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你以为他是下一个“宋仲基”,其实他更想做“吴秀波”丨专访刘昊然

说不上是谁带动的谁,总之这些年,“小鲜肉”和青春片在内地齐头并进、发展迅猛,

刚上映的“青茫”,白敬亭挑战“坏小子”高翔;

1

影版《左耳》里,杨洋把校服穿得那叫一个出尘绝艳;

2

还有更早,wuli林狗也是蛮拼的……

3
虽然目前的国产青春片往往是no zuo no die、屡拍屡扑,但的确为舔屏党贡献了诸多男神的校园扮相啊。

4

说到校服专业户,不得不提的就是97年的刘昊然,他在2014年的电影《北京爱情故事》中饰演青涩单纯的宋歌,进入演艺圈。

5
最近又在网剧《最好的我们》中饰演中国好同桌、“小爷”余淮,嫌弃又温柔地看着学渣耿耿的样子简直苏爆了。

6
刘昊然的帅,帅得阳光、帅得邻家,帅得根红苗正,帅得清爽无害,刚刚好就是每个人少女时代偷偷注意过、喜欢过的班草形象,而不是艾利斯顿商学院校董儿子那种狂霸酷炫吊炸天的人设。

7
不同于霸道总裁款的犀利张扬,也不同于韩流偶像式的纤细精致,单眼皮、小虎牙、包子脸成为刘昊然独有的符号,小朋友偶尔还在微博上拿眼睛小这件事“自黑”玩。

7和8之间
不过,这样一张脸不管是在大银幕还是时尚杂志封面上,都毫不露怯。骨朵的一位同事说,刘昊然让她想到韩国“忠武路四小生”之一的刘亚仁,不是百分百令人眼前一亮的韩剧花美男式长相,反而令其戏路更广,亦正亦邪。2015年,刘亚仁凭电影《思悼》成为韩国影史上最年轻的影帝。真要说起来,同样以电影为起点的刘昊然,路还长得很。

《最好的我们》是刘昊然继两部电影后的第一部网剧作品,也是他第二次演学生,这部戏对他来说,意义特殊而单纯——在告别高中、升入大学之际再出演一部青春片,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可能之后再看的话会觉得,哦,原来我高中时期是这个样子的,”刘昊然说。

8
能够在最好的年华出演最好的角色,何其有幸。

娱乐产业的日渐成熟,令内地首次迎来本土少年偶像的集中爆发,资源、机遇与名利开始向那些90后、95后的新鲜面孔大幅倾斜。这是一个对“小鲜肉”最友好的时代,让他们亮丽光鲜、一呼百应,但也将许多问题过早摆在他们面前。

2015年,刘昊然以专业和文化课双料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戏,成为一名表演专业的学生。他坦言,成名后时而在街上被粉丝包围,令他有点羡慕那些能够随意外出、体验生活的同学,也让他大部分时间希望把自己藏进学校里,“不被那么多人认识”。

时至今日,吸粉的手段千千万,甚至很多人已经默认,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演技不过是锦上添花——没有似乎也不妨碍谁的美。但选择了科班这条路的刘昊然,显然有着自己的想法。

也许你也注意到,想要挑战有难度的、和自己形成反差的角色,已经成为刘昊然这段时间反复提起的一句话,这或许是少年想要挣脱标签的小小执念,但也是表演让他十分享受的一点。

“你可以借角色发泄一些自己平时不敢发泄、或者不想发泄的情绪,然后把锅全部推给角色,我觉得这是演员最好玩的一件事。”电话那头的刘昊然语带笑意,骨朵无端想起了《唐人街探案》中想要完成一场完美犯罪的秦风,那个白衬衫、戴耳机的软萌少年,眼底突然蜿蜒的暗色令人心惊。

在电影《双生》中,他将一人分饰两角,出演一对双胞胎兄弟,难度更上一层。用刘昊然的话来说,这不是一个那么阳光向上的戏,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可能也不会像《最好的我们》、《北爱》那么好,但这是作为演员要去挑战的东西。

不过啊,戏外的刘昊然,大部分时间给人的感受还是邻家阳光好少年的样子——早饭吃得饱,打个招呼都是满满的青春活力;说到有趣的事情,自己会先笑翻过去;最期待女神汤唯的新戏,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问他有没有追自己的剧,大方表示差点就去下了网上流传的12集资源,顺带卖了一名队友;认认真真描述大学四年的规划,语气乖到不行。

