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这个不学无术的90后导演,用两年时间拍了一部给大学的情书

2016年暑期档,各类IP剧大混战,仙侠、奇幻、玄幻轮番上阵,吸引了大部分流量与注意。但也正是在这个夏天,一部新人执导、新人出演的原创“三无”校园剧《一起同过窗》悄然上线,在对国剧一向苛刻的豆瓣取得8.6分好评。

尤为难得的是,这部片子让无数90后、85后观众由衷感叹,“这就是我上过的大学”,在这个不放老歌不撒狗血就不敢称青春片的市场上十分可贵。究其原因,大概与导演本人就是90后有关。

毕鑫业,1990年出生,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代表作包括微电影《再见金华站》、《我要进前十》,以对当代校园生活、少年心态的精准把握而闻名。

和他对话5分钟之后,你瞬间明白《同窗》中那些分分钟高能、让人感觉膝盖中了一枪的台词从何而来。虽然90后最烦的就是被标签化,但还是要说一句,那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吐槽,自爆4.5分的雅思成绩单被损友发朋友圈的耿直,对于导演生活毫无保留地大吐苦水,实在是非常标准的90后。在他身上,你能够同时看到不羁的“肖海洋”,以及那个丧丧的“路桥川”。

1
毕鑫业

“毕业那天我们出去唱歌,我当着全班面吹了一个牛X说我要拍一个关于08电摄的片子”

“我整个人生基本就是不学无术,但那是在一个异国他乡,更加不学无术。我在美国那半年什么事都没干,火速找了一个口语极好的女朋友,天天跟她厮混在一起,点菜就是‘this one, this one, and that’,走之前我才知道黄瓜是‘cucumber’。”毕鑫业如此回忆自己大四在美国留学的生活。

大四,人生的十字路口,有人选择考研升学,有人选择实习就业。毕鑫业本来的打算是在出国混一混后,回来找工作,并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走上专业导演这条路。

“毕业的时候大家情绪普遍高涨,该表白的表白,该拒绝的拒绝,反正都比较high。我抢了一支麦过来说,‘我将来肯定会拍一部关于咱们班大学生活的片子!’但是在我当时概念里其实是一个短片,没想到后来会做得这么大。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是有点装X了,那遭雷劈的时候就自己去扛呗。”

不过命运很奇妙,毕业之后,毕鑫业终究是没能如父亲所愿,出国留学,或许真的是因为雅思成绩太渣,又或许是因为他当时恰好得到一个机会,进入了影视圈。

《一起同过窗》于2016年7月上线,这个项目耗时两年——剧本三个月,筹备五个月,拍摄三个月,后期整一年。

2

剧组中,有两个是毕鑫业的同班同学,一位担任制片人,一位担任外联制片,节省了许多沟通成本。但麻烦的是大家实在太熟了,他们经常毫不留情地戳破毕鑫业的种种套路。

“很多地方,我自觉已经写得很隐秘了,他说这写的不是那谁吗?还有给他们看剧本的时候,我一直在给他们洗脑,说你们注意一下,‘肖海洋’是我。结果他们说只不过你把他的家庭背景写得跟你比较像,但你骨髓里那副德行其实是‘路桥川’”。

与毕鑫业合作编剧的梅琼宇,是与他同一级的电视编导系同学。她是毕鑫业在大学期间觉得最有文采的女生,可以弥补自己的短板。当时还在奥美工作的梅琼宇,也想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于是毅然辞职,出来跟毕鑫业写剧本。

“所以我是找了一群跟我价值观很相像、经历也很匹配的人一起来做这个剧。首先我说,我们到底是写一个很共通的大学,还是就把传媒大学比较特色的东西写出来?后来我们研究了一下,觉得就咱俩这件事,还是就写一些真人真事吧,实在不行拍一个伪纪录片,再不济还能把这个东西改成段子卖给传媒大学,所以我们就写了一个很像传媒大学的学校。”

3

说起传媒大学的新生军训,毕鑫业一脸的深恶痛绝,但言语间依然能感觉到他对传媒大学的认同,他说,那里出来的学生都有点另类,但是有一颗自由的灵魂。剧中所有大家觉得离谱的事,在那里都会发生。

不过从观众反馈看,这部剧虽然埋了满满的传媒大学的梗,却是一部能够引起广泛共鸣的青春片。毕竟,这不再是80后期期艾艾的怀旧,而是90后以独有的“自黑精神”对自己青春的一次致敬,真实得有点可怕,傻X得有点可爱。

“矫情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大一的孩子来说,是需要打腹稿的”

《一起同过窗》的主演基本上全是新人,当初也是选了五个月。毕鑫业坦言,自己挑选演员时并不是看谁演技最好,而是看演员本身性格与角色的契合度。

“我选角时会先让对方讲一个故事。当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毕十三’的演员,因为这个人生活中实在太‘毕十三’了!他讲了一个特别冗长的笑话,讲到最后停了,自己就开始想刚才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最后他抬起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跟我说,导演我能再讲一次吗?我说不用,因为这个感觉太对了。”

4
应岱臻饰毕十三

“‘余皓’是最难选的,找了很多演员过来试戏,这个角色的属性是偏娘的,他们全都给我演成了妖孽,但‘余皓’不是这样的,人家嘴毒是高雅,而不是迎风白露矫揉造作,好在李川他是传媒大学的,他太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其他人演出来都特别恐怖。”

