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单身战争》岑俊义:相亲节目进入“百人大战”,三四年是一个轮回

近期在乐视视频上线的《单身战争》挺受关注,这档“百人相亲”节目创下目前婚恋题材“参演人数”最多的记录,节目形式新颖而且请来何炅坐镇主持,收获了不错的播放量和口碑。捉刀这档节目的是带着《奔跑吧兄弟》总导演光环的岑俊义,作为总编剧,这是他离开浙江卫视创立乐禧文化之后的首秀。

《单身战争》每期有100个单身男女出现在节目现场,相当于来场百人相亲大趴体。听起来很欢乐?可它的规则设置却又挺残酷。节目共6个环节,分为上下两集播出。上半集乌央乌央地单身男女们互相认识、了解,期间一半的人员刷刷刷地被淘汰,下半集围绕爱情和奖金的博弈展开,什么意思呢?简单点说,就是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嘉宾,还得经受选爱情还是选面包的灵魂大拷问,而且中间还“变态”的穿插着一些同性间的惨烈斗争。

格式工厂1
剩女、催婚、待嫁……当婚恋难题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的时候,相亲题材综艺应运而生,以“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非诚勿扰》为代表,婚恋节目曾经收获风光无数。但随着众多同类节目的出现,主题雷同、形式单一、内容缺乏创新等弊病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传统”婚恋综艺江河日下。“3-4年是个循环,《非诚勿扰》现在确实影响力和收视率在往下落,婚恋题材需要新的节目冒出来,大家都在尝试。”岑俊义对骨朵表示。

一个事实是,目前在网综兴起的婚恋节目,形式够创新、内容也够“大胆”,但距离《非诚勿扰》的影响力差了不止八条街,如何破茧成蝶是摆在岑俊义和相亲网综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作为节目的总编剧,几百号嘉宾的人选由他总控,“残酷”的规则由他制定,到底他为何创业的首秀选择一点都不新鲜的婚恋题材,又是如何在同类型中寻找突破口的呢?

3-4年是个轮回,相亲节目又进入火热期

作为相亲节目的“鼻祖”——《非诚勿扰》已经跨过7年之痒进入了第8个年头。这8年间发生了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相亲节目从巅峰走向沉寂,然后近期又双叒叕开始在网综抬头了!

2

王大锤的经典台词说要“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不知当年爆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女嘉宾是否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白富美”生活,反正那时伴随着她的一句话,以《非诚勿扰》为首的相亲节目倒确实走向了巅峰。巅峰这个词特别形象,一是那时《非诚勿扰》确实火,名副其实的居家旅行必备,它在顶峰,二是当时《我们约会吧》、《百里挑一》等同类型迅速扎堆,同质化之后就是相亲节目朝着下坡路狂飙而去,在收视榜上开始过起“隐姓埋名”的日子。

然鹅,从2016年起,相亲类节目又卷土重来了,这一次战场就不仅仅是在电视台,战火还烧向了视频平台,且不说这段时间东方卫视频频引发争议的《中国式相亲》,光是视频平台,从去年年末起,就有《美女与极品》、《黄金单身汉》、《女神的选择》等节目先后亮相。这一次再次重回视线,似乎是担心重蹈当年同质化的覆辙,制作者纷纷开始寻求创新,有的尝试“同居实验”,有的大玩星素恋爱的概念。虽说播放量上都表现不俗,但尺度太大以致被下架的有之,口碑扑街迎来一片谩骂的亦有之,由此可见,选择婚恋题材,还真不是条好走的路。

3

那么岑俊义为何选择挑战这个看着有点吃力不讨好的题材呢?因为岑俊义相信,不同的题材在市场上的火热会有一个轮回,“对我们做节目的来说,差不多3-4年是个循环。《非诚勿扰》现在确实影响力和收视率在往下落,因为时代在发展和变化,过了这个3、4年是不是又有新的东西去替代它或者冒出来,大家都在做尝试。”

除此之外,还有点纯感情上的原因:婚恋交友题材、每期100名嘉宾、80名摄像、200多个机位,这样的挑战,对他和他的团队来说,足够新鲜,“做这个节目初衷就是很新鲜,一下子那么多机位,那么多工作人员,那么多摄像,那么多素人,这些都让我们觉得:哇,好刺激好兴奋。以前从来没有人做过,这种感觉也是非常微妙的。我们也把这个节目当成一个实验报告,就像做一个研究单身男女爱情的实验。”岑俊义有点兴奋地说。

至于为何首秀选择网综,岑俊义的回答挺耿直,“这个节目和乐视视频合作,一是因为互联网公司可以提供比较充足的资金,比较有利于我们这样的初创公司;二来互联网语境对于制作公司来说,也相对宽松。”

