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网红的盛宴:新媒体影视百亿大蛋糕怎么分?

2016是新媒体行业市场持续蓬勃发展的一年,随着视频网站会员数相继突破千万,网络电影点击付费盈利模式成熟化,付费观看原创内容的用户习惯正在养成,新媒体影视正在朝着一个百亿市场迈进。本次电影节期间,就涌现出不少新媒体影视公司。

新片场近日携手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举办“新媒体影视内容的现在与未来”论坛,新媒体行业内资本方、平台方、制作方以及媒体等各环节专业人士齐聚一堂,共同探讨“炒得火热的网络大电影,究竟应该何去何从”,“网红经济正在爆发,PGC内容到底如何站在风口”等话题。

有意思的是,原定14:00开始的活动,据说早在13:00就已经坐满了人,准点到的骨朵到达现场时唯有站在会场门外的通道上听完了整场论坛,期间几度有持证件的记者要求旁听被保安拦在门口。一个没有任何人气明星出席的活动竟然如此之火,也从侧面反应了网大未来的发展前景。

图1

论坛1:炒得火热的网络大电影,究竟该何去何从?
主持:尹兴良(新片场的CEO)
嘉宾;张娜(华策集团北京子公司电视剧事业部总经理)、牟雪(湖畔山南资本投资副总裁)、王涵(乐视微电影网络大片主编)、刘荣(腾讯视频V+影视组主编)、王卓(文化行业自媒体《三声》合伙人)、项秋良(网络系列大电影《僵尸来了》导演)

TO 投资方:什么样的CP(内容创作者)容易获得投资?

牟雪:我觉得CP领域的投资是最难的。因为内容拼的是创意,不可预料,不可预测,而投资人的需求是要一定的确定性。创意比较难的是如何保持稳定性,这跟投游戏的CP比较类似,过去做的火的不代表后面做的一定火。

第一,投CP我比较倾向于早期,因为如果真的火了以后,他往往就不需要钱了;

第二,要看创作人本身的历史业绩怎么样,他过去做过什么成功的片子,他对这个行业内容发展趋势怎么看以及整合资源的能力;

第三,光有一个好的创作人还不够,我们需要团队合作,调动各种资源,作为核心创作人,也就是重点投的这个人,他要有整合行业内容制作相关的多方面能力。

我现在直接投CP的概率不是特别大,因为我们除了钱以外,能够帮助这个内容成为爆款的资源是比较有限的,除非单体成功概率比较大,单个内容所能承载的粉丝,承载潜在的商业价值比较大的话,否则中小型的一点,我更倾向于以新片场这样的主体去投资。投资就是投人,CP这个环节更是这样。

说到我们公司,其实还是做股权投资比较多,做单个影片,单个项目的概率不是很高。上面我也说了喜欢什么样的团队,比如项导他们的团队,有系列的项目,做网络电影跟传统院线电影比较,它的制作周期更短,策划项目到平均上映现在是平均两到三个月,《僵尸来了》火了马上就能拍第二部,这是网络大电影的优势,我觉得主攻网络的创作人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作为投资来讲,像项导他们这种,如果第二部还保持火爆,这个项目的价值就会显著提升,想投的人肯定越来越多。

另外,我们有一个一定不会投的就是靠打擦边球的,因为院线电影和电视台播出的标准和尺度跟互联网越来越趋同了。在互联网上打一些擦边球成功的节目,当审核尺度加严以后,不确定性会成倍的上升。

图2

To 内容方:什么样的内容才能成为爆款?

