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兰亭数字庄继顺:VR内容市场三年内不会成熟,而我们想“活到最后”

文/邓琳
编辑/邓纯雅

兰亭数字的前身做的是全景和传统广告,2014年底他们进行重组,把所有传统业务全部砍掉,在众人惊讶之余,他们宣布进入完全陌生和前卫的VR内容行业。而如今一年多过去了,VR内容行业依然是一片蓝海,虽然热钱不断涌入,真正做的好的VR内容企业却屈指可数。对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庄继顺而言,兰亭数字能够很幸运地在这片蓝海中脱颖而出,获得自己一席之地,靠的全是笨功夫,就是自己摸索自己创新。

今年初,他们拿到了华策影视、康得新、百合网三家上市公司3150万人民币的Pre-A投资,绑定了国内最大的电视剧公司和婚恋公司。

经过了一年多的实战训练与市场摸索,庄继顺认为,VR视频技术的红利期不会太长,最多一年半以后,技术就会比较成熟,而VR真正的成熟至少要在三年以后。但是,从B端走向C端的过程,“很危险”。

跟喜欢的爱豆面对面是什么感觉?

当他用深情的眼神望着你,在你耳边呢喃……

是不是粉红泡泡要飘满天了?

这大概是对于粉丝来说,VR能够带来的最大福利。

前两天,骨朵在目前国内领先的VR内容制作公司兰亭数字,戴着VR眼镜体验了一把。

他们花了六个月时间,制作出了国内首部VR电影《活到最后》,上周在乐视VR APP独家开播。

1

戴上眼镜之后,马上会进入这样一个虚拟的空间,面前的主角们开始往下走戏,可是盯着看了一分钟过后,记者终于忍不住扭开了头,打量起房间周围360度的环境……正在旁边做介绍的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庄继顺扶额:就知道你们不会专心看!

如何让观众跟着导演设计的故事线去观看可以360度转的VR电影,是庄继顺目前急需解决的一大难题。在这之前,他和他的团队搞定了VR电影拍摄中的各种技术问题,说起来有点骄傲,也有点心塞。

VR电影拍摄手法大不同

在外界构想中,VR电影听起来,似乎非常复杂,也许要涉及很多高精尖设备,也许要有很多复杂的流程和手法,拍起来肯定比一般电影要复杂很多,话是这么说,可为什么业内有很多公司宣称一周就能拍一部VR电影呢?

其实骨朵经过实地采访发现,VR电影真正的拍摄时间很短,像《活到最后》一共12分钟,一天半就拍完了。但前期准备和后期剪辑加起来,花了整整六个月时间。“VR 电影拍摄的过程很简单,技术也不难掌握,不过真正需要不停打磨的其实是排除拍摄的准备环节。”庄继顺表示,因为这个领域是全新的,他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可以说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摸索。

0

第一步就是寻找导演。最开始,庄继顺找过一些大牌导演,但是越大牌资历就越深顾虑也很多,在谁都不知道怎么拍VR的情况下,他们并不愿意做试金石。而后,就开始找各种导演来试,最终总结出规律:“30岁到35岁,有一定的传统影视经验,同时对科技圈或者创新领域极度关注的极客范儿青年导演最适合”。

庄继顺笑言,以前中国做很多行业都是模仿和学习西方,而如今在VR内容领域,国外的发展情况和中国相差不大,简直是想抄都没处抄,只能横下心来做创新。

找到合适的导演之后还要进行深入的试验,因为接受VR的逻辑需要时间,庄继顺团队用师父带徒弟的方法将自己对于VR视频领域的所有经验以及能获得的资讯都传授给这些年轻导演,然后大家再一起摸索一起磨合,诚然有些导演能够快速掌握并跨界,但有些导演在思维逻辑方面就转不过来,庄继顺认为,这也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并不是每个导演都适合拍VR,兰亭数字要做的就是找到最佳人选来执行。

选定导演之后,就开始写剧本,这个阶段比选导演可要痛苦多了。原来一部正常的电影,或许写三条故事线,然后在某些时间节点上,让故事线有穿插,再通过剪辑等方式,这个电影就很丰满了。但VR完全不一样,既然是360度全景,那么,在视线范围内的每个演员,在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有戏,他们每一分每一秒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需要写出来。不能让这边仨人走戏,那边两个就干站着啊,所以工作量可谓是海量。

接下来进入现场筹备阶段。在拍摄现场,首先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导演站哪儿?摄像师、美术师、灯光师都分别站哪儿?在一间需要进行360度无死角拍摄的屋子里,不应该有除了演员之外的其他人,但他们又需要实时监控着现场的情况,这要怎么解决?

