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关于新锐导演的几个方法论丨刘畅:给《最好的我们》打70分

上线了两个多月的《最好的我们》将于今晚大结局,这部主打纯爱风的青春片自开播以来,取得了不俗的点击量和网友口碑,豆瓣评分目前仍高达8.5分。

图1

有趣的是,在该剧开播前的看片会上,导演刘畅说“拍了一部男女主角从头到尾都没牵过手的戏,觉得特别酷”,而就在前几天,剧中的耿耿余淮,刘昊然和谭松韵的吻戏曝光,官方发糖让网友集体不淡定,“捂脸跑开,这糖发的,我以为小说这段不会演出来了”、“脸红了,要疯了!”

图2

就吻戏来看,耿耿主动献吻,缠绵之后余淮一把将女方推开,更害羞得耳朵都红了。在一部主打干净的纯爱戏中,整个镜头处理得相当唯美的同时,也将情节与情绪推动到了大结局时该有的感觉上。

图3

在如今网络剧各出奇招以“污”吸引眼球的时代,拍另一部“另类”的《最好的我们》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更让人惊讶的是,该剧的导演刘畅是个88年的“小朋友”,在该剧之前更是从未执导过一部完整的电视剧抑或电影作品。

那么,他又是靠什么被制片方发掘,凭什么为国产青春片又制造了一部爆款?带着这两个问题,在《最好的我们》完结之前,骨朵采访了刘畅。

图4

在机会来临之前,新导演需要做些什么?

之所以当初报考导演系,刘畅说是因为家里有亲戚做影视相关的工作,他接触后因此感兴趣,而岩井俊二导演的一部《梦旅人》更坚定了他的想法。然而,每年新入学或者毕业的导演系学生,可能和怀揣着明星梦的表演系差不多,被刷下来的多,最终成名的少。

作为07级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本科故事片方向的学生,刘畅在毕业之后什么都做过,他拍过广告,写过剧本,也做过副导演,甚至在影视公司坐班当过策划等等,几乎影视行业里能够想象到的行当他都接触过了,或许也正是因为早年积累的这些经验,才成就了现在的他。

图5

刘畅说:“在这中间我也有想过放弃,也的确放弃过,但放弃之后发现做别的工作也做不好,还不如做些自己想去做的,经过一些挫折后我又回到影视这一行,从短片开始拍起。我觉得现在还没等到机会的新导演们可以先拍拍短片,只要用心,就会有人看到。”

刘畅说的短片是《李晚我想和你好》,那时候很久没拍东西的他因为一时技痒便参与了某短片比赛,有一个命题是“勇敢做自己”,于是刘畅就构思了一个关于告白的校园故事,还是由他自己主演的。这样一个像学生作品一样的八分钟短片,现在还能在网络上看到,故事并没有多复杂,却能够做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几次反转,叙事节奏相当快,而正是因为这则短片,被《最好的我们》的制片人朱振华看到,他认为擅长节奏感,叙事风格明快、紧凑的刘畅可以中和小说中过于纯爱的气质以及慢节奏,于是便有了刘畅的“第一次”。

图6

新导演面对“处女作”,得有哪些准备?

《最好的我们》是刘畅导演的第一部戏,心里特没底对于一个新人而言是人之常情。刘畅的解决方法便是把工作放到前期,在编剧创作剧本阶段他就参与其中了。“我和编剧一起工作了三、四个月,包括整部剧的大节奏和每集的节奏,心里都很有数了。我们会互为镜子,这样工作效率会很高,一部戏下来我也感受了整个流程,我觉得这么做对于新导演来说还是有很大好处的,未来我还会尝试这样的方式”,刘畅说。

也正是因为提前的参与,让刘畅对《最好的我们》全剧的气质有了更加准确的把握,而据说其中有一些戏还是源于他的点子,比如一开场耿耿卡头的戏、烤无花果的戏以及看刘翔比赛的戏等等,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碰撞出来的。

刘畅举例道:“在原著小说中,耿耿叙述了很久,余淮才出场,我们希望余淮能早出场,但如果安排两人在学校第一次碰面力道就会不够,所以想在校园之前就能有一次偶遇,也就是说把两个人的矛盾往前提,当时也想了很多桥段,后来我突然想到卡头这件事,我觉得这样一个行为可以展现出两个人的性格和气质。”

图7
虽然,网友评价目前来看相当不错,而作为导演的刘畅却并不是特别满意,他说第一部作品在自己心中只有70分,但这个分数已经能够让他获得很大的快乐了。刘畅认为,不足的地方就在于某些戏的节奏把握,比如看刘翔比赛的那场戏,在刘畅的脑内是这个画风的:一开始安静和悬疑感,耿耿余淮的浪漫感,和大家躲保安时的华丽感,三部分相对独立又统一到一起,但成片效果来看,这场戏在刘畅心里只有55到60分,“因为那是我最想使劲的一段戏,想拍得有质感,但我觉得使劲的地方不够精确。”

图8

市场已饱和的青春片,还能怎么拍?

