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天价网文与限韩令的夹击下,高性价比的日剧IP会是下一个出口吗?

随着国内各大视频网站在影视方面的发力,业已形成互相制衡却又百花齐放的影视新环境。各家视频网站为了点击量、会员数各出奇招,其中一个手段就是“走出去战略”。从去年底,各家的项目推荐会上,骨朵就频繁地听到他们与韩国、美国、日本等电视台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当然,合作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简单的版权买卖,继幕后团队的跨国合作、模式的引进后,IP版权的买入与翻拍,又成为一个新的方向……

文 │ 水泽明

对于普罗大众而言,但凡提到“翻拍”,往往会与“烂剧”划上等号,对于制作者而言显然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冒险。去年翻拍自韩剧《仁显王后的男人》的《相爱穿梭千年》被指“画虎不成反类犬”,但丝毫不影响制片方拍第二季的雅兴,而翻拍自韩剧《她很漂亮》的《漂亮的李慧珍》也已经定了档期,接下来,“余罪”张一山主演的翻拍自韩剧《kill me heal me》的《柒个我》即将投入拍摄。据骨朵所知,《屋塔房王世子》的改编权也已被拿下……不仅中国在翻拍的道路上“越挫越勇”,韩国近来也加入了“翻拍大军”的行列。去年翻拍自台剧《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爱你的时间7000天》并没有拍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的精髓,而刚刚在无声无息中收官的《步步惊心:丽》也改编的小家子气,无论在韩国的收视率还是在中国的点击量都可以用“扑街”两个字来形容。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影视人前仆后继的投入到跨国翻拍的队伍呢,真的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么简单?

882479825310955981

没过千万的日剧IP,性价比更高

提到日剧,对于大众认知而言,或许还停留在《东京爱情故事》这样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期间的作品。近二十多年来,受到政策的影响,日剧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销声匿迹的。虽然,最近三五年已经有视频网站在购买日剧版权,不过后来还是因为各种问题,让日剧迷不得不重返看盗版的日子。虽然,看新剧难,但有民间的字幕组的存在,再加上公号的“推波助澜”,日剧在中国也并非无声无息,从《昼颜》到《我的危险妻子》再到前段时间震碎网友三观刷爆朋友圈的《贤者之爱》都成了“网红”。除了电视剧之外,苏有朋二度任导演的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改编自日本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的同名作品,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龙珠》、《蜡笔小新》、《圣斗士星矢》、《海贼王》、《樱桃小丸子》等经典日本动漫也在今年扎堆被引进,就连近日风靡的游戏《阴阳师》,其中的和风元素也是以《源氏物语》的古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设计的……日本文化,虽然不像韩流那般大规模入侵,但也没有想象的“小众”,还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的观众。

849176475558228442

随着中韩关系的紧张,“限韩令”的横空出世,一度风靡的“韩流”也随着日渐寒冷的天气降温了。去年底,各家视频网站还信心十足的公布与韩国SBS、KBS、TVN等电视台签下合作协议,今年底在各家的发布会上已经不见韩国的踪迹,就连在上半年已经买下版权过审的韩剧也是悄无声息的上线,比如近日在腾讯视频与韩国同步的《明星伙伴》就不见大规模宣传。中韩合作日渐冷却,中日合作会因此升温吗?

图1

早在去年十一月,尚世影业就宣布与日本富士电视台达成“三年五部”的翻拍计划,目前《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已经杀青,另外一部由张艺兴、陈都灵主演的《求婚大作战》也已开机。虽然此举与“限韩令”并无关系,但不得不说,尚世成为了受益者。毕竟英美文化与审美离中国太远,而在改编不了韩剧的空窗期,日剧翻拍或将兴起。

图2

另一方面,在这样一个“唯IP论”的影视环境下,网络文学售价已被高高炒起,甚至目前面临即使有钱都买不到大IP的情况,头部的那些早已经被瓜分一空。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外的经典作品,将会是一个有待开发的资源库。《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以下简称《约会》)的制片人孙佳亮(尚世影业)告诉骨朵记者,“国内叫得上的网络IP,动辄几千万,日剧的版权费用则在千万以下百万以上。”