2

VR电影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必须进行360度重新置景

提到这个问题,庄继顺非常开心地表示,他们这个超级年轻的团队很聪明地用了“直播”的方式:喊完“action”之后,所有人退到50米之外看直播!

好,人的问题解决了,那机器怎么办?原先拍电影,镜头这边儿的美建立在另一边立着无数个灯架的基础上,现在别说灯架了,连地上的电线都不可以有。这回他们想了个很土的办法,就是完全搭一个房间出来,用很薄的木板加纸加棉布,然后所有的光从外面往里打,这样光能透进来,灯架透不进来。而解决线的问题就更土,他们直接在地上挖了条地道!

3

设备的问题搞定,就到演员了。VR的拍摄对于演员的要求极高,最重要一点——需要全身都是戏,不光表情要好,肢体动作也要好;而且,VR的拍摄镜头都是一镜到底,传统意义上的花瓶和面瘫当然都不行,后来就发现,还是话剧演员靠谱。话剧表演本身就是一镜到底,而且演员们基本功扎实,应付VR拍摄完全没问题。

最大的挑战来自后期

然而……就算一切都准备好了,拍摄中也是状况不断,第一条1分30秒,就NG了19次。而且NG的原因都很奇怪,比如其中一个人的一条腿走歪了啊,手的位置不对啊,或者某个人走得晚了两秒……把这些细微的错误都解决之后!就到最磨人的后期了╭(╯^╰)╮

因为在当时,市面上根本没有一款软件是支持VR后期的,相比起特效,拼接软件和剪辑软件都很不成熟,就算有也不好使,所以他们只好临时找程序员自己研发……所以一部12分钟的片子,他们做了整整半年。

到现在,技术都已经跑通了,团队也有了经验,如果再做一遍,根本就不需要六个月,“最多一个月也就出来了”,庄继顺很自信。

而且,整个产业链条都已经完善。兰亭数字由四种人构成:硬件工程师,软件程序员,拍摄广告、电影的导演编剧,以及做电影后期的人。并且,后期人数最多。因为难,而且工作量大,传统后期工作,一个画面处理完就结束了,但现在不仅从一个画面变成了一整个360度的画面,而且多了两个传统影视完全用不到的环节,一个是拼接,一个是稳定。所以工作量非常大,除非技术再更新,才能有所改善。

4
逻辑问题不解决,第二部就没法儿开机

“传统的电影,是导演拍啥你看啥;而VR是360度呈现的,所以你想看啥就看啥。”庄继顺相信VR的好处,它有着极强的自由性、交互性,可以让用户置身其中,但同时,它也有坏处,就是“太自由了”。

虽然可以通过3D声效,设计情节,或者演员的动作去引导用户按照导演的逻辑去观看,但是他们始终无法控制用户。“无论你设计的情节多么好,多么美,人真不一定往那儿看”。庄继顺表示,每个人走神的点都不一样。有的男粉丝,完全不care那边谁死了,剧情到哪儿了,就盯着其中的一位大胸美女看。

“我见过盯男主演的,见过盯女主演的,见过盯特效的,还见过盯倒计时牌的!”庄继顺无奈,每个人看完片子之后,对于剧情的描述都不一样……这是一部才12分钟的短片啊!

5

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庄继顺就没法儿下定决心开始拍第二部。

“不着急”,是庄继顺的一大特点。《活到最后》去年10月份制作完成,但直到上周,才真正上线。不过,庄继顺解释,这是个意外,不是拖延症(笑)。年初赶上公司在进行pre-A融资,正是最忙最乱的那段时间,于是就拖沓了。理论上来说,上线不需要准备什么,现阶段所有大型视频网站对于VR的播放都没有问题。

聊天过程中我们发现,庄继顺是个务实的人,一问才知道,他是个处女座。“我们公司是一家土象星座的公司(笑),处女座、摩羯座、金牛座特别多,我们也是之前在统计员工生日的时候发现的。”

所以即便第二部的剧本早就做好,他必须准备好,才能着手开始。

最好的商业模式:理想+盈利

如果说,VR电影是一种最复杂的呈现手段,也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资本,那么兰亭数字又如何在追求创新的同时获得盈利呢?庄继顺表示,这个环节他们思考的很多,VR电影其实是一个研发项目,但VR在内容的应用上,其实非常广泛,而作为一个土象星座的公司,他们认为最理想的商业模式必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那就是在创新之余还必须变现。

兰亭数字目前的盈利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定制,就是把传统IP进行VR化;一是自制内容的版权分发销售,就是把自制的内容分发给所有的大型视频平台和硬件厂商。

