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好声音》落户北京卫视? 综艺节目绕不开的还有音乐版权问题

“好声音”版权之争有了最新进展。今日,多个大V爆出唐德版《好声音》将落户北京卫视,并获得原先《好声音》冠名品牌八千万广告资金。

55789945599355202

唐德和灿星之争由来已久。

2012年至2015年期间,灿星在独创开发《The Voice of…》节目的荷兰Talpa公司授权下,制作播出第1至4季《中国好声音》。第四季后,灿星公司与Talpa谈判破裂,灿星公司不再购买该节目模式的版权。后经Talpa公司授权,唐德公司在2016年1月28日至2020年1月28日期间,取得在中国大陆使用、分销、市场推广、投放广告、宣传及以其他形式的开发《中国好声音》节目的唯一授权。

去年,灿星制作另一档原创节目《中国新歌声》播出,该节目在英文名、模式、标志、舞美等元素上做出了改变。今年,唐德版的《中国好声音》与灿星的《中国新歌声》都将播出,想必会掀起一番PK。

对于综艺节目而言,除了以上这种节目版权问题外,音乐版权问题也丞待解决。另一档现象级综艺《歌手》就在歌曲版权上麻烦不断。

更名后的《歌手》这一季似乎热搜体质附身,开播前到如今话题不断。短短一个月内,这档节目因为歌曲版权问题二度上热搜榜。先有迪玛希翻唱《Opera2》引来维塔斯的抗议和律师函,近日张杰翻唱那英的《默》,被版权所有者高晓松挂上了微博。

图一

这并不是《歌手》首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早在第一季,羽•泉演唱《烛光里的妈妈》就引来词作者李春利的律师函,到现在已经是三次“口舌官司”了。

近两年综艺节目井喷式的发展,在喜剧类节目因同质化问题而疲软后,音乐类节目却因为另辟蹊径而获得更多关注。无论是各大卫视还是视频平台,对音乐类综艺的投入都是巨大的。

这些音乐类节目,大都要进行歌曲的改编,甚至有的节目本身就是改编歌曲为主,这势必会涉及到版权问题。目前,整个行业内的版权问题也令人堪忧:版权意识,何时能成为普遍意识?

侵权频发 版权管理混乱是主因

“进口小哥哥”迪玛希无疑是本届《歌手》最惊艳的看点之一。不过,在他完美演绎俄罗斯歌手维塔斯的《Opera2》后,引发了原唱的抗议。维塔斯及其团队向湖南卫视寄来了一纸律师函,对迪玛希在无授权情况下改编并演唱的行为表示抗议。

图2

2月18日播出的《歌手》中,张杰翻唱了那英的《默》。19日上午,高晓松微博质疑节目组侵权。高晓松称这首歌的词曲版权在他手上,主办方没来申请过授权。2月19日下午,高晓松再次转发微博,透露进展,“湖南台已打来电话道歉并补办授权手续,张杰加油!”

综艺节目中被音乐版权所有者“送上头条”并不是个案。2011年汪峰发文警告《星光大道》出来的旭日阳刚,不允许他们再演唱《春天里》。中国好声音张磊把马頔的《南山南》唱成了当年的金曲,也引来原唱者的各种不满和嘲讽。

到底是节目组版权意识不够,还是另有原因?

有音乐类节目制作的相关负责人向骨朵表示:“国内音乐版权管理混乱,这让电视台也很难办。”

国内的音乐版权部分是音著协管,没有加入音著协的,版权归属就更复杂,有属于词曲作者、有属于平台音乐掌门人、有属于某家公司,甚至同一首歌的版权归多方所有等。这样没有规范的管理,就会让获取版权的难度增加,沟通成本加大,更容易滋生很多制作方的侥幸心理。

众所周知,一档音乐类综艺节目下来需要唱很多首歌,如果每一首都去联系版权所有方,中间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海量的,有时候还联系不上,中间的沟通时间不是制作方能等得及的。

