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水墨风取代了于妈色,可它能满足接下来的各种架空玄幻剧吗?

 

这两年,“审美”一词,突然悄没声儿地成为了不少影视达人谈及制作时言必称之的时髦概念。

自从去年飘飘欲仙的《花千骨》以现代水墨中国风一发撩动观众的视觉神经、并成功地把长久霸占视野的“于正式”鹦鹉撞色赶下流行神坛后,行业内外似乎便在古装剧、尤其是玄幻仙侠领域里看出了点新的表现门道。

1

即便在不少人看来,《花千骨》依旧是在为中二幼稚的傻白甜代言,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素净的画风,就是清泠泠得让人眼前一亮。当时制片人唐丽君在多个场合都提到了这样的观点:

“在这样一个信息轰炸、刷屏的互联网时代,我觉得能够吸引80后、90后观众的首先是画面,等他被画面吸引住、停下看时,他才会注意到剧本,才会关心故事讲的是什么。”

《花千骨》并不是孤例,转过年来,越来越多的玄幻仙侠剧也都在画面的美学风格上作出了自觉的实践。今年暑期,无论是承延《花千骨》水墨系雨过天青色的《青云志》,还是移植西式魔幻的《幻城》,亦或是妖艳杂糅机械重甲的《九州天空城》,纵有清流与辣眼睛之分,却都是一种有辨识度的格调。日前,玄幻大作《择天记》也推出了首款预告片,那颇具古典意境与异域风情的场景搭建,与唇红齿白的鹿晗一起,成为了吸引观众的一大看点。

2

当热闹的IP在题材与内容上渐成垄断之势时,低调的“美学”也开始慢慢地在操作层面上被业内人奉为了圣经……

水墨or朋克,玄幻的N种打开方式

宽袍大袖、印象山水的古风水墨style

就像音乐、游戏、动漫乃至服饰领域常年用“中国风”元素笼络一批慕古型观众一样,不少玄幻仙侠剧在构建美学风格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与其内容题材最具天然适应性的东方传统文化,于是仙山、祥云点染着墨染的意境,就这样在荧屏上飘然而至了。

由于玄幻仙侠题材大多都是架空历史,脱离了具体时代限制的它们反而在美学上放飞了翅膀,上穷碧落下黄泉、古今穿越五千年,各个时空的意象表征均可被提炼熔冶出新意。

与略施粉黛的《花千骨》一样同打清淡水墨风的《青云志》,整体都呈现出一种世外仙境的超然感。服装设计方思哲将角色的着装风格定位在唐以前,以偏魏晋风的宽袍大袖为主;材质上,他选用了真丝、绡、纱、罗等传统中国面料,让服饰既有静止时的垂坠感,又能在拍动作戏时衣袂随风。

3

为了区分所谓的正邪两派,两方人物的服饰在刺绣上也特意做了区分,比如鬼王宗以商代青铜器上的饕餮纹为主,而青云门则以汉代的云气纹居多。

4

除了在传统文化中汲取素材,为了营造出仙侠独有的旖旎,口袋日益鼓囊的制片方也热衷于在全国各犄角旮旯腾转跳跃来一出印象山水式的取景。前有《花千骨》顶着酷暑的大太阳在广西喀斯特地貌还原长留仙山,后又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去云南普者黑撷一角彩云之南的高山流水。才放了一个预告片就让网友不淡定的《海上牧云记》曾远赴日本、新疆等多地拍摄,为的就是衬托出庙堂的古典以及草莽的张力。

5

而在刚刚出炉的《择天记》预告片中,观众也可一览小桥流水、木屋人家的西宁小镇。这些极具东方文化特色的物事,搭着恰到好处的配乐,成为了一众仙侠玄幻题材中十分有识别性的视觉符号。

6

西幻史诗、朋克机甲,踏着魔鬼的步伐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玄幻剧都会规规矩矩地走“古风”路线,市场上总会有那么几个特立独行的另类,选择去踏着魔鬼的步伐。这个暑期,在画面上最为扎眼的大概就是《幻城》和《九州天空城》。无论你接受与否,这些张扬的造型,就是大剌剌地自成了一道风景。

7

《幻城》和《九州天空城》在美学上其实都融汇了西方元素。幕后团队有一大串外国人名来镇场子的《幻城》,展现的是一个甜宠版的西式史诗世界:《指环王》的艺术指导带来了中土的精灵,《冰与火之歌》的特效公司做出了一只逼真的雪狮。据说剧中人物的服装都是国外高级定制,是否果真如此土豪普通观众大概无法分辨,但那好似赶趴的礼服装,确实完全迥异于一般仙侠剧的飘逸风。

8

《九州天空城》则玩得更为花俏,虽说剧中也出现了参考春秋时期建筑风格的城市设计,但其更为突出的还是国内荧屏绝少出现的蒸汽朋克——炎核机甲。这种源自西方的非主流文化被主创们拿来,结合着本土形式玩出了新格调,比如机甲的眼睛和上面的造型有礼器的纹样,类似于商周时代的鼎,机甲的正中间像传统的铜镜,而机甲的手臂和脚则参考秦时期的睡虎地纹样。这是一种用东方情调调剂的西式美学表现,或者用视觉导演陆贝珂的话说,叫“丝绸朋克”。

9

《幻城》和《九州天空城》面世后,均背上了“辣眼睛”的名声。但其实若考虑到二者的故事内容,这种“出格”的画面表现却也不算太过离谱。而且从战略角度来讲,某种程度上,它们也是为玄幻题材探索了一种新的可能:当古典醇和的“中国风”渐居正统后,玄幻剧是否还可以找到新的视觉语言?

