滚打后,再也分不清谁是谁。

3

难度升点级的,就把明星“扔”到语言不通的国外,经费不给足,让明星们来场状况百出的穷游。前两季的《花儿与少年》在这方面就玩得很溜,把明星们带到意大利罗马,每天每人只给120欧,逼得张翰饿着肚子向粉丝“乞讨”,也出现了嘉宾对于坐巴士还是包车起争执的画面。近期网综中也不乏这样的“虐星”梗,在《吃光全宇宙》中,节目组在首期安排一向是动脑动嘴的马东在泰国挂在滑翔伞吃芒果、潜入海底抓海参还直接被妖娆的ladyboy强吻,被玩坏的马东开玩笑地大声呼吁,嘉宾千万别轻易上这档节目。

4

最虐人又虐心的,就是把明星带到一个更加极致的环境让他们来场生存生活体验。前几年有档节目叫《明星到我家》,直接让张柏芝、黄圣依等女神下“嫁”到云南贫困农村,每天既要处理好婆媳关系又要面对干不完的农活,张柏芝要打完吊针接着去“婆家”干活,李金铭则是被扑面而来的家禽吓到崩溃大哭。还有定位于“国内首档明星生存极限挑战真人秀”的《我是传奇》,明星必须连续七天跟动物住在简易房子里,只吃一种食物。张一山被安排与奶羊 “同居”在牧场,只能自己动手挤奶喝,虐得张一山发誓以后再也不碰牛奶(倒霉的总是二爷)。

从《荒野求生》走出食物链顶端的贝尔在真人秀中更是把嘉宾虐到极致,前段时间在《越野千里》中,带着李彦宏捡牛粪、割耗牛、爬泥坑、趟雪水,让观众直接看傻了眼;此前的《跟着贝尔去冒险》更是被贴史上最强“虐星”标签,与嘉宾首次见面就要求八位队员直接从飞机上空投到荔波的湖中,进入死亡丛林的心脏地带;还随时从口袋里掏出牛眼蚯蚓,要明星往嘴里塞;无理由地让嘉宾喝尿……

5

说起这一轮又一轮的虐星潮,其实和韩综分不开。前几年,韩国火爆的综艺大多都有个“制胜法宝”——虐星,揭明星伤疤是小打小闹,大冬天让明星光脚趟河水、把他们扔进泥潭、让他们去挖煤矿,不管你是万人着迷的偶像还是光鲜亮丽的女演员,从此全是路人。

真人秀“虐星”到底为哪般?

为何一档档真人秀要如此煞费苦心的在“虐星”上下功夫?乐正传媒董事、影视产业研究专家彭侃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到,展现反差是真人秀的宗旨,因此固定的套路就是把明星放到极端的环境。

《吃光全宇宙》的导演刘柳也向骨朵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她认为,真人秀要在短时间内达到纪录片的长时间记录效果,就需要设置这样所谓的“虐星”的极致场景。它们的出发点不是体现明星缺陷、黑明星,而是为了看明星的现场反应以及反转过程,这才是“虐星”的看点。“拿我们自己的节目来说,不是所有的艺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司机,他们很多时候有自己的个性和想法,在拍摄的时候面对一些极端环境的表现可能会超出观众想象,甚至变成网上所说的黑点,但这其实又是他们很真实的状态。这种状态或许不尽如人意,但恰恰是粉丝喜欢自己偶像的地方,因为每个人都曾经有过这样很傻很二很不成熟的时期。”

“小太阳”钟汉良曾在《极速前进》中放弃维持偶像形象,趴在地上对着犰狳屁股吹气,还和妹妹徒手和牛粪糊墙。

6

节目的制作人易骅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提出,明星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更能被激发出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出道多年的钟汉良在公众面前从来没出现过抓狂的情况,但在节目中的一些特定情境下,就会面目全非跟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判若两人的样子。

另外,除了在内容呈现上有帮助,不得不说这些“虐星”的设置确实能让节目在宣传传播上更具噱头。比如一个李彦宏“被虐”的标题或者小片段,就能激起观众想要点开看的好奇心,这已经成为综艺提高自己的关注度和收视率或者点击量的方式之一;明星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备受折磨,但同时也能收获更高的曝光率和知名度,只要处理得当,确实是个双赢的局面。

“虐星”要有度,为虐而虐有点跑偏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虐星”都能被明星和观众接受,艺人事后哭诉遭受虐待、受伤,节目没能掌握好度不被观众接受的例子比比皆是。此前小宋佳参加《一年级》,因为第一次带孩子手忙脚乱,在深夜接到爱子心切的家长电话问责时,曾出现崩溃到大哭,甚至情急之下怒砸摄像头的情况;《超能少年团》首期,张一山一次次“衰神”附体的被虐,也让不少观众产生不满。

到底在“虐星”上该如何掌握好度?《放开我北鼻》的制片人李文妤曾告诉骨朵,节目组必要有预判能力,随时根据嘉宾的情绪做出调整,“我们在做《放开我北鼻》的时候,因为小孩闹,是很容易让嘉宾产生情绪的。所以在他们情绪快要爆发之前就要注意判断,是希望他有这个情绪爆发,还是接下来的事需要他以比较缓和的情绪去做。如果没有这个预判或者观察能力的话,那么这他一旦情绪崩溃或者爆发,剧情就进行不下去了。”而这样爆发的剧情往往也并不是观众想在综艺中看到的,出现时只会看得人尴尬症发作。

刘柳也提出了相同的看法,她告诉骨朵这个度很大一部分程度来自于现场控制,这种掌控一部分来自于对艺人的了解, 另一部分就是需要现场看嘉宾的反应即时做出调整。“我觉得这个度在于明星本身,不在于导演组。”

从观众的角度看,这个度则在于不要为了展现明显的丑态、囧状为虐而虐。这也是为什么《高能少年团》同样是虐明星,为何两期的反响不尽相同。首期张一山被虐得实在是无厘头,节目不出笑点全程只觉得跟着嘉宾一起累,所以不但不能让观众买账反倒惹出不少对官方的反感;

7

第二期把几位少年全部发派到荒岛后,因为几个人合作的气氛很融洽、欢快,既有互动又有笑点,才让观众看出点兴趣。

8

就像业内人士曾提出的,在美国、韩国的户外真人秀中,很多“虐星”的设置能考验明星的情商和生活能力,让明星乐在其中,也希望以此展示自己的专业素养和生活中的另一面。而相反,如果制作方是刻意制造噱头让明星吃苦、为虐而虐,则是跑偏了方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把五名少年往死里虐,《高能少年团》在“虐度”上玩大了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