尹兴良:什么才是我们认为的好内容呢?我们认为要看观众到粉丝,到用户的转化率,一个内容是否可以很好的完成这三点的转化是我们判断一个内容是否优质的很重要的点。比如说现在有很多内容在视频平台有几千万、几亿的播放量。但是这么多人看过之后,究竟有多少人去微博、微信,各种各样的平台去follow你,成为你的粉丝,这是我们对好内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定义。

同时,有多少粉丝会在未来持续不断的推出其它内容产品也好,其它形态的产品也好能够为你买单,成为你的用户,这是我们对一个内容是否真正具备IP性的一些判断。

图3

张娜:网络大电影收看人群是年轻化的,我看了一个数据,大概在19到24岁之间。这个人群对于华策来说,这个人群非常的关键,他们想看什么,喜欢什么,作为制作公司是非常需要去了解和关注的。

今年我们有和著名的《重返20岁》的制片人刘云浩先生做了合资公司,专门做网络大电影的一些作品,我们也签约了专门的做网络大电影的团队,未来也是想慢慢培养这个团队。网络大电影可能会产生很多的原创作品,包括对新人团队的培养,我们觉得未来会有一批很好的年轻导演。

To 平台方:应该买什么题材的网大?

王涵:网大这方面,我们是2016年才开始起步的,我们的责任就是一个孵化器,可能在100部影片里会有一个侧重点。首先,我觉得喜剧是永远需要的,因为这个产品是给人带来幸福和快乐的;第二个类型是科幻类的,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未来,未来的内容可以是天马行空的,可以将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未来的文化进行结合去创造。还有一个是感情戏,至于说是耽美也好,还是正常价值观也好,我们希望让观众有一个正方向的引导和内容情感上的共鸣。

刘荣:我们自己在选择题材和内容的时候是有各自的明显偏好的。腾讯是从今年才开始要发力网络电影这部分的。春节以后,开始有几部影片让我们找了重点的推送方式。但最核心的一个思想是,不管我们未来推出的影片是什么题材的,希望推荐给普通网友看的内容是有故事线的,故事一定要精彩。

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传统院线的制作团队都开始进来了,网大的制作水平和影片的品质是呈直线上升的。影片的品质是一个评估标准,但是真正的是这个故事,这个故事能不让大家看的时候有分享的欲望,这是我们评判一部作品在网生的情况下好与坏的很重要的标准。

对于题材来讲,腾讯自己本身的用户群较为年轻,我们有很庞大的社交群体。当然我说的年轻不只是20多岁往下的,因为实际上,大部分80后的人也都是通过社交的工具逐步到现在的,所以在题材的选择上,我们并没有立起一个门槛什么收什么不收。但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个严格的把关,就是请大家先了解一下我们在题材创作上可以达到的尺度,也就是说管控的这部分。这一关OK了以后,我们对很多题材都是很开放的心态。

图4

王涵:很多人认为平台不懂内容,大家每天看这么多案子,其实平台更懂观众的感受,这个我们是有发言权的,所以一个案子拿到我们手上的时候,我们脑子里有一个大概,从市场上是什么定位的人群,渠道上我们扑的够不够广,话题热度上和时下的热点是不是一致的,价值观上是不是一个正面的导向,这个IP会不会有二次开发的可能性等过一遍。我们更多考虑的是三年到五年之后这个团队的发展,或者是这个IP的发展,然后再去决定对这个项目的扶持力度,包括资源配比,以及后面给予的力度。在内容上,喜怒哀乐,只要呈现出来,它都是一个好的产品,我们没有题材的限制,但是价值观上还是要有正面的引导。

论坛2 网红经济爆发,PGC内容应该如何站在风口?
主持 尹兴良(新片场的CEO)
嘉宾 葛威(合一集团生活时尚中心副总裁)、皮力(合一集团高级运营总监)、曹曦(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张浩(新浪微博战略发展部副总监张浩)、程长林(沃森映画创始人)、玉头(网络系列栏目《物造集》创作人)

PGC接下来发展的趋势会是怎样的?

