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七月与安生》获金马双影后,是时候考虑一下双女主戏了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第53届金马奖颁奖礼上,88年的马思纯和92年的周冬雨力压夺奖大热门范冰冰,孵出金马奖首个影后“双黄蛋”,使她们获此殊荣的电影《七月与安生》,由陈可辛监制、曾国祥执导,改编自安妮宝贝同名小说。

这几天可能许多朋友趁热回顾了这部青春片,新一代小花们的“洪荒之力”令人感叹,别出心裁的剧本改编值得一赏再赏,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双女主”的模式也引人深思。

1

连章娘娘都挑了大女主戏!“双女主”是真的被冷落好久了吧?

纵观这几年热门影视,你会看到群星云集的虔诚群像,看到俊男美女势均力敌的相恋,发现最传统的“孤胆英雄”戏往往也最有效,发现所谓“大女主戏”已蔚然成风,甚至“双男主”都能频频打响腐向CP牌,惟独“双女主戏”少之又少,且难出爆款。

粗略想来,原因有二。首先,我国传统影视剧习惯于男性视角的叙事,对于女性角色、女性心理的描写塑造存在一定问题。2015年两部高票房影片《港囧》、《夏洛特烦恼》都脱不开“直男癌”的嫌疑;好莱坞IP翻拍,启用倪妮、Angelababy尝试双女主的《新娘大作战》浮夸无聊,将闺蜜情粗浅理解为——你若安好,撕逼到老,引来豆瓣一片骂声。

2

而今年年初的《奔爱》大炒周冬雨与佟丽娅的“百合戏”,但电影中二人实际上是小三与正房的关系,行动完全围绕一个男子展开,真相一出,瞬间引起了吃瓜群众的抵制。大银幕上连一个行动合理、三观正常、情感逻辑合乎时代的女性角色都少见,又如何期待一个打动人的双女主戏?

而电视剧方面,流量逻辑压倒内容逻辑,片方希望“流量花生”们加盟挑大梁,而各位“流量”之间明争暗夺,一呼则粉丝百应,让“撕番位”这股不正之风愈演愈烈。80后、90后小时候尚能看到《还珠格格》、《上错花轿嫁对郎》这样实力旗鼓相当、人设相映成趣的双女主戏,而现在,即便碧瑶和陆雪琪都是《青云志》“大男主”的后宫,粉丝也非得争出个绝对意义上的女一不可,也是很迷幻了。

3

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挑“大女主戏”。省事!省心!皆大欢喜!纵使原著抄袭,唐嫣的《锦绣未央》收视也是一路走高,2017年更有赵丽颖的《楚乔传》、周迅的《如懿传》、范冰冰的《赢天下》等蓄势待发,连首次登上电视荧幕的章子怡,挑的都是大女主古装戏《帝王业》,厉害了word娘娘!

可双女主戏真的就没有活路了?也并非如此,让周冬雨和马思纯双双进阶的《七月与安生》,就是一个双女主的正确打开方式。

《七月与安生》的“双女主”,有啥不一样?

在笔者看来,《七月与安生》“双女主模式”最出彩之处,是以两人价值观的相互牵引、融合来构建这段唇齿相依的共生关系。“世界上另一个我”名副其实。

卢梭有句经典名言:“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对自由的理解与求而不得的痛苦,在片中表现为流浪的人渴望安定,安定的人有不羁的灵魂。两个女人背景经历迥异,如果只是性格互补,而没有“交换人生”的蠢蠢欲动,又何来固若金汤的情谊?

4

难能可贵的是,影片并未说教式地对“流浪”和“安定”两者做出非黑即白的评价。就连七月妈妈,培养了性子安静温和的女儿,却也能说出“折腾的人也可以很幸福”这样开明的话来。尊重任何一种选择的可能性,并认为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两者可以兼得。

片中,男性角色家明是被符号化的,很多人开玩笑说他才是“第三者”。但他并不是可有可无,因为总要有一个支点去打破两个女人关系的平衡,家明的存在是她们友情的试金石。

七月在火车站送别安生,安生说如果七月让她留下,她就留下。但七月看到家明贴身的玉坠挂在了安生的脖子上,安生就成了她心里的潮水,疼痛的、汹涌的。七月近乎本能地想要保护她的爱情,任眼泪肆意流淌也没有开口。这场戏对女性心理的捕捉丝丝入扣。

