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独家观察】从“行当”到“行业”——818互联网时代的配音圈|无心+月牙+牛宝宝+保洁小妹+……

骨朵说

当观众说自己在追国产剧的时候,Ta们到底在追什么?

这年头,观众可谓年轻多元有个性,“萌点”与“槽点”也分外飘忽不定,冲IP名头来的有之、舔自家爱豆来的有之、纯属围观吐槽的也有之。然而也有这么一群人,她们在年初的魔性穿越剧《拐个皇帝回现代》的弹幕里狂刷“姜sir你玩得开心就好”,在提到最近的业良口碑剧《无心法师》时会添上一句“边江大大声音太苏”,也曾在《名侦探狄仁杰》里兴致盎然地数某个熟悉的声音配了多少个龙套……对她们来说,看鲜肉是浮云,听声辨人才是乐趣所在。

在资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国产剧,特别是国产古装剧多采用后期配音这一点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人们对这一现象褒贬不一,但就此粉上某位国内配音演员、一路追下去的也不在少数,于是就出现了上文的一幕。姜广涛、季冠霖、赵岭、皇贞季、山新……这些对许多人而言稍显陌生的名字,在这些“声控”那里却是耳熟能详的。在这种情况下,配音演员的人气偶尔也会成为片方决策的影响因素,某些网剧甚至就以强大的配音阵容作为宣传卖点之一。

不知不觉中,互联网已经给许多行业带来了改变,网络剧正是互联网与影视产业结合的新产物。而作为产业链上不可或缺、却又常年“不见天日”的一环,配音行业是否也在悄然改变着?近日,骨朵采访了来自光合积木、北斗企鹅、艺海佳音的数位青年配音演员以及自媒体@配音那点事,在他们的讲述中走近了这个略显神秘的行业。

边江:《无心法师》中的无心/《拐个皇帝回现代》中的皇上(小公狗)
姜广涛:《拐个皇帝回现代》中的三王爷(牛宝宝)/《灵魂摆渡1》旁白
山新:《万万没想到》中的保洁小妹/《仙剑客栈》中的林月如
谷金:《执念师》中的曲小弯/《无心法师》中的月牙

国剧配音知多少

配音演员,在产业相对发达的日本也称“声优”,属于演员的一种,以声音作为其表演手段。半个世纪之前,国内译制佳作频出,上海电影译制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八一电影制片厂曾涌现过大批“明星配音”,其中就包括近日凭《大圣归来》中“混沌妖王”一角重回观众眼前的童自荣老师。待到八九十年代,“辽艺”(即辽宁人民艺术剧院)译制的海外动漫,TVB配音组演绎的香港电影、剧集,也成为许多人的童年经典。

1 上译厂合影

上译厂配音演员旧时合影

然而,随着行业、观众乃至政策的变化,译制片不复昨日辉煌,许多配音演员或改行或成为国产影视剧配音的生力军。

目前,依然有许多观众感到不解,同在国产剧、同为中国人,为什么不用演员原声、而是采用后期配音呢?原因很简单,首先拍摄现场嘈杂,达不到现场收音的要求,其次为了节省人力物力,压缩时间成本,许多剧组倾向于采用后期配音、混录的方式。除此之外,演员档期太紧,外籍、港台演员的普通话不好,以及演员本身台词功底、甚至演技不够,都会需要专业配音后期弥补。可以说,真人影视剧配音是国内特殊的市场环境催生的特殊需求。

然而,多年以来,影视剧片尾很少会给配音演员署名。而对于配音演员来讲,与为动漫、游戏等二次元角色配音时可以完全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不同,为真人配音是在演员表演基础上的二次创作,是需要把自己的特质尽量隐藏起来的。

边江:现在好多人对我的声音已经比较敏感了,其实之前有很多别的角色大家都不知道,都说“啊?这也是你配的?跟原声好像啊!”其实就是我在贴那个演员,像我配《拐个皇帝回现代》也好、配《无心法师》也好,都是跟着演员走,所以那并不算是自己的声音吧。

其实我们都是比较赞同演员自己回来完成剩下一半的工作的,你自己拍的戏、出来声音不是你的,等于工作只完成了一半。其实很多演员基本上还是可以配自己的,因为主要还是戏嘛。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才完全是自己的东西。像我之前配李星云(注:出自网漫《画江湖之不良人》)的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特别游刃有余,成就感也更强一些吧。

“水泼不进”的配音圈

目前,国内的专业配音演员多聚集于北京、上海、武汉三地,其中北京更是影视配音的绝对中心。在北京,据配音演员谷金介绍,“能够叫得上名的、声音经常会在电视上出现的专业配音演员有三四十人,但要说是纯在北京配音圈打拼的,得有几百号人。”

