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年度展望│勿踩“雷区”!权威解读2017监管常态化下如何避险

 

“每月都有新政出台”,这是网络影视行业对2016年政策监管的最直接印象。相比2015年之前的野蛮生长,过去一年政策收紧的确让从业者有些不适应,从年初的《太子妃》开始,波及网剧网综网大的“下架事件”足可以成为网生行业的年度话题,还有诸如“备案”“限韩”“限娃”之类,监管的发条越上越紧。

数月前,一个“限韩令”直接导致42名艺人53部作品受影响。涉及其中的投资者、制作团队叫苦连天、损失惨重。类似于《吐槽大会》刚播一期就失联的“黑天鹅”事件,在2017年网生行业绝不会是小概率现象,那么,影视人该如何提前预防、合理规避政策风险、避免撞到红线、陷入雷区呢?

2016年监管政策10大“雷区”

骨朵为专业人士粗略盘点出了整个2016年相关的政策事件:

1

根据2016全年的相关审查事件及骨朵收到的其他“情报”,我们梳理出了10大“雷区”:

1. 大方向:对于网络影视和非黄金档的电视台剧,线上线下将统一审查标准,非黄档不能上的项目,网络同样不能播出。

2. 审查方式:如骨朵以往的总结,凡投资在500万/集以上的网络剧及投资在100万以上的网络大电影,以及视频平台重点招商项目、首页推荐项目,将列入作为审查的重点对象。参见骨朵以往的报道。

3. 重大项目实行备案登记制,制作公司需要填写不少于1500字的简介,及不少于300字的思想内涵介绍,由视频网站统一盖章报送省局备案。

4. 项目名称方面,上线播出的名称需与备案名称一致,并不得以所谓“完整版”“未删减版”进行炒作。

5. 受限韩令影响,慎重采用韩国演员主演或韩国艺人参与的综艺活动,同样慎用韩国相关的制作人和演员进行宣传活动。

6. 受限童令影响,亲子类节目要特别重视价值观的把控。此外,也要慎用明星子女上综艺节目。

7. 涉案类、探险类剧目是重点审查的项目,要严格注重价值观的把控,弘扬公安系统的正面形象,切勿过度渲染神怪恐怖类及血腥暴力镜头。

8. 另据骨朵的消息源,耽美类或有耽美类倾向的作品将禁止播出。

9. 在价值观的把控上,坚决防止炫富、追捧明星等价值观出现。防止过度集纳渲染社会阴暗面。整治低俗内容。

10. 抽查收视率造假的恶劣行为。

综上可以看出,总局会首先抓紧对大投资、大传播率等重大项目的审查,其标准向非黄档无限接近。如果制片方摩拳擦掌要作一个大case,那就不得不把审查标准当作一杆秤放在项目策划中首先衡量,并作好备案的准备了。

“线上线下统一标准”,会让网络剧“变“成电视剧吗?

2016年12月8日,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广电总局聂辰席局长在主旨演讲中明确指出,“要按照网上网下导向管理,‘一个标准、一把尺子’的要求,构建网上网下同心圆。明确提出未来网剧审查标准将与电视台一致,“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之后,总局又出明文规定“网剧、网大、网综等网生内容实行备案登记制,并由视频网站统一盖章报送省局备案”,坐实了这一政策的落实。

当“线上线下统一标准”后,未来的网剧与传统电视剧会不会越来越趋同?为此,骨朵走访了中国传媒大学艺术部教授李胜利。

李教授首先对这一政策给予了肯定,他表示,从国家管理层面来说,备案登记很有必要,否则网生影视作品与传统影视作品的待遇就太不公平了,长远来说对中国的影视剧发展也有好处。而对于趋同化,李教授则认为审查标准的统一未必会造成内容趋同。

图3

“即使在线上线下审查日渐趋同的情况下,网络剧与传统电视剧也不会完全一样。第一是因为电视剧的可创造范围非常大,有足够的余地供创作者相对自由地加以选择;第二是因为在文化多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的当今,“雅俗分赏”的分众收视越来越得到关注,即使同在电视台或同在网络,可以选择的题材类型也有很多;第三,通过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的主体受众老龄化现象明显,而网络剧主体受众年轻化现象明显,只要制作方不抛弃老龄化观众,网剧与传统电视剧的相对区别将长时间存在;第四,电影行业的例子可作为参照:电影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有那么多的国家在生产电影,但不同国家的电影生产仍然没有日渐趋同到相对区别已经消失的局面。”

