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独家】团结演员、协助导演以及和制片人撕|十问《暗黑者2》监制&主演郭京飞

骨朵说

采访郭京飞的前两天,骨朵正好采了《灵魂摆渡》的主演于毅,他们俩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同事,认识了好多年。于毅口中的“小飞”是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灵动之气的演员,对生活充满着热情,而且,还特别执着。据说几年前俩人还在话剧团的时候,郭京飞就爱跟他闹,有一天他上厕所,郭京飞为了能吓他一跳就躲在了门口,结果这一埋伏就是半个多小时,因为那天他拉肚子……

骨朵脑补了那个画面——被吓到的于毅哭笑不得,得逞了的郭京飞露着虎牙嘎嘎嘎地狂笑。

那具有标志性的邪魅笑声,骨朵这次采访的时候再次领教到了,虽然是隔着电话吧,但那感受仍旧鲜活,效果也依旧震撼。

在其他剧里,郭京飞只是一个演员,但是在《暗黑者》的剧组,他在身为主演的同时肩膀上还扛着“监制”俩字,而且是实打实地扛着,一点儿都不带马虎的。

他刷脸找来了“连襟儿”陆毅来客串,就包了机票和住宿,连红包都替剧组省了。

他坚持给第二部增加中国元素,无论是穿着还是摆设。就像新办公室墙上贴着的那副“邪不能胜正”的局长墨宝,从字体的选择再到画框的搭配,都是他一手包办的。

身为监制,郭京飞的主要工作就是团结演员、协助导演以及和总制片人白一骢“撕”——当然,撕完了很快就能再勾肩搭背,什么都不影响也不耽误。照郭京飞的话说,《暗黑者》的这帮人都是我特别好的朋友,我们用不着来虚的。

讲到对真人秀的看法,他坦诚那对自己来说是件绝对的好事儿——第一,他喜欢看韩国的《跑男》,他觉得真人秀这个形式可以很纯粹地娱乐大众;第二,也是最关键的,自己的暴光率增加了。“拍了真人秀,提高了知名度,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了,然后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多拍点儿《暗黑者》这样的好剧,好点儿的剧拍多了以后,我就可以回去舞台再弄一些更好的话剧。”郭京飞如是说。

郭京飞说话很实在,这么多年来,这个特点一直没有变过。

0811_3

骨朵:听说你这些日子都住在北京,除了做《暗黑者2》的宣传之外,还进机房跟了后期?现在后期主要的难点在哪儿?
郭京飞:就是时间。前面拍摄的时间也比较紧,后面剪辑的时间就更紧了。还是为了保证质量吧,只能放慢播出的频率,改成一周播三集。网剧“边播边剪”我个人认为其实特别不科学,我觉得还是应该想好了再做,但是现在全是急活,大家拼的全是经验,还好是我们这个班底还不错。现在就是牺牲了后制工作人员的休息时间,我真的、真的特别希望有一个充裕的时间给到他们。前两天我去机房,发现导演周琳皓已经两天没睡了。我没有他跟得那么猛,就是有时间就过去看一眼,大家集思广益一下。但是我一过去可能就意味着给他们又增加了工作量,确实也有点不太落忍了都。

IMG_4959

骨朵:前期拍摄时间紧迫,是不是也给你和整个剧组带来了一定的困扰?
郭京飞:是的,但是我们都属于应变能力比较强的那种。比如可能一个景儿不行了,那就当机立断赶紧找第二个景儿,但是必须要保证拍出来的效果不会比原来的差,几乎每天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先导集里观众见到的是罗飞和薛天在楼顶的停机坪见面,那个场景我特别喜欢。之前这场戏写的本来是在游艇上,但是拍摄当天到外景地一看我就傻了,我说这不叫游艇,这应该叫摆渡啊,大是挺大的,但是……很土。我就想这要凑合着出海了很可能一天时间就没了,而且游艇还贵呢,一天可能十几万就没了,搞不好回来还要重新拍,所以当下就决定改天台,因为要是再犹豫几个小时,一天的拍摄计划就又完不成了。本来那场戏是没有外国模特的,但是我想这段儿不就是要突出薛天比较炫嘛,所以就让外联找了十几个模特来。

