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干货丨三分钟一集如果不拍段子喜剧,还能怎么玩?

如今的网剧市场,大咖大导频频空降,超级网剧层出不穷,早已不再是小体量、段子剧的天下。虽然制作更精良、更正规,但短剧是越发的难以出头了。

犹记得2010年左右,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开始普及,微博兴起,海量信息、无序浏览的浅阅读时代也就此到来。当人有条件、有意识地去填补所谓的“碎片化时间”的时候,就催生出了专属的碎片化内容——段子与段子剧,短小精悍,易于传播,逻辑与剧情都不重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逗笑观众就好。

格式工厂1

然后,六年过去,段子喜剧衰败,曾经高冷的微博平台也被各种营销号占据,每天广告打得人不堪其扰,也是令人心生感叹。

当超级网剧占据了80%的流量,当单集20~40分钟的量级成为市场主力,网络平台独有的迷你剧该如何寻求突破?还是索性放手离去?

一部题材与理念都相当特殊的网剧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2

都市怪谈迷你剧《慎点》,由可为影业,巨匠视觉,腾讯视频出品,于今年四月份上线,至今已播出三季,播放量累积达到两亿。

凭借题材突破与精准定位,《慎点》在今年的网络迷你剧中独树一帜。它不似过往段子剧,在一集中转换许多场景与身份,上演各种剧情,而是在每集仅有的三分钟内讲述一个令人细思恐极的小故事,而且基本都是生活场景……

深夜加班啊,

3

床下怪声啊,

4

独自在家啊……

5

绝对惊悚纳凉有木有(深夜写稿的骨朵表示光是看到图片就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是我们熟知的“泡面番”一样的长度,但看完还有没有心情吃泡面就不一定了。所以——锵锵——他们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叫做“旁光剧”。

6

一开始骨朵觉得,这可能是在说这部剧全程尿点(吓尿的尿)、膀胱炸裂,不过事实上,据可为影业CEO(同时也是本剧导演)希龙说,“旁光”指的是该剧超凡脱俗的气质令人不敢直视。“那天大家一块瞎聊,说我们这个气质是不敢直视。不敢直视,不敢直视……那斜着视,斜着视不就是‘旁光’嘛?如果它收到的反映很好,也许‘旁光剧’这个概念就站得住脚了。”希龙笑说。

7

这位83年、双子座的创作人有着鲜明的星座特质,坚持辩证看问题,说话永远不说死,两面都留有余地。比如当我们让他形容一下《慎点》的气质时,他给出了一个相当狡猾的答案。

“《慎点》的气质就是我没告诉你这里面是什么。太搞笑了也让你慎点,太恐怖了也让你慎点,太无聊了,我不想耽误你时间,也慎点,这个怎么理解取决于受众自己。我们不想上来就给自己贴标签,但看似不贴标签,往往最后也就贴了标签。”

在希龙看来,只要网民还有碎片化时间需要填补,碎片化内容便依然有机会,不管是文字的新闻推送,还是短视频、短剧。如果观众能够养成追剧的收视习惯,他愿意将这些“三分钟”长久做下去,甚至希望《慎点》未来能够每日更新,全年不断档。

用最短时间、最强刺激抢占受众的三分钟空闲

Q:首次做网剧,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题材?

希龙:做是什么都能做,但是当时我们分析了一下,市场上基本就两个类型,一个惊悚一个搞笑,搞笑的已经太多了,所以我说我们做惊悚,定了一个大方向。其实这个类型在美国和日本发展已经太久了,中国到现在才有适合它的平台。而且它挺符合时代的,包括90后的审美,他们对一些污的或者是刺激的比较喜欢,所以就做了。当然我们片子的寓意还是内心强大,什么都不怕,告诉你这个东西其实没啥,最后都有梦境、幻觉、性格分裂各方面来诠释它。

Q:之前网络上有过一些争议,关于《慎点》与某些海外作品的“相似之处”,这个您会如何解释?

希龙:全世界做惊悚的套路其实就那几个,比如说傻X青年不信邪、怪朋友、脏东西,所有惊悚片都可以贴这些标签。里里外外就是这些桥段,再把故事设定在现代,不撞车的几率很小。一个女的穿着白衣服,在那儿披着头发,如果她旁边还有一个电视,你一定会说这是贞子啊,但我可能就让她从旁边路过了。所以我觉得,你看着像,那你再往下看,之后就会发现不一样,这个是更重要的。我们从第二季开始有一个slogan,叫“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你以为吗”?就是不停地反转再反转,这个是将来的一个核心方向,就是一定要出乎意料。

8

Q:这是您第一次操作这样的短片吗?

