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专访何忱 | 网综"注意力成本"越飙越高,《明星大侦探》第二季也仅是回本

“我们所有人都是他的人格!”嘉宾魏大勋大声地吼道,他吃惊地摊开了双手。其他5位玩家中,何炅尚算镇定,认真地解释着他根据线索做出的推理;撒贝宁、薛之谦眉头紧缩;杨蓉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鬼鬼一脸严肃,完全不见往期节目中嬉皮笑脸的样子——这是《明星大侦探2》中的一个画面,镜头记录下的是十分统一的震惊、严肃脸。让这群见惯了大场面的明星“变得”严一本正经的正是《明星大侦探》这档综艺,节目中“精神分裂”、“人格”互相残“杀”等各种“梗”常常令嘉宾深陷其中,难怪薛之谦会愤愤地质问节目组,“你们一直都这么难吗?”

1

《明星大侦探》是网综中难得的口碑与播放量双赢的作品,今年回归的第二季,豆瓣评分不减反增,一路飙升至8.8分。每期节目结束后,总会有沉迷于“案件”无法自拔的网友排队膜拜、表白节目的编剧,称赞他们突破天际的脑洞,但是,导演何忱说,你们误会了,编剧团队对于每期故事的完成,只占1/3!

好故事不全是编剧功劳,剧本要反复演习

《明星大侦探》的导演何忱是节目的“灵魂人物”,组建团队、拍摄控场等所有跟节目相关的事情,全部由她负责。何忱是土生土长的马栏山电视人、正儿八经的电视湘军。从2005年在大三时进入湖南台娱乐频道算起,在这个行业已是有十余年资历的“老人”。她形容自己无厘头,讨厌一切常规的东西,这一点在她团队的组建上就能得到印证:节目组除了核心成员,竟然还包含不少从网上征集来的粉丝网友。

科幻的《2046》、惊悚的《恐怖童谣》等故事全部出节目组之手,但故事只有1/3是编剧完成,剩下的2/3其实全部由导演填充。“大家对《明星大侦探》的编剧一直都有一个误解。其实编剧只出核心故事,剩下很多精彩的部分由团队的导演来完成。因为编剧都有自己的思路,往往比较像剧,像小说,没有办法形成电视语言,所以由导演组来决定故事是否可以,并且把它完善、修改,最后形成一个可以录制的剧本。”

2

最初节目组走过不少弯路,特别是在寻找编剧团队上,电视剧、网剧、专业的影视剧编剧公司全部找过一遍,最后不得不承认,影视剧和小说的剧本和综艺节目的剧本是两码事,“谁也不信谁,因为大家都有彼此的规律和逻辑在。”

何忱用“奇葩”来形容《明星大侦探》编剧组:“我们只有一个老师是专业编剧出身,另外就是推理杂志社的前主编,翻译推理小说、出版推理小说的人,高校推理社的社长,一些推理网站上的高能玩家,还有一些喜欢这种类型的粉丝,完全就是因为共同的兴趣聚集在一起的一群会讲故事的人。”

编剧组贡献天马行空的创意,导演组负责润色、丰满成电视语言。每一位明星玩家都会有贴身PD,一般情况下是正、副两位导演,由他们来为角色的故事负责。PD之间的关系十分玄妙,“PD和PD之间是有竞争的,我的故事要比你的故事更好,我的人物要比你的人物更有意思,我的人物要在这个故事当中占核心。他们要拼命地在6个角色中保证自己的角色是出彩的,有戏的。”

3

2到3个月,这是一个本子从开始提案到最后录制至少需要花费的时间,其中上、下集的《恐怖童谣》直接耗费了4个月。30多个核心团队成员每天坐在一起开会,一天保证10个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本子才一点一点磨出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提案-写故事-拆分人物对应逻辑链-攻防演习”节目中的每一个故事都经历过这样一番大费周章的折腾,特别有意思的是“攻防演习”环节,就像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吵架,“攻防演习我们会持续1到2天,直到30多个人当中80%的人接受这个设定,基本上意味着大量的观众可以接受这个设定。”这场磨剧本的“战争”才能暂时画个休止符。

