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奇葩说4》牟頔:破了黄金三人组的新《奇葩说》如何求变?

“《奇葩说》又回来啦,各位您就瞧好吧!”伴随着喊麦的魔性节奏,《奇葩说4》正式回归。时隔将近一年,再回来的《奇葩说》开了个好头:播出前,米未就放出一个轰动的消息,本季招商金额近4亿,所以招商金额最高的网综,依旧出自米未,依旧是《奇葩说》;再看看播出情况,《奇葩说4》3月31日晚八点上线,目前总播放量已突破5千万。《奇葩说4》的这个开端,有那么点“我一出手,谁与争锋”的架势。

1

但是,接下来的路真有那么好走吗?

此前积累下的高口碑、观众的高期待已经把《奇葩说》、把米未硬生生的架在了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过了招商这一大关后并非高枕无忧,它还有另一大关要过——制作出让观众买账的内容。《明星大侦探》的导演何忱曾说过一句令骨朵印象深刻的话,“这个口碑特别恐怖。今天捧你,说好棒,好好看;也许你一个失误,就变成你拍什么鬼,弃掉!”同样的问题也摆在《奇葩说》面前,高口碑、高期待、审美疲劳,这都是走到第四季的它必须面对的问题。对此,米未的联合创始人、CCO、《奇葩说4》的监制牟頔说:“我们内心是有焦虑和担忧的。所以第四季策划之初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要做的不像前三季,要改变。或者说我们得自己重新打破自己,重建新的东西。”

俗话说,不破不立,《奇葩说》预备如何打破自己,重建新生?

“贤者Club”VS“马晓康”:从来不是拼刺刀的对抗

《奇葩说4》首期开场,是一个幽默的“追忆会”,追忆的人是这一季离开导师阵容的“矮大紧”高晓松。在很多人心中,“马晓康”这个经典组合无可取代:马东插科打诨敲木鱼,蔡康永温文尔雅地说毒鸡汤,高晓松古今中外一通神侃,三人相互吐槽相互拆台,这是《奇葩说》最有标识性的组合,有这个组合在就是观众心中那个最正宗的《奇葩说》。

2

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这一季的《奇葩说》打破了这个组合,新组合“贤者Club”取代了“马晓康”:何炅接替马东成为新任议长,马东与“四朝元老”蔡康永以及罗振宇、张泉灵组成“新晋导师团”同台较量,一起辩论。这个组合虽然新鲜,却让“马晓康”组合成为了观众心中的朱砂痣、白月光,因为它求而不得,所以遇到了很大的争议:一向深受喜爱的何炅自从加盟《奇葩大会》起,就开始接收到各种质疑的声音,新导师张泉灵更是在《奇葩说4》的发布会上,开玩笑地自黑道,参加《奇葩说》就是“分担伤害”的,“高晓松深受观众爱戴,谁代替他都会被骂,两个人挨骂好过一个人。”

在我们看来,这是“贤者Club”与观众心中的那个“马晓康”组合的对抗,但牟頔却认为,这并非是一个拼刺刀对抗的逻辑,“本质上就没有要对抗,其实要的是变化。”据她介绍,在这个新组合中,虽然节目组没有主观地给几位导师定位,但他们个性分明,有各自突出的特点,“录完了6期之后,我们对他们有了一些基本的判断:康永哥的细腻犀利没有改变。何老师是一个温暖的议长,他能游刃有余地掌控全局,他的这种能力甚至比马老师在的时候更加流畅。罗振宇是理性、逻辑担当,因为他本身做“罗辑思维”,所以逻辑性非常强,而且他是直男思维,他用强大的逻辑和这个辩证的角度去碾压你,让你无力反驳。张泉灵是一个‘资料小百科’,她有无处不在的搜索事实的能力,能把每个辩题的论据都做的极为丰富。”

3

在她看来,这一次不再做插科打诨的议长而是参与辩论的马东也展现出了不同以往的一面,“马老师是在感性和理性之间的,他不像罗老师的纯理性,他有活泼的成分。他每个辩题都能找到自己有趣的切入点,我觉得他是一个‘角度高手’,就是他选取的角度都很有趣。另外我觉得马老师还是有很强的文字表达能力,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语言本身就是有意思的,这是他的一种能力。因为他本身是一个有趣的人。”

从目前播出的两期看,“贤者Club”这个新组合中每个人都已经小试身手,尤其张泉灵在首期讨论要不要做单身妈妈时,直接提出有婚姻时也是单身妈妈的犀利论点,表现称得上惊艳。其实不管曾经的“马晓康”与新晋的“贤者Club”之间是不是对抗关系,关键问题在于,这个新鲜的组合能慢慢被观众接受吗?

