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高分、刷屏、盗播……在现象级网剧《余罪》中,你都能看出哪些套路?

文/王荟
编辑/小雅

爱奇艺最近的警匪剧《余罪》红得很奇妙,没有太多的宣传推广,只有线下口碑爆棚;没有太多的鲜肉大咖,却让童星出身的张一山找到了自己的新天地。不过,最近让《余罪》成为行业焦点的却不是口碑也不是演员,却是因为——

片源泄露!!!

1

实际上,就算没有怎么推广,这部剧也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难得一见的题材,惊险刺激的剧情和酣畅淋漓的演技处处吸睛,从豆瓣、微博到朋友圈,口碑一步步扩散开来,成为圈里圈外热议的焦点。很多人都是一口气看完12集,然后焦急等待第二季上线。

第二季就这样很快来了,甚至比原定的要早一些,却来得有点无奈。

2

6月10日,原定13日播出的第二季出现盗版资源,并通过网盘大幅扩散,该剧被迫提前于6月12日中午上线。

盗版可耻,情节恶劣。但正如那些淘宝上屡禁不止的山寨货,盗版对于流行趋势的指向往往最为真实灵敏。毕竟数据可以造假,为了盗版资源撒出去的红包却是骗不了人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余罪》播出之初,很多人并不看好,IP不够大,与时下流行的“女性向”、“二次元”的模式几乎完全相悖,演员里最大的咖是“长残了的童星”张一山,但结果却在意料之外。

与大多数网剧只是小规模流行不同,《余罪》竟然在短短时间里,从网络人群走向了年龄背景相差极大、爱好与口味无法统一、正版付费意识天差地别的普通大众。在刚刚过去的端午节,除了《魔兽》,就是《余罪》让各界大号纷纷贡献长文进行评点。

可以说,经历了上半年的剧荒之后,又一部口碑取胜的现象级网剧由此诞生。

现象级之所以难得,就在于其难以复制,毕竟不仅烂剧会烂得千奇百怪,好剧也是各有各的好法,各有各的爆点。为此,骨朵专门采访了《余罪》的主创班底,发现这部有毒的诚意之作,还是有一些“套路”可循的。而且,谢天谢地——这次不再是我们听惯的那套穷X剧组华丽逆袭的故事了。

应该说,《余罪》的成功,绝非偶然!

3

首先,你得有个好故事……
气质鲜明,尺度精准,直击题材蓝海

由于受众集中年轻化,创作机制灵活,网剧一向是国内影视从业人员放飞自我,实现题材创新的良好土壤,灵异、穿越、科幻,甚至耽美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一方天地,涉案剧也不例外,在这里迎来了新生。

早期,《暗黑者》(2014)、《心理罪》(2015)先后赢得了网友的认可,《他来了,请闭眼》也因大咖加盟而话题性十足。但穿棉鞋喝酸奶的罗飞是个美剧范儿的逗比,忧郁少年方木是个戏剧性与形式感兼具的天才,薄大神则是个无所不能的完美情人,在这些怪咖面前,小痞子余罪是如此吊丝,如此接地气,却又如此真实,整部剧的差异化气质也在于此。

4

《余罪》,改编自常书欣同名网络小说,在爱奇艺划拉的那些超级大IP面前,似乎有点相形见绌,但在网文作者圈和老读者中,常书欣其人其书有着相当高的评价。作家马伯庸曾评价《余罪》,“是一部刑侦小说,也是一部推理小说,更是一部市井众生相。”

有趣的是,书中那些栩栩如生的流氓、毒枭、扒手、悍匪和令人大开眼界的诡计与花招,要得益于常书欣本人年少时“混社会”的经历,因为真实,所以人和事都跃然纸上,触目惊心。在《余罪》制片人春晓看来,曲折的情节,丰满的人物,令其天然具有影视改编的优势。改编剧也继承了原著的辛辣与野性,刺得观众高潮迭起。