当然,《九州天空城》如此任性,大约也与其网台联动的特质有关。毕竟说起特立独行的新(mi)式(zhi)审美,网络剧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有用大棉袄二棉裤打败过往民国剧华丽的“盖茨比风”的《无心法师》,

10

有大胆启用肌肉盔甲、罗马鞋,男男女女露大腿,每一个造型都引发热议的《太子妃升职记》,

11

更有对二次元造型神还原的《不良人》,

12

架空的世界想怎么搞怎么搞,这些不能更魔性的设定,如果能够先声夺人,也是很带感的嘛_(:з」∠)_

同为带有西幻元素的郭敬明小说,《幻城》和《爵迹》今年都得到了影视化呈现,《爵迹》电影请了一众大咖,虽然特效依旧感人,但造型相比《幻城》电视剧,还是显得高级那么一点点,

13

《幻城》里的白发美瞳,却和其中二的剧情一同受到了网友的抵制,

14

《幻城》全剧词云(引用自骨朵舆情)

主角造型抄袭《霍比特人》精灵王的争议,也不绝于耳。

15

如《爵迹》、《幻城》般带有西幻色彩的架空设定,也就是近些年才随IP热空降影视圈。这类作品的影视化展现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对创作者的审美、想象力、乃至对国内观众的了解,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叙事上需要令观众接受魔法、精灵族、异世界大陆等设定,造型乃至画面如何与国内观众的审美接轨,也需要细细思量,不能简单地拿来主义。

还有一条“潜规则”:造型不美还怎么谈恋爱

凭典雅古风渲染意境,或是以西方质素先声夺人,差不多就是时下仙侠玄幻剧两种主要的美学出发点。虽说在具体操作阶段,二者常有交汇,但一个独立的美学体系,总是能鲜明地呈现出一种主导风格。

另外,其实无论作何选择,影视剧的美学style,首先都是要适应其所预设的受众群。比如《九州天空城》饱受争议的“低胸V领装”,据造型师艾闻透露,就是想迎合少女的幻想,“因为我们面对的观众比较年轻化,又是暑期档,就想设计出受少女欢迎的款式,才研究出了深V低胸,搭配翅膀形状的天空之眼项链”。

17

这也导致目前仍以女性群体为主要消费市场的国产玄幻剧在潜意识里总要遵循一项特殊原则——即无论正派邪派好人孬种,所有的角色造型都要美美美。很难想象国产剧中会出现类似“白鬼”这种“有碍观瞻”的生物,以谈恋爱为重要使命的“中国制造”,养眼是一个先决条件。毕竟,这已不是毛脸雷公嘴、肥头大耳朵就可踏平坎坷成大道的《西游记》时代了。

不无隐患的未来:别让美学降格成形式包装

别致的视觉冲击,相对来说,总是更容易到达万剧丛中过、沧海难为水的新一代高储备观众,从文化输出的角度而言,在美学上能够打上独特烙印的作品,也更易获得青睐,这对于本就在国际市场上受欢迎的古装剧来说,本就是锦上添花。

18《花千骨》曾高调发布一款英文预告片

近些年,已有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将美学前置,着重思考作品的画面风格,这是行业整体进步的一个注脚,却也可能在暗中埋下了新的隐患。当越来越多的项目裹挟着资本再度于这个领域蜂拥而至时,是否又会重现粗暴的复制模仿从而将所谓的美学降格成廉价的、不思进取的形式包装?

19《新白娘子传奇》也要翻拍了你们造吗

从业人员自身的审美水平可能是另一块潜藏的短板,在行业代际更替、新旧并存的特殊时期,这个矛盾可能尤为突出。近来不断在影视表达上做着另类尝试的白一骢就曾在某论坛上无奈表示,“其实国内现在已经达到国际水平了,我们有技术,但是特效人员的审美不一定和创作者贴近,很多人提不出很具体的要求。”

而回归到影视剧本身,最令人担忧的可能还是内容,当美学已慢慢找到自身的方向后,我们又是否能拿出真正配的上这飘渺意境的叙事表达?暑期档几部玄幻仙侠剧口碑如何自在人心,问题出在哪里,各家都提供了不同的看法,说来讲去,其实也绕不过近来热议的诸如IP、演员等几大话题。

其实,现下的玄幻市场,很像早些年中国电影的大片时代,因史诗般的质感洋洋得意,内里却都是空浮寡淡的无病呻吟。电影最终用扎实叙事的中小成本制作突围,而中国电视剧的前景又在何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水墨风取代了于妈色,可它能满足接下来的各种架空玄幻剧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