其他业内人士也作出了相似的判断,可见之前外界有一些传播混淆了相关概念,审查标准的一致,和内容的趋同是两码事。对于网络端,只要保持正向和阳光的价值观、其更青春、更快节奏、强情节的内容仍可不断创新。

总局履行职责之余,网络影视仍有广阔起舞空间

从题材到版权,从艺人到播出形式等等,政策干预视角已经涉及到各个方面。从高校研究者的第三方立场来看,李教授认为,官方不时发布审查政策,在现实上有其合理之处,效果上有得有失,而从业者同样有其无奈之处,有失有得。

针对不时推出的各种总局限令,李教授认为大家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待:

首先,总局有站在社会立场发布限令的权利和义务,有其合理之处。他以 “限娃令”为例,任何文明国家,会对与儿童相关的节目严加控制,以避免对儿童的心理产生不良影响,这确实也是国家行政部门应该履行的管理职能。大家如果能认真研究一下英国等国家对儿童节目的管理,就不会认为“限娃令”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这不禁让骨朵想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爸爸去哪儿4》“董大力阿拉蕾”事件,对于未成年儿童的保护,总局在这方面要及时出台各种措施,显然是相当必要的。

图1

事实上,尽管总局在不时发布限令,但也并非一棍子打死,具体问题可以具体分析。比如《中国好声音》的诞生,本身就是“逆”着“限娱令”脱颖而出的,因为这档节目与当时某些选秀类节目确有区别,因此还是得到了总局的批准。

同时,当涉案剧严格审查的同时,虽然《心理罪》等项目遭遇过整改,但如《法医秦明》这样认真制作、价值观正向的悬疑剧、如完美建信制作的《灵魂摆渡》、正午阳光制作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仍然在视频平台安然播出,同样说明了只要认真研究审查标准,严格把控价值观,网络影视仍然有广阔的起舞空间。

因此,在总局发布禁令的时候,网生影视制播方一定要认真研究限令的关键所在,努力找到合理上线的路径。

李教授认为,影视从业者要关注并研究流行作品的社会文化影响,可以阅读相关论文、关注政府口径或组织相关的研讨会,多听一听在经济效益之外的文化分析言语。对那些文化观念上存在问题、可能引发社会关注的内容保持警惕,从而可以对市场发展有一些理性的预期,降低市场投入的风险性。总之,既关注产业,也关注文化,将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业内人士向总局建言:疏重于堵,勿限类型

最近《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的热播,又让传统影视人陷入新一轮的沉思,有人说:“这本是我国的戏剧元素,却因为政策的限制不能拍,被别国发扬了。”限鬼、限涉案、限穿越等题材,的确让影视人的创作像戴着镣铐跳舞。

图5

对此,李教授对总局的审查也提出了相关的建言,他认为,应该限制的是价值观念的表达,而不是特定的题材与类型。“因为任何一种题材类型,都既可以写出主旋律,也可以写出非主旋律的价值观念。比如,我们有不少披着主旋律外衣的作品,其实是伪主旋律之作。”

其次,不时以限令的方式进行管理,总体上是一种“堵重于疏”的方式,限令发布之前应慎重考量对各方面的影响,多方共赢应为考虑基点。从理论上说,“疏重于堵”的效果应该更好。

最后,限令发布之后,管理方与被管理方应有一个效果反馈与限令调整程序。如果效果好,可以加强;如果效果不理想,可以调整或取消。

李教授拿早些年的 “限广令”举例,政府想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观众的利益,杜绝广告中插电视剧现象,想法是好的,但施行效果来看却有不够深思熟虑之处。

“如果只允许在节目首尾插播广告而不允许在节目中间插播广告的话,确实方便了观众观看,但相对也忽略了播出方(包括电视台与广告主)的经济利益,总体上不够公正。因此,政府需要做的,一是限制每个时段内广告时间的比例,二是限制每段插播广告的时间,三是引导一种令观众容易接受的广告播出方式。比如美剧在剧本写作时就常常强调四幕的构成,幕与幕之间就是留待插播广告的。当剧情发展到一个关节点停下来并插播短时间的广告,观众能够接受,广告主的广告投放也更有效果,节目播出方的经济效果同样也得到了保证。”

图2

对此,骨朵不禁想和李教授一起呼吁:继承于《暗黑者》、发扬于《老九门》的“中插”是个不错的形式。对于盈利状况还不甚理想的网络影视而言,合理放开广告模式,也是鼓励行业长足发展的长远之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年度展望│勿踩“雷区”!权威解读2017监管常态化下如何避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