讨论了将近70个问题后,在辩题选取上如何求突破?

《奇葩说》为什么在年轻观众中这么火?不少没看过的人从各种途径听说节目玩得很开,想当然地认为是因为节目够“污”,其实翻看一下豆瓣、知乎对于这档节目的讨论,就不难看出,节目真正受欢迎的原因是通过两方辩论向观众提供了多元的价值观。这些观点对于价值观体系已经非常成熟的人来说或许不值一提,但对于正在认识世界、了解世界的90后乃至00后来说,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比如曾讨论过“是该做稳定的工作还是追求梦想”、“选择大城床还是小城房”这些和现代年轻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这些辩题里隐藏着大把大把年轻人的困惑,即使通过选手的辩论还是无法找到答案,但至少能够吸收到一些多元的角度来看待面临的问题。

4

辩题选取的好不好对《奇葩说》来说关系重大。据骨朵粗略统计,三季节目中,《奇葩说》已经讨论过大大小小的问题将近70个,从最初的问题大多只与个人相关,到第3季增加了话题讨论的广度,开始出现“消灭谎言的科技该支持么?” 世界需不需要超级英雄?”这样的大话题。在将近70个问题后,第4季的《奇葩说》是否在选取辩题上遇到了麻烦,又有怎样的新变化?

据牟頔介绍,《奇葩说》在上一季时在选取辩题时确实遇到了瓶颈,因为做到第3季,敏锐度有所降低,不过这一季,节目组找到了解决瓶颈的方法,走的是脑洞大开的全新路线。《奇葩说4》选取辩题要经历好几轮:先是广泛的搜集、撒网寻找热点话题,有导演组自己想的、有粉丝提供的、还有微博、微信上的各种话题,这一轮大致会找到几千道适合的题,“找辩题不是一个时段性的工作,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做,包括马东在内,都会时不时地半夜甩一篇文章扔到他们的讨论组。之后,导演组初步筛选时会去掉不适合黑白两方辩论、离生活太远或者聊起来有风险的辩题。接下来就是投票,全体导演、选手、导师一起匿名投票,最靠前选进辩题池。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并没有!还得经历最后一轮的嗨聊,哪道题能让节目组聊兴奋、聊得忘乎所以,才会最终把那道题放到节目中。

“是你,会不会做单身妈妈”以及“奋斗城市污染严重走吗”是目前两期讨论的主题,前者和现在流行讨论的女权问题有重合之处,后者是如今城市生活中越来越凸显的问题。从目前的弹幕情况来看,两个都是能勾起观众讨论欲望的辩题。尤其到了第二期,“少爷”黄执中和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陈铭在讨论时把话题直接提高了一个level,不再仅仅限定在个人选择的层面上,一个提到国家的骄傲就是有一群娇贵的人民,

5

一个针锋相对地说人民的骄傲是为改变国家做出努力,

6

较量的场面很精彩。不过后期能否保持这样的水准,对于《奇葩说4》来说仍是个挑战。

牟頔说如果把《奇葩说》比喻成一个人,现在他到了三十而立的阶段,一方面各个环节已经进入了一个成熟的运转状态,但同时,他会困扰下半生要怎么办?在而立之年能不能立得住?虽然有焦虑,但她对这一季的《奇葩说》还是充满信心,她认为《奇葩说》在每个人心里都不一样,但有一些标签不会被改变,“它一定比我们普罗大众的生活稍微提前半步,我们希望带来一些新的思想冲击。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吃喝拉撒柴米油盐的状态下,可能偶尔有一个时间跳出来想想所谓的意义、所谓的梦想、所谓的是非黑白,即使没有定论,但这本身就是个很有意义的事情,这可能就是《奇葩说》的意义。”

7

《奇葩说4》的开头有句话,“学会告别,是人生的必修课”,仍旧带着情怀走到而立之年的《奇葩说》为了重建为了立住已经告别了以前,那么观众能告别心里那个熟悉的《奇葩说》,接受全新的它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奇葩说4》牟頔:破了黄金三人组的新《奇葩说》如何求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