葛威:今年是网红元年,网红这个词最早是淘女郎。网红是非常励志,非常勤劳的一批人,他们跟创作影像的导演和编剧是一样的,每天也靠自己做平面模特,靠自己的品牌创造一些价值。

我想说优酷和土豆是第一个建立PGC的生态圈,土豆原来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讲的是专业的PGC,优酷讲的是UGC,所以这两者的结合。比如,我们的“老男孩”,最早是一部微电影,只是帮客户拍了微电影而已,却为客户的销量提升了27%,所以为什么“老男孩”这个大电影诞生的时候,这个客户一直陪伴着我们。

如果想做好微电影和网剧,除了投资人的钱之外,你们更重要的还是要找一些真正意义的能够认同你价值观的品牌的客户。我认为这方面接下来会有几个趋势,第一个是垂直化的内容将会越来越受欢迎;第二,网红化,现在是全民皆网红的时代,许小平老师说,如果今天我想投一个人,他不具有网红的潜质我一定不会投他。我也经常跟我的团队讲,人人都要成为网红,当你成为网红的时候,别人才相信你;第三,电商化,赞助商的盘子是小的,但是电商的盘子是无限大的;第四,直播化;第五是VR化。

图5

怎么看网红型号的CP公司?

曹曦:我觉得有了互联网之后,应该是很快就有过网红,在过去的论坛上,像早年间BBS上都有著名的ID。现在之所以是网红的好时代,是因为最近这一波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催生出了很多的新媒体平台,这些新媒体平台在展示上给了这些网生内容更多的直接接触用户的渠道,这种渠道在以前是没有的,在PC互联网时候很多是靠位置的。

现在这些网红在网上去吸引各种流量的人群也挺容易的,无论是通过打赏,还是广告都可以赚钱。这是非常好的时代,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我们都是财务投资基金,主要是看单体回报,还是期待一个网红相关的公司未来的发展空间,比如说至少这个公司能做到60到100亿人民币,这样我们才能有更好的回报,因为我们不是战略投资人。如果能做到那样的体量,这是我们愿意投的。话说回来,做到这样体量的公司,对于CEO创始人的要求不仅仅是能把内容做得很棒,我们希望公司的创始人是一个很牛的CEO,是下一个五到十年的大佬。

一个PGC要如何才能长线成长,要靠什么来变现?

程长林:我们是比较务实的团队,对流量的变现模式的方向研究比较多。举一个例子,我前一两个月在杭州见了一个非常大的药厂负责人,他跟我说,他们药厂在30岁以上的年龄层里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但是他们的药在15岁到25岁之间知道的人特别的少。这对内容创作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商机,大家都觉得现在广告失效了,其实大家还是愿意看广告的,当然,我们愿意看的是有内容的广告,而作为PGC创造的就是内容,我们做不出IP就好好做内容,去跟电商结合,跟那些会做电商的人,会做产品的人结合,这是我们目前选的盈利模式。

图6

玉头:做了两季《造物集》之后,我们在微博上累计的粉丝大概是在14万左右,这部分粉丝活跃度还是挺大的,他们基本上分为三类人群,有一类人群一直很喜欢做手工护肤品,他们也很了解,很专业,甚至有人以此为生。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喜欢手工护肤品,想尝试做,所以经常到我们的微博下留言,问原料能不能做一个材料包售卖。还有一部分人喜欢,但是比较懒,觉得没有这个能力来进行制作,非常希望我们进行售卖。我觉得这其实也是《造物集》做到现在的一个能够从PGC变现的方式。我们有固定的受众人群,他们喜欢手做,喜欢手工护肤品,而且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也是非常高。

皮力:PGC肯定是能赚钱的,我上台的时候看到了papi酱已经2000多万了。我们一直在说所谓的商业化,或者是怎么变现。从平台的角度来讲,品种这么多的PGC,大体来说有三条路:第一条路是做广告,这个广告可能是平台给你的,有可能是你自己接的。第二个模式是电商模式,之前可能不太明显,但是现在,特别是我们投入了“爸爸”的怀抱之后,这个模式就越来越明显了。而且像在天猫上开店之后,特别是垂直领域,做电商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儿,所以电商又是一个挣钱之道。还有一个,所谓的IP,比如说我就是一个做内容的,如果我这个内容火爆的话,有可能我把它往上游走,变成电影,然后通过电影挣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网红的盛宴:新媒体影视百亿大蛋糕怎么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