不排斥“回锅肉”,只要保证真•单身

相亲节目不断的播,现如今特别尴尬的问题就是嘉宾好像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单身战争》第一期播出后,就有不少眼尖的观众发现某些嘉宾有点演熟,似乎是相亲节目的专业户,对此提出质疑的不少,比如首期节目中的赵浩然,就在前不久,刚在《中国式相亲》中露过脸。

4

岑俊义对此的回应是,不排斥这些“回锅肉”,做恋爱交友节目,只要保证他们确实有“脱单”需求。

2016年7月中旬,《单身战争》立项,为了拍样片,开始挑选嘉宾。彼时,乐禧文化与世纪佳缘、百合等各大社交网站建立了联系,开始面试,“当时差不多从7月开始,每周2次,周末会到全国各地去面试,到现在为止,面试的人数有将近2、3千人了。”

挑选嘉宾的标准说起来有点简单粗暴,一是颜值高,具备一定的表现力,为了节目好看;再有就是要有真实的恋爱需求,也就是说,必须是单身。

为了保证符合单身这个标准,岑俊义和他的团队做的事情有点像狗仔队,“我们会通过好几步筛选,先是聊,有些人支支吾吾的就能分辨出来;然后确定了人选,就加他们微信、微博等,一翻就能翻出来。”

5

首期节目中有个镜头,节目开始后,大门打开,男嘉宾鱼贯而入,然后关闭,过一会女嘉宾悉数登场亮相,镜头给到男嘉宾,一个个眼睛放光、如狼似虎。这样的“饥渴”效果正是岑俊义作为总编剧,要求团队像狗仔队一样挑选嘉宾的原因,“因为如果这个人本身是有男女朋友的,他来了的状态肯定就不一样,他会是来秀的,对别人不怎么关注;但如果是真的单身,进来一堆异性后,眼神是放光的。”

用残酷的百人赛制逼出真人秀的“真”

除了人员,如何在避开同质化的同时又不至于太过火,也是这类节目目前逃不开的一大问题,岑俊义这档节目的切入角度挺特别,百人相亲大混战,战斗到最后的可能爱情与金钱双丰收,当然,更有可能两头都是空。

首期节目进行到一半,100位嘉宾就大批量的淘汰了40位,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表现的机会,节奏快的同时看起来难免显得太残酷,岑俊义解释,这样的强规则设置说到底还是为了保证真人秀的真实状态,避免嘉宾在其中作秀、演戏的剧本痕迹。

6

“为了激发留在场上人的真实状态,让他们一开始就要意识到这是一个很残酷的节目,所有的人不在这个节目中表现出你对别人的喜欢、不表达你自己、不展现你自己,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我想一开始就给他们制造这种紧张的感觉。”

不过他采取的是“软硬兼施”的方式,“要逼出嘉宾的真情实感,让他们舒服很重要,上一次录影,我一直在和导演聊,这里的温度好不好,会不会太冷,因为人冷的时候,性格就会缩一缩,表现会不一样。”

岑俊义话不多,人显得很低调,但说起话来实打实的一枚耿直boy。他坦言制作这档节目时,有过嘉宾目的不单纯的情况,虽然弥补了,但是对于自己的判断失误还是有点后悔。

“我在那一期就动了两个人,当时觉得这两个人有特点,想要这种人留一留。后来到第二环节、第三环节我就后悔了。所以最后看完成片之后,我就跟后期讨论,用剪辑的方式把他剪成第一环节就淘汰。因为这种人留下来,会显得节目不真诚。会让其他人觉得,唉,你们到底是个恋爱交友节目还是一个作秀的节目。我也会出错误,出错了我就要赶紧弥补。”

7-1

不过,《单身战争》虽然营造出了岑俊义所说的真实感,但似乎把人性表现得有些赤裸。首期节目中,有人为了留到最后,随处可见小心机,到处拉票、给竞争者猛投反对票,战争意味十足,随之而来的是对部分嘉宾的谩骂之声。不知观众所接收到的是否与岑俊义想表现的有差异,节目播出后,他更新了条状态,“如果大家看到的都是丑恶,只能说我们把美好放大的不够”。

由此也不难看出,相亲这个题材虽然又开始重新火热,但如何在避开同质化的同时掌握好尝新的度,仍在探索中。不过岑俊义说3-4年是综艺题材的一个轮回期,按照这种说法,2017年又该轮到哪种题材占领市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单身战争》岑俊义:相亲节目进入“百人大战”,三四年是一个轮回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