不过,大部头男频小说的改编往往是一个大工程,剧版前两季只取了余罪卧底缉毒的部分,剧本由四位编剧、耗时半年完成。编剧姜无及表示,原著小说本身很扎实,但偏重人物的思想情感,按照戏剧的要求就比较散了,编剧们需要对桥段和人物进行取舍,从而实现结构上的调整,保证每集都能起承转合,“戳中观众的点”。

紧凑凌厉、一气呵成的快节奏,是《余罪》亮点之一,也是创作中达成的共识。姜无及透露,“开机之前曾经有一周,大家蹲在屋子里,导演、制片人带着编剧、演员一起读剧本,张一山也在,就一句一句台词读过来,一周之内把剧本读了一遍、演了一遍,也改了一遍,精简了很多。”

5

包括张一山的棚内独白,并不在最初的计划中,实际上是后期补拍的,是一次为了调整节奏、整合戏份而进行的二度创作,也是团队在表达上的一次尝试,不过正如大家所见,张一山出色的演绎令这一部分相当出彩。

涉案题材做得好,自然一战成名,但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拍涉案剧就好似戴着镣铐跳舞,而《余罪》最初令人震惊的,还真的就是尺度——三教九流轮番上,拔枪动手不含糊。不过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评价,这剧太会耍心眼,镜头暴力而不血腥,语言黄暴却不动真格,处处撩拨你神经,却没有哪一处会让你感到不舒服,一切都是点到为止。

制片人春晓强调,最核心的是价值观问题。余罪作为卧底,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融入犯罪团伙,然后圆满完成任务,那么势必要采取一些极端的语言与手段,但他的动机始终是正当的、正义的,这就保证了全剧的大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该剧总策划于淼是警察世家出身,对警察形象的塑造感触更深,“不管是哪个行业、是不是警察,你得把人塑造起来,我不是要铁甲威龙、不是要一个面无表情的机械战士,先把他当做一个正常人,写出来就会比较立体、比较好玩,也会比较真实。”

6

余罪与女神安嘉璐的温馨一刻

至于尺度的把握,于淼认为,其实是一个慢慢磨合与调整的过程,可能做的时候不要有太多顾虑,宁可后期剪辑的时候再去收回来,把一些比较“过”的东西剪掉。“有些东西是跟调味料一样的,太少了没味,多了就会觉得太辣了,让人不舒服,更多是找一个平衡吧。”

其次,你得有班好演员……
单人挑大梁,群像不露怯,能碰撞出点火花是极好的

说起来,这几年屏幕上好男人形象太多,霸道总裁、禁欲男神、暖男备胎、元气萌物……由标签拼接而成,最终让人记住的也只是标签。那么余罪?哦,他就是余罪。

余罪是小说名的由来,是着墨最多的角色,更是这部作品的主线与灵魂,不管谁来演,都是要把整部戏的大梁挑在肩上的节奏。况且,警匪剧不同于其他都市题材,超越了小情小爱,人物永远游走在生死边缘,情绪与命运起起伏伏,对演员的演技是很大的挑战。

很难说余罪和张一山是谁成就了谁,二者的气质结合得浑然天成,前者给了后者发挥的空间和正名的机会,后者将前者活生生地带到了三次元,还奉送一把贱兮兮的小京腔。

7

没错,这个主角,特点就是贱,开篇就说了,这孩子心狠手黑脸皮厚,人送外号“贱人余”,嬉皮笑脸反杀男神的样子颇有几分韦小宝的风范。和韦小宝一样,他不讲理,不循礼,甚至不守法,赖以傍身的是自小摸爬滚打出的生存本能,但该讲义气的时候绝不含糊,内心永存一片赤诚热血。说起来,这位另类英雄,其实是一种武侠的审美,大概很能引起中国观众的共鸣。

春晓说,根据原著,剧组一开始就很明确,余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小警察,长得比同龄人都要瘦小,扔在人堆里毫不起眼的那种,张一山最初就在第一梯队的演员备选里。“我们也发了一些剧本过去,他看了之后觉得非常喜欢,过来聊了以后,我们觉得他的那种机灵劲、包括他整个演戏的成熟和他自己的行为特别像余罪,很快我们就达成了合作。”

