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炒IP如养蛊,经营不良易反噬?关于暑期大剧“哑火”的几点反思

整个暑期档被“大IP”刷屏。

《幻城》挟历经十年发酵期、成就一代粉丝的郭敬明作品,强势来袭,并拉来冯绍峰、宋茜、马天宇这样的盛世美颜,强势登录湖南卫视及各大视频平台。紧随其后,万众期待的《诛仙》改编剧《青云志》也以李易峰、赵丽颖、杨紫这样的顶级配置,在一片欢呼声中上线。

然而,这样的超级IP、超级粉丝群、超级制作经费与超级庞大的架空世界,在豆瓣上却获得了这样的评分:

1

是时候来反思一下超级IP的真正价值了。

曾几何时,数百万、千万级成本的大IP交易蔚然成风,曾有网络小说拍卖出一个亿的天价。再加上《盗墓笔记》、《花千骨》等IP爆款的“激励”,人人都把IP挂在嘴边,无IP几乎无法组盘。

可是纵观这两年所谓的IP剧,真正把IP效果发挥到极致、获得全民话题讨论并且能做到收视口碑双赢的,仍然是《琅琊榜》等寥寥三五部。

成也IP,败也IP,IP是把双刃剑?

从播放数据来看,无论是《幻城》还是《青云志》还是取得了中规中矩的成绩,但遗憾的是,二者多少都出现了后继无力的点击与不可遏制的口碑下滑。

幻城-1青云志-1
幻城、青云志播放曲线

《幻城》的立项、选角、定妆,屡屡引发网友热议,再加上郭敬明、冯绍峰、宋茜等自带热点的阵容,一度创造了极高话题度,然而这热度却并没有托起期待中的超高收视率。开播以来,该剧先是被指“数据造假”(后已被制片方出面澄清),后遭到许多青年观众的抵制。

3

无独有偶,《青云志》先是遭遇原著粉的抨击,继而演员粉也认为剧集并没有精准地把握原著的精髓,致使演员失去了塑造一个有魅力的角色的机会,同样对IP本身造成损失。

原著粉的不满,据骨朵舆情系统观测,可归结到一个焦点问题上:《诛仙》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为总价值观,主人公对命运的不公的抗争,和内心的郁结与爆发本是小说的张力。但在《青云志》中,这个主题被放置在了错误的语境中,散碎的情节基本抹消了对这句话的诠释,将被命运百般玩弄、被青云门同门漠视欺压的张小凡变成一个生活在团结友爱充满正能量的愚钝的孤儿。张小凡的成长线变成了烧火做饭,逗贫恋爱的日常。主线松散,加上周播,这种拉家常式的叙事方式显然对收视率无法起到拉动作用。

4

于是,在气势汹汹的第一轮上线话题之后,负面口碑逐渐对收视造成反噬式的回击,两剧无论是收视还是热度,均已逐渐沦入平庸,堪称“哑火”。

其实,仅凭“幻城”与“诛仙”两个名字,两部剧获得这么多的点击量和收视率也毫不意外。但是想想IP本身的粉丝量和前期炒作的热度,不得不说,剧版并没有把IP潜在的价值充分发挥出来,浪费了这些超级IP的概念与人气,是个极大的遗憾。

许多人对去年的《盗墓笔记》记忆犹新。这部因IP而万众期待、甚至引发粉丝冲爆爱奇艺服务器的超级网剧,当年以创纪录的点击和一边倒的评价在网络端霸屏。

盗墓笔记-1盗墓播放曲线

诚然,该剧有着诸多不足之处,但对于首次尝试悬疑探险类型的制剧方来说,也称得上是第一次吃螃蟹的挑战。失望之余,也不乏观众给以宽容度,在吐槽中追完。

6

然而一鼓作气之后,后继的超级IP剧却接连呈现了“再而衰”的结果,那么,接下来难道就是“三而竭”么?令人心生怀疑。观众耐心有限,口味也在提升,影视作品如不用心耕耘,这道保命符将逐渐失效,所谓超级IP的超级拉动作用也可能逐渐失效。

所以说,超级IP有作用吗?有的,但仅仅是组盘时的信心值和上线前期的营销助力。但如果改编作品的质量得不到保证,引发观众反感,片方要面临的可是同样放大了数倍的差评,形成“反噬”。

