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执念师2》没看够?送你一篇与wuli大锁的超~~~长对话丨专访演员梁大维

日前,原创科幻网络剧《执念师》第二季圆满收官,收获13亿播放量,撒花~

1

不过还是有很多童鞋大呼看得不过瘾,继续求虐求烧脑。毕竟《执念师》系列也算网剧里的早期经典了嘛。身世独特的小警察“明天”、霸道总裁“曲小弯”、超能女屌丝“柳心”,以及逗比无极限的“王大锁”,已经陪伴观众们走过了两年有余。

2

说起“王大锁”的扮演者梁大维,熟悉网剧的小伙伴一定不陌生,《暗黑者》里独一无二的“薛天”呐!

3

演员梁大维,出生于198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2004年凭借湖南卫视“金鹰之星”季军出道,次年参演首部电视剧作品《如果月亮有眼睛》。2014年,梁大维在热播网剧《暗黑者》中饰演背景神秘、亦正亦邪的“薛天”一角,为网友所熟知。2015年,在《暗黑者》原班人马打造的中二神剧《执念师》中,梁大维出演拥有“意识监狱”异能的开锁名将“王大锁”,展示了截~然~不~同~的魅力。

4

而且最近这位有颜有实力的男神也出演了火华社长、马天宇、“王大锤”的那部《建军大业》有木有,来年就能在大银幕上看到他了。

5

所以说……就在那年那月的那一天,骨朵与梁大维进行了一场对话,真真是聊完八卦聊人生,谈完行业谈科技,走心也走肾,深沉又欢脱,令一个多小时嗖地一下就过去了的那种充实。那么骨朵特将对话收录在此,一起来看看这位网剧界的“前辈”的所想所感所经历吧。

Q:骨朵
A:梁大维

《暗黑者》中的“暗黑者”,选择Darker是被郭京飞坑的?

Q:当初您是怎么得到薛天这个角色的?

A:其实我第一眼看中的角色不是薛天,是曾日华。那时我们只拿到一集的剧本,我觉得这个角色很有想象空间。我对曾日华的设定跟现在宿丹的版本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我已经想到了这一步,要给这个角色投入大概三万到五万的装备,把他丰富成一个有点神经质的电脑高手,坐着一个电动轮椅,轮椅旁边有一根吸管,进去的时候门还要回弹在轮椅上。他慢慢地进来,好像霍金一样瘫在这个椅子上,用电脑说话,“你好,我是小王庄分局曾日华。”说完自己还拿吸管喝了一口水。然后等穆剑云一进来,这哥们“噌”地一下站起来,说“你好!我是曾日华!”是这种感觉。

后来突然有一天,飞哥问我,大维,你觉得Darker这个角色怎么样?想不想演?我说,太好了,我想演啊,但是我已经演了曾日华了。他说没关系,我给你调成这个。我说那行,挺好的。这剧叫《暗黑者》,我又演了“暗黑者”,这多棒啊。以前朋友问我演过什么,我说《夜幕下的哈尔滨》,他说你演的是“夜幕下”还是“哈尔滨”?(笑)我这次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说了,我演的就是“暗黑者”。所以就临时换成了薛天。结果我是被飞哥给坑了,谁知道Darker全都是戴着帽衫不露脸啊!

虽然薛天这个角色戏份不多,但是我特别高兴的是,大家都把他记住了,特别感谢飞哥。我和他是一个经纪公司的,但是因为飞哥比较忙,《暗黑者》之前没有很多交集,没想到因为《暗黑者》还被人家凑成了一对(笑)。

6

他们一开始说“天飞”也好,“飞天”也好,我根本就不懂,然后说CP,我说CP是什么,computer的缩写吗?后来是通过一个粉丝,我说我想问一下CP是什么意思,她说CP是官配的意思,官配……官配?我跟郭京飞?后来我打微博话题,打了一个#天飞#,然后底下就有站“飞天”的人说,不对,应该打#飞天#。我说这又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在前面是那个是攻,在后面那个是受(笑),这才懂,年轻人的世界好复杂。

Q:那您本人是站“天飞”还是“飞天”呢……

A:我本人是“天飞”,很简单啊,小媳妇,找我这个老公要钱的这种关系(笑)。开个玩笑,我觉得他俩的关系很酷,没有他就没有他,无论这个“他”是谁。如果没有Darker,罗飞可能就一直当一个平庸的小警察;而如果没有罗飞,Darker也不会成为Darker,因为他永远会不停地杀人,并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两人绝对是相辅相成的。

7

Q:那么,谈谈您心中的郭京飞老师?

