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网大界的屌丝逆袭!一万元拍三天,回报率竟超1500%

文/邓琳
编辑/邓纯雅

没搞错吧?真的可能吗?一万块钱,就能拍网络大电影?

看到这个标题,估计大多数人都是这种反应,会觉得不是噱头就是炒作。

不过,这的确是事实,骨朵经过深入采访制作团队发现,原来一切皆有可能。

这部仅仅花了一万元的网大名叫《欲望监禁》,时长60分钟,导演名叫崔宏新,自2016年4月16日上线到5月9日,全网总播放量已经超过388万,投资回报比高达1500%,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1
用一万块钱拍网大是什么概念呢?我们来看看去年的数据:

2
最低的那一档都是10万以上的……也就是说,只花一万块钱就能拍出一部网大的,几乎没有。

我们再来看看它现在的播放量。

这是骨朵数据库的总榜单:

2016-05-09_11-05-52

榜单里统计的是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到目前为止,全网上线的所有网大,共1287部。

《欲望监禁》上线不到一个月,总播放量就排在了370位。

而它每天的播放量还在增长。通常网大上线一周后,会有一个断崖式的下降,但《欲望监禁》却是一个例外,竟然一直保持着匀速的增长,即便已经上线近一个月,仍然以9万多的播放量增长占据日播榜的63名。

2016-05-09_11-11-04
用最最低等的成本,拿到中等偏上的票房——这不仅仅是逆袭,简直就是创造了奇迹好吧!

在5月6日的爱奇艺网大论坛上,《泰囧》、《港囧》的编剧束焕表示,他期望在网络大电影里看到的一类片子,就是发挥想象力和活力,用热情和头脑拍出来的。

他还举例,自己崇拜的一位导演罗杰·科尔曼写过一本书叫《剥削好莱坞》,讲的就是他怎么用几千美金来拍一部大家都喜欢的电影,为了拍电影无所不用其极的故事。

看到这里,估计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既然拍网大赚钱这么容易,那我也去拍?

可是旁友,这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拍出来的哟~~~

束焕老师就说了,这样的作品,需要的是对类型的准确把握,需要创作者充满激情与活力,还有对作品始终抱持着苛刻的态度。

《欲望监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影片虽然看起来low,但导演极擅长加入吸引眼球的元素,从片名到海报再到成片,都噱头十足。

拍网大就是和自己较劲

不客气的说,这个奇迹能够诞生,与导演关系紧密。

崔导拍纪录片出身,近二十年的导演生涯,让他收获颇丰,可传统影视行业的发展日渐受限。一度他曾经被挖到一家影视国企做高管,准备从一线转型到管理岗位。崔宏新从一开始的雄心壮志,被磨到心灰意冷,原因无他,国企的行政构架太大,个人的力量实在难以扭转。

当他兴冲冲地连续两个通宵,做出一份关于网大的计划书后,换来的却是决策层的质疑和冷漠,即便之后证明他的判断是准确的,领导也只是轻描淡写一句话,“你对市场的判断还是很准的”。

眼看着网大市场越来越红火,他不想再浪费机会,于是开始“约见各路投资人,拿着计划书,带着PPT,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在积极推销”。

然并卵……

两三个月过去了,公司改制,同事纷纷离职,他需要的投资却还没有踪影。

但纪录片人的精神在!回忆其过往,崔导依然豪情万丈,“拍纪录片出身的人,基本上都是老抠,一个导演,一个摄像,一个录音,外加一个助理,四个人可可西里我们都能去,天南海北到处飞,十万块钱我们就能做出一个拿大奖的片子。”

于是,醍醐灌顶。“你什么都没有,就拿着轻飘飘的几张纸,张嘴让人家出几十万,人家凭什么给你!”即便是以前拍过许多片子,崔宏新也不能向投资人证明,他过去的那一套在网大上还管用。

想到这儿,他反而释然了。既然拿不到钱,就自己拍。

按原先的计划,他手里是一个需要投资几十万的本子,没钱嘛,那就改故事。

魔幻题材、古装直接pass,最后只剩下恐怖、惊悚类型的片子。

他花了半天时间,构思了一个关于绑架囚禁的题材。“这种故事属于很典型的类型电影,密室题材,类似的成功作品国外有很多,场景不外乎监牢、密室、小黑屋、车库等等地方。”

类型片难做众所周知,想做出新意也很难,但有个好处是,国内很少见。“既然主流题材玩不起,那就剑走偏锋好了。”

故事架构出来了,下一步就是选择拍摄场地,崔导开始精打细算……

车库里的网大现场

构思好的剧情里需要一个车库,还得是特别阴森的那种,但一直都找不到合适并且能租得起的地方。结果有天中午下楼吃饭,他发现公司所在的产业园里,一直以为不能用的地下车库里开出了一辆车!