相比不断有作品推出的杨紫,张一山在《家有儿女》之后一直很低调。毕竟,在这个小鲜肉受捧的年代,童星长大了不但没变帅,连小时候的萌都木有了,在外人看来是一件挺悲哀的事,但张一山以实力证明,咱其实是把技能点全加在演技上了。

直面镜头的独白也好,

8

撩妹时贱兮兮的痞子样也好,

9

天台上情绪的爆发也好,

10

还有昨天微博上狂转的高能片段【不说了乃们自己去看记得插好耳机><】,

11

演技好的90后真真是一股清流啊!瞬间治好了许多人的颜控有木有!

不过,红花再好还得绿叶衬,为了搭配出一班金牌绿叶,剧组也是煞费苦心。“虽然戏份可能没有余罪那么吃重,但里面很多人都是直接跟余罪的对手戏,气场和演技上都不能输,气场输了就完全不对了,”春晓说。在余罪升级打怪的这条路上,每一个boss都是用心挑选的,希望这些老戏骨在与余罪抗衡的时候能够产生力量。

12
“硬汉”常戎饰传奇刑警许平秋

13

TVB戏骨张锦程饰贩毒头目傅国生

除了对手外,余罪身边还有一帮学渣团,故事就是从这帮警校男生快毕业的时候讲起的,校园篮球赛、临毕业向校花表白、寝室哥们一起去撸串,单拎出来看都是相当青春片的设定;学渣团天不怕地不怕的惫懒模样,彼此之间那些臭贫与黄腔,也引发了许多大学生的共鸣。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群一起在宿舍里住了四年、一起玩了四年的孩子,他们在一起是怎么说话的,?他们是用什么样的方式交流的?我们觉得首先要根据他的真实状态,而不是用那种话剧腔或者戏剧腔,那样人物就不真实了,”春晓说。追求真实,是这部剧创作的一大指标,主角余罪选了90后的张一山出演,学渣团选角则是比张一山还新的新人。

14

虽然是配角,但这些角色会跟着余罪很长时间,余罪的很多行动需要他们的配合,那么这些新人的表演、彼此之间的默契能不能达到导演的要求?剧组一开始也捏了把汗。不过事实证明,这些年轻人之间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许多台词与互动都是他们现场发挥的结果,导演都舍不得喊卡。

“他们私底下关系就很好,我们在一起读剧本的时候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特别开心。基本上你看到在剧里呈现的状态,就是他们平时在剧组的状态,特真实,”姜无及透露,在她看来,真实、甚至朴实,正是这部剧最能打动观众的地方。

最后,拼的其实是出身……
实力班底保驾护航,口碑逆袭早有预谋

聊完了演员,那咱们最后例行八一下幕后班底,骨朵欣慰但不意外地发现,导演与编剧都是传统影视出身,对于涉案题材既有兴趣,也有经验。

导演张睿,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之前拍了很多年刑侦剧,上一部戏是在江苏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刑警队长》(豆瓣评分7.9),是一位拍摄手法比较美剧化、对年轻人状态有一定了解的导演。总策划于淼,参与过国产剧《大丈夫》、《小丈夫》,以及最近热播的《好先生》的创作。

于淼以及三位联合编剧:沈嵘、张仕栋、姜无及,都是80后【最小的姜无及,虽然自诩内心住着一个抠脚大汉,但真人的确是一个89年的萌妹子……】。巧的是,几位主创都是美剧《绝命毒师》的粉丝,写《余罪》的时候也时常刷一刷《绝命毒师》,找一下灵感与动力。

有了这些年轻创作者还不够,关键是谁让他们走到了一起,答案是新丽传媒。这是一家成立于2007年的影视公司,推出过《悬崖》、《北京爱情故事》、《虎妈猫爸》等为人熟知的作品,业内口碑也不错,现实主义题材是他们的强项。从百科看,新丽传媒在2010年就涉足过网络剧领域,《余罪》是其第一部收获热烈反响的超级网剧。