有的节目由于赛制问题,唱什么歌曲在开播之前未必定下来。但开播后根据比赛情况定歌曲,如果在版权方面出现了问题,势必会影响到播出周期。

大多数时候,电视台制作方或者视频平台选择摸着石头过河。

综艺节目只是一方面,很多制作方在其他一些地方必须要拿到版权。这个时候都会怎么做呢?主动的,首先是跟音著协联系,获得词曲作者的授权,可以合法使用音乐。

据了解,在音协购买版权的一般流程是,节目使用过的歌曲,会在音著协登记报备,一年后会一次性支付版权费。

被动的更是多数,不少节目组采取的办法是“我先唱着,万一找上来了,我再补钱给你,或者是补授权。”这也是业内普遍的“惯盗”心态。

“现在版权概念太模糊了,要去了解哪些归音著协管,哪些是独立的版权,成本太高。所以很多电视台在这方面采用被动办法,你如果找上来了,那我再付费,再给你申请授权。”

大众的漠视是维权的绊脚石

“帮原唱唱红了歌曲,他能得到更多演出和名利,为何反而费力不讨好?”这是社交媒体评论区对于此类新闻的大多数观点。这恰好反映了音乐版权在国内荒漠般的存在。

版权库是一个巨大的存在,很多导演并不清楚这回事,说到底还是功利心太旺盛,心存侥幸。

据了解,综艺节目购买音乐版权,费用大概是几万元不等;网剧之类的版权费在十万以上;院线电影价格会高很多,具体计算方式通常“根据广告销售,发行量推算”。这样看来,在投资额度中,版权是不小的数目。

但如果真的被指名道姓侵权了呢?可能仅仅就是几千块钱的补偿费。具体的赔偿方式,要根据各种播出平台广告收益、收视率、流量来计算,靠律师取证。规律就是影响力越大,利益越明显,获赔的费用就越高。这也是为什么在商演节目中容易被揪出侵权的小辫子,只因利益严重受损。

造成这种情况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前几年盗版横行。互联网随处可下载音乐,盗版磁带、光盘满大街都是。更是以极低的价格进行售卖,太多人愿意少花钱听音乐了,群众的占便宜心理被利用了。

图三

《烛光里的妈妈》词作者李春利被侵权时曾表示,自己买过很多“正版碟”发现都被篡改了实际信息,最后居然发现手中所握全是“假正版”。

“正规音像店啊,谁能想到。”

国家在打击盗版方面也曾有所行动,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被称为国内音乐史上“最严版权令”。法令在2015年下半年实施后,220万首在线音乐作品被下线。

法令出台前后,各大音乐平台闻风而动,迅速把购买音乐版权、进行授权谈判提上日程。网易云音乐,赶在大限前与QQ音乐签订了150万首音乐的版权转授协议;百度音乐曾经是在线音乐霸主,却因为没有及时布局版权而掉队。如今打开一些听歌软件,你会发现很多歌已经听不了了,提示则是“版权原因”。

在如今维权的人越来越多,侵权行为快速被挂出,都是音乐版权日益被重视的体现。

版权整改推动行业进步 利用好“艺人普法”

音乐版权的严格管理推动了国内音乐版权格局的变化,有助于产业链的有序发展。

首先是音乐平台,这同样是一个需要烧钱的行业。在线音乐如果不能拿到更多版权音乐,失去用户是迟早的事。虽然大多数音乐平台持续亏损,但前景仍被看好,只因付费用户的发展。据了解,QQ音乐方面已经实现盈利,并且付费用户于去年突破1000万。

各大卫视在不断被挂名后,也已经有了防范意识。在未来音乐类节目制作过程中,版权问题自然会被重视。此外,很可能淘汰掉一批小规模的综艺节目,版权问题将起到筛子作用。

同样,也会出现各大平台版权争夺的问题。到底是转授权模式还是各平台合理的版权采买机制,在未来都会形成惨烈的资源竞争。

图四

在高晓松挂出湖南卫视侵权《默》之后,强调只针对湖南卫视而非张杰。其实这反映出大多数侵权者自己都不清楚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莫名其妙就侵权了。他们极有可能既是侵权者,同时又是被侵权者。

尤其是歌手和艺人,在这个疯狂追星、粉丝经济成为现象的时代,他们的行为对粉丝有极深的影响,如果能在此类事情发生时,身体力行呼吁版权意识,效果是相当好的。

因此,合理利用艺人普法是一件聪明的事,平台既展示了对于侵权行为的态度,当事艺人还能因懂法普法圈粉,何乐而不为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好声音》落户北京卫视? 综艺节目绕不开的还有音乐版权问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