“我饭也顾不上吃,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地下车库,顿时感觉到幸运之光照耀在我的身上,这完全就是为我的电影搭建的场地啊,哈哈!”崔宏新回忆当时的感觉,还觉得有些激动。

产业园在郊区,一到晚上就很荒凉,而且因为车库贵,大部分在这工作的人都不会把车停到地下,所以整个地下车库,几乎终年处在闲置状态。

里边儿压根都不需要布置,天然就是惊悚片现场:安静到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滴答滴答的水声,忽明忽暗的灯光……

最妙的是,旁边有个堆砌杂物的房间,没有窗户没有光线,拿来做密室再合适不过了。

他马上跑回办公室,拉着制片人找到物业公司,没敢跟人家说是要拍一个保安囚禁业主的惊悚故事,然后以200块一天的租金搞定了拍摄场地。

每一个环节都得“值钱”

有了拍摄场地,崔导才开始完善剧本。整整三天时间哪儿都没去,就闷在家里,写完了拍摄脚本。

他说写得很憋屈,因为得算着成本写……“本来是标准的三段式剧情,女主要逃跑两次,算了算需要的特效化妆,于是删成跑一次。本来想拍的好几个场景,也因为钱不够都删了,导致剧本跟当初的故事架构偏差很大。”崔宏新笑言,自己经过这次拍摄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财务人员。

他抱着一种信念,什么地方价值最大就要投入最多。

比如:没法儿有大场面,那演员就一定要养眼。

凭着平时的人脉关系,崔导凑齐了需要的演员,其中大部分都是崔导的学生,“我在公司办着一个演员培训班,都是从一些有志于从事表演的普通人中选拔后,手把手教出来的,虽然不如那些专业的演员,但至少比临时拉来的人靠谱。”

再比如:没有美术组,道具都是自己找。

片中最重要的道具就是摆在密室的那张床,那是崔导去旧货市场买到的行军床,花了110元。保安服、警棍、靴子什么的,是让演员自己去安防市场买的,可以顺便试试大小,还在小商品市场买了绳子、胶带、灯罩,总共花了不到400元。

搞笑的是,图便宜买了把20块钱的警棍,拿回来不到十分钟就断成了两节,只好又买了把50块钱的。密室没有电源线,但是为了营造简陋感,场地里需要用白炽灯,所以又买了40米便宜的劣质电线。算下来,全部道具成本不到600块。

“反正我们的口号就是不要好的,只要对的,越便宜越好。”崔导说。女主角的衣服(就那件睡衣)是演员自己在某宝买的,45块钱包邮!而且,“对于我们这苦逼剧组来说,这45块钱也得把剩余价值榨光了,片中保安幻想那段,我又让她穿上了这件睡衣。”

果不其然,有观众看不下去了,在弹幕里留言说“这剧组得穷成什么样了,翻来覆去就这么一件衣服啊!”

可惜到拍摄时,花钱买来的白炽灯都太亮了,完全没有气氛。正无计可施的时候,崔导想到自己买过一个强光手电,双十一特惠价19块9包邮,把它吊到灯罩上,再拧到散光状态——气氛一下就出来了!

于是,这个杂牌手电筒成了最大的功臣,“密室布光需要它,散场收拾东西需要它,甚至給演员补面光还能用得上……”

最让人感到崔导的节约精神的,还是这条——“拍摄设备没花钱,是跟哥们儿借来的”!

“4K电影机,六只PL口电影定焦头,8声道数码录音机,手持电子稳定器……整个剧组工作人员就四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化妆师,再多的东西我们也用不了。”崔导说,其实就这些东西租下来也一点都不便宜,一万块可能连设备钱都不够。

好在有哥们儿帮忙,也就是本片的制片人,崔导告诉他现在没钱给,到时候票房分红,但其实“人家压根也没指望我能给他什么分红,这就是哥们儿的情谊。”因为当时在任何人看来,这个片子都像个笑话一样,大家都觉得,能赚钱才意外呢,帮忙的都是冲面子。

在所有人都身兼多职的情况下,《欲望监禁》开机了。

三天就能拍一部网大?

“第一天下午开机,跑到楼顶天台拍了场天台分手的戏码,天公作美,夕阳光线打过来,特别出意境”,紧接着,就进入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拍了整整三天。崔宏新坦言,一共拍了三天,因为资金撑不了四天。

每天下午三四点开工,晚上11点左右收工,为的是避开物业公司的员工和保洁。

崔导说,他们提前踩点,摸好了保安值班的规律,下午到凌晨是人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个保安值班,送上两条香烟,他们就不会找麻烦。

拍摄的艰苦一言难尽,12月底车库里阴冷无比,但女演员还得穿着那件45块钱的睡衣,每拍完一个镜头,披上外套还没暖和过来,下一场就开始了,完全是靠毅力在坚持。

每天拍摄完成,崔导就跟兄弟们一起收拾所有的设备,肩拉人扛地跑十几趟,才能全部运回办公室。“第二天我就快崩溃了,从来没干过这么苦逼的事儿,也从没拍过这么穷的戏。” 崔宏新回忆起来还觉得自己好疯狂,起码需要三十个人干的活儿,他们三个人全干了。

