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水军之祸调查:花2万元成本就能轻松上热门?

一场《孤芳不自赏》引发的水军讨薪事件,让我们重新从“弱势群体”角度认识了水军。他们如同当下浮躁影视圈中,连接观众与文化产品的毛细血管,只要往这血管中推上一针兴奋剂,似乎就能引发观众的一场集体高潮。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样形容水军再恰当不过,从《孤芳不自赏》的讨薪事件,联想到“豆瓣刷分”等等,如今影视娱乐行业营造虚假繁荣给了水军更大的生存空间。存在即合理?

当下,一些微博热搜可能是“伪热搜”,一些剧集可能是“伪热剧”,一些网红可能是“伪网红”……只要你想要某方面的“成绩”,水军就给你一张这样的成绩单。

当我们一味笃信数据的时候,数据已经开始欺骗我们……

水军乱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让“水军”这个并不新鲜的“事物”重新闯入公众视野的,无疑是近来《孤芳不自赏》的“水军讨薪”事件,虽然一直背着“见不得人”的骂名,但这一次水军却成为了“弱势群体”开启了讨薪模式,只不过他们不需要坐在冰冷的地下通道里吹冷风,只要用刷评论软件在官方微博下面统一留言,就足够形成轰动效应。

1676001296756433-63

虽然《孤芳不自赏》官方一直否认请过水军,又几度辩解称是被其后播出的其它剧集“黑”了,但在全剧已经播出结束的时刻才出现讨薪新闻,不容人不猜想。

骨朵就此采访了据称是《孤芳不自赏》水军的某业内知名操盘手,对于此次讨薪事件他闪烁其词,不置可否,反而一再坚称水军和KOL的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声音大些,一个声音小些,但积小流成江海,如果KOL说的话‘一句顶一万句’,那么水军就做成‘一万句顶一句’的效果。人常说,谎言重复一千遍也能成为真理,何况是动辄成千上万的网络评论呢?”

正如这位“水军统领”所言,近些年网络上无数大规模的骂战、撕逼或是好评如潮背后,总少不了水军的身影。他们受雇于个人或网络公关公司,为他人发帖、回帖、造势,以注水发帖来获取报酬。

2

水军有多庞大?另一位水军操盘手对骨朵表示,水军是个遍及全国、从北上广一直渗透到三级城市的庞大网络,“我们整个团队有5000人左右,日常在线1000人,仅在总部正式任职的管理员就有十几个,线上负责归纳收集的管理更是庞大,所以可以保证全天任何时间段都能拉出至少500人来做任务。”这位操盘手所说的“做任务”,就是完成水军团队要求口径的评论数量。而这仅仅是一个中小型水军团队的规模。业内更早有人号称为“10万水军统领”,自称拥有超过10万人的水军团队,只要一声令下就能“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水军之祸:吃了东家吃西家

水军圈内流传最为广泛也最为经典的案例,就是2012年贺岁档《一九四二》和《王的盛宴》“双手左右互搏术”般的水军大战了。

这两部大片同期上档,互不相让。《王》的宣传人员承认在宣传过程中使用“水军”维护口碑,《王》的导演陆川也成为国内首个公开承认雇佣水军的导演。但整个事件最为可笑的是,两边的公关团队都找到了同一个水军团队来运作舆论导向。于是这个水军团队就宛如精分一般,每天一边组织力量骂《一》烂得不知所云,一边又齐整人马去骂《王》不堪入目。最终,这场大战让水军团队获利50万元,但两部电影的网络评分和票房成绩都不尽如人意,落得两败俱伤。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现代社会只要舆论大战的战鼓响起,就意味着水军的买卖开张了。

3

或许你走过最远的路,就是水军的套路。

一位网络水军行业的从业者,用一个简单的例子阐述了当下无孔不入的水军运营方式:例如某个明星或KOL发了一条看似漫不经心的微博,下面的评论中网友A在留言追捧,网友B出言反对,网友C对微博内容提出质疑,三种观点每种都有不少的点赞和讨论,你看到其中某位的观点深得你心,于是也投身其中和网友争论得热火朝天。其实A、B、C都是水军,他们各执一词只是想拖更多网友下水来参与讨论而已。