众所周知,刘昊然所在的中戏盛产男神:陈道明、姜文、胡军、吴秀波、靳东……他们演得认真,活得也认真,人到中年,强势圈粉。“老干部”与“小鲜肉”,俨然2015年贵圈的两道风景线。但其实每个“老干部”都有一个“小鲜肉”的过往,正如十九岁的刘昊然已经满怀憧憬地走在了成为中戏“老干部”(用他的话说是“老艺术家”)的路上,前景斑斓,一往无前。

9
独家对话刘昊然

Q:骨朵
A:刘昊然

Q:有没有偷偷在微博搜《最好的我们》或者搜自己的名字,看网友的反馈?

A:有干过这事,嘿嘿~好像大部分人都蛮喜欢的,我觉得很开心。最初会有一点紧张,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后来看到网上评论,觉得放心了。【“余羲之”这个梗……】哈哈哈哈……我已经在练字了。

Q:《最好的我们》是你继《北京爱情故事》之后第二次出演学生,这次心态和上次有什么不同呢?

A:《北爱》演的其实是初中那会儿的我自己,《最好的我们》演的是现在的我自己,两个戏当然有区别,但都是在表演拍戏当时我自己的心态。毕竟两年了,我的心态也在变,成长经历也在变。可以说,这两部戏基本上都是在我最好的时期,演了最适合我自己的戏。

当时接这个戏,包括我、包括公司,我们最主要考虑的是,首先角色和本人很像,没有理由拒绝;第二,我当时刚刚高中毕业,马上要进入大学了,可能之后再演这样的角色就没有那么贴近了,所以我希望能够马上再去演一部这样的作品,算是给自己留了个念想。可能之后再看的话会觉得,哦,原来我高中时期是这个样子的。

Q:戏里的余淮是学霸嘛,他的台词对现在的你来说有难度吗?因为很多人上了大学之后就会把高中的东西……你懂得。

A:比我想象的要简单一些吧。

10
Q:余淮这个角色中,有没有自己的创作和发挥呢?

A:有的,我们整个剧组都很年轻,我们每次都会跟导演说,“导演我觉得这里可以这样演”、“可以这样去演吗”,大家都在为这个戏做努力。每个角色出来的时候,其实都有一些本人的影子,不光我,包括戏里的耿耿、星河、β,我们都把自己的一些青春回忆、一些亲身经历的事情放在了里边。

Q:比方说把自己的一些小习惯带到角色里?

A:不光是小习惯吧,就是自己给角色设定一些东西,比如一些摸头啊,坏笑啊,其实都是自己给角色加进去、希望角色更丰富的东西。【所以“摸头杀”是你本人平时会对女生做的吗?】这个东西它不存在于平时什么,因为我平时见人摸一下头可能会被打死(笑)。这些东西都是自己想着觉得还蛮有意思,之后会跟导演、包括我们自己互相之间商量,导演觉得还蛮好玩的,那我们就加进去。

Q:所以你生活中会是一个比较喜欢撩妹的人吗?

A(委屈):太忙,没时间。【但还是想的吧?】怎么说,有想过,嘿嘿~

Q:聊一下剧组的人?比如导演?

A:我们导演是第一次拍这种长篇类的作品,他也是大学毕业没多久。我总说我们剧组超级年轻,每个人都充满了青春活力,我觉得我们戏最后拍出来能呈现这样的结果,这是最主要的原因。【王栎鑫现实中已经有娃了,他在戏里跟你是情敌的关系,你怎么想这件事?】哈哈哈哈,我觉得还好吧,哇,这个问题,你们确定王栎鑫不会想打人吗?我觉得还OK,我们倒没有说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差,因为大家心态上都是一帮小孩啊。

11
Q:拍摄中比较难忘的事?

A:我的18岁生日是在这部戏里过的,那天晚上我们拍到很晚,当时我就很想收工了,他们就一直说,你等一下,我们还要加一场戏。我在旁边已经困得都快睡过去了,一直等啊等,等了半个多小时,快到十二点的时候他们突然把我叫到一楼,大厅上摆了五六个蛋糕,买的烤串、买的饮料,整个剧组大家所有人都在,给我过生日。当时还蛮感动的,因为我自己都快把生日这个事给忘掉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剧组过生日,以后的生日可能都是在剧组过了(笑)。

Q:今后希望挑战一些什么样的角色呢?