A:他在我心里的位置还是挺重的。他是一个戏剧天才,对戏曲也好,对戏剧也好,都有非常独到的见地,在好多专业问题上真的是一针见血。你会觉得他的点子真多,他脑子里边的知识真多,他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个艺术的宝库。虽然他是一个逗比,但是就我了解的啊,他应该说是一个严肃对待专业,轻松对待生活的艺术家。

跟他合作一段时间后,我说,飞哥,我想拜你为师,但是他拒绝了我(笑)。他的概念就是,不要把这些东西全弄得形式化了,我就是你哥哥,你就是我弟弟,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别弄什么师承谁之类的。他不太在意这个事情,他更在意的是兄弟之间的那种情感,还有大家玩的那种热闹。

8

主动包办整套装备,原来你是这样的王大锁!

Q:薛天跟大锁,哪个跟本尊更像一些?

A:薛天吧,因为我不会天天像大锁一样,跟大家那么逗贫,没心没肺的。可能薛天那种从容的、半痞不痞又带一点正气的感觉,更偏向我一点。但你时不时还是能从我身上看到王大锁的性格,我有时候也挺二的(笑)。

拿到大锁这个角色的过程也挺逗的。我拍完《暗黑1》以后有段时间没什么事,有一天看到我们《暗黑1》的演员副导演又发了一篇组讯,《执念师》,导演周琳皓,制片人白一骢,开始召集角色。连夜我就去了他们的工作室,给他们带了很多好吃的,就问导演,这个戏我能不能来演一个角色?他说有,已经给你想好了一个角色。我可高兴了,我说是什么?他说是一个开锁的,我的脸刷一下就拉下来了,别人不都是执念师吗,有特异功能,我就搁这开锁?

但等我真的看到这个角色以后,我特别爱这个角色,非常喜欢,马上开始设计这个人的形象,他的眼镜啊,还有开锁时穿的衣服、裤子、鞋,整个都是我自己完成的。我说皓哥你看,之前没有一个锁匠是以这种形象出现的,我给你造一个,怎么样?皓哥说行,就这样。当时我特别意外,本来只是准备自己乐呵乐呵、热闹热闹就完事了,估计他到时候得改很多,顶多从这里面挑一两样出来。但皓哥特别尊重我的想法。我觉得真好,所以就这样,正式加入了《执念师》的大家庭。

9

Q:作为一名观众,表示对那个眼镜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A:对吧?那个眼镜很贵的,一开始我看上了一个更夸张的,一个完全手工做的、蒸汽朋克感的眼镜,很复杂,有很多小镜片支棱在外面,我觉得大锁应该有这么一个东西。但是那个造价特别高,八千多块钱,皓哥说算了,别这样,片酬都不够了(笑)。特别好笑,他们跟我谈片酬,是捂着脸跟我谈的,觉得数字特别难以启齿,我说没关系,能跟大家在一起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一个负责任的剧组,一个负责任的导演,一个负责任的制片人,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对所有人都负责的作品。所以我们第一季才能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用那么少的投资,给大家带来这么一个东西。

Q:所以您是经常会借助一些外在的东西帮助自己入戏吗?

A:就是前几年积累下来的一些经验吧。演员怎样才能让这个角色更加让观众去信服?由里到外重新完全去创造他,可能会有很多方法。不可能说去演一个人的时候是光着身子的,除非你演的是岛国片(笑)。所以我们要去想这个人的生活状态。由他的生活状态、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他对外表的评价,你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他会穿什么东西,拿什么东西,用什么东西,他会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可能这些是剧本里没有的,但演员就是要在第二次创作的时候赋予这个角色更强大、更强壮的生命和灵魂。无论是哪一个戏里,准备得多,最后才会是一个好的形态去展示给大家。

Q:《执念师》是一部科幻剧,有很多绿幕前的无实物表演,而且您在其中“分饰两角”,有一个现代版的自己,还有一个未来版的自己,哪个更有挑战性?