第三天夜里一点半,终于全部拍摄完成,场地租金一点没浪费,道具血浆都泼完了,什么都没剩。

回家后,崔宏新一头倒在床上,整整睡了20个小时。 “片子的后期做了两周,包括调色也是我自己做的。”连崔导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真的能剪出来。

所有的一切算下来总共花了八千多块,不到九千。而且,最大头的支出是一个演员的片酬,拿走了将近一半,因为对方没有接受票房分红的提议。

之后的事情更让崔宏新感到了互联网时代的高效与神奇。

片子放在网上不久,他的微信上就收到了一个新的好友请求,留言是有戏工作人员,问崔导有没有兴趣给《欲望监禁》做网大发行。崔宏新激动之余,赶紧和相关人员拟定了方案进行跟进。

有了发行方的推动,令崔宏新感到惊喜的是,上线首日,《欲望监禁》的全网点击就到达29万,并且之后的好几天都保持着匀速的增长。上映五天后,它在爱奇艺的单网点击正式突破100万。

崔导说,或许很多片子光剧组盒饭钱,就比《欲望监禁》的总投资还高。

有戏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曾有人问,说这个片子看着投资不高啊,应该也就20多万吧?

对此崔导表示,“当时我有20万的话,我能做出比《欲望监禁》好20倍的片子。”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成就了《欲望监禁》的成功,而崔宏新并没有被这样的成绩冲昏头脑,“这一次,我可以貌似自豪地说,一万块钱我做出了一部点击过百万的网络大电影,但下一次再打这个穷的招牌,就太无耻了。穷可以成为理由,但绝不可以成为借口!”

看过《欲望监禁》的人都知道,这部电影的整体质量或许连“合格”都达不到,它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成绩,首先当然要归功于导演对于类型的把握,即便影片在场景、剧情上有疏漏,但其中吸引网大受众的元素是足够的。而造就这一奇迹的另一原因,就是后续给力的宣发。

那么,帮他做宣传的“有戏”到底是什么?

骨朵专程采访了其负责人,有戏的发行总监贲放。

这是一家全新的公司,专注于网络大电影的宣发。目前团队已经有50多个人。

而他们之所以会发现《欲望监禁》,就是因为有一套专门的系统。“我们有一个产品团队做大数据的挖掘,在全网寻找时长超过60分钟的网络电影项目,最终的目的是挖掘、扶持导演。”《欲望监禁》的发现并非偶然,这是他们根据长时间的网感积累,进行精准项目选择的结果。

他们想要寻找的,是用心的导演,而不是接活儿做行货的。只要是认真讲故事,有潜力的新导演,都可以纳入他们的扶持范围。

而看中《欲望监禁》的原因,是因为这部片子实际上并不只是一万元的质量,看起来他的硬性成本是不到一万,但是,“其实它负载了好多刷脸的资源在里面”,导演本人功不可没。

宣传重点:物料充足,针对性强

首先,每个项目进来之后,他们会对其进行个性化的配置。研究这部网大适合什么样的传播点,输出什么不一样的内容,用什么平台……然后制定宣发策略。

光海报就做了十版。“我们有一个自己的海报团队,都是给院线电影做过海报的,这是我们的宣发优势。”海报作为网大的门面,其重要性不需多言。

深度运营,找到可转化的流量。比如有很多社交平台,加起来能够覆盖到十几万人,而且这些人都是符合现在网大用户画像的。“我们会先研究这部片子的受众人群,寻找到他们较为集中的社交平台,逐个私信沟通,然后进行针对性的广告投放。这是一个需要深度运营的工作,没有专业的团队是完成不了的。”

针对每个平台也要制作不同的物料。“这就是为什么需要一个专业的宣发团队来做的原因,每个平台需要的宣传物料在格式上都不同,有各种各样的图片尺寸,那么,我们所能够提供的服务,就是准备上百款推广物料,去做全网的孵化。”

十万块钱的宣发是制作成本的十倍

粗略算一下的话,各种投放的渠道,输出的文案、海报,加上人力成本,应该是花了十万块钱左右。“而且我们不赔,虽说花了十万做一个项目,但是还是挣钱的。”

要知道,目前不管是网大还是院线电影,宣发费用如果能够跟制作费用持平,就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异了,而《欲望监禁》的宣发是制作成本的十倍!

贲放直言,接受骨朵采访的原因,就是想把这样一个事情告诉全行业的人,可能一部没人愿意发的作品,在专业团队的手中可以变成什么样子,会拥有什么样的前景。

而他们愿意去帮助有才华但是没有钱的导演去实现梦想。

目前《欲望监禁》的第二部已经启动,他们也想看看,崔宏新导演的潜力在哪儿,资金充足的情况下,他能拍出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网大界的屌丝逆袭!一万元拍三天,回报率竟超150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纪录片出身的导演,拍一部这种名字的“网大”,100万的宅猥琐diao丝怎么会在意影片质量这种东西呢,有岛国片既视感就够了嘛

    河大4年前 (2016-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