A:我觉得演员是一定要去演一些有难度的角色和与自己反差比较大的角色的。现在我进入了中戏,也在拼命加强自己的专业课,所以希望之后能挑战一些跟我个人反差更大的角色,可能难度会比较大,但是会更好玩。包括这个戏,我觉得最难演的部分其实是在最后一集,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余淮这个角色跨度很大,从高一一直写到他毕业十年,写到二十多岁、快三十岁的时候,我觉得那一部分是最难的,如何表现一个社会人。

Q:现在在拍摄一部电影叫《双生》是吗?

A:已经拍摄结束了。这个戏是韩国的制作班底,我在戏里要演两个人,双胞胎。这个不是一个很阳光向上的戏。当时接这个戏,主要是觉得角色还蛮有意思的。但是可能它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不会像《最好的我们》、《北爱》那么好,毕竟这个角色难度会很大。可能就是因为我自己的一些执念吧,想给自己一些挑战。

Q:如果有角色要求你扮丑、剃光头、露肉之类的,你会愿意吗?

A:我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接受,只要是为了角色的话,扮丑我觉得无所谓。那种意义上的扮丑其实不算扮丑,是为了让你更好地诠释这个角色吧,导演肯定不是单纯地觉得你应该丑一点。而且大家不会觉得是你人丑,大家只会觉得是这个角色,我觉得这是当演员特别好玩的一点,你可以借角色发泄一些自己平时不敢发泄或者不想发泄的情绪,然后把锅全部推给角色,就说是角色这个样子的,跟我没关系(笑)。

12

电影《唐人街探案》

Q:现在刚上大一,你是如何平衡学业与工作的?工作间隙一般会做什么?

A:平衡这些事情是公司在帮我做,我只是去做好我自己的东西,其它事情都推给公司(笑)。因为平时比较忙嘛,工作间隙时间没那么多,有空可能就是去吃点东西,喝个咖啡,看个电影,就这些,嗯。

Q:最近比较期待的一部电影?

A(激动):我女神的戏!我女神的电影!我女神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2》!【啊咧,还以为你会比较喜欢看比如《美国队长》那种。】《美国队长》我觉得还好。我个人而言,没有那么喜欢看国外那种科幻大片,反而更喜欢看中国式的电影,现在老师给我们留的功课也是希望我们多看一些传统的剧情类电影。

Q:你知道现在网友经常调侃说,中戏专门培养各种“老干部”,你觉得你在慢慢走上这条路吗?

A(严肃):是培养艺术家,我现在其实已经在朝这条路上走了。我跟董子健一起拍东西的时候也会互相开玩笑说,这就是两个老艺术家。确实,大家对中戏的印象就是这样子的。

Q:现在小鲜肉很多,在你的这个年龄成名已经不算是很早了,你怎么看?会觉得自己红得太早还是红得太晚?

A:我还没觉得自己红,这是心里话。红得早和晚其实都有各自的好处和坏处。早成名的话,可能是早了一些,但是有些东西就没办法经历了,比如现在学校排作业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可以去外边体验一下生活,平时也可以去外边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可能现在的我就没有机会去做这个事情了,出来得早不一定是挺好的事,我觉得是这样。

13
Q:你希望自己的大学四年怎么度过呢?

A:首先大家都知道,中戏的校风很严,大一可能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学校认真学习。我进中戏也是希望能在大学里边学到一些东西,毕竟中戏师资各方面都很厉害,我希望我能把演员当成职业,在这条道路上走得长久一些吧。

现在就是先认真上课,这些零零碎碎的工作,比如杂志拍摄、采访一些活动基本都推在周末或者晚上,放在下课之后,尽量不耽误学习。先在学校扎扎实实地把基础打好,之后可能再成为一个“劳模”,大范围地去接戏,现在是这样安排的。

我其实是一个对生活自由度要求蛮高的人,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希望把自己藏起来,不被那么多人认识的。现在可能比较苦恼的是,有的时候走在街上、包括去机场,会有很多粉丝,这个事情其实我还不太习惯(笑),有时候还是下意识地去想去躲。总之,还是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演戏吧,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大家对我的定位是他们的定位,我可能会有我自己的想法。我非常清楚,我需要用一部一部的作品让大家去改变这些观念,所以现在在努力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你以为他是下一个“宋仲基”,其实他更想做“吴秀波”丨专访刘昊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看上他了

    黙凉吖3年前 (2016-05-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