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选秀类综艺的互联网困境,能否被时隔四年再回归的“快男”破局?

日前,《2017快乐男声》在长沙举行发布会,正式宣布这个10年的老牌IP落户芒果TV、优酷双平台,由台转网卷土重来。时隔4年再次出发的《快男》,无论是以网综的形态回归还是将采用全新的的赛制,看起来都是制作方赋予它的最大变化,而深藏在革新表象背后的却是:年轻化诉求。

1
“希望它打造中国最年轻的,最有态度的,并且在音乐领域,在选秀领域呈现最高级别的一种状态。”《快男》导演陈刚表示。显然,本届《快男》希望突破大众的固有认知,尝试塑造更符合年轻代受众审美取向的品牌形象与理念,重新在95后、00后的娱乐生态中站稳脚跟。

前有《超级女声》等老牌选秀节目纷纷转网,后有《明日之子》等原生网综节目重磅试水,当“9000岁”有了更多选择的时候,《快男》这个“10年老店”能否如愿“重返20岁”将是不小的挑战。

选秀类网综的困境

选秀节目曾在内地创造过无数辉煌,现在歌坛的新生代唱将有很多出自于此。但作为综艺舞台最早、最有影响力的节目类型,选秀综艺在多年发展后,已逐渐露出疲态。随着网络平台兴起,让选秀借助这样一个年轻势力集聚的渠道重新泛起活力,似乎是当下最正确的选择。

但从结果来看,理想的丰满掩饰不了现实的骨感。去年的选秀类网综至少有六档,播放情况都差强人意。其中《2016超级女声》播放量最高,但也未能突破6亿。而据骨朵统计,2016年网综TOP10中,最低的播放量也接近7亿。

2

为什么视频网站推出的这些选秀节目成绩都不算理想?这当然与选秀节目自身的颓势有关,不过还有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是,当选秀节目遇上互联网,到底遇到了哪些困境?

从2016年的几档节目看,选秀类网综目前主要的问题大致有三点:

首先,互联网灵活的观看时间使传播环境相对分散,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选秀节目的影响力。恐怕再没有哪一种类型的综艺,像选秀节目这样,尤其依赖在一段集中的时间内,观众的“群嗨”。

乐正传媒董事、影视产业研究专家彭侃告诉骨朵,虽然互联网越来越成为主力,但是由于互联网与电视在播出形态上的不同,网络播出的号召力与电视仍存在一定的差别。互联网可以随时随地的观看,传播环境相对分散;而电视是大家在同一时段同时观看与讨论,仪式感较强,互联网欠缺像这种号召力。

他进一步解释道,“选秀节目是要造星,如果不能有足够的号召力,不能形成粉丝群体,那节目影响力自然会有限。”

换句话说,纯网综艺这种观看时间完全由观众自己掌握的特点,对于其他题材的网综或许不是障碍,但对于需要粉丝群体迅速凝聚的选秀节目来说,却是个掣肘。

另外,参加选秀的“草根”选手质量参差不齐,也是一大问题。参赛选手可以说是选秀节目的灵魂人物,即使节目制作得十分精良,玩法各种创新,但是如果选手无法戳中观众的嗨点,依旧难以成功。比如说去年有档偶像养成节目《最强女团》,节目的制作水准看起来不错,环节设置也是有模有样,但是选手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一路淘汰到八强依旧很路人。

3

再有,不管是选秀,还是脱胎于选秀的养成类节目,在十多年前《超女》的奠定的赛制上,始终未能有较大的突破。去年的几档选秀网综依旧是“明星嘉宾点评+观众投票构成淘汰”这样的基础玩法。当相亲节目转网都玩起百人大战的新花样时,看着选秀节目走过青春期的观众如今看的仍然是一档档形似神也似的节目,想让他们嗨起来,是不是有点难?

自我革新的《快男》

在选秀类网综整体表现不够突出的情况下,《快男》这个老牌IP能否成为破局者?记忆中那些“闪亮的夏天”是否有望重现于网络端?

回归后的《2017快乐男声》在玩法上进行了自我革新。首先是在规则上的突破:一来,将高高在上的评委导师改为“音乐召唤师”,命运与选手紧密相连。

《快男》导演陈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音乐召唤师”比喻为“服务人员”:“音乐召唤师与评委导师有差别,评委帮选手吗?不帮。评委给选手什么吗?不给。评委只干什么事?决定生死。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召唤师它带来的是什么?机会以及资源,是一个帮助的过程。”

4

二来,在导师、观众、选手这三个固定的角色中,加入了“挑食少女团”这一新角色,她们将有权凭借自己的喜欢挑选各赛区的选手,也就是什么样的男声(生)受欢迎,女生说了算。

对于这个略显复杂的新玩法,陈刚解释说,“人气—挑食少女团—召唤师,三方将构成一个评判标准,相互制衡。”

其次,除了本身赛制规则上的新玩法,此次最引人注目的改变,无疑就是芒果TV与优酷从出品到播出的联手。双平台合作的自制网综有先例吗?有,就是在芒果TV和优酷双平台播出后,总播放量突破30亿的《爸爸去哪儿4》,只是上一次两家的合作仅仅还停留在播出上,这次则更进一步。陈刚提到,“芒果TV和优酷所擅长的点是不一样的,一定都会拿出自己最强的资源来做这件事。”众所周知,前者擅长内容制作,后者则在宣发上十分有一套,这似乎也是有意弥补单平台传播致使影响力不足的问题。

很多人关心,在新玩法和新的合作模式加持下,身披超级网综战袍的《快男》能否重焕青春,骨朵倒是更想知道,在选秀节目与视频平台频频上演虐恋后,《2017快乐男声》会成为Mr.Right吗?在分众趋势明显的互联网环境下,还能诞生全民关注的新生代偶像吗?请回答,2017的夏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选秀类综艺的互联网困境,能否被时隔四年再回归的“快男”破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