在《最好的我们》之前,青春片已经成为影视圈的一大门类,电影有《致青春》、《同桌的你》、《左耳》等等,网剧也有获得了较大成功的《匆匆那年》。那么多座大山在前,首次执导网剧的刘畅倒是没有因此而紧张,“我觉得挺好的,前面那些作品已经证明青春片是可以成功的,他们为这个题材铺好了路,我要感谢他们,而且我也没有想过要和谁比这样的问题”,他甚至毫不避讳的说,“我这一代是看盗版电影长大的,看遍了全世界最好的作品,所以大家的心里都有一个标准,知道每个形态下,好的故事该如何去讲。不是说污和雷就不好,也不是说纯就一定不卖,主要是在一个形态、气质内把作品打磨得足够精彩,就都应该是青春的一部分。”

而《最好的我们》中的耿耿余淮在前二十多集中甚至连手都没牵过的设定,在尽是打胎、车祸的青春片领域无疑是另一种极致,但如此规避男女主角的身体接触,真正拍摄期间还是给剧组带来了不小的难题,“两个人情感一直往前走,人物关系总要递进,后来有一场戏拍的时候,刘昊然突然有一个摸谭松韵头的举动,他下了戏问我这样感觉好么,我觉得还不错。其实编剧在剧本中也有这样的提示,我一开始对此还存疑,后来看他们俩的互动感觉特别对。我回忆了一下我的高中,包括《最好的我们》当时去校园选景的时候我也见过,这是男女同学之间一种很自然的互动。如果两个人心里很干净,这就是一件特干净的事儿。”

图9

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说,希望把《最好的我们》打造成新一代年轻人的《十七岁不哭》,一部特别单纯的青春剧,真实、接地气,能够让人产生巨大的共鸣。很显然,在刘畅导演的镜头下,那种质感显然是有的。壹酷文化创始人马李灵珊说:“《最好的我们》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真实而温暖,像大夏天里躺在树下,叶影里洒出的点点金光。刘畅无疑是个年轻而有才华的导演,才能准确无误地抓住青春,并将它不偏颇、不刻意地表达出来。”

而除了质朴却唯美的镜头,刘畅在节奏上的把控无疑也是让人惊喜的。八月长安的原著小说里没有很大的情节点,更多的是小情绪的表达,而网剧的节奏却要求一定要快,所以,你会发现即使整部剧都是在学习、考试、升学这样的日常中不断向前推进的,却并没有拍成平淡的流水账,追看性强的同时,一些小情绪的暗涌也真正能让人共鸣。作为男性导演,刘畅细腻的镜头语言,是他导演技法中让人惊叹的一笔。

补图

有网友说:“作为没看过小说的人,看完一集就记住了耿耿、余淮这俩男女主,互动特别有爱。”而剧中刘昊然和谭松韵这对新CP也的确是《最好的我们》一大亮点,看起来很养眼,也很舒服。

据刘畅导演透露,因为大家的年纪都差不多,在片场很容易玩到一起,而他也没有所谓导演的威严,饰演张峰的高文峰可以损他“换了无数造型,可是都没有我帅”,饰演张平的方文强也可以调侃他为“东坝彭于晏”……这对于一部讲述高中生的青春片来说,显然是很好的创作氛围,在这样的环境下拍出来的戏自然是有火花,也会相当有爱。

网生大时代,80后新锐创作人要集体逆袭?

因为年轻导演、编剧往往更懂年轻人的兴趣与口味,能够迅速掌握90后甚至是00后的专属语言,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地进入二次元世界。因此,时下网剧市场涌现出一批新的创作人。《太子妃升职记》的导演侣皓吉吉是典型的80后,《我的奇妙男友》的导演邓科是“85后”,因为《花千骨》成名近来扎进网剧里的编剧饶俊是89年的,白一骢团队的编剧张鸢盎、汤祈岑也是89、90年的……而一部《最好的我们》让名不见经传的88年的刘畅迅速成名,网络剧捧新演员之余,也成了幕后创作人的推手。

戴莹就曾表示,在《最好的我们》上线一段时间后,手机里来要刘畅联系方式的信息大把。目前事业正在走上坡路的刘畅,已经开始了他的下一部戏,翻拍自韩国电影《20岁》的同名院线大电影,刘畅说,不想把该片贴上青春片的标签,他认为《20岁》是一部男性喜剧。

图10

刘畅特别喜欢的国内导演是管虎,喜欢他那种很飞又很接地气,有一点点现实魔幻主义的风格,他认为管虎导演的叙事方式很燃,特别适合中国观众,而在国外的导演里,雷德利•斯科特、斯坦利•库布里克、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都是他学习的方向。

对于刘畅来说,《最好的我们》是开始。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拍了一部特!别!酷!的戏。

虽然,该剧今晚即将收官,但青春永不散场。对于刘畅,一切才刚刚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关于新锐导演的几个方法论丨刘畅:给《最好的我们》打70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