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丨网感搭配历史正剧,重新出发的于正能再成造星“锦鲤”吗?

作为内地最早拥抱商业的创作人之一,于正曾炮制出《美人心计》、《宫锁心玉》等一系列热播剧集,从作品到人都是话题无限。而如今,市场风向大变,沉寂许久之后再回归,他也不再屡屡出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这似乎并无损于业内对他的认可度,就在刚刚过去的3月22日,于正的欢娱影视举办了成立五年来的首场战略发布会,公布了包括《朝歌》、《凤囚凰》、《延禧攻略》在内的八部新剧,打出了“新欢娱”的概念。从《美人为馅》到《云巅之上》,爱奇艺与欢娱影视已有多次成功合作,CEO龚宇博士亲自出席;企鹅影视自制剧业务总经理、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也到场助阵,并宣布双方已就《皓镧传》达成战略合作。

1

但如果要说这场发布会有何独特之处,当属推介环节,主演们亲自上台讲述拍摄心得。张哲瀚、吴谨言、张逸杰、许凯等鲜肉小花令人眼前一亮。这不由得令人想起于正最辉煌的时代,杨幂、冯绍峰、陈晓、赵丽颖等诸多青涩面孔正是凭借他的古偶剧为人熟知。不管口碑如何,“于正剧”捧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那么问题来了,人到中年的于正,突然开始主动颠覆过往鲜亮夸张的“于正美学”,追求历史厚重感,重新出发的他能捧出下一个杨幂吗?

做剧追求性价比,签人保证曝光率

发布会现场曝光了新剧《朝歌》和《凤囚凰》的精彩片花。《朝歌》色彩浓郁具有质感,震撼的特效展现出了殷商王朝的磅礴大气;《凤囚凰》则淡雅清丽,展现出了南北朝时期的个性与骄傲。看起来两部剧造价不菲,但在画面的精益求精的同时,能够做到精准把握制作预算,一向是于正引以为傲之处。

“第一,我用新人,第二,我用演技好的新人。演技不好的,拍三天不行就换掉,我也不后悔。除了造型美术上我愿意花钱之外,其他谁都花不了我的钱。”于正直言,“有一部大戏,成本比《朝歌》高很多,但它服装加美术才是我的五分之一,投资三亿,流量主演拿走将近两个亿,而我这部剧的演员费只有一千八百万。”

不用大咖用新人,而且还要多用自家的新人,在捧新上,于正向来不遗余力。《凤囚凰》由97年的关晓彤,以及99年的小鲜肉宋威龙、张逸杰领衔主演;《朝歌》中,已经在于正作品中挑过几次大梁的张哲瀚出演年轻的周武王;欢娱影视新签的90后小花吴谨言,除了在《朝歌》中出演苏妲己之外,还将担任《延禧攻略》的女主角。

2吴谨言

虽说现在走红的方式千千万,但比起买热搜,于正还是希望以戏捧人,关键是演员和角色能否高度契合。一般来说,于正会在新剧选角的过程中挖掘潜力新人,其次则是朋友介绍。于正说,自己看新人,看重的是灵气与星相,这一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看好的演员,首先他要长得很漂亮,外形很重要;第二个,他的演技不一定是说要多好,但一定不能怯场。比如李一桐,她从来没有拍过戏,但试戏的时候那种自然已经达到了很吓人的程度,我觉得真的是很好。”另外,是否有辨识度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站在那里要和别人不一样。”

虽然一开始是以角色为导向,但最终决定是否签约,是根据公司未来几年的片单,最终决定是否签约,是根据公司未来几年的片单,看哪些艺人能够与这些剧契合,出演更多角色。“签他们之前,我至少要在脑子里给他安排三到五个戏,有这个量我才能够去签他。”于正说,基本每个艺人都有这样一个“三年计划”,确保他们未来几年的活跃程度。

除此之外,欢娱影视也会考虑为艺人量身订制角色,可能是为了突出艺人的特质,也可能是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万一这个艺人发展得很好,比如白鹿,我刚签她,就好多外面的戏找来了,那她演完外面的戏,可能就会错过公司的一些戏,回来的时候,公司可能就要给她度身量做角色了,这都不是一定的。”于正表示。

3白鹿

另外,于正还有一个原则,就是不签“同款”演员,提前避免了内部竞争同一角色。“于正戏”之所以捧人,原因之一也是他的作品大多是群像戏。人物众多,主角可出彩,配角也有相当大的发挥空间。欢娱的艺人定位分明,类型各异,能够很快在其中找到最契合的角色。