六七月份深圳雨特多,可能有的剧组会选择“等”,但是我第一时间就是“转”,只要下雨就转景,不等,因为我觉得没必要,时间真的耽误不起。

我确实属于比较敢下决定的那种,但是原则是不能让这个决定毁掉这部戏,是坚决不能胡来的。

image60

骨朵:虽然办公室的内景是搭的,但是仍旧有不少航母甲板上的戏,看起来新鲜、漂亮、高大上,实际拍摄中感觉怎么样?
郭京飞:其实周围是有游客的,所以同期声多少会受到些影响。虽然观众看起来航母上的景都很酷炫,但是其实拍摄环境是非常恶劣的,很热很热,甲板被烤的很烫,我估计都可以煎鸡蛋了,踩在上面特别不舒服。再加上四周都是水,感觉上就特别蒸得慌。

IMG_4386

骨朵:有了《暗黑者1》的监制工作经验,这次对你来说是驾轻就熟?还是又遇到了新的困难?
郭京飞:遇到了新的困难。这次最大的困难就是植入,我非常非常头疼。先导集的时候有的观众已经很有“冒犯感”了,植入广告的关系。因为这个事儿我跟老白吵得是不可开交。

时间真的非常紧张,但是有关植入的要求又是每次都来飞页来得很突然,商家在现场看着你,有些植入的内容一个字都不能改。可是这个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家是掏了真金白银的,他们有他们的要求,如果我是老板,我可能也会这样。所以关键就是,你急吧,你还不知道跟谁急!所以我只能逮着老白一顿说,因为我们熟嘛(笑)。

而且说实在话因为植入的事儿,工作人员也被我折磨得够呛,我一要求改他们就得要改完往上报等一个星期。

我觉得植入啊,不能用太过矫情的方式,也就是不能拿观众当傻子,你要植入就好好的植入,放在合适的情境里,采用一些比较好笑的方式,观众也就好接受了,就不会跟你较真儿。

但是最后我还是觉得老白是对的,要是没有这些植入,我们就没有这些高大上的景,没有今天的这个画质。他跟我说的也很实在,如果要一直抱着排斥的态度的话,那咱也就没有第三季了。所以有些妥协或者说改变也是必要的。

反正这个谁也不能怪啦,后边要注意的是提前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不能总是突然往里加东西了。如果让我们有时间都准备好了,相关剧本都磨合好了,我欢迎啊,那是钱啊(大笑)。

IMG_4921

骨朵:这次还专门做了“中插广告”?
郭京飞:对,那就是特意为赞助商留的。而且就算已经在后期制作了,如果有广告主想要追加,我们也有地方可以实现,老白可以看谁有空谁就去配合着拍一些,或者找另外一拨演员去演也行,又或者别人演完了,我们配音也可以,只要跟戏能有关系就可以了,可以不必拘泥于形式。

如果不开这个模式,整个戏里植入的就会更多,那就没法看了。

IMG_1556

骨朵:《暗黑者2》之所以选择在深圳拍,是因为景色好?第一次到深圳拍戏,剧组会不会遇到人生地不熟的问题?
郭京飞:就是为了景。第一个故事里的“师姚村”,那个村子特别不好找,我们都是爬山爬半个小时上去的。我们还好,最惨的工作人员,还要扛着东西爬,可能得用一个小时。但是,大家也看到了拍出来的效果,确实值得,确实挺漂亮,一去我就被震了,好多原始植被,太有感觉了。

这次就是感觉群众演员不太好找,人家那边肯定也是有好的演员啦,只是我们没有资源。

第三季会再想想去别的地方拍吧,但是太“新鲜”的地方也不行,很可能他们的管理还没有形成一种模式,就会比较乱,剧组会遇到很多问题,我特别怕这个。

IMG_7582

IMG_7396

骨朵:为什么我感觉第二季里的罗飞比第一季要淡定了呢?是你对自己的表演方式重新进行了拿捏了吗?
郭京飞:嗯,当监制当的吧可能(大笑)。其实这次在表演上确实相对更“高级”一些。第一季还是更加外放更“搞”一点,因为我知道很多观众吃这一套,这些东西是有效的,其实有的时候自己也是不舒服的。但是这次,我就渐渐地把它稍微一点一点开始往下降了,收了好多。

角色的基调还是逗比的,他依然是在自搓,但是那种被调戏的方式和表演的方式都不像以前那么明显了。严格讲其实我特别希望能借助后期的一些手段,比如通过剪辑让节奏出来,让故事好玩儿。