IP三原罪:IP架空组盘,演员天价片酬,制作者漠视原创

近两年影视圈种种怪相,从演员天价片酬,到剧集粗制滥造,再到漠视原创,追根溯源,似都与“IP热”现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我们理解的IP,就是几年前的网络小说。但与前几年不同的是,之前买网络小说需要从人气、叙事等多个方面考量,而现在,只看数据不看其它、只看名声不衡量落实度的交易似乎越来越多。许多影视公司将手握重量级IP看作为一条获得收视成功的捷径,在抢购IP过程中花费了大量的资金,随后不得不压低编剧和制作等方面的成本,最终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当IP投资超出单独一家影视公司可承担的投资风险后,为寻求平衡,影视公司往往选择提前寻找播出平台——电视台或视频平台,并邀请其一起投资。为了确保高价IP的收视率和播放量获得成功,二者都会给出推荐演员名单,甚至会指定某一位演员饰演主角,这种业态随后又推高了演员的片酬。

7

另一种现象也值得注意。许多年轻演员,尤其是没有经过表演训练、或演技极差的“小鲜肉”,也希望搭上IP热的直通车。他们往往会选择报很低的片酬来蹭IP,一旦借IP的东风涨起了人气,下一部戏就会直接片酬翻四五倍,最终迈入了“天价片酬”行列。

今年暑期的超级IP大剧纷纷上演翻船大戏,更加说明IP不是万能的,既让原著粉丝满意又充分发挥IP价值的改编作品更是凤毛麟角。究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首先,出版界的管理规定远比影视剧宽松,网络小说的出版门槛和阅读门槛都很低。涉及色情、暴力的小说获得极高点击和销量的情况很多,但就其艺术性和文学性而言,并不利于改编。比如,某部今年的明星大IP剧,原著充满黄暴情节,桥段又极为老套,改编后几乎只保留了人名,替换了80%的内容,但为了获得原著粉丝的青睐,上线时仍要打着小说改编的旗号。

8

第二,文字的想象空间远比影视剧辽阔。文字可以任意驰骋,影视剧却必须考虑特效和预算。小说写得越惊奇,读者的期待就越高;影视剧迫于成本压力,呈现时必然大打折扣。玄幻类影视剧常被粉丝吐槽就是这一原因。然而,在无法追加预算的情况下,渴求好莱坞大片式的特效是不现实的。可如果影视剧无法给出超载想象的画面和意境,原著的读者自然也不会买账。

第三,影视公司和播出平台对“超级IP”的渴求过于急迫,有时原著还未完成,就着急买断,着手改编,立刻开拍,着急上线。往往开拍时,剧本问题严重,主演无法到位,统筹无法协调,拍摄过程更是潦草。急着上线,后期和剪辑的时间又被大幅度压缩,很多剧边播边剪,极易粗制滥造。

可以想见,如果中国当前这样一窝蜂地拍摄IP影视剧的状态延续下去,不仅会伤害原著读者、观众,也势必对IP概念本身造成伤害:观众对IP的信任度逐步降低、下滑,最终形成“做IP就是毁IP”的既定印象,IP将慢慢变成影视剧的拖累。

9

但原罪并不在于IP,而是炒作IP、制造影视快消品的风气。IP被无选择地哄抢,主要原因是人气高、文学性强、影视改编难度低三者皆有的原创文本匮乏,同时影视公司内部能慧眼识剧的专业人才太少,或者说话语权不够。目前,制片公司评判IP的角度仍很片面,尽管有些制作方曾表示会对IP进行改编上的考量,但现实是,只要是高人气、稀缺题材,宁肯只借名内容全换新,也不肯放弃“大IP”。

毋庸置疑,一部作品的质量高低并不完全由IP决定,它仍然需要各个环节的精细打磨。精品之作无论是IP还是非IP,都会在影视剧历史长河中留下自己的影子。IP固然有可能为精品之作带来更高的人气、更好的口碑和更多的副产品开发渠道。但过度依赖大IP,却做不出一部良心剧,养IP最终只会如养蛊,稍有不慎,反噬自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炒IP如养蛊,经营不良易反噬?关于暑期大剧“哑火”的几点反思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