5
李川饰余皓(右),庞瀚辰饰肖海洋(左)

“庞瀚辰是因为我之前跟他合作过,我写到第三集的时候接了一个小活,他是临时抓过来给我演男一号的。这个人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是我小活里面的男主,他就是‘肖海洋’,甚至后来‘肖海洋’这个角色基本上是按照他为原形写的。”

“我也跟他聊了他大学的经历,他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军训被训得特别狠,他当时是班里唯一一个反抗的,而且之前他以为跟宿舍里的人混得很熟了,就冲上去打那些大二的,打了半天发现身后所有人站在那处于一种惶恐状态,看着他被人一顿暴打,这个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伤心的事情。所以后来我写军训男生‘造反’的时候,写的是他身后的所有人都动手了,没有人站在那。”

6

事实上,在毕鑫业看来,青春剧最关键的是台词,是台词决定了一个片子的调性,而不是颜值与造型。“在青春里,矫情可以有,但是撒狗血的话,比如要是哪天有个女生过来,落下一行清泪,跟我说了一段琼瑶台词,我绝对转身就走。”

“演青春剧要好好说话,不要有那种慷慨激昂的东西,别大起大落,好像你已经经历了世间沧桑,这个是我对很多有表演经验的演员说的,因为他们是这样——因为剧本上是问号,所以结尾声音要上扬,因为这里情绪是悲伤,所以直接套进一个悲伤的模式开始演。

我说所有这些东西,当你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你懂个屁啊?一个男生跟一个女生说这么多,是因为柏拉图?并不是,他是为了开房。所以我跟演员说,千万不要走脑子,你们没有那么深刻,你们过的是一种没心没肺的日子。在某些时刻就算你说出来那种偏矫情的话,也是你在装作矫情。矫情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大一的孩子来说,是需要打腹稿的,不是说有就有,所以你们不要真的是矫情地把他念出来,而是去表演一种矫情,这是一种属于大一新生的‘龌龊’,所以干脆一点。这是我对他们的核心要求,我特别怕他们演。”

7

“我的《同窗》,目前为止的点击量只相当于《老九门》的一天”

虽然《同窗》目前是网播,但毕鑫业坚信,自己做的是电视剧,总有一天能卖到电视台去。

网络时代,网剧市场,其实并没有让这位年轻导演觉得欣喜若狂,如鱼似水,春天到来,尽管目前他百科上的显眼位置还写着“优酷青年导演扶持计划”。

“过去我拍微电影,但微电影现在已经过时了,因为这个东西带不来经济效益,视频网站不买单。后来它衍生出了网剧。但网剧,算不上嗤之以鼻,但我觉得它对电视剧蛮不公平的。因为说白了,现在网络上可以有的一些东西——打擦边球、大尺度,电视剧是不可以有的。所以如果我是按电视剧去写的东西,天生就比他们少个优势,但那些东西反而是现在网络上最受欢迎的。”

“现在的网剧,我觉得一种是迫于无奈,因为这个题材电视台过不了,所以走网剧,这种我很尊重他;但是还有一类网剧就是骗钱骗广告,钻漏洞,去消耗这个网络时代所有的资源,这个是令我非常愤恨的东西。多少有才华的人,就是因为他们不想拉低自己的底线去拍这种东西,所以得不到机会?这个是我觉得网剧很悲哀的一点。我虽然不高级,但是我不想和那些人站在一个平台里,而且说句内心话,我怕我干不过那些人。我为什么对那些东西那么嘲讽,可能是因为恐惧。我原来以为观众喜欢搞笑,但是后来发现大家好像更喜欢卖基卖腐。如果我正儿八经拍了一个东西,和那些剧放在了一起,然后我被他秒了,那我真的会改行,这个刺激我真的受不了。”

毕鑫业说,自己会先把《同窗》系列拍完,之后会尝试拍玄幻。喜欢金庸式武侠的他,觉得现在的玄幻剧重特效而轻内涵,希望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你还别说,他的确很懂现在的套路——

“我自己写一个IP,造一个世界观,先出小说,小说火两年之后做游戏,做完游戏之后拍电视,那时候钱哗哗的。而且我跟你说,不要做网游,一定要做手游。先把IP炒热,再加点奇幻的元素做成游戏卖给别人。最后等我真正有钱、有掌控力的时候就可以拍我想拍的东西,我也可以请名咖,到时候我把剧本拍在桌子上,他们要有什么异议我就直接甩过去几千万,老子有钱!

但这个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觉得所有人之间应该相互尊重,但是其实现在并没有。现在卑微的是,我写出来一个东西,千人骑万人上,这就是咖位的问题。”

所以你觉得这个时代,互联网也好,资本也好,对于一个年轻创作者来说其实很复杂、甚至会让你感觉有些迷茫咯?

“是挫败,其实现在已经给我带来很强的挫败感了。《同窗》目前为止的点击量,只相当于《老九门》的一天,这个我觉得很恐怖。如果那个真的有那么多人看的话,说明我真的是太渺小了。其实我觉得这个时代蛮刺激的,天知道哪一天你会逆袭。如果你没有逆袭你就一直期盼,一直告诉自己天知道哪一天我会逆袭,如果一直不逆袭的话,你就会一直以这种乐观的心态活下去。就是这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这个不学无术的90后导演,用两年时间拍了一部给大学的情书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