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超级IP险扑街,视频网站剑指网剧制作主导权

骨朵说

近日,各类热门IP改编作品可谓纵横大小银幕,然作品质量不等、反响不一,无论是作者、制作公司、还是平台方,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看来,IP虽然是个有些被说滥了的话题,但在实操层面依然是有很多门道和秘诀呢。

79日,资深媒体人李星文应邀主持了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的“知名小说IP在影视游行业发展新风向” 论坛,参与嘉宾包括起点中文网总编杨晨、《幻城》制片人陈倏盈、网络人气作家张小花以及腾讯视频电视剧中心总监方芳。四位嘉宾从各自角度出发,凭着自己的专业判断,对市场进行了深入探掘,谈出了很多新意。

改编——成也IP,败也IP

李星文对市面上已经改编完成的作品满意不满意?

网络作家张小花:很不满意,比如说《盗墓笔记》,或者是我已经被改过的作品《谁都别惹我》,我觉得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浮躁上面,可能制片方是有诚意的,他说我不缺钱,找来的编剧要是一个速成的团队,应该是要求速度第一,马上占领市场,可能对原著的精神没有理解,像对待工作去做这个事,我觉得这个对于网络小说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制片人陈倏盈:现在很多知名IP改编损失了很多原小说里面非常精彩的人物设置,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人物的台词和互动,很多的时候损失的是人物个性。很多粉丝对于改编的影视剧不满意,很多时候我们会吐槽影视的特效技术。从80年代开始甚至是6070开始,特效就很粗糙,但是观众并不是那么在意,因为观看影视作品的人看的还是角色和角色之间的感情互动。所以作为影视作品对于原著小说的改编的核心内容,就是人物的设置和最有魅力的人物个性。

李星文:在网络平台上,作品分有IP和没有IP的,它们在用户的关注度和网络的点击量方面有大的区别吗?

腾讯视频方芳:区别还是非常大的。今年上半年我们有几个所谓的大剧在播,比如说《虎妈猫爸》,去年这个剧已经放出来了,无论是片方还是我们,所有的购买的视频网站其实是在全力的推广这个剧,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今年正在热播的《花千骨》也是去年把信息放出来,但是明显看到在微博或者是微信渠道上,或者是所有的SNS渠道上来看,两剧的关注度是无法比拟的,《虎妈猫爸》是在放的时候话题上去,《花千骨》则早早就已经在榜单的第一名或者是第二名位置。由知名IP所带来的效应,传统影视剧是不可能达到的。

2 花千骨

 未来——如火如荼,还是迅速退潮

李星文:IP作为一个话题来说可能已经说了很长时间,但是作为一种实践来说刚刚开头,接下来的几年当中IP改编是什么样的状态?是如火如荼还是烟消云散,请大家谈谈。

起点中文网杨晨:毫无疑问是如火如荼。IP改编还只是一个萌芽状态,尤其是在影视方面,可能游戏还多一点。现在已经被改编成影视作品的并不是网络最红火、最好的作品,我们还有更好的作品还等着搬上荧幕。

现在搬荧幕的作品很多都是几年前的,比如说最近的《鬼吹灯》差不多已经是8年前的作品了,这两年的作品可以说质量比前几年整体上有了很大的提升,并且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几年还将继续提高质量,这样的情况下未来适合被改编的作品肯定有一个明显的提升,未来的影视改编比现在的规模要大很多。所以我觉得比较下来的话,现在真的只是一个新生婴儿的状态。

制片人陈倏盈:这个热度一定会维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螺旋式上升。很可能会出现几部同样名字的电影或者是电视剧都同步在拍,这个状况其实《鬼吹灯》都已经看到了,会出现有多个版本。正在筹备的《幻城》,热度也持续了很多年,因为拍摄条件所限都没有完成,直到现在因为视频网站的加入,制作预算可以提的更高,就能拍了。随着观众的细分和平台的细分,会给影视剧带来非常大的制作空间,去挑战之前没有完成的制作内容。

腾讯视频方芳:明年电视台和网络平台都在争抢一些大IP改编剧,像《诛仙》,《幻城》,谁抢到就像有了一个王牌在手里。但是其实对IP整个的现象来看,我本人并不是持特别乐观的态度,觉得这个大潮会持续一段时间,明年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有可能在后年的时候会有一个落潮的阶段。并不是所有的小说其实都适合改编成电视剧,这个是一定的。我们拍摄的一些影视剧都是好几年前的货,现在起来的这些作家,本身还没有形成一个特别强大的粉丝群体,所以这个时候假设说我们把现在的新书拿出来改编的话,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原创IP,因为我觉得一个知名IP是需要时间的积累,一定要有一个粉丝群,过了很多年还在拥护它,所以一个很好的IP应该是永久的保存。其实对于IP热来说,最为焦虑的是一些传统编剧,他们认为我们是不是没有饭吃了,其实原创IP才是坚持电视剧产业链健康良性发展的,否则现在大的IP报给我们的采购价就吓死我们,就为了个名字而已。

3 幻城

 平台——不甘做没有话语权的“冤大头”

李星文:《盗墓笔记》为什么不灵?