希龙:我们现在的平均时长,不算片头片尾基本都是三分半,它其实是一个碎片化时间。讲故事的方法多种多样,我们给它定义的是泡面时间、上厕所时间,那可能三分钟更合适,让大家非常方便地去观看。因为这是互联网时代的产品嘛,大家观看的载体变了,时间相对也会缩短。

其实我最初是做动画片的,也接触过电视栏目,后来慢慢转型做广告,再去拍剧拍电影。这些过往之后,特别做广告时间长了,就要学会在短时间内,在有限的镜头量、台词、表演、露出的情况下,把这个事情交代清楚了,还要好玩、有意思,这个很难。基于这种原因,才做了这种短剧。传统45分钟、90分钟时长的话,相对要好一些,但你要把故事说精彩、铺垫铺足了,要挖掘得更深,所以二者其实不在一个纬度上。

Q:所以可以说,您这个短片可以不用传统影视思维去解读,很多时候就是广告思维、短视频思维?

希龙:没错,只是我把它做得有一定品质,采用电影制作的机器也好,组建团队也好。但是这只是打的一个基本线,如果创意很好,就算拿手机拍都没问题。

可能是个人喜好问题,我比较喜欢看一些段落式的东西,不喜欢一个视角贯穿下去、平铺直叙。比如我们现在另外一个项目,《思美人》的动画电影,我就是把它分成四段,讲屈原的四个人生阶段,提炼每一段的华彩出来。我觉得我们要学会用新的方式讲故事了,(碎片化?)对,你要抓住亮点,就跟画画一样,这个人鼻子很大,你要抓住这个特点,在它的基础上再放大、相应地去夸张,这样就有了对比,这个人就有了特点。

最关键的是创意,有创意用手机拍都没关系

Q:您最多在一集里塞过多少个反转?

希龙:三分多钟承载两个反转就不错了,再多的话,第一可能需要时间铺垫,第二可能就看不明白了。(结构上有什么相似之处吗?)没有,一定没有套路可言。

Q:做这种短片的话,您觉得最关键的是什么?

希龙:创意,执行不是问题,拍摄不是问题,甚至演员表演也是有待于将来再去精雕的,现在拼的还是创意。

可能最初的创意就是一句话,比如说今天吃饭,要吃得不一样,看谁胆子大。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做过吃章鱼了。围绕“吃章鱼”去想的话很简单,美女吃章鱼,那么漂亮的一个女的,居然吃下了这个东西。就是一句话,没有任何的制作难度或拍摄难度,一个固定机位完全可以解决。

9

还有一集是电梯,就是一个监控,门随着那个楼层不停地开关,最后一句话是,“你发现什么了吗?”乍一听好无聊,但是那集好多弹幕,网友之间自己就开始聊,你注意一分几秒,你注意两分几秒。这个东西你说它是创意吗?好像算是,但其实是介于这种之间,这就是网络产品,但它的转发量又很高,一个人看完觉得好无聊或者好恐怖啊,往往会转发出去或者让身边的人也看看。

10

Q:那么《慎点》的灵感来源是什么呢?

希龙:我们的故事全发生在现代,全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东西。包括在这个环境里边我们就可以编故事。比方说现在咱俩在说话,桌上的水自己在动。或者我总往那边看,总往那边看,你感觉那边有人,之后发现其实是有人在底下擦东西或者怎么样,就这样。

我们将来希望的是,把一些产品通过我们的讲述,重新去定义它。比如我们说农夫山泉,很正,广告都在中央台播,但是有没有一个新的角度?这是我们要思考的。也未必是细思极恐那种,而是趣味性,让观众觉得除了喝它还能干别的,或者在什么时候喝、喝多喝少会不一样,这是我们要想的。所以现在我们慢慢也会开始给自己下命题作文,比如说,来,今天就说这杯水,能不能想出来非常棒的、也符合对方定位气质的创意。其实拍摄难度根本就是没有,就在创意。

Q:每一集,从提出创意到最后拍摄完上线,一般是多久?流程是怎样的?

希龙:我们影业里有一个编剧社,也有四五个导演,大家是集体创作。每次集中碰撞出一系列创意,每个人认领自己喜欢的题材去拍。我的公司现在是制片人体系,不按部门分,自己去跟编剧聊、跟导演聊,到点汇总就行了。拍摄的话,我们是建组去集中拍摄,好比一季二十集,我们会组一个将近一个月的剧组。当然也有一些是想起来就去拍了,但是常规的话我们是一个组,正儿八经地去做。

11
《慎点》拍摄现场(配图引自微信“中国人的一天”相关报道)

Q:如果之后有人也想尝试这种三分钟短剧的话,您会给他什么建议?