“案件”设定须经得起嘉宾质疑

《明星大侦探》是推理游戏综艺,支撑起一期节目的除了故事,还有嘉宾根据现场搜集到的证据做出的推理。

何忱告诉骨朵,负责制作线索的道具组工作量很大:“道具组一期的工作周期大概也就20来天,跟案件有关的关键证据我们会控制在100个道具以内,但是跟案件无关的,相关的人物塑造、人物性格、场景道具会很多,如果说到细量的话可能会上千件。其中80%来自于某宝,20%来自于手工。”

4

如何保证嘉宾根据道具线索做出的推理不偏离,对于节目每期最终呈现的效果有很大影响。“我们大原则一定就是绝不能透底,绝不能直接透露给他们线索,这个不是说公不公平,而是必须要保证玩家的投入度。”

不过为了保证嘉宾不跑太偏,节目中间的录制期间会有技术性暂停的时间,贴身PD在此时会帮助各自的嘉宾梳理逻辑线,“我们不干扰拍摄,进到摄影棚导演就消失了,但是我们有备彩。在备彩阶段,我们会帮嘉宾梳理逻辑线,其实就是让他们思路清晰起来。但是所有的基础的都是基于嘉宾自己的逻辑思维和他找到的证据,不会干扰他的玩法。在他们有一些走到很偏的地方也会帮他们做一些提问,比如说:你真的这么觉得吗?你用什么东西去证明你这个想法?你找到了这个证据吗?”

有多年《今日说法》主持经验的撒贝宁,因为接触过太多真实案件,算得上是节目中的不稳定因素,时而会发生不接受案件设定的情况,“比如说他觉得这样杀不了人,或者这个事件不成立。每个案件的杀人手法我们一定会还原,比如说第4案当中那个锁,为什么要那样反着装,是不是成立?我们是反复去让不同的人试,拍成小视频。当撒老师纠结不信我们的设定可以成立时,我们会停下来说,视频在这儿,你看没有问题吧,就是要做到这种严谨的程度。”何忱说。

对标《唐人街探案》,剧情类综艺是大方向

《明星大侦探》的主题很特殊,在国内的综艺节目中十分罕见,而且在它之前,这类以“案件侦破”为主线的综艺绝无仅有,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种特殊的题材?

据何忱介绍,尝试这个题材主要基于三点:首先,她本人对这类悬疑推理方向非常感兴趣。另外,她对这种题材天生有一定的接受程度,既熟悉,也有一定的了解,“我爸爸是警察,我弟弟也是警察。”第三点,则是观察市场的结果。2015,《无心法师》《心理罪》等悬疑题材网剧开始崭露头角,同时将悬疑与喜剧巧妙融合的电影《唐人街探案》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个题材原来觉得比较小众,在国内没有什么基础,但通过观察发现网络受众的喜好度已经开始形成。如果在这个时间进去,也许能在这个小众的市场培养大批新用户,让它成为大众。”

6

与此同时,在2015年年底,综艺节目中也出现了《无限挑战》这种剧情性综艺的品类,“我们当时研究国际上的模式,发现剧情性综艺应该算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既然题材够特别,时间点也具备了,自己对这个题材又挺有兴趣的,所以当时就决定要做。”

在何忱看来,剧情类综艺要做好,最重要的就是故事。“剧情类综艺的前提就是有一个非常完整、缜密、没有逻辑漏洞并且有吸引力故事,同时必须给嘉宾留有表演的空间。”

“嘉宾一定要匹配这个节目,对这种类型的节目天然是感兴趣的,他要能享受和投入到这个游戏当中。”《明星大侦探》在选取嘉宾上有三个衡量标准:第一要够聪明,不一定逻辑推理多严谨,但会察言观色或者直觉很准;第二,节目需要嘉宾做角色扮演,所以演技必须在线;第三,这类节目不会有主持人照顾嘉宾,而是6个人平等竞争,互相厮杀,这就要求嘉宾表达上到一定的水准,语言要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魅力。