而且故事情境本身的设置很贱的时候,演员的表演就不需要再贱了。从第一季开始,罗飞就会有幻象出现嘛,包括这次“师姚村”的故事里也有,但是这些幻象都是我去演的,只不过换了服装造型。到第二季后面,改变就很大了,是我建议直接让穆剑云穿着罗飞的衣服作为幻象出现,也是我给配的音。在那个设置里,作为幻象的穆剑云说着说着话就会不小心摸住自己的胸,然后跟真正的罗飞对话调戏他——“你羡慕我吗?”这个时候,我的表演认认真真的就够了,因为情境已经很欠了。甘露身上是有喜剧的点的,第一季的时候她还没能太放得开。

其实第一季走逗比路线是我建议的。本来原来是挺酷的,但是我说你酷不过人家美剧,所以咱们不如把姿态摆低一点。但是“犯欠”是很难拿捏的,需要创作者的审美和品位,逗比的元素加不好做出来的就是找抽,就是趣味低下。我个人认为我们加的还都不错,基本上都在点儿上,不会乱来。

骨朵:怎样把握涉案剧“尺度”上的问题?
郭京飞:这方面我们一直都很注意,而且我本身就是一个主旋律思想的人。第一季结尾,原来写的是罗飞被“地下判官”也就是老Darker袁志邦给喷的哑口无言了,我们一商量觉得不行,因为无论如何袁志邦确实是触犯了法律,他的所谓替天行道很大程度上都是在炫技。作为创作者我们的价值导向一定要正确,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去行私刑,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所以在新的一季里,罗飞也一直在强调,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健全的体制,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一起完善,但是无论哪个个体私下想要采取一些手段做推翻它的事,是绝对不行的。

IMG_4240

骨朵:你和导演周琳皓、总制片人白一骢都是老朋友了,《暗黑者2》的合作有没有让你对他们有更深的了解?
郭京飞:其实第二季,演员们的睡眠时间比第一季都“升级”了,但是周琳皓一天还是就睡两三个小时,每天都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这哥们我是真的挺钦佩的,要是别的人累成那样就开始混了,凑合凑合得了,但他没有,还是一直在坚持。

老白,说实在话,我们再怎么吵,我也要说他是目前我见到过的相当优秀的制作人。首先,他管钱管得非常好;再一个,他什么都懂,剧本、表演、摄影什么的,都瞒不了他。而且他是一个有良心的制作人,就说每集开始的OP吧,很费钱的,但他坚持要好好做。第二季,他给剧组弄来四台艾美拉(摄影机),拍出来的画面感觉就是特别透特别锐。

骨朵:《暗黑者2》拍摄期间你还去抽空参加了华少的真人秀《出发吧爱情》,那么奔波有没有觉得特别崩溃?而且里面还有很多户外生存体验,环境也挺艰苦的。
郭京飞:很崩溃,每天都是5点多钟就从那边往机场赶,大概晚上12点钟回到剧组,第二天就开工。参加真人秀,首先是我想给我和小鲍(妻子鲍莉)留一个念想,小鲍也挺希望去的。而且那种地方可以让我在拍戏的高压下换一下心情,虽然体力上累,但是我心和脑子能休息休息。

我很喜欢跟华少合作,我们俩有很多共同语言。华少是一个很认真的人,这年头认真干事儿的人特别少。我觉得无论这个真人秀的结果怎么样,但是这个过程,我很开心。

其实最最重要的是,我不走,编剧们就习惯性地狂写我的戏,当然我知道他们是对我好啊。我第一季已经有1000多场戏了,可能观众已经对我脸熟了,但是专案组里的其他人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实质性的体现。我希望第二季的戏份大家都能平均一点儿,而且他们本身也有这个能力去承担更多的戏份。比如李倩,那是老艺术家了(骨朵:呃,倩倩愿意听到这样的评价吗?)她估计不太愿意,但是也就那样吧,毕竟我们都是看着她的戏长大的(大笑),演得确实棒。还有就是我们同公司的那些小孩儿,他们也都慢慢地成熟了起来,应该都有点戏份了。

IMG_1426

骨朵网络剧独家稿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微信号:guduowlj

微博:骨朵网络剧

网站:www.guduomedia.com

版权声明

  1.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2. 转载事宜请联系邮箱:jgd@jinguduo.com或联系QQ:3243763083;
  3. 获得授权后转载请注明:作者:XXX|来源:骨朵网络剧|公号ID:guduowlj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独家】团结演员、协助导演以及和制片人撕|十问《暗黑者2》监制&主演郭京飞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