曾经,配音演员多依附于三大译制厂,作品由国家分配,每月领固定工资。但自译制片式微、市场化潮流袭来后,配音演员多以个人名义活动,入行也是由老师带入行中。配音导演从制片人处接到活后会联系自己认识的配音演员来试音,经过对比后敲定角色、攒起一个临时的班子,之后各人按劳取酬。电视剧多按集收费,个人收入的话,一般情况下按角色轻重从二三百到四五百不等。

因此,全职从事配音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除配音之外都有着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以维持生计,可能是在话剧团,可能是在电台、电视台,也可能是跟配音八竿子打不着的工作。

2 宣晓鸣

宣晓鸣,国家一级演员,也是周润发在多部电影中的“御用配音”,最近在《盗墓笔记》季播剧中为张智尧扮演的吴三省配音

@配音那点事感叹道,十几年来,配音界都是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圈子,其实只能算一个“行当”,而不是一个“行业”。这意味着既没有维权机构来保证配音演员的利益,也没有类似于“行会”或者“工会”的组织对从业者进行约束,对价格进行规范。

比方说,几位配音演员在访谈中都曾提到一个特殊的年份。

姜广涛:09年、10年左右的时候价格普遍偏低,一集两百也就搞定了,我们比现在要惨很多。后来也是因为大家的努力,一起扛这事,尤其是刚刚成为这个行业的中坚力量的、30岁到40岁左右的这批人。当我们开始有话语权的时候,就尽力把价格争取往上提了一个台阶。但这个过程挺不容易的,当时扛得很艰难。

山新:可能这个配音导演接是一个价格,另外一边就会找片方说,我这边更便宜、让我来。时间长了价格就非常混乱。业内倒是有一个配音演员自己口头约定的定价,但是片方不管这些,他们可能觉得都差不多,谁便宜那就找谁。这样就导致08、09年的时候价格特别低,十年都没涨过价格了,99年什么价格、09年还是什么价格。而且很多人还在不断竞争、压价,找一群学生、或者一天只要50块钱的那种新人,用远低于业内定价的价格来接活。但片子的质量就会下降,因为新人的水平肯定不如那些专业的老师呀。

产业化趋势初显

可能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许多人萌生了配音职业化的想法。从2014年开始,或由某位资深望重的老师挑头组建、或是已经成型的团队进一步壮大,北京、上海的配音演员纷纷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前者如苏柏丽老师(TVB电视剧《倚天屠龙记》中的赵敏/《寻秦记》中的乌廷芳/《金枝欲孽》中的尔淳;电影《喜剧之王》里的柳飘飘/《花样年华》中的苏丽珍等)的丽音、陆揆老师(电视剧《神探狄仁杰前传》中的狄仁杰/《少年包青天》中的公孙策/电影《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中的Charles/《钢铁侠》中的钢铁侠等)的艺海佳音,后者如光合积木、北斗企鹅。

艺海佳音,由齐杰、陆揆创办,之前业务多为传统影视剧、动漫、宣传片,也包括国产剧的中译英。最近大热的《无心法师》则是艺海佳音在网络剧方面的首次尝试。剧集开播后,艺海佳音的官微也随之活跃起来,首次以新媒体的方式对自家配音演员进行宣传。

北斗企鹅,由配音圈内热爱二次元的一群年轻人组建,主打二次元与新媒体方向。经典网番《十万个冷笑话》以及正在热播的网剧《仙剑客栈》都是北斗企鹅的作品。除了频频亮相各大漫展、动画行业展之外,北斗企鹅也进行了原创广播剧、联合出品动画、承办大型活动等诸多尝试,还推出了自己的实体周边。

光合积木,创始人姜广涛,人称“姜sir”。这支团队除了承包一系列国产剧中男神、女神的配音之外,更是以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系列的配音为人所知。依托于今年强势爆发的仙剑IP,光合积木于7月初推出了首场“仙剑声优剧”。虽然各种仓促上马,但反响相当不错。

3 声优剧
仙剑声优剧宣传海报,诸位配音演员的形象印在正中,而非角色

事实上,由于种种条件所限,目前许多配音演员和所属的团队或公司之间仍不具有强制性关系,其合作形式也尚未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姜sir也坦言,现在的光合积木“就是一皮包公司”,但这也是团队品牌化的开始。声优剧是这次注册公司的契机之一,因为个人的话,是不可能获得游戏公司的授权的,所以需要一个“名头”。