制片人陈倏盈:我认为《盗墓笔记》并不是一个完全偶像化的小说,原小说的观众群,在男性和女性当中划分的话,我凭直觉认为男性多一些,但现在《盗墓笔记》的呈现是更偏向女性化的,观众群那里有一些分裂。《幻城》的观众就是女性,虽然说它的主角是男性,是女性观众在看,看《幻城》的读者们喜欢的是兄弟之间的感情,所以这个是整个故事核心的内容。一个是剧情和人物关系,一个是视觉呈现,这是《幻城》我们最重视的两个部分。其实剧本很早就完成了,其他把它呈现最好的状态。大概在4月份的时候我们也引入了《指环王》和《霍比特人》的艺术指导,希望帮助拓展一下我们的想象力,去想一下之前没有想过的画面和内容,所以现在基本的概念已经完成了,大约会在8月底的时候拍摄。

李星文:方芳这边除了是一个播出平台之外,也有网剧自制的业务,从你的角度来说,在IP的改编和制作当种难度在哪里,最大的难点在什么地方?

腾讯视频方芳:视频网站只要稍微实力雄厚一点,都可以做出品方。爱奇艺对于《盗墓笔记》来说,更多的只是一个投资方,没有办法参与到制作的链条中去,才导致制作的水准并不是由他掌控的。我觉得知名大IP改编成影视剧,尤其是改编成网络剧其实是难度非常高的,光剧本打磨就可以到9个月,视频网站争抢的两个大的播放期,一个叫做寒假期,一个就是暑假期,各家会把最好的优质的内容都放在这两个时期来拼,更早地启动就会给我们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就不会像现在的网剧就是匆匆准备的。知名的IP要打造出来精品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

第二个难点可能是内容和制作团队的把控度,因为现在没有一个视频网站是拥有自己的的团队,他们会联合一些有经验的影视公司来做,我们只是一个拿钱的,钱完了你拍什么给我,就播什么,未来这种方式一定要打破,我们自己一定也要有专业的影视团队,我们可能会通过我们的优势,比如说大数据的优势,我选的演员一定是贴合平台受众的,这个就是用大数据说话的。视频网站转型是有一定的学费要交,但是这个阶段也不会太长,大概是一年的时间。
4 盗墓

 观众——不分男女老幼,关键是要有少女心

李星文:还有一个问题问小花,作为一个IP的生产者,你希望在原始转化的过程中哪些方面是忠实于你的原著,哪些方面是需要发挥和补强的?

网络作家张小花:忠于原著的地方肯定是希望抓住我的精髓,这个就是它之所以受到大家喜欢的原因。我的小说里有的时候人物会比较繁复,有这种大杂烩的现象,我希望他们也能够精简。顾虑就是一怕编剧不靠谱,二怕制作方没有钱,但是通过接触以后,我发现这两点都是可以当成笑谈了。期待的就像抢红包一样,知道肯定中,但是不知道点出来是多少钱。

李星文:接下来还是问方芳一个问题,拿到一个好的IP资源以后怎么开发?现在又要拍电影、电视、游戏,还有衍生品,你们是怎么想的?

腾讯视频方芳:来找我们的说我有一个IP,你愿不愿意来一起合作,那么基本上都是找我们投资的。我们接下来再聊的时候,我就会问他,你拥有这个项目、或者是这个IP的哪些版权,因为前面我们也说到一个IP被拆成了很多的版权,对于我们来说,我肯定是愿意开发一个全产业IP链,我注重的不仅仅只是拍一个剧这个项目,我肯定是希望所有的产业链在一起的,腾讯具有打通所有做全产业链条的实力和渠道。比如说我看好一个项目以后,我同时是想在这个制作的过程当中就做一些衍生品的开发。

李星文:网站喜欢哪一种类型的IP改编成影视剧?你们一般提什么要求和意见?

腾讯视频方芳:其实对于IP的类型来说,青春题材加校园比较热。《花千骨》可能很多人为只有90后在看,其实根本不是。你们会以为《花千骨》是女性观众多,我昨天看了一个数据是看《花千骨》的男性占到了61%,更多的人群是在18-25岁,已经突破了我们以往认为的13-18岁的阶段。包括看《何以笙箫默》的人,平时也是《花千骨》和《虎妈猫爸》的用户。我们在采购剧目的时候只有IP的东西我要抢,只要是非常传统但是内容非常好的东西我们也要抢。   

李星文:方芳刚才揭示了一个现象,让我也是茅塞顿开,像《何以笙箫默》和《花千骨》的爱好者和观众其实是不分年龄和不分男女,只要有一颗少女心就爱看。

腾讯视频方芳:我觉得这一两年网络剧题材不能大规模的拓展,内容还是集中在传统影视行不能达到的那些。传统影视行业可以制作的东西,没有必要通过我们的自制平台来完成,《虎妈猫爸》这种东西对于视频网站来说没必要来拍。大家看网络剧看什么?看的就是和电视台不一样的东西,比如说是不是有一些魔幻的感觉,有超能力的,像搜狐放的《无心法师》,可能包括我们的《暗黑者》,都很有特色。从未来的布局来看,我肯定是希望我可以全面化和市场化,这个时候不单单是一个视频播放的平台,而是一个真的大的内容的生产平台,这个时候希望我们的做的东西更加的类型化,更加的丰富多彩一点。

5 无心

 

作者:李星文

来源:影视独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超级IP险扑街,视频网站剑指网剧制作主导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