不是所有经典都适合翻拍,如何选择有学问

无论是豆瓣评分7.2的《重返20岁》(改编自韩国电影《奇怪的她》),还是目前正在热映的《捉迷藏》(改编自韩国同名电影),近来翻拍得到大众认可的似乎以电影居多。或许是因为电影篇幅短易改编的原因,而在中国拍电视剧,不剪个四五十集根本就回不了本,因此往往要面临注水的问题,尤其是短小精悍的日剧翻拍更要面临这样的尖锐问题。

然而,网络剧市场的繁荣,倒是给日剧翻拍提供了可能性。以《约会》为例,日本原版一共十集,每集一个小时,再加上一个110分钟左右的SP。孙佳亮说:“因为之前没有网剧,如果做成一个传统30集的电视剧,必将要打破原有剧本的构架,对剧本的创作就会造成很大的困扰。现在网剧市场慢慢起来了,就可以做25 -30分钟一集。《约会》原版一集的体量在53-58分钟,我们把它一切为二,在不打破构架的情况下,分为上下两集来讲。基本上,20集对于网剧来说刚刚好。”

图3

上文提到,尚世与富士的“三年五部”计划,《约会》是编剧古沢良太《Legal High》之后的作品,如果两部剧集比较起来,律政题材的《Legal High》显然要比纯爱的《约会》更“有戏”,况且前者豆瓣评分高达9.3,对于观众而言是“神剧”一样的存在。之所以没有选择这部戏,孙佳亮表示,因为《Legal High》走的是英美司法体系,中国有自己独立的司法体系,并不是那么容易改编。

那么什么题材才适宜被拿来中国化呢?就在前几天,已经被翻拍成中国、日本、泰国、印尼、越南版本的《奇怪的她》再传出消息,将会改编成英文版和西班牙文版,透过这个成功案例不难发现,对亲情、爱情的传统价值观输出以及对梦想的追求,无疑可以打破地域的界限,很显然,《约会》也是一部这样的作品,而它所探讨的啃老、婚恋、剩女等话题,又的确适合根据国情进行本土化的改编。

图4

《约会》是2015年的人气日剧,该剧目前在豆瓣上有超过三万个评价,平均分高达8.6分,是2015年在豆瓣上评分最高的日剧。透过该剧的人群画像来看,30-39岁的熟龄观众占主流,20至29岁的人次之。在目前主要以玄幻、罪案等题材为主导的网剧市场,投入这样一部轻熟婚恋的作品也的确是冒险的,但孙佳亮对此很有信心,他以B站后台数据来分析,“绝对不要认为低年龄层的审美就是低的,B站聚集了一批喜欢二次元和宅的年轻人,但你绝对想不到他们最喜欢的一部剧是《冰血暴》,还有一个片子在这播的也好,叫《我在故宫修文物》,所以不要以传统的眼光来看他们。”

图5

本土移植、沟通成本,跨国翻拍的两大难

既然花了高昂的版权费,那么剧本改还是不改,是横在制片方面前的一个矛盾,大改吧怕原著粉不满,不改吧又水土不服。《约会》的核心是两个奇葩的主角恋爱的故事,一个是高等游民,另外一个是特别理性的理科女,有一点“豆瓣男碰上知乎女”的感觉,剧方透过这样一个设定找到切入点。据该剧制片人刘荣(腾讯视频)介绍,《约会》将故事背景移植到上海,也是因为上海的国际化氛围以及消费水平跟日本比较像,而且原作中几个重点场景在上海也可以找到更美的景。

格式工厂格式工厂图6

还是以《奇怪的她》被改编的不同版本为例,在中国版中,加入了《还珠格格》镜头、邓丽君的歌,以及广场舞等元素,而日本版则直击单亲妈妈这一社会话题,越南版则更着重于婆媳关系,甚至还加入了“越南战争”,这样的改编无疑打破了翻拍所容易产生的文化隔阂,让本国观众有亲切感继而迅速入戏。