姜广涛:我们也想过拍点视频类的东西,在把本职工作做好的前提下,以后时机成熟的话不是不可能。你看我们有这么帅的小哥们儿(指边江),而且我们人气还可以。像我前一阵子在学着了解舞台嘛,看了个音乐剧,我都感动哭了,真的很好,一群热血的年轻人在台上跳动着,但是他们的回报跟付出相比真的挺惨淡的。我们声优剧的情况比他们要好一点,当然我们之前配了那么多电视剧和动漫,是有附加价值的。

就说声优剧时来的这些粉丝,真的是很宅,取票的人跑到ATM机那捅了半天,后来还是工作人员说“停停停……别怼这ATM了,一会儿怼坏了,那边是取票机”,他才“噢噢噢噢”地过去取票。你说他出过几次门啊(笑)?但他知道我们、愿意支持我们,我觉得就很感谢了。有人之前劝我说你得弄高大上的啊,光弄二次元有什么用啊?我说人家那么爱我们,我们首先要把他们服务好。喜欢我的人我不去理,反而去找对我没有兴趣的人?这肯定不能是我的第一步。

所以我们如果去做一些剧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先天的优势。你看网上的创意配音团队,有的已经拍剧了,平台也给他们投钱,因为它是有市场的,有人看就有钱赚,所以说现在IP火啊。那我们之前成全过那么多好片子,也是时候寻求多种生存方式了。其实单看声优剧的账面,赔,要是看我这整个几个月的付出、推掉的活儿,那赔大了。但是总得折腾啊,万一折腾出响儿来呢?那就不一样了。

声优的量产化与职业化

互联网给了人们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一方面,配音演员凭借微博等新媒体走向了台前,通过自身人气提高了配音行业的存在感,甚至把人气进一步“变现”;另一方面,配音爱好者能够借助互联网隔空组团、创作分享,形成了所谓的“网配圈”。同时,也有许多“网配”渐渐走向了“商配”,除了由某位老师带着入行之外,配音培训班也是一大新途径。

@配音那点事认为,这些配音班的出现可能会让有志投身于此的配音爱好者少一些摸索,给行业输送一些新的人才,打破原先相对封闭的小圈子。谷金透露道,《无心法师》中为岳绮罗配音的施燕燕,就是早期通过网络找到陆揆老师,继而免费进棚学习的学员之一。这种带学员的方式较为传统,但是效率较低。没有角色的时候,这些新人也要一天到晚在棚里观摩,一两年后才有机会发声,即使可能只是配个“群杂”。

4 艺海佳音

艺海佳音日常照

而随着越来越多人希望投身配音行业,规模相对较大的培训班应运而生。许多怀揣配音梦的90后来到了北京、上海,成为了组成金字塔底的几百号人之一。这种情况,在值得担忧的同时也值得欣慰,起码间接证明了声音的魅力未曾彻底消退。

谷金:陆揆老师一直觉得,“声优”和“配音演员”这几个字其实都不能体现我们的职业,他也一直在研究在琢磨,到底一个什么样的词才最合适。其实我们现在配网络剧也好,把国产剧译制成英文也好,都是在找突破口,在找其他的一些路径让更多人关注到配音演员,而不是说一个戏里都只是在刷演员的颜值有多高。

山新:一方面,现在的观众接触过日本声优,觉得配音演员就该这样出来跟大家见面,他们接受这样的设定;而从业者的话,像我们这一代的,除了听老一辈的配音演员之外,也听日本声优,甚至也有自己很喜欢的日本声优。所以大家也很希望能够像日本声优那样走到台前,一来可以提高这个行业的知名度,另一方面这个产业链可能就会越来越好。
在动漫产业发达的日本,声优有其所属的事务所,其工作大多由事务所接洽,且每位声优都有一个透明、固定的报价。在进入事务所之前,新人可在声优养成所中学习,学习期满后,优秀的毕业生便有机会直接进入事务所。虽然国情不同,但这种培养与管理的机制依然是值得借鉴的。不过,国内的娱乐产业,特别是国产动漫,眼下并不足以孕育出这样的一家事务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声优也曾默默无闻,而如今,声优已经成为日本动漫产业的不可或缺的要素,其运作方式也和演员、歌手的越来越相近。声优在配音之外也有更多的空间展示自己,包括唱歌、演戏和代言等。眼下,越来越多的从业者正在积极摸索,也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关注到国内配音演员,这个行业正在发生着改变。相信当国产影视剧进入良性发展,国产动漫崛起的时候,国内配音行业便能够体现自己真正的价值,也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热门网剧、人气角色背后的故事,就请密切留意骨朵传媒的官网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