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识汝不识丁》陈鹏:我是怎么把小众的耽美玩到5.8亿的

0 题图

耽美题材一向以高风险与高回报著称。论台前,耽美捧红的小鲜肉太多,而幕后,至今名气最大、最受资本眷顾的耽美创作人不外乎柴鸡蛋与陈鹏。柴鸡蛋的主流化之路可谓高歌猛进,连续接手仙侠大IP《星辰变》与热门国漫《19天》,这一切不由得让人对陈鹏的动向更加好奇。

不久前,陈鹏的“超级古风网剧”《识汝不识丁》迎来完结,原班人马的民国剧《锦城骄阳》即将于下个月上线。这还不算最高能,昨日,他在微博上晒出一组新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手稿,再度引发热议……

 

距离第一次采访陈鹏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再见面已是在他的新公司璀璨鲲鹏,那里空间更大,装饰更鲜明。走进他的办公室,你一时简直说不清厚实的大红色帘子、墙上的海报和随意摆放的几把欧式扶手椅哪个更扎眼。

这半年间发生了许多事,比如,他与老牌影视植入公司世纪鲲鹏合资成立了新公司;再比如,他的“超级古风网剧”《识汝不识丁》经历了修改与调档,于今年九月高调上线,并最终以5.8亿总播放量收官。

“我们这么一个小体量的戏,能在榜单里就不错了,我很知足,像傅园慧一样……好多记者问我对未来的期待,我真的没有期待,我很满意!”他摆摆手,向后一靠,像葛大爷一样惬意地摊在了椅子上。

 

反腐反出的“腐剧清流”

一向以高风险与高回报著称的耽美题材,不管之前有过怎样的严寒,我们不得不承认,它正在网络平台悄悄回暖,参与者更多元,制作更精良,颜值更高,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基本上还是那一套玩法:低成本、擦边球、窄众宣传、维持与粉丝的强互动,最后通过周边产品与线下见面会盈利。

2

耽美题材在网络平台上渊源已久,从中挖掘粉丝经济的,陈鹏却是第一人。2014年的网络电影《类似爱情》,极其简陋却极其有效,开辟了上文中的“周边+见面会”模式。但这次,陈鹏却向前走了一步,推出了被网友戏称为“腐剧清流”的《识汝不识丁》。

《识汝不识丁》改编自酥油饼同名耽美小说,讲述了纨绔子弟陶墨在老父屈死之后痛改前非,立志做一个好官的故事。挑中这个IP,一来是书名够文雅,吸引了陈鹏的注意,二来是因为题材比较正,“价值观对,做起来会没有什么风险”。饶是如此,该剧开播前一度高调的宣传,还是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之后,《识汝不识丁》在新闻稿中的定位调整成了“超级古风网剧”。

“监管部门给我们提了几个要求,整部片子最后定剪到什么程度,都会去看,很严格,最后秒数都不能变。我们肯定会按要求配合。”陈鹏回忆道。

整改过后,该剧在视频网站上线的版本堪称正直,两位男主之间几乎没有肢体接触。预告片里的一些镜头在正片中消失不见,令部分粉丝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3

不过必须说,这种不满并未对播放或者口碑形成冲击,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这部剧比同期的同类作品提早一步脱离了简单粗暴的题材红利期,开始在阵容与制作上下功夫。

平心而论,或许是最开始的剧本改编,或许是由于后期的删减,《识汝不识丁》的故事不算出彩,新人的表演更是青涩稚嫩,然而其服化道、乃至整体画面质感在当前的网剧市场确实已经属于中上水平。

于是,品质取代尺度,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推广的重点。“之前《类似爱情》没有任何宣传费,全靠‘自来水’,包括一些营销大号当年也是免费发,但现在不一样,市场渐渐饱和之后,从品质和剧的内容上有一些新的突破,才有可能突出重围。”陈鹏说。