7

在剧情和搞笑间把握好度,同样是决定剧情类综艺是否好看的关键之一。何忱坦言这也是她在做《明星大侦探》时最纠结的地方,“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纠结到底是严肃一点还是搞笑一点,后来我们对标了《唐人街探案》。就以往市场来看,纯悬疑类的电影在中国市场并不会太好,但《唐人街探案》为什么能取得十几个亿的票房?我们发现它胜在喜剧,搞笑成分很足,而且它的故事核心又非常扎实、没有Bug,同时还有反转。我觉得《明星大侦探》也需要一个喜剧的支撑来引起受众的兴趣,让用户先进来。”

150档网综有100档是在贴钱做

近期大火的《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曾告诉骨朵,市场总有一定的滞后性,所以广告商通常不会对一档新节目进行投入,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明星大侦探》上。“刚开始招商完全不好,马上就要播了一个广告都没有,拿着片子找金主,但金主的反馈是谁愿意把自己的产品跟案发现场放一块?虽然播出后各项指标均超预期开始有金主主动找上门,但第一季并没有完全省掉成本,平台贴了很多钱。”何忱一五一十地道出了最初制作节目的艰辛。

令人意外的是,这档高口碑高点击量之作,到了第二季虽然能在节目中看到不少品牌,但也只能算是省掉成本。“第二季《明星大侦探》还算是市场上比较有金主愿意买单的一个节目,已经有包括手机、快销品品牌进来,但也没挣太多钱,主要是成本太高。”《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目前已经开始筹拍,之所以一直在坚持,赌的是这档节目的未来。

何忱认为现在市场中有很多泡沫,“现在大量节目都赔钱,可能150档网综有10档节目能够招到商,10档节目能够省掉成本,这类是业内奇迹,后面100多档节目基本上都是平台和公司贴钱在做,这就是现状。现在的综艺状况不是太乐观,市场环境并不是太好。每一档节目都在苦苦挣扎,每个平台都是在倾其所有来繁荣这个市场,但这个市场很多东西是泡沫,不可能长期有人掏钱买单。”

“我们除了广告金主买单以外还有会员的收费,会员的收益还不错。现在每个平台都在倾其所有来繁荣这个市场,而变现方式无非是广告金主和付费用户,如果金主没有办法买单,那接下来的重点就是用户开发。或许我们的内容做到极致,用户就会心甘情愿买单,我们其实赌的就是这个未来。”

网综吸引注意力的成本越来越高

何忱提到了目前网综市场面临的两个问题:用户注意力资源和招商。

“2017年网综市场看似很繁荣,几乎每天都有新节目推,但最宝贵的是注意力资源,现在网络上的注意力资源成本越来越高。当然你可以砸钱,你可以买入口、买渠道、买广告,让它无处不在。这是有钱的方式,对于大部分没钱的节目,就只有靠内容本身,厮杀很凶猛。”

她把如今的网综市场比喻成三国混战时期,“谁都可能异军突起,感觉每个人都有机会,同时又都很难,这个混战其实是以平台掏钱或制作公司自己出钱为代价,目前大家损失都挺重的。”

“另外一个大问题是金主。金主只买某个领域最顶尖的内容,你哪怕是第二都没有人买单,你必须第一,这就是市场的残酷性,因此,我们时刻保持着谨慎、敬畏的心在对待每一个细节,因为一不留神你就第二了,一不留神你就被差评。”

何忱的团队始终保持着这个紧张感,特别是在《恐怖童谣》上集播出引发一轮十分热烈的讨论后,这种紧张、焦虑变得更为严重,“下集上线前,我紧张得睡不着,因为第七案,那么多人看,热度那么高,如果第八案剧情设计没有办法说服这些脑洞打开的观众,这节目的口碑会直线下降,我真的睡不着。”

9

“我们每天每个人都是在说怎么办,上一期那么好,这一期如果不做好,被骂死,怎么办?尽管面对巨大压力,何忱说只要满足三个点,他们也会坚持做《明星大侦探》:第一有没有人看,第二个有没有金主买单,第三就是我们节目组能不能写出好故事。

何忱说她是电视民工,但当看别人说别的节目做的好糟糕,什么鬼,烂得要死,她就觉得还蛮心疼,因为不管制作的结果怎么样,其实付出的辛劳是一样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专访何忱 | 网综"注意力成本"越飙越高,《明星大侦探》第二季也仅是回本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