A:都还好。分饰两角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困难,我本身性格也是有两面性的。未来王大锁相对难一些,因为他涉及到咱们平常所说的那种比较装“嗯——”的状态,现代王大锁还是比较敦实一点、比较逗贫一点的。

10

绿幕表演的话,看你怎么想这个事情,要是你从一个成年人的角度想这个事情,会觉得这什么东西?一块绿屏幕你就跟我说这是大海,那是大山?但是如果你把自己置身在一个小孩的思想里面,会玩得非常愉快,因为没有任何的限制。就好像我们小时候手上根本没有枪,也常常拿着手在那比,“biubiubiu,你死了!”它是一个很快乐的体验,所以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大的障碍,我玩得很嗨。【那玄幻仙侠这种上天入地的戏您会感兴趣吗?】有兴趣,他们怎么不来找我演呢(笑)。对男孩来说,异能也好,武功也好,那种憧憬真的是……就好像我们小时候看《天龙八部》,乔峰身边绕好几条龙,特效烂成那样,也看得津津有味的。这种戏给观众带来的感受,真的是有意思的,【幻想?】对啊!

Q:拍摄《执念师2》的过程中,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A:实验室里面的拍摄,那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我都觉得特别难忘。因为那里是四面漏风的,冬天最冷的那几天我们都在那个地方。大家看见我们戏里穿的那种未来的制服也好,现代的衣服也好,相对于冬天御寒的那种厚度来说,真的单薄了很多很多。

有一天真的是大风大雪。本身就已经非常冷,加上寒风,加上雪,一开始是雨夹雪,到后来的大雪,风吹着整个里面的窗户都哐啷哐啷直响,大家在那个小太阳前面哆嗦成一团,看着外面,因为已经没办法拍了,外面是暴雪,里面是大雪。然后我们工作人员就爬到非常高的地方,拿黑布去封那些风口,吹“死”过去的感觉,那天我觉得真的是特别难忘。

Q:那应该和剧组的各位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吧……评价一下各位小伙伴?

A:先说肖顺尧吧,大眼睛、长睫毛,睫毛上面能架好几根火柴棍,我老管他叫匹诺曹。尧尧是我生活中特别好的一个朋友,人很温和,戏也很好,长得又帅,歌又唱得好,舞又跳得棒,没得说的。

11

艾晓琪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根本不像戏里面演的,只有弯弯智商在线什么的,她生活中淳朴得一塌糊涂。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但她真的就是一个憨厚的傻姑娘,这种傻放在现在也挺可贵的。禹童也是不错的演员,看起来娇柔,但是她性格里面有一股狠劲,那么冷的天气,那么恶劣的拍摄环境,我还真没听她说过一句苦,打心眼里挺佩服她。

12

王修泽,相声演员,段子手(笑)。他跟我不太一样,我性格是绝对的直,直得跟个筒子一样,感谢就直接给一个拥抱,不高兴时会挂在脸上,这么一种性格的人。但是修泽他会权衡大家所有人的情绪,很照顾大家,他在戏里面是大家的导师、外挂、教练,生活里对我来说也是一样,良师益友。

13

一言不合就直播,网络上的评价更真实

Q:作为最早一批参演的专业演员,您怎么看待这两年的网剧?

A:最初我对网剧真的是看不上。有一段时间,大概五六年前吧,出来一批网络短片、网络微电影,当时的市场非常混乱,有筷子兄弟凭《老男孩》出来,也有很多打擦边球的东西,完全用色情在博人眼球,我真的特别唾弃,我觉得是一帮……怎么说呢,一帮混蛋,为什么偏要把一个很好的市场环境给变得这么混沌不堪?为了收益,完全没有底线,那段时间我很气愤。所以后来说起网剧,我就觉得就是这些东西,胡拍乱搞。