4

这听起来似乎不是腐女用户的核心需求,但在陈鹏看来,好的内容任何人都不会抗拒,腐女对于品相也不会全无要求。而他所做的,是把她们感兴趣的题材拔到一个新的位置上。

至于深度用户,陈鹏团队另有办法满足,用的还是老法子——周边。

5

这款限量版U盘中收录了剧照、访谈等物料,重中之重则是《识汝不识丁》的“全剧情版”——不是“未删减版”,陈鹏特意纠正道,“现在很忌讳‘未删减’三个字,提起来像是里面有不好的东西,我们这里边没有不好的东西,全都是‘正常向’的……比较像是那种‘导演剪辑版’,是我对于这个作品的更加完整的表达。”

全剧情版U盘按照主创签名多少,价格从199元到288元不等,在预售阶段已经一抢而空。不过陈鹏表示,这次并不指望全剧情版盈利(甚至还与微博合作做了公益捐款),回本即可,重点在于线上线下的传播。

6粉丝们心心念念的删减片段“丹砂宴”,U盘中将收录三个版本

楚楚街“乱入”的背后

可以看出,陈鹏团队对于《识汝不识丁》的运作思路,与当初《类似爱情》时期已经大有不同:内容更加大众化,宣传高调轰炸,盈利不再倚靠长尾效应(周边售卖与线下见面会曾是之前项目50%左右的利润来源),而是主要通过广告植入在前期回收成本。

不难理解这一转变。《识汝不识丁》是陈鹏与世纪鲲鹏成立合资新公司后的第一个项目,而世纪鲲鹏正是国内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影视植入商之一。

《识汝不识丁》中,电商品牌“楚楚街”的硬广被广泛提起。“所有‘楚楚街’的部分是不影响大脉络的,而是单独把它设计成一个搞笑的吐槽点。其实一部剧植入七八个、十到十五个品牌都正常,但是为了剧情考虑不能植入太多,尤其是古装戏,植入只是为了证明世纪鲲鹏有这方面的能力。”陈鹏说。

7

世纪鲲鹏创始人杨宗灵表示,自己看中了陈鹏的创作潜力与商业头脑,“在他这个年龄特别难得”。此外,“陈鹏导演在腐女领域里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他也很了解她们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在杨宗灵看来,选择了陈鹏,就等于选择了这一细分人群。

十年来,世纪鲲鹏深耕影视剧的植入与营销,从今年开始有意转入上游的内容市场。而作为内容生力军,陈鹏的加入补足了世纪鲲鹏的产业链布局,形成了从内容制作到内容营销、再到艺人的闭环,使其可以“通过广告独家买断与参投的模式孵化自己主控的项目,为广告客户和观众提供更好的内容。”

8

具体来说,世纪鲲鹏可以为陈鹏作品提供投资、植入与发行服务,以及作为影视植入平台的第一手信息与资源支持。当然,最直观的表现还是在资金上,不管是纵向还是横向,《识汝不识丁》的制作与推广成本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衣服终于不是租的是做的了,群演终于过500人了。当年太苦了,我作为导演去给人搬轨道,去立三脚架,因为就这么几个人。所以《识汝不识丁》一千多万的制作,就感觉好爽,到《锦城骄阳》制作更大了,就又会往上走一步,人的野心是随着位置的变化而不断增长的。每一部戏都有更好的制作,想怎么拍就怎么拍,这是最大的刺激。”陈鹏大笑。

来自新锐导演的毒鸡汤

论台前,耽美捧红的小鲜肉太多,而幕后,至今名气最大、最受资本眷顾的耽美创作人不外乎柴鸡蛋与陈鹏。深谙受众心理与快速变现的能力,令这两位30岁不到的新人以前所未见的速度获得了丰厚的资源。

柴鸡蛋的主流化之路可谓高歌猛进,她的锋芒文化获得了光线的投资,并于近期接手了一些非耽美类IP的影视改编,这一切不由得让人更加好奇“耽美教父”陈鹏的想法与未来。

当我们提起这个时常出现在媒体标题里的标签,陈鹏打起了哈哈,“那都是别人叫的,我从来没承认过。未来贴标签的话,我希望只贴‘陈鹏导演’就好,挂我的名字,能卖得出去票,就够了。”