《约会》的一大特色是高能又密集的“嘴炮”,郭晓冬在接受骨朵采访时,就“诉苦”说,剧中大量的台词是最让他头疼的,每天拍完戏都要回酒店背两个小时以上的台词。据郭晓冬透露,该剧对台词的改编主要凸显在一些典故和民俗风情方面,比如日本版说的是芥川龙之介,到了中国版就说陶渊明。

图7

孙佳亮则表示,该剧最大的改编有二,其一是针对“高等游民”这四个字,“这个词在日本是没有褒贬的,但在我国是有贬义的,而且你看日剧时,发小对男主角说‘高等游民给我出来’是合情合理的,在中国这么说就会很奇怪。所以,我们一开篇花了很大的力气,从中国两晋时期开始说起,来解释‘高等游民’这个概念。用发小的话说就是‘有钱的盲流’,就是比较接中国地气那种。”其二是,原作中的女主角的职业是国家公务员,中国版则改成了精算师。一开始编剧古沢良太还提出质疑,刘荣认为“精算师这个职业整天与数字打交道,不仅能突出女主的强迫症,还可以突显独立的职业女性形象”,于是他们为此与古沢良太沟通了很久,最后细化到精算师的月薪是多少。而对于此次中国的改编,在接受采访前看过粗剪的原著古沢良太告诉骨朵,自己看片时虽然不懂中文,但同看的人都随着剧情有情感变化,所以他觉得感觉都是对的。

图8

原著中经典的鸭子嘴LOOK被保留了下来,女主角王姿允将再带起新一轮鸭子嘴表情热

另一方面,时下的跨国翻拍虽多,但大多都是版权买卖关系,既拿到版权后原作方就不会有任何输出了,孙佳亮以《恶作剧之吻》为例,他认为不管是台湾版,还是日本又翻拍的版本都很经典,他从中获得的启发是原作团队一定要介入。于是,便有了这一次包括编剧、摄影、灯光等囊括前后期近十人的日方制作人员加盟的情况。古沢良太在采访中告诉骨朵,“这一次我是剧本监制,主要负责的是剧本的把关工作,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人为这部剧把关。”

格式工厂格式工厂图9
原著编剧古沢良太与男主角郭晓冬

富士电视台执行董事大多亮在今年的上海电视节上发言称“以前与中国合作的剧做得不够好,主要原因是主导权要在哪个国家手中,这是比较暧昧的问题。但这一次日本富士台和尚世影业的合作中,创新部分的主导权应该在尚世影业”,也就是说《约会》的主导权掌握在中方手里。只是,虽说确立了主导权好办事,但双方在实际的合作过程中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意见分歧,比如日方因为某天早晨看到女主角在片场吃早餐而发火,认为演员到了片场就应该全身心的投入;比如一个中方要拍十几秒的倒车镜头,日方却认为剪出来不过三、五秒,按照时长拍摄就够了;再比如布光方面中方基本是一个主光源再配些LED的小灯,但日方每场戏都要根据情景和角色情绪来设计现场布光……郭晓冬在接受骨朵的采访时也说,一开始不太适应日方一场戏每个角度都要拍一遍的方式。遇到双方习惯的不同,就看现场谁能说服谁,然而,因为语言不通,翻译就成了必备。

格式工厂格式工厂图10

据孙佳亮统计,《约会》一共配了九个翻译,“监制旁边跟导演沟通的时候要有一个翻译。两个灯光师满场跑,至少要一个翻译,摄影这边要有一个翻译,现场我们常备的基本上是五个人。办公室要给日方下第二天的通告,还要一个翻译。我们翻译的强度是传统商务翻译的强度不能比的,因为等于是一天不断地说话,所以还要准备两到三个来做轮换。我们拍摄过半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去医院输液了。”关于这一点,深入剧组探班的骨朵倒是深有体会,当骨朵在现场碰到古沢良太欲与对方交流,靠英文、动作却还是“鸡同鸭讲”时,几秒钟的工夫就有一个翻译跑了过来。所以,那些欲投入“跨国翻拍”的制片人们,您的翻译准备够了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天价网文与限韩令的夹击下,高性价比的日剧IP会是下一个出口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