15

上海电视节,新丽重点展示的《余罪》

据悉,《余罪》投资在千万级,拍摄110天,后来还进行了小半年的后期制作,2015年杀青的戏,2016年快过半才与观众见面,也算是很符合新丽潜心做剧、慢慢打磨的风格。《余罪》制作上虽然仍然稍嫌粗糙,画面上有一定的提高空间,但完成度与专业度已经相当高,时长体量与电视剧相差无几,这也是传统影视公司大批进驻后,网剧开始呈现的态势。

到这里做一个小总结,关于现象级网剧,我们谈了差异化题材、鲜明气质、标志性的主角与主演、真诚的群像戏、年轻创作团队、专业制作公司保驾护航这几点,也许你会说,这谁都知道,而且不难实现。那好吧,接下来我们来聊一些微妙的东西。

也许你会发现,2014年的《灵魂摆渡》、《暗黑者》也好,2015年的《心理罪》、《无心法师》也好,刚上线时期的《太子妃》也好,今年的《余罪》也好,凡是能称为口碑剧的作品,前期宣传都不怎么样。当然,大家理由不一,有的可能是真穷,有的可能是装穷,有的可能是公司一时不大能玩转新媒体,有的可能是刻意的饥饿营销。总而言之,这些剧往往会经历一个口碑发酵与扩散的过程,“自来水”功不可没。

16

正所谓,时代在变,受众的消费方式也在变,当互联网让普通人的发声变得极其简单后,抱团讨论、多角度解析、主动安利、甚至二次创作,都是常见的粉丝行为。防不胜防的微博开屏、铺天盖地的地铁广告,敌不过意见领袖或者熟人的一句吐槽或推荐,也是人之常情。

当我们在谈论一部网剧的口碑传播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这意味着首先有那么一小拨闲得蛋疼的人,无意间点开了一个视频网站的自制剧,虽然之前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但居然看得根本停不下来,之后怀着小小的惊喜和求讨论的兴奋,以及一点点优越感,这些人开始向其他人推荐这部剧。

不过遗憾的是,这种挖掘到新事物的惊喜、零期待带来的反差、对自己口味的认同,每个人对每部剧只能有一次,即便是同一个剧组做第二季出来,没有这层滤镜加持,就注定会直面新旧观众更为客观、近乎苛刻的目光。目前,《余罪》的后12集已经播出,首日播放量飙到六千多万,算是口碑发酵后,播放量的一次集中爆发,然而第二季的豆瓣评分已经有所下滑,看来第一季与第二季仅仅相隔二十余天的《余罪》,也难逃二代魔咒啊。

17

其实见好就收最明智,不过对于目前的网剧来讲,季播才是更现实也更常规的选择。那么,如何在续集实现制作升级、内容为王,同时保证原有的气质和一定的新鲜感,也成为所有“剧二代”亟待解决的难题。

不过,春晓表示,如果两季播完后成绩足够好,观众也希望继续看到这个故事,应该还会继续制作续集。至于新鲜感问题,她并不是很担心,她说,第一季没播的时候,主创对于后面已经有了种种设想,也讨论过不止一次,如果能够继续做下去,会加入更多新鲜有趣的东西。

《余罪》真的那么好吗?不一定,槽点和bug还是有的,不管是制作还是剧本,提升空间还很大,但这毕竟是难得的一部凭借污、雷、鲜肉、CP之外的因素火起来的网络剧,它的剧本和表演,甚至可以让许多人产生一点点敬意,我们也乐得见到市场上出现更多这样的现象级网剧。

PS. 最后的最后,骨朵还想说一句,对于《余罪》的体量来说,五亿目前还真的不是一个很理想的数字,如果你真的关心第三季的命运,请支持正版,不要让你的爱与等待成为盗版流传的借口。

1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高分、刷屏、盗播……在现象级网剧《余罪》中,你都能看出哪些套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