“双女主模式”要求表演不分伯仲又珠联璧合,对任何女演员都是巨大考验。所幸的是周冬雨和马思纯都奉献了目前为止的最佳演出,她们与角色浑然一体,也激发了对方的潜能,成就了彼此。

5

“双女主”行不行,剧本和格局很重要

相信周冬雨、马思纯成功捧得“金马”之后,未来“双女主”这一模式很可能掀起影视圈的一股新潮流,也会让更多有表演实力的小花为人瞩目。然而,骨朵在这里要说的是,这一模式也并不就是万能的。

在如今IP引领影视风向的时代,对于影视人而言,花高昂的价格买下一个版权,改还是不改是横在其面前的最大难题。大刀阔斧地改,会招来原著粉的骂战,不改又难有惊喜。而《七月与安生》之所以能够将两位女性角色都塑造得很鲜活,原因就在于大胆而又恰到好处的改编。

以七月为例,原著中的七月从小循规蹈矩,恬静温婉,却似一潭死水,从无反抗。她最“出格”的就只有深受打击时浓妆艳抹,佯装妩媚。电影里的七月则是外表温驯乖巧,内心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叛逆。

上海酒吧那场戏,原著写道:“七月把酒杯推给酒保,示意他收回”,情绪隐忍克制;电影改成了七月对安生酣畅淋漓的怒斥,无疑更有冲击力。而当七月撞破男友家明和安生共处一室,更上演了声泪俱下、撕心裂肺的控诉,让观众对于被最亲的人背叛的痛楚感同身受。对婚姻,七月也比原著洒脱。新郎落跑是其一手策划,避免双方困于“无爱囚笼”,懂得放弃何尝不是一种智慧?

改编之后七月的命运不再是一次次被选择的结果,体现了逐渐走向自觉的女性意识。可以说电影就需要这样具有爆发力的主动主人公。

6

电影淡化了屡见不鲜的三角纠葛,使故事不至流于狗血庸俗。同时,改编中剔除了小说中过于消极颓废的元素,酣畅淋漓中透出了清新的生命力,细节的补充和注入使影片富有熨帖人心的质感。这也是为什么在国产青春片烂大街的情况下,配置不算高的《七月与安生》仍能凭借口碑称胜。

再举例,今年年中上线的一部叫做《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的网剧,原著小说颇具安妮宝贝风格,也是一部双女主戏。“陈白露”是个出身高贵、气质高冷的倔强女子,由当红小花张天爱和陈娅安两名女主演出演。可惜两个女性角色缺乏更势均力敌的个性展现和对手戏,留下遗憾。

格式工厂7

当然,“双女主”模式、优质改编,有时候也未必百发百中,还要看两位演员的咖位与互相配合。周冬雨和马思纯都是国内正处于上升期的女艺人,看两个人获奖时激动得“语无伦次”的感言,有一种未经娱乐圈洗礼的质朴,当年的《还珠格格》之所以成了经典,也是因为赵薇与林心如相识于微时。在艺人的这一阶段,显然是最易培养出革命友谊的。

8

相比之下,番位之争尚没有传统影视那么激烈的网络剧(甚至网大)其实更有条件去尝试“双女主”模式。事实上,2015年初的科幻剧《执念师》就走了“双女主”路线,柳心、曲小弯人设对比鲜明,一个是屌丝穷游女,另一个则是傲娇白富美,演员禹童、艾晓琪也都是新鲜面孔,出来的效果自然是惊喜的。甚至在该剧热播时一度诞生二人的“百合CP”,也算是互联网环境中的一个独特解读了。

可惜到了今年的第二季,该剧故事进一步展开,世界观也更酷炫,曲小弯的存在感却变弱了,“双女主”名存实亡,不由令人扼腕。

9

所以说啊,《七月与安生》都捧出了两个金马影后,也许我们是时候再考虑一下“双女主”了。总而言之……快把“曲柳CP”还给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七月与安生》获金马双影后,是时候考虑一下双女主戏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