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中制协打假收视率,做假每集30-50万,黑势力”卖收视率”不啻于收保护费!

今天,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一份声明,正式向电视剧“收视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

据网络大电影(ID:wxs360)了解,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是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中国电视剧每年有40多亿人民币被用来购买收视率!

“假收视率”已经成为电视剧行业最丑陋的毒瘤,走捷径“制造收视率”让整个行业都在给黑势力打工!

中制协呼吁全行业积极举报收视率地下庄家的行迹,人肉这些躲在阴暗角落的收视率操纵者,同时,正式授权法务委员会:立即调查取证,向司法部门报案。

1、 联合全国电视剧制作行业,签署自律公约,从现在起,坚决杜绝收视率做假现象,拯救我们的道德与良心、拯救我们的产业。

2、 请党和政府主管部门,要求全国电视剧播出机构,坚决配合制作业的打假行动,从即日起购买、播出电视剧,绝不再与收视率挂钩,禁止一切对赌行为。

3、 请党和政府主管部门,尽快协调国家公、检、法部门,严厉打击操作收视率做假的黑势力,彻底摘除这颗毒瘤。

4、 委托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迅速向全社会发布声明,调查取证,向司法部门报案,用法律手段惩处黑势力、维护公平正义,并号召全行业向法委会积极提供有关线索与证据。

5、郑重向主管部门建议,从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出发,尽快调集技术资源,建立一个现代化的、客观公正的,能够真实反映全国电视观众收视情况的电视收视率调查机构,彻底根除收视率做假现象。

QQ截图20161213151742

每集电视剧多花30~50万,收视率不保证
黑势力“卖收视率”不啻于收保护费!

实际上,电视台唯收视率论一直都让业内人痛心疾首。收视率可以反映节目的受欢迎程度,可以作为广告商的投放参考,但在中国,走捷径“制造收视率”让整个行业都在给黑势力打工!

卫视为了广告收入而“暗示”片方保证收视率,片方只好花高价投靠黑势力购买收视率。

据了解,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是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一部三五十集的电视剧,光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就高达两三千万,最后片方只好再把这个价格加到电视台购剧价当中,一圈转下来,最后是广告商再为了不存在的收视率支付高价,成为一个恶性循环。

以卫视频道年播出1.3万集电视剧算得话,每集30到50万,就是说每年有40多亿人民币被用来购买收视率!

全行业都在给黑势力打工,谁还有心思管观众看到的是什么鬼?

更为恶劣的是:由于各卫视频道普遍要求购买收视率,造成“资源”紧缺,于是黑势力趁火打劫,在同一城市,同一时段,同时收取两家、三家制作机构的费用。也就是说钱是非要花的,但收视率可不一定有!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敲诈啊!和收保护费有什么区别?

《美人私房菜》没刷收视率让浙江卫视跌出前二十
行业病态是始作俑者造下恶果

不刷收视率会怎样?《美人私房菜》就成了鲜活的例子。由于制作方没有购买收视率,在浙江卫视这样国内一线卫视上,黄金时段首播居然排名跌到20名。最终导致浙江卫视将其腰斩停播,将《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提前上线。

1

当然,就像昨天文章:郑爽马天宇新剧收视太差遭下架,国产剧什么时候能不做无用功?所说,从质量上讲,《美人私房菜》不是一部上乘的电视剧,但重要的是排在它前面的那些电视剧,有哪部是单靠口碑发酵带来的收视呢?

在业内,无剧不刷已是共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电视台还是片方都苦不堪言,《美人私房菜》只是引发抵制的导火索而已。

可追本溯源,很多从业者何尝不是收视造假的始作俑者?在国内,卫视收益主要靠广告,广告以收视为衡量准绳,卫视当然乐于创造自己高收视率的假象,今年5月,湖南卫视推广主任汤集安就曾微博炮轰《中国好声音》“承诺收视率”的诡异逻辑:

QQ截图20161213152257

而很多片方,在所谓的IP、投资、续集等一系列利益关联之下,对于收视率的追逐何尝不是趋之若鹜?

到现在,购买收视率已经形成了组织严密,操作有序的“地下黑产业链”,整个行业都被绑架,就算是内容优质,同样需要花高价去购买收视率,否则就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购买收视率只是产业众多环节当中的一环的畸形,但却是目前国内电视剧产业的一面镜子,行业追逐收视率,和追逐明星、追逐IP、追逐PPT本质上是同样的问题,当数据成为唯一标准的时候,谁还去在意艺术价值呢?

电视台已被唯收视率论榨干
电影唯票房,网大网剧唯点击已经赶在路上!

如今,收视作假的黑链条让行业苦不堪言,巨额利益流进黑势力口袋,观众却连好剧都看不到几部。

现在,我们出台一份声明来宣战容易,但如何落实,如何自律,如何建立强制性的游戏规则才是难题。

2015年,广电总局曾组织央视等14家电视台签署“禁止收视率对赌公约”但公约并不能改编收视率对广告的影响,最后电视台的确不对赌了,却变成了“只要制作方不承诺收视率,我就拒绝购片”这样的潜规则,到今年下半年,收视作假已形成大面积,全方位塌陷的恶劣局面。

到现在,在网络渠道冲击下,电视台处在生死边缘,是死是活,还要看继续发展。但业内更需要的关注的,远不止收视造假。

今年初,《叶问3》假票房事件彻底戳破了之前的诸多票房神话,其恶劣影响延绵至今:电影局处罚《叶问3》:8800万假票房作废,73家影院参与造假

在此前,网络大电影(ID:wxs360)就曾推文:“网络大电影刷量:人人都懂却闭口不谈的灰色地带”关注网络大电影刷量问题。

今年9月份,微信公众平台反刷量,人们这才发现,无数曾经的大号原来都在“裸奔”。

10月份,腾讯打击网大刷量,结果日播放量一落千丈,跌幅达73%。

张朝阳曾说,“《法医秦明》这么火,点击才5亿,而那些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网剧听都没听说过”,大概是骗鬼呢吧!

在各方打击之下,以上露出的“丑态”仅仅是黑色链条的冰山一角,一个个“爆款”都变成水月镜花,让人不禁想问,国内的文娱产业,到底还有没有真实数据?

大家毕竟做的都是文化产品,怎么做出来这么多没文化的事呢?在这里小编奉劝一句,专注做内容,别玩养蛊那一套,否则到头来被榨干的,没准就是你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中制协打假收视率,做假每集30-50万,黑势力”卖收视率”不啻于收保护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