VR电影的拍摄短期内并没有办法盈利,庄继顺很清楚,短期内都将是VR电影的市场培育期,不管是制作费用不到一百万的《活到最后》,还是未来想要拍的二百万起的第二部,都没有办法立刻回收成本。

对他来说,他希望自己的团队,通过进行VR内容各方面的尝试,在赚钱的同时来为电影的制作提供灵感。“通过实战去锻炼团队,好多经验都是在实战中才发现的,所以现在所有的内容我都做。”

6

从今年开始,兰亭数字的主要方向就两个,一个是泛娱乐,包括综艺节目、真人秀和电影;另外一个就是直播,体育赛事和演唱会的直播;同时会有一部分比较高端的旅游,像现在做的北极、挪威、澳大利亚这种;还会做一些纪录片。

而且,他们在讨论中发现,综艺节目好像不需要用户按照导演逻辑去观看,就是要乱看,那种自由的诉求好像正好解决了电影需要讲故事的问题。

于是他们做了《荣誉之战》,让20个明星打真人CS,用户反馈很有意思,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很多观众并不爱看明星在干嘛,而喜欢看旁边的观众,“诶这姑娘漂亮!诶那人抠鼻孔呢!就有点像现在大家喜欢看《我是歌手》底下那帮观众。”

在这个过程里,他们也摸索出了VR更适合的综艺节目类型。比如音乐类的综艺节目就很适合,首先满足了像演唱会一样听明星唱歌,同时,“你”是在明星堆里坐着,左边是苏有朋,右边是薛之谦,后面是俩模特,做完之后就发行,用户反映也很好。但跑来跑去的就不适合,比如跑男,因为跑得太快VR会跟不上,而且VR动起来了之后,用户会晕……

“你从视觉和听觉上欺骗了用户,但你没有欺骗用户的小脑。”庄继顺笑言,这个时候很多人会产生错乱,比如说玩过山车的时候,有的人会突然闪一下,或者从凳子上掉下来。

而综艺节目和直播,也是目前产出量最高的两个方向。“因为对于制作的逻辑要求并不高,更多的是技术要求。”如果抛开研发,其他项目基本可以保证收支平衡。

瞄准三年之后的市场格局

庄继顺认为,未来VR内容市场肯定要比硬件市场大,但是现在整个VR领域,不得不说内容是最拖后腿的。而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没想到做这一行,他连个能抄的都找不到。

“以前是抄国外的技术,抄国外成熟案例,抄国外的商业模式,现在当我把国外的所有片子都看过之后,我突然发现,老外跟我们的水平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我们?大家都在摸索中呢!当时我就蒙了。”目前国外的片子也都各有优缺点,没有一个所谓的成功案例。

而中国的VR公司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成熟的人才,只能自己培养,这个过程里会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有可能培养不成功,另外一个是需要时间。而且,目前的培养方式只有师父带徒弟,连个教程都没有。

所以“实战”就是他锻炼团队的方式,他鼓励团队去做纪录片,做综艺节目,因为那对团队的成长有帮助。做大量的纪录片,也是一种曲线救国,因为纪录片不需要置景、灯光,也不用花太多钱,但是通过拍摄VR纪录片,可以去探索VR影视中的镜头语言和导演逻辑,这两者是VR对于传统最大的颠覆。

7

他希望所有的项目,都能在创新层面上有所体现。而现阶段的发展目标,就是内容与技术并行。但既然内容被卡在这儿迈不过去,索性就继续突破技术。

他也的确解决了两个关键问题,一个是3D,一个是第一人称。“第一人称”的意思,就是观看者作为主角,低头可以看到人的下半身,这一点他已经在其他短视频里达成。所以下一部VR电影,一定会是第一人称加3D,这样就会更有沉浸式的效果了,而《活到最后》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观看,也就是说从上帝视角看的360度的2D。

曾在蓝色光标工作的经历,让庄继顺很重视市场分析,所以他很清醒,“VR视频技术的红利期不会太长,最多一年半,一年半以后,技术会比较成熟,大量的公司会进来做,那个时候,竞争的就是你的经验,实战能力,还有整体制作能力。” 这让他的压力非常大。

按照庄继顺的判断,VR要真正成熟,至少得是三年后,而这三年,将会很困难,因为这是从B端走向C端的过程,“目前中国的VR种子用户,绝对不超过200万人。”普通人对VR的接受程度如何,谁都不知道,所以这几年很“危险”。

《活到最后》的名字是庄继顺起的,这位年轻的决策者,冷静、务实,他说兰亭数字的目标并不是两年独角兽,三年上市,而是要稳扎稳打,活到VR真正爆发的时候。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