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骨朵专访】《盗墓笔记》编剧白一骢:名字都被写错的编剧,哪有毁掉原著的力量

作为本年度最受期待的网络剧之一,《盗墓笔记》还未开播便引发了各方关注,6月刚至便在微博热搜榜上高踞不下。于6月12日晚在爱奇艺上线的90分钟先导集,创下了网络剧开播四小时点击突破四千万的纪录。

1 盗墓海报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起码对于观众来说是这样的。比惊人的数据更加抢眼的,是初心碎了一地的原著粉和欢天喜地如同过大年的段子手们。特效太醉、植入雷人、造型出戏、原创人物、人设变动、剧情低幼……来自网友与业内人士的吐槽是一波接一波,比正片还好看。

当然啦,不管段子有多搞笑,仔细想想也是心酸,这么大的IP、这么多的投资,最后搞成zhuo个样纸,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面对粉丝的怒火,编剧白一骢首当其冲,以一条名为《于尔肩头》的长微博主动站上了风口浪尖。

2 一骢微博 指路→新浪微博@一骢

说实话,在这个改编IP泛滥的时代,被编剧玩残的小说多了去了……然!而!《盗墓笔记》哪像是被!编!剧!玩残的!它从前到后!从后到前!貌似哪个环节都不!怎么!完好!当然,只限于已经一鸣惊了个人的先导集。

不提别的,单提字幕吧,不仅片头把编剧之一彭阗的名字写成了“刘阗”,片尾配音角色表中也把“花儿爷”谢雨臣写成了“谢语臣”。心塞的白一骢大大还告诉骨朵,其实助理编剧张鸢盎、汤祈岑的名字也写错了【咳咳……骨朵发现片尾把前者的名字写成了“张鸢鸯”,没直接写“鸳鸯”感觉已经是手下留情了】,然而两位姑娘十分心大,说嗯,起码我们的姓还在【让我们再将怜悯的目光投向编剧刘老师……不,是彭老师】。

14日下午,两位编剧一并接受了全国媒体的微信群访。面对质疑,他们淡定中隐隐透着一丝崩溃,表示有些事情“只有神知道”。看来,是有很多难言之隐呐,那么在把编剧上交给国家之前,先来听听他们怎么说可好?

所谓“先导集”

记者:先导集是怎样的一个概念?

白一骢:先导片的目的有三个:一、把吴邪原本盗墓家族的身份换掉,合法化;二、让原小说中的“主动下墓”变成“被动下墓”;三、尽力接回原著线。

彭阗:先导部分应该说是一个提纲吧,因为原著的时间线是很繁琐复杂的,先导集只不过希望能尽可能让大家看懂。

记者:所以我们对后面的剧情还能有所期待吗?

白一骢:可以期待。下周进了瓜子庙、接回原著,会好很多,很多点都在的。

3 真的吗final

关于“上交国家”
记者:编剧说说上交国家的桥段,是怎么想的吧?

白一骢:这不是桥段,是三观,假如媒体也认为盗墓是合法的能拍的,我无话可说。

记者:是一直都会将上交国家进行到底吗……

白一骢:作为三观是要的,盗墓犯法……

4 上交国家

记者:改编《盗墓笔记》和制作《死亡通知单》,一个是盗墓、一个是连环杀手,为什么后者各种尺度、脑洞大开,《盗墓笔记》就要各种交给国家?

白一骢:《暗黑》的三观是抓罪犯,所以可以有尺度,但盗墓本身是犯法的。另外关键是,《暗黑》我是制作人,《盗墓》我只是编剧。

记者:如果只是为了宣扬“文物要交给国家”的三观,剧中频繁出现“文物保护局,上交国家”等情节是否有点矫枉过正?太影响剧情发展了?

白一骢:影响剧情发展和影响%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骨朵专访】《盗墓笔记》编剧白一骢:名字都被写错的编剧,哪有毁掉原著的力量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