网感融合历史正剧,寻求差异化

借互联网平台再出发,于正为自己选择的路是新型历史剧,欢娱此次推介的八部大剧:《朝歌》、《凤囚凰》、《延禧攻略》、《皓镧传》、《老虎不下山》、《帝国传奇》、《风雨浓,胭脂乱》、《夜行歌》,内容涵盖神话史诗、历史传奇、清宫悬疑、民国言情、古装武侠等多种类型。时间上横跨晚商周初、战国晚期、南北朝时期、开唐盛世以及民国时代等近三千多年。

“年轻时总喜欢天马行空地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到了一定的年龄,有限的人生经验也用完了,更喜欢在史学家的东西里找到一些碰撞。以前写戏基本上是虚构人物,在历史故事中发生,像《宫》就是这样的虚实结合,而这次全都是真实人物,要跟着年表走。”于正告诉骨朵。

即将于今夏开拍的《延禧攻略》讲述的就是乾隆年间的故事,这部剧让于正最近一头扎进了清史中。不过,于正表示自己的历史剧还是会保持一贯的风格,以小见大。他给《延禧攻略》的定位是“宫廷励志家庭剧”。

4

“随着对清宫越了解,我越觉得妃嫔争宠啊、害皇子啊、或者妃子找侍卫偷情这些桥段不太符合皇家的感觉,反而想写一些禁锢化的东西。斗有吗?有,为了家族利益,为了朝堂跟后宫的连接,甚至是为了后位,这是一种《纸牌屋》式的政治斗争,这是我想看的。另外衣食住行是好看的,《红楼梦》之后没有一部戏是写人家的衣服、刺绣、饮食、睡觉的礼仪、二十四节气,这是我感兴趣的,在激烈的故事里面可以穿插这些东西。”

甚至,在于正的设想中,这部戏可能会做成半纪录片的形式,在正剧之外的片头片尾会有历史科普的部分,以营造一种真实感。或许“真实感”这个词跟一向崇尚梦幻的于正放一起稍显违和,不过这也正是于正对市场的判断:“物极必反,以前中国人太严肃了,所以催生了很多戏说的,但现在戏说的又太多了,做戏就要开始回归常理了。”

谈行业:不排斥小鲜肉,排斥不敬业

于正剧捧人,不仅主角能够声名鹊起,甚至过一段时间再回看,于正许多剧里的配角,如今都能独当一面。

5

在《云巅之上》中出演配角的白宇(左)与蔡文静(右)2016年都有了担任主角的作品

眼光独到是一方面,但也离不开播放平台对于正的认可,愿意相信他的眼光,用他用过的新人。爱奇艺CEO龚宇博士在发布会上表示,“作品的选角,题材的定位,作为互联网平台,我们有自己的一些数据做支撑,但于老师对于互联网受众的感觉其实跟大数据非常吻合,这是非常难得的。”包括在培养新人上,双方不谋而合。在龚宇看来,当下的天价片酬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影视行业正在急剧转型,观众的审美与行为也在改变,演员的供给与需求产生了巨大的差异,但情况不会永远如此。

“昙花一现的也许是不会演戏的小鲜肉,未来的要求会更高,既要帅,又要美,又要漂亮,还要有内涵,会演戏,我们现在能干的就是培养新人。跟于老师合作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管投入什么量级,都有大量新人有机会去表现。”龚宇说。而不管是出于公司发展,还是出于个人情怀,曾经为演艺圈输送过一大批新人的于正,也希望自己能够在挖掘、培养新人的路上走得更远。

6

在“小鲜肉”这个问题上,于正爱憎分明。“小鲜肉我不排斥,这是市场需要,演技差,只要他尽力了我也认可,观众爱看他这个演技不好的戏,你能说什么呢?但不敬业就有问题,拿一大笔钱凭什么不敬业?替身、抠像或者不拍,或者只给很少的时间,这些我反对,坚决不行。”

“说实话,年轻演员敬业的还是比较多,大部分都挺敬业的,流量里不敬业的有,挺吓人的,大戏不来,或者找替身。不敬业的基本上被曝了,这个圈子那么小,也没有谁能绕过谁。年轻又戏好的演员是有的,关晓彤、张逸杰都十几年戏龄了,戏不好吗?杨紫戏不好吗?这样的演员很多,只是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于正感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丨网感搭配历史正剧,重新出发的于正能再成造星“锦鲤”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