9陈鹏在片场

让我们回到故事的最开始。

“初中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要做这个行业,有明星、有光环的这个行业。那时候我特别喜欢去看演出,我不挑,从音乐会、芭蕾舞到话剧、歌剧都看,我觉得那些人在台上会发光。所以不愿意在东北从事大家常见的行业,你要让我算个数我真不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财务有多少钱。”陈鹏笑说。

从初中到现在,陈鹏自问在做选择上从未失过手——不管是学美术、选择文科,还是来北京上学,攒局和同学一起拍戏。

很多时候,选择的依据是爱好,但耽美并不是。《类似爱情》之前,陈鹏已经拍了很多作品,《歌舞青春》、《猜心》、《挺进雅安》……毫无声响。“其中囊括了歌舞剧,青春校园片、爱情片、励志的公益片,多种多样,都没成。当时就意识到这一点,一部戏只能出一个人,一个题材只能红一个。”陈鹏说。

2014年,在网文中大火的耽美题材,影视界鲜少有人尝试。陈鹏偶然间从同学处得知还有“这类小说”,“我之前是不知道的,那就试一下,当时我想就做这一部,不成就不干了,回家,但是谁想到成了。”

10
《类似爱情》系列在腐女群体中走红,成功捧红孔垂楠

在陈鹏看来,网络平台上的成功,大多在于定位精准、题材先行,做市场上前所未见的,以及观众想要的。他所做的,与其说是耽美生意,不如说是一种极端化的女性生意。

“现在大部分人对于耽美的概念是同性,因为头一个《类似爱情》和第二个《逆袭》都是这种,其实不是。耽美是个舶来词,‘耽’是看,‘美’是美好,‘耽美’就是看起来美好的事物。”他将自己的目标受众定在女性,十五到三十五岁,未来还想再拓展十岁。

在陈鹏看来,女性观众的关注点在于高颜值、情感细腻、新奇怪,而不同年龄的女性也有着不同的情感需求。“二十多岁需要的是男友来保护她,三十多岁想的是尽我所能去疼爱他,有了孩子之后会母性大发嘛,我们有一个同事就是这样。‘郝果子’就是为这部分观众设定的,你看他就是个小朋友啊!”陈鹏以《识汝不识丁》中的人物举例,“‘顾射’是为了需要男友力的观众设定的,而‘陶墨’是让女孩幻想成自己的。”

11

我们很好奇,陈鹏本人看耽美小说的时候会有何感想,是否也会吐槽。“会吐槽,这写的什么啊?怎么可能啊?”陈鹏一拍大腿,“有些角色太女性化了,你可以傻,可以笨,可以萌,但你坚决不能娘。某巨头公司给我看了一本书,我说太假了,观众不会看,我自己都接受不了。”

在把握受众喜好方面,年龄是陈鹏与柴鸡蛋天然的优势,和后者一样,陈鹏接到了许多资本或传统影视公司抛来的橄榄枝。《识汝不识丁》中就有光线的参与。

目前,陈鹏团队有五个项目正在筹备,不全是耽美,但“每一个都是大家没有见过的,也不会有人抢在我前面做,我确定,而且都是女性观众喜欢的。”

陈鹏本人明年的工作重点则会放在一个大IP电视剧上(遗憾的是,由于项目还在保密期,他还不能告诉我们具体是什么)。“这个项目难度较大,规格也比较高,堪比《幻城》,整个团队都是国外的团队。这么些年也没尝试过这么大的制作和这么高的成本,需要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完成,光选景地就有很多地方。”

不难看出,陈鹏的野心不限于耽美,但他也并不急于脱离这片让他掘到第一桶金的市场。或许就像他说的,不用任何计划把后路堵死,才是最好的计划。8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识汝不识丁》陈鹏:我是怎么把小众的耽美玩到5.8亿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