当时我们老板让我去试《暗黑者》,我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去的,周琳皓导演到现在都给我两个字评价,第一印象,装X。我坐那翘着二郎腿,说我叫梁大维,我们老板要求我过来,所以我过来了,但他是完全按照一个正规的casting的流程做了所有的专业工作。当天晚上我越想越懊恼,觉得我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人家。所以我给皓哥打了一个电话,希望第二天能重新把这个戏试一遍,皓哥特别友好地回了一句,可以啊,我明天都在,你过来吧。第二天我穿了一身跟那个角色感觉比较贴切的衣服,带了很多贴近那个角色的东西,然后重新试了一遍,试完了我很紧张,但是他说,就是你了。

现在的话,我觉得网剧的内容比以前要丰富太多了,可以像《太子妃》那样来回穿越,也像《执念师》这样做科幻。我觉得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像先锋市场的这么一个状态,一些新奇的东西,好的想法,我们可以先放在网络上,网络上的数据和评价相对来说比较真实,因为它是最直接地面对用户的。

当然现在我觉得很多专业的演员也好,很多大牌的演员也好,参演网剧主要是因为人们观影模式和生活习惯的改变。观众直接在视频网站、或者通过盒子去观看,这让我们不用再选择了。可能前两年网络剧对于演员来说片酬有点低,但是现在它的制作量和制作水准,很多时候已经超越了以往印象里面的传统电视剧。所以这个市场是很好的,但是还是希望,我忘了是谁在一个论坛上面说的这句话,就是希望我们能保护好现在的创作环境,不要让它再回到五六年前,打擦边球的这种死循环里面。

Q:感觉您平时在微博上特别爱和粉丝互动,经常直播,为什么会坚持这样做?

A:我觉得我跟大家不是现在那些孩子说的、那种粉丝偶像的关系。我跟他们一直说,我是一个演员,不是明星也不是偶像。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你,你愿意跟我聊天,我也愿意和你聊天,就这么简单。

14

我愿意知道大家现在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样的事情,你为什么觉得这种角色会招你喜欢,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入行到现在是第十三个年头了,以前没有人会去在乎一个演员的状态,突然有这么多的朋友去支持你,去给你做很多事情,我觉得很感谢。其实不只是我,最近我看刘烨也是一样,经常跟大家去玩,其实这是很好的沟通方式。再一个,这些人都是你的观众,你的观众就是你的客户,为什么不好好巴结他们呢(笑)?

Q:跟粉丝交流过程中,这几年下来,有没有一些很难忘的事?

A:太多了,他们会给我起很多外号,“三星堆”之类的。我第一次知道“三星堆”的时候心里特别震撼,我说为什么?为什么她们会觉得我长得像一个眼睛突出来、尖嘴猴腮、脸方成那样的一个说人不人,说神不神的一个雕塑啊?后来她们把两张照片放在一起,我就没再说话了(笑)。我说你们真能琢磨,什么样的资讯都能联想到一块。

15来自微博@亦然易燃物

然后让我感动的是,她们会做很多细心的事,她们会自己组织你的见面会,叫你跟大家一起吃饭,会特别稀罕你;然后会跟你写很多的小心情,会给你私信说我今天干什么了,还会做一些手工的东西给你寄过来,希望你收下;还会去现场探班,会给你写歌,给你做视频。我第一次听到她们给我做的那个歌的时候,感动得一塌糊涂,真觉得要做更多好东西给她们看,才会安心。

记得有一次见面会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连看我都不敢看,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她是专门从山西赶过来的,就为了跟我见一面,还把自己的爸爸给叫上了。后来我想了一下这个事,这要是我小时候,我爸肯定不能跟我来,我觉得现在的家长也是挺不容易的(笑)。但是他是为了支持女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能做这样的事,让我也觉得特别感动,可能是这一代父母跟我们那一代父母的一个本质上的区别。无论他觉得这件事情对还是不对,他都希望自己能跟女儿一起去成长,去见识,去看。【如果以后你女儿追星,你会陪她做同样的事吗?】会,我是很希望我有一个女儿的、我觉得我女儿做什么,我都会去支持,只要不偏离正确的轨迹都可以,比如别去当Darker(笑)。

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一切始于跟父亲的一场赌约

Q:您是怎么成为一名演员的?