希龙:先把这个事情想清楚,这个拼的其实是将来的耐力,不论是创意的耐力还是定位的耐力。最早我不叫《慎点》,叫《打开手机吓死你》,很直给,而且有猎奇心态,但后来我就自我否定了,你要吓不死呢?什么都是相对的,那我觉得不如言简意赅。我从来没给自己贴过标签,就告诉你小心点看就完事了,所以我的大方向是没问题的。

但很多人上来之后就说我要做三分钟,三分钟不是跟电影一样百米赛跑,跑完完事,它要的是耐力。《慎点》现在还是一个小baby,但是它以后可能会越来越被大家熟知,越来越好。这个能做多久,我们是要思考的。如果只做了两季就放在那了,那就没了,不会有人再记得它了。它要求的是你不停地去刺激你的团队,不停地挑战自己的创意。三分钟好做,关键是你能做多少三分钟。

新人练手,选拔造星,《慎点》是一块试验田

Q:《慎点》今年之内播出了三季60集,您对这个项目的整体规划是怎样的?

希龙:《慎点》初衷是想让大家换个角度看生活,里边也赋予了一些我们追求的和想要表达的东西,慢慢来吧。现在我们做到60集,也有受到观众质疑或其他,我觉得都特别正常,因为大家对它开始有要求了。我们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但方向是没问题的。

现在是做一做,歇一歇,想一想,毕竟有一个质量的基本点在那里。我们希望以后它能做到日更,这样就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其实《慎点》就像我们的一个试验田,半年来我们筛出了许多很不错的导演、编剧和演员,大家慢慢去尝试。

其实这样的小团队特别多,很多年轻导演,他们的才华也好、角度也好,都挺有意思的,但如果你让他一上来就做一个网大或者一个剧,那对新人来说很难。不过做《慎点》没问题,我会让他们尽情折腾,即使拍得不好,即使不成熟,但这就是现在的导演,就是90后的想法。我不想去说对错,就像通过《慎点》这个平台把他们展示出来,让大家去讨论。而且三集、五集、十集拍下来,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量的积累。

12可为团队(来自希龙微博)

Q:可为的创作团队,平均年龄大概是多少?

希龙:我是最老的,83年,他们都是90后。有电影学院的、中戏的,包括一些野路子,总共有七个人,叫双子座编剧工作室,因为绝大部分都是双子座,非常奇怪。这可能是一个气质的东西,双子座嘛,就是两面性,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辩证的,相对的。你以为的,他未必是这样,我们都是按照这种思路去写东西。

Q:您个人来讲,导演和编剧这两个工种更喜欢哪一个?

希龙:我自己现在其实是公司的一个leader,很多事情上是站在制片人角度上的,我要算账。我们的partner不让我当导演了,因为一个是花钱的,一个是省钱的。我现在更多是建立团队,领着大家一起去开会,确定核心方向,包括片子注意哪,尤其尺度上。其实我们被平台毙了好多集,有的因为太血腥或是什么,你们看到的都是我们收敛又收敛的。

其实这个项目连PPT都没有,就是去年在阅兵的那一天,我刚拍完另外一个片子,觉得想做这么一个东西。后来因为在做公司,就都是一块在做了,所以你会看到画风差距比较大,其实我自己做也做不过来,我也会枯竭的。所以我自己今年就一部作品,就是《思美人》的动画电影,那个是贴我自己标签的。其他要尊重团队里其他导演、编剧他们喜好,包括90后的这种网感,要一直做下去。

Q:接下来还有什么新项目、新的创作方向吗?

希龙:过年之前我们有23部网络大电影在制作,另外的话就是两个网剧,一个是《慎点》,还有一个是古龙的《欢乐英雄》。我们整个公司定位都是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一些过去老的东西。

跟风的事情我们不做,互联网思维是要数据,但是艺术不是数据能支撑的。都上惊悚片的时候,出来一个《太子妃》,之前哪有数据啊?然后又说下一个风点,古装穿越剧,然后又来个《余罪》。这就跟时尚一样,你做好了在这等着,它总有一天会转过来,你去跟,就只能被甩在后头,所以我们就做一个东西,把这个做好了,其他跟我们无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干货丨三分钟一集如果不拍段子喜剧,还能怎么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