你共同观点的战友,以及与你意见针锋相对的人,很可能都是来自同一个炒作团队的水军,附和你也好,反驳你也罢,其实都只是为了让你参与讨论,把话题炒热,而且争吵得越凶、场面越激烈,越有可能被顶上热搜,水军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水军就像是古代杀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是古代杀手手起刀落,而水军坐在电脑前轻敲键盘就可以左右舆论。这些人有着统一的服装——各种马甲,有着统一的口径——赞或者弹,有着一声令下、万箭齐发的行动力,也都一样的“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而且这些水军就隐藏在我们的身边,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可能是大学生、小白领、家庭主妇和二三线城市的闲散青年。

水军之惑:我们活在一个假世界?

如今影视娱乐行业营造虚假繁荣的水军当道,有人说是社会太浮躁太功利,总想在短时间内想要看到吸睛的效果;有人说是甲方太迷信数据,漂亮的成绩单真的比作品本身质量重要?还有人说,存在即合理,水军的存在就是为了满足社会上的广泛需求,何况“他们有多努力你们知道吗?”

????(????)

????(????)

一位水军负责人告诉骨朵,一条有效的评论可以让一个最底层的水军获得0.2元-0.5元左右,而算上中间人的抽成和人工成本,因此他们组织刷出一万条评论付出的人员成本也仅在2万元上下。而一条微博内容如果能在短时间内积累大量评论内容,就很有可能被系统抓取为热门话题而挤上排行榜,“找2000个加V的账号,同一时间段发布同样的话题,就能变成热点;七千八人同时操作,就可以上热门,而成本大约也就2万多元。但是假号太多会被系统判定为炒作封号,真号太多成本又太高不划算,需要找到其中微妙的平衡点才能获利。”同样的模式可以复制在多个论坛甚至各种评论网站上。根据平台的不同,每一个操作手可以申请几个甚至几十个、上百个不同的账号,只要口径统一,换个马甲,手快的专职水军一天也能赚几百元。

当我们一味笃信数据的时候,数据已经开始欺骗我们了。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一些微博热搜可能是“伪热搜”,除了水军的争论没有多少人真正在关注;一些剧集可能是“伪热剧”,它可能拥有突破多少亿次点击量,但本质上却乏善可陈;一些网红可能是“伪网红”,因为连收看人数、送花送礼物的数据其实都可以后台造假……而所有的数据,都在网络上有了明码标价,成为实实在在的商品:只要你想要一张这样的成绩单,我就给你一张这样的成绩单。

恶意刷分背后,水军也在喊冤?

早前豆瓣网的创始人阿北发文回应“水军疑云”,他承认在豆瓣上刷分的水军不是没有,但“豆瓣评分很难刷得动,声称能刷分的基本是在骗人……”然而这边厢辟谣正酣,网络上和行业内却依然流传着豆瓣刷分刷评论的传说,影片风评一不好就喊冤称自己“被竞争对手恶意刷了低分”,甚至坊间还有网友指证,有黑客直接盗取活跃用户账号密码给某些影片打分的“怪现状”出现。

然而水军团队、水军公司们对此还是在喊冤的,比如在这次的整个采访过程中,一位水军公司的负责人反复强调,他们不是专业做水军的公司,而是做影视娱乐品牌营销的,“我们不造谣,也不黑人,只做正面舆论宣传和口碑营销。P2P金融的不做,微商的也不做,去年有明星找我们为他的小三事件正名,我们考虑再三也没有接,因为这违背道德。”

这位水军负责人在采访最后也不无委屈地表示,现在提到水军,大家就会想到“网络喷子”、“黑”之类的词,“我们很想给这个行当改个名字,但是只有说水军,客户才能听得懂。”

而正如《南方周末》对于此次事件的评论所说的那样:电影票房被注水、收视率被污染、网络点击率被造假,反正假的就可以轻轻松松把钱挣了,那谁还会在意真的?谁还会追求真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水军之祸调查:花2万元成本就能轻松上热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