A:我其实没想过当演员,真的,我家里面连个会弹琴的都没有,别说演戏了。是因为有一天我爸跟我打了一个赌。中考的时候我成绩特别差,当时跳舞跳得已经忘乎所以了,很影响学习。我爸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他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比赛,叫“华谊星势力”,我爸说咱们俩打一个赌,我给你出资金,你去参加比赛,只要你能赢得比赛的一二三名,以后爱跳成什么样跳成什么样,我绝对不管你,但你要是进不了前三名,就给我回来好好上课。结果我比了一个第三名,从此全家人对我无语(笑)。

也就是那时,我现在的经纪人,王京花,看中了我。她说,大维我觉得你很不错,希望你能留在北京,签给我,你以后当演员。我那时候才十六七岁,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跟这位花姐,就知道我有一帮小伙伴都在内蒙古,我说我不想干。花姐就说,那你可以回去考虑一下,什么时候想来,我什么时候就签你。回家一查,哇塞,华谊兄弟好庞大。我爸说,那去跟花姐聊聊吧。花姐说你来吧,我让你去中央戏剧学院上学去,以后每天排排小品,练练形体,唱唱歌,多有意思,上高中你还得学数学,多麻烦,一听这个我当时就答应了。所以误打误撞进来了,一个人来到北京学表演,去中戏。本来那个比赛的海选是在北京电影学院,当时的校长给了我他的名片,说你以后来我们学校的话我一定特招你,不用参加考试。我回去特别得瑟,拿着名片跟我爸说,爸你看人家要特招我,大学的事我也搞定了(笑)。

所以,你可以说我起头起得非常高,但相应的,摔得也特别惨。在完全不懂这个行业的情况下,我就站到了那么高的位置,所以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机会,什么叫做珍惜,什么叫做感恩,什么叫做做人,一概不知。就是一个内蒙古来的愣头青小子,我高兴,我去做了,我不高兴,我就不做。所以导致后面有很多机会都从我的指缝溜走了。包括我曾经去韩国的SM公司培训,有机会当交换艺人,他们那么费尽周折地把我送到那个地方,就因为我当时的性格,我觉得对艺人怎么能这样,在那种高压力环境下觉得不适应,就给人家胡闹,给退回来了,不然谁知道我会在哪个团体里混到一个什么情况呢?真的,不开玩笑。但我觉得老天爷就是很公平的,你自己本来就不是这块料,就算老天爷给你这个机会,你都不知道什么叫机会。

所以这种性格导致中间我有很长的时间没有戏拍,惨到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大维你在干吗呢?一天到晚在北京没有事干,不如去哪个大餐厅刷刷盘子,没准儿哪天冯小刚去了,觉得这孩子刷盘子刷得这么好,给我演个男一号吧。就能给我损到这种程度(笑)。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快四年的时间吧,也不知道怎么就坚持下来了,但现在想想可能坚持也是对的。

16

Q:是什么时候,您意识到这样可能有点任性?

A:大概第三年的时候,突然一天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差劲,你看我反射弧有多长。那时候我觉得做人就是装孙子,等明白过来以后,发现做人不是装孙子这么简单,可以这么说,做人更多的是在于感恩和感激,要懂得这些。无论是对于谁,对于事,对于物,对于人,对于老天的感激,一定要抱着,这样才是对的。那个人给你了多少钱,多少名和利,要感谢他;给你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你也应该感谢他,因为你以后不会再受到这样的伤害,就是这样的。后来就一直按照这种想法去生活,反而慢慢就有了转机。

Q:那么在演员这条路上,您希望走多远呢?

A:真的不知道,我很多次问过我自己,说35岁还是40岁还是怎么样。我觉得那是一个机缘,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演到一部戏,这个角色让我真的是演得畅快淋漓,可能那个时候我就会退到幕后去了,或者回到生意场上去,我是这么想的。就是给自己这十几年,不知道到底会是多长时间,给自己这段时光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然后就在顶点的时候就华丽转身?】可能也不是顶点,不是说演一部戏红透半边天这种,可能就是一部我很喜欢的戏,别人也认可,我自己也中意,我觉得就可以了,我就证明了自己在演员这行做得还是可以的(笑),就可以退到后面去了,做一些能继续支持我喜欢的导演的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执念师2》没看够?送你一篇与wuli